周小平:《抗疫十论》!我们正在经历史上最强力的一次饱和式抗疫。因此有些事,大家必须知道。|2020-02-11

2020年2月11日09:26:27 发表评论

导读:毫无疑问,我们启动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饱和式抗疫行动。这不是电影流浪地球里的场景,而是现实中正在发生的真实场面。

亲爱的网友们,读者们,请相信在过去的一个月以及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着史上最强力的一次饱和式抗疫行动。这并非是我一个外行人不专业的看法,而是来自世 卫组织的高度评价以及全中国人民有目共睹的事实。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他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坚定有力的疾疫防控决心,因此他对中国采取的防控措施表示极大的敬意。

随着疫被确定出现“人传人之后,不仅是湖北,中国所有出现输入性感染的地区,几乎都启动了一级响应措施,从上到下,从省市到乡镇社区统统启动了防控、隔离、筛查、走访、以及宣传动员,并利用大数据尽可能地将所有密切接触者全部采取14天自行隔离以及医学观察措施。这些举措,前所未有。虽然这将使得我们付出较大的经济和社会代价,但是这也能最大程度地将病 毒带来的人员感染和死亡降到我们人类力所能及的最低程度。几乎所有的城管、公安、消防、路政、街道以及政府公务员都出动了,很多省市公务员在初一就被召回,然后大量下沉到基层和一线展开防控工作。

从初一到现在,他们都在各个公路口、社区街道、商业圈24小时轮班昼夜执勤,截止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50人牺牲在一线工作岗位上,其中60%以上是中共党员。

不仅是全国大范围启动了一级响应,且还针对湖北采取了各省对口支援的方式,每个省派遣一个医疗组对口支援湖北省的一个市。同时对疫的原发地武汉,全国已经超过1万名医生和志愿者赶赴支援,此外还有人数规模没有完全统计的解放军战士。就在此时此刻,我看到各地医院和医学院的人们,点着蜡烛为即将赶赴前线支援的同事和同学们祈祷和鼓劲。此时此刻,全国人民对武汉的物资援助和爱心捐赠正源源不断地被运往湖北。此时此刻,各条战线的解放军战士正坐着飞机和军车赶赴一线。此时此刻,全国的疾控和卫生人员正在对各地发生的疫数据进行紧张的研判。

 

毫无疑问,我们针对疫启动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饱和式抗疫行动。这不是电影流浪地球里的场景,而是现实中正在发生的真实场面。

这是人类抗击瘟疫历史上最强力的举措,也是我们希望用自己掌握的力量战胜天灾瘟疫的一次壮举。这种壮举和2008年全国火速驰援汶川、和古代李冰父子带头修建都江堰、隋人开挖大运河、秦人修筑万里长城、大禹治水、神农尝百草、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女补天一样,是刻在中国人基因里的一种勇敢和不屈。不屈服于任何苦难,不轻言放弃。苦难从来没有击垮过中国人,反而是苦难磨砺了中国人的性格。正是这种性格,使得我们没有像其他古文明一样走向毁灭,而是一直传承了下来,延绵至今,从未断绝。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有些事我们才更需要说明白。必须让所有的人们都清楚地认识到,在2020这个庚子年之初,在我们和瘟疫战斗的这个过程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第一:疫是否可控?

迄今为止,全世界专家的看法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可防可控。任何病 毒,包括埃博拉这种也都是可控的,只不过不同的病 毒防控代价和最终防控程度是不一样的。如果病 毒不可防不可控,那就只能是人类末日已经到来。但这种可能性是零。疫,最终是可控的,这是全世界所有科学家和卫生体系的共同观点。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国家医疗或疾控人员认为不可防控。

可以问责当地政府的疏漏和问题,但不能否定科学本身。

第二:该病比非典可怕吗?

现在看来,科学家对新冠毒株的最初判断是基本正确的,它的发病烈度的确远不如非典,隔代传染后的患者大多数是轻症,这同时还说明病 毒存在隔代传染之后毒性相对应下降的可能。目前疫原发地湖北死亡病例占到了全世界死亡病例的97%,死亡率为2.2-2.8%。而外地的隔代感染者超过1万人,死亡人数为30余人,死亡率为0.3%,且多数为老年或有其他基础疾病的人群。因此,除湖北外的新冠感染致死率和美国流感致死率差不多。显然,该病 毒烈度比非典低,传染性接近流感。

在这里,我们必须看清楚这样一个事实:除湖北之外的这种低死亡率,除了病 毒本身存在隔代毒性下降的可能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全国防控得力的结果。如果不是如此严格的防控,那么现在的感染情况很可能已经变得和美国当前的流感一样严重。

第三:为什么感染人数比较多?

新冠感染人数相比起非典更多,这主要是由于现代交通高度发达造成了病 毒在潜伏初期就得到了大规模的扩散。在2020年的中国,像武汉这样的超大城市当中,每天相对密闭的交通工具诸如公交地铁等人流十分密集,每日运送人数几百到上千万人次,所以很容易成为各类流行病的传播集中感染点。

这种情况是2003年非典爆发时中国所没有面临的问题。非典时武汉还没有地铁,全国人口流动也较为缓慢。当年非典最严重的是北京、广州、上海和香港,而这四个城市当年也是中国少数较早拥有地铁且经济发展较早、人员流动较强的城市。而在地广人稀的新疆、青海、西藏就较难形成大规模感染。

第四:我们什么时候能战胜疫?

在人类已有的对抗病 毒历史当中,有些是被消灭的,有些是被控制的,还有些是被我们容忍且习惯了的。天花由于是“人 病 毒,没有中间宿主,所以很容易消灭。非典毒株隔代毒性会衰减,所以几个月后一代不如一代的非典就自行消失了,人类采取的隔离措施加速了它的消亡过程。但还有一些病 毒,我们无法将其彻底消灭,只能选择忍受。

比如各种类型的流感病 毒,几百年来我们都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疗或防控手段,最后只能习惯并容忍。目前美国爆发的流感已经在北美感染了至少1900万人,并已经造成了2万多人死亡,据估算到年底至少将导致6-7万人死亡。世 卫组织和全世界之所以没有像新冠那么害怕美国流感,第一个原因是美国宣传软实力强,可以淡化恐慌。第二个是人类和流感经过上百年的斗争,已经意识到这类病 毒不可战胜,政府只能进行适度的预防建议,人类不得不选择习惯并容忍它的存在。——目前来看,新冠既有可能被消灭,也有可能演变成一种季节性常见病。不过从毒株可能存在隔代衰减特征来看,它被消灭的可能性大于后者。

第五:中医药有效吗?

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中医药是否有效不应该由我们这些外行说了算的,我只相信专业的官方信息。至少从目前官方公开的信息来看,源自“伤杂病论”的中药方子临床试验有效率为90%,其中60%影像可见好转。既然国家专业机构和权威部门有这个信息公开,那么我选择相信国家专业人士和主管部门的意见。不仅是中医管理局,国家卫健委也印发了正式通知,推荐使用中药和中成药。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目前所使用的中药也不是针对病 毒的特效药,而是对症的固本汤剂。事实上针对病 毒特效药几乎是没有的,中西药都只能是对症抑制或者是激发人体自身免疫力。

第六:美国“神药”是特效药吗?

我们必须明白一个基本事实:即便对症有效的西药,也不会是病 毒特效药,依然只是对症抑制或激发人体免疫力的药物。——从之前两次病 毒疫的用药临床数据来看,美国“神药”瑞得西韦的临床表现非常糟糕,对症抑制极差且副作用很强。经过了中东呼吸症和埃博拉之后,表现糟糕的“神药瑞得西韦在全世界都不太可能再拿到任何临床许可了。但由于这次中国疫爆发突然,本着尽量筛查出可能有效药物的理念,我们才破格特许他进行临床实验,但业内人士普遍对它不抱什么希望。目前已经试验好几天了,按照一贯的涉美产品宣传效应来看,如果效果好的话,应该早已吹爆。目前还如此低调,大概率是效果不太理想。

但美国“神药瑞得西韦不行,并不意味着所有西药都不行。比如几天就控制住了病情现在已经康复出院的王广发主任就是服用抗艾滋病药物抑制住病情的。无独有偶,对新冠治愈率超高的泰国医院收治的8例感染者也是靠这种抗艾滋病阻断药物抑制住病情的,而这种药物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之前主要作用于抗艾逆转录。虽然“新冠”入侵人类细胞的方式和艾滋病的逆转录有所不同,因此这种药物对新冠起效的详细原理还不清楚,但至少临床已经证实这种抗艾药物对抑制新冠有效。关键是这种药物还很便宜,笔者倒是认为这种药或许更值得进行大规模的临床应用尝试。

第七:如何看待“阴谋论”?

全世界都应该明确地反对阴谋论,笔者此前的文章早已经说过:建立生物防御体系很重要,但各国不应毫无根据地进行阴谋论指控。比如美国议员公开指控中国 生 物 武 器袭击世界的谣言,就恶毒得令人发指。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来自美国政府官员的发言。政府人员言论不同于民间的猜测声音,这就更值得我们警惕和反对。

不过对于民间出现各种猜测声音我们又应该怎么看呢?举个例子吧。

最初武汉警方因为眼科大夫文亮医生“论述不专业”而将其预警性言论视为谣言处罚,甚至把他当成造谣大案例送上了央视,这对他的人生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公平的打击。我们可以看到最高法的文章,文章阐述得十分清楚。中国的执法机关应该清楚一点,对于谣言,应该处理那些造成社会影响大的有害信息,对那些善意提醒,主观恶意不大,对中国国家社会难以造成负面影响的信息,就算不那么肯定或准确,也应该报以足够的宽容和言论自由空间。

事实证明文亮医生不是阴谋论,也不是造谣者,而是“预警人”。

而目前网络上猜测外国阴谋论的人也有很多,笔者也注意到内蒙警方处罚一名指控 病 毒为外国阴谋的网友。该网友不是猜测,而是直接肯定地表述就是外国阴谋。这种表述显然是无证据亦不可信的,当地警方也是以造谣对其进行处罚。从目前看,这种处罚依据似乎站得住脚,但却容易引起民意反弹。根据国家防疫法以及军方正式出版物可以看出,未来战争生物袭击的可能性从来就没有被排除过,在人类过去的战争史上类似攻击也的确时有发生。不过我们官方的这些研究和著作都是技术和军事领域的就事论事,军方或政府从未以此为依据公开指控美国。

然而网友和文亮医生一样,他们并非病 毒领域的专业人士,他们的描述的确都有些不专业和不严谨之处,但是他们的不专业言论是否值得被警方处罚呢?我们现在的确没有证据证明疾疫和美国有关,中国政府也从未有过类似的指控。就连笔者自己在一周前也专门发文章论述目前大部分网络阴谋论文章都有些不专业不靠谱,人类还不掌握凭空创造病 毒的技术,只能对已有的自然 病 毒进行人工干预和改造。因此“制 造 病 毒”并不准确,“改 造 病 毒”更为严谨。更重要的是,目前全世界都并没有掌握过硬的公开铁据可以指控美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国人连这种猜测也不被允许,万一多年后真的证明确有其事,那么这名被内蒙处罚的网友,会不会是另一起“吹哨人”案例呢。

看来当地警方并未吸取武汉警方的教训。中国社会需要预警者,也需要吹哨人。

第八:美国扮演了什么角色?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总要批评美国。其实批评美国的不止是我,包括人民日报的“九论美国必将失败”、新华社的“让崇美、媚美、恐美者成为过街老鼠”,以及外交部驳斥美国对中国疫的落井下石和过激反应的发言,都已经足够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我们仅仅是在自卫,而不是主动批评美国找茬。

在中国发生疫后,尽管我们国家启动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力的防控措施,尽管我们比美国正在爆发的疫状况还要好一些,可是美国却表现得非常偏激,对中国采取了许多非常规手段,包括禁入红名单、推动“卫紧标签、在社交媒体散播“中国病 毒”等恐慌性信息、在经贸往来上对中国落井下石、趁火推动涉藏疆法案,支持港闹台毒势力等等。美国正在主动侵犯我们,所以中国也必须理直气壮地予以坚决驳斥和反击。在疾病面前,人类本应该团结一致,互相帮助。但很显然,现在美国扮演的角色是不光彩的,还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人是迂腐的。

第九:疫对未来冲击大吗?

从短期来看,冲击会有。从长期来看,影响有限。从国内来看,因为防控措施所带来的损失和代价相对可以承受,恢复起来也不会太艰难。只要第二个14天过去了之后,一切就都可以逐步回到正轨。然而现在我们最大的困难来自于国际社会。通过这一次较量我们意识到美国的软实力和国际海外政经影响力依然非常强悍。在美国自身流感疫传染和死亡人数是中国新冠疾疫50-100倍的情况下,美国依然可以操控世界对美国人大开绿灯,对美国十分放心。但却对中国额外排斥和恐惧,对中国人大量设置红灯。

截止目前已经有102个国家对中国采取了旅行和出入境管制措施,几乎所有的大型跨国航空公司都相继中断或大量减少往返中国的航班。这些外部因素带来的经济冲击和损失,将会超过经贸关税摩擦带来的影响。所以,这也是我们高度警惕和反对美国霸权以及美国对华采取过激措施的原因。我们已经意识到,软实力的不足无法通过硬实力来弥补。

第十:我们应该总结什么经验教训?

笔者认为,通过疫我们要汲取的经验教训有很多。现在看来,在医生层面的处置和上报流程标准,不存在瞒报情况,但是地方政府在应对处理上却存在较大的争议和缺陷。同时在疫发生后,各地政府反映能力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湖北地区普遍反映慢半拍,调子过高,执行太差。我们需要通过这场全国大考,汰劣拔优罚庸,同时建立起一套更为有效的监督机制。一个民族不能在和平状态下松懈太久,否则就会在麻痹大意中失去担当精神和能力。战场磨砺出将军,温室培养出秀才。

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一次军队医院、公立医院、党员先锋队仍是这场抗疫行动的绝对主力,因此我们接下来需要研究的是如何将这些社会主义特色组织和团队建设好、发挥好、进一步做大做强而不是削减缩小。

此外,我们的抗疫行动在现实侧的努力和奋斗以及成效是显著且有目共睹的,中国人民表现出的团结和努力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在舆论宣传侧暴露的问题和不足也是明显的。网络上一度出现了负面多过正面,局部问题否定了大局努力的情况,这说明我们还需要加强软实力建设。并且执法机关对于“魔 女 小 稀”、“聂 圣 哲”等人社会危害极大的造谣大案反映迟钝,却总是对一些鸡毛蒜皮、对错不明、主观恶意不强的边缘案件进行处罚,这就加剧了人民群众的不满情绪。

最后,在国际社会上我们要看清一点,那就是海外影响力的塑造必不可缺。中国在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之后,吸引了来自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紧密合作伙伴,我们对这些国家普遍进行了学校、医院以及民生工程的援助和投资,我们对这些国家极大地开放了我们的市场,我们对这些国家发生的问题和困难通常都会进行最大力度的帮助和支援,但在中国面临一些问题的时候,这些国家的反映却不如我们的预期。除了柬埔寨之外,其他国家的表现都不太令人满意。这就说明,中国脚踏实地的干好事和交朋友,暂时还敌不过美国舆论霸权和意识形态控制下的全球民粹煽动能力。

很多国家都在使用美资和美国骨干网络控制的全球社交媒体,在中国发生疫之后,各国的民粹情绪都被点燃和煽动了起来。受到民意压力的当地选票政府,往往很难抗住压力,因此必然会选择和中国进行暂时的人员以及经贸管制措施。周小平还是要强调:“软实力的不足,无法通过硬实力来弥补。 我们必须要加强自身软实力建设,加强全球话语权和影响力的建设。从基础做起,从零开始,脚踏实地。不能让软实力建设和经济以及基础建设脱节,要有机地整合起来。

最后,笔者还是建议中国政府建立和加强生物防控制度,打造一张生物安全网。这并不是针对美国,而是针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举个例子:如果不加强这方面的工作,万一有埃博拉携带者来中国旅行怎么办呢?这不是阴谋论,而是现实中有可能发生的真实隐患。2009年的时候美国的H1N1流感通过旅客大量传染中国,最终造成了十几万人感染,数千人死亡。这一次的新冠疾疫再次提醒我们,不管是什么情况导致的病 毒爆发,中国都必须且有必要要建立和加强更为科学、更为合理且严格的生物安全防控网络。

随着综合国力的崛起,中国城市化进程已经开始逼近发达国家,人员密集和强力流动将成为一个不可逆的常态,这种情况下病菌带来的威胁不亚于恐怖袭击带来的威胁,因此我们必须要加强这方面的防御机制建设,防患于未然。我想,这些就是本次疫可以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最后,笔者希望这场战役早日结束。大多数中国人已经按捺不住摩拳擦掌的上班和工作学习欲望了。我甚至都开始想念北京的地铁了,想念办公室开会加班的讨论声了,想念拜访客户和组织项目的繁忙了。——对于力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民族来说,只能呆来家里混吃等死才是最大的煎熬。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