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2019-06-17

2019年6月17日13:03:45 发表评论

新华社香港6月15日报道,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当日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已于当天致函立法会主席,收回就条例草案恢复二读辩论预告,即立法会大会就处理条例草案工作将暂停,直至特区政府完成沟通解说和聆听意见为止。她强调,特区政府将重新与社会各界沟通,做更多解说和聆听更多不同的意见,以开放态度全面聆听社会对于条例草案的意见。

 

连日来,香港政府原定于今年7月前完成的《逃犯条例》修改草案审议,引来香港反对派连番发动游行示威阻挠,甚至有酿成“暴力冲突风险”,目前香港政府已经将游行示威定性为暴动,中国政府也表态支持香港政府完成的《逃犯条例》修改。本次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被很多人解读为港府的让步妥协,但实际上林郑月娥是在与南下负责港澳事务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协调小组组长韩正商讨以后做出的决定。香港政府的此番决定,一方面是希望有关《逃犯条例》修改能够回归理性,更多听取香港民意,并非是撤回条例草案,体现了中央及香港特区政府对香港的极度负责与责任;另一方面,以退为进,让大家看清楚退潮后到底是谁在裸泳,对这批人怎么处置可以拭目以待。至于修订逃犯条例,则最终势在必行,可以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有利于香港长治久安。

 

香港问题也成为很多读者最关心的问题,要深入了解本次事件背后的真相,就必须首先了解触发事件的《逃犯条例》,这个法案全称是“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或《逃犯条例》、《送中条例》、《引渡条例》。这次的修订案做了两条关键修改,一是取消了引渡地理限制,香港方面可以用“专案”一类的一次性的协议,把居于香港土地上的疑犯引渡到中国大陆、台湾以及澳门。该条例在香港回归前就已经存在,这次只是增修,之前条例只与20个国外司法管辖区签有移交逃犯的引渡条例,这次是把中国大陆、台湾、澳门加进去。第二项修改其实是改动《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简称刑事协助条例),就是香港执法部门可以接受其他国家、地区的要求,在香港开展搜查活动,冻结疑犯财产,把证据移交给提出要求的国家,用于他们的司法审判。

 

《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原计划于6月12号会在立法院进行二读,在这个程序里,议员可以在辩论环节发表意见,也可以提出修正案,然后表决是否进入三读。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进入三读环节,这是最后一个表决环节,通过以后在香港立法院的程序就算完结,再经过一些没悬念的行政程序就能够成为法律了。香港的泛民主派由于失去了否决提案所需要的足够票数,所以此议案在立法院中要强推是完全可以通过并成为法律的。于是港独阻挠通过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煽动民粹主义并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甚至制造骚乱,以民意挟持那些非泛民主派议员,让这些议员意识到如果支持这个条例,就会导致自己在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可能因失去民意而败选,从而转变态度不支持这个条例通过。这样的事情在香港立法院曾经发生过,比如2003年发生的香港自由党对“23条立法”的临阵倒戈导致23条立法失败。目前,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与中央协调以后暂缓条例二读,就是要最大限度对香港市民宣传《逃犯条例》修订,分化瓦解港独势力对市民的误导和裹挟,最大限度争取民意,而并非撤回条例草案。

 

那么,这些港独势力又是如何煽动、误导香港民众的呢?港独鼓吹大陆在这次修法中要达到的目的是:今后中国政府提出某人在我们这儿犯罪了,人在你们香港,你们就把人抓了给我送来吧,这样一来,以后大陆想抓哪个香港人就抓哪个香港人,而且该条例草案针对逃犯,那么过去在大陆犯下行贿等商业罪的人将被追溯,间接导致外商资本从香港撤离,危害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同时,港独分子还宣扬,香港目前只对20个人权和司法级别与香港等高的国家引渡,中国内地在人权和法治上根本与香港不对等。

 

香港民粹分子以最大恶意揣测大陆,编造此类谣言连基本逻辑常识都没有。理由如下:

 

首先,增修条例草案明确规定只适用于移交必须是37种国际公认刑事犯罪,且刑期都在7年或以上的罪犯。增修条例草案规定“八不移交”,明确说明移交的罪犯不涉及与言论相关的行为,即不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方面行为。八不移交原则下《逃犯条例》涵盖的46项罪行类别中,只有37项适用于日后的个案方式移交安排,即有9类罪行被剔除,包括与破产法、公司法、证券及期货交易相关的罪行和侵犯知识产权、环境污染、非法使用计算机等;同时罪犯还必须要特区法院和特首双方批准才能实施移交。从哪里看出大陆想抓谁就抓谁?

 

 

其次,以追溯贿赂商业犯罪为由制造恐慌、贩卖焦虑,难道香港人在香港行贿公务人员会被廉政公署ICAC调查,在大陆就可以不用受到法律制裁?难道在大陆犯罪逃到香港就可以不受惩罚就是理所应当?是不是以后中国政府也可以鼓励民众在香港杀人放火然后拒绝移交罪犯呢?实际上,香港回归以后,大陆向香港政府移交了300多名港籍罪犯。中国一直力行打击各类违法犯罪,绝不姑息纵容,反而是香港却事实成为了罪犯天堂,是不是很讽刺?实际上,香港民粹分子真正想要的是在大陆为所欲为又不受惩罚的治外法权,冒昧问下这些民粹分子,治外法权新中国建立的时候就已经被消灭了,想跟着你们的洋主子复辟治外法权,请先打败中国人民解放军再来撒野,你们有这个能力和胆子吗?

 

第三,“大陆法治和人权与香港不对等,香港只对美国、法国这些法治和人权纪录好的国家移交罪犯”,这句话就更可笑了,当年斯诺登揭露美国政府见不得人的肮脏秘密,美国政府全球追杀斯诺登,请问美国政府讲人权吗?美国人口不到全球5%,却关押着全世界25%的罪犯,监狱人满为患,请问美国政府讲的哪门子人权?华为高管孟晚舟直到现在还被扣留加拿大,而美国根本拿不出证据,请问加拿大、美国讲的哪门子人权?法国黄背心运动,举国上下生活在这些民粹分子的打砸抢阴影之下,请问法国讲的哪门子人权?中国欢迎一切来华交流合作并遵守中国法律的外国人士,请问你们不在中国违法犯罪,中国会故意去扣留你们吗?不做亏心事,你慌什么?

 

第四,港独民粹分子说“这样会导致资本从香港撤离影响香港经济”同样可笑,按照你们的理论,法治和人权不合格的大陆为什么每年吸纳的国际直接投资总是居于世界第一呢?按照你们的逻辑,中国应该是世界上法治和人权状况最优秀的国家啊?你们为什么没胆子承认呢?

 

 

所以说,《逃犯条例》修订并不影响香港本地市民,反而有利于打击逃犯,维护普通市民人身财产安全,这一次在整个暴动事件中跳的最高就是这些造谣的香港民粹分子,只有他们这些本身就想干坏事的人才害怕《逃犯条例》修订。香港《东方日报》4月1日称,只看这次示威打头阵的3个人,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分别是绰号“汉奸黎”的黎智英、绰号“李汉奸”的李柱铭以及“政治主教”陈日君,无一不是“戴罪之身”,他们妄称修例比23条立法更可怕,不过只是危言耸听的自我掩护。有人当场质问黎智英,是否害怕被送到内地,这话正好暴击他及其操纵下“反中乱港”集团的软肋。

 

实际上,这次港独民粹分子挑动香港暴动是直接与境外势力相勾结,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暗中指挥,而台湾情报部门和台独势力也参与其中,两股势力再次合流联手制造的。那么,这一次美国为何要如此积极地插手香港事务呢?很多分析认为,这是美国为了打击香港经济,直接威胁中国政府。可实际上,从香港回归以后,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就从未停止过干涉香港事务,利用港独打击中国的战略也从未改变,这只是长期原因,并非他们为何此时对香港下重手的直接原因,而且无法解释《逃犯条例》修订具体在什么地方伤害到了美国利益,

 

究竟《逃犯条例》的修订在哪里戳中了美国的痛点呢?

 

修订前的《逃犯条例》事实上让香港成为全世界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国际司法管辖孤岛,除了成为国际逃犯的避难天堂外,还使香港成为国际情报自由港。香港一直以来都是国际情报活动中心,早在20世纪初,香港已是英国“远东情报中心”。全世界各方势力利用香港的独特位置,从事各种不能宣之于口的情报活动。新中国成立后,香港更成为西方搜集情报重要据点,英方曾在小西湾等地设置监听站,令香港与柏林和伊斯坦布尔并列为“冷战三大特务中心”。2013年,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逃亡香港,揭露美国监控全球通讯,震惊全球。斯诺登之所以选择逃往香港,就是看中了香港全球情报中心的地位,可以方便其进行情报交易,联络密布香港的各国特工并与其政府交易寻求避难。

 

 

修订前的《逃犯条例》使得各国情报组织机构以及情报贩子可以在这里方便地进行情报活动,而不用担心因间谍罪等被引渡到已经与香港签署引渡条约的20个不包括大陆、台湾、澳门在内的国家和地区。同时,因为这20个已经签署引渡条约的国家和地区大部分隶属英美系国家,而香港政府司法系统同样是英系,导致英美澳等情报机构在香港具有天然的外交优势,即其他与英美关系不和国家的谍报人员一旦在香港被抓,因为不能引渡大陆,就只能引渡给英美系国家,这天然限制了反美国家得在港情报活动,却又为中情局、军情六处等英美情报机构增加了优势。此消彼长,香港已经成为西方情报机构对大陆情报收集的重要基地,也使得香港成为CIA在全世界最大的境外据点。谍报工作都是秘密进行,不过偶尔曝光的一些新闻故事,却说明香港回归后,五花八门谍报活动依旧活跃。内地破获的军事情报间谍案中,很多有关军情资料都是经由在港中间人,交到外国特工手上。

 

随着中国不断崛起,美国中情局为首的西方情报机构和台湾间谍组织不断加强对中国内地渗透,香港占中和本次暴动昭示,香港已经成为全球各种势力博弈的世界战场,中美则是这个战场上对决的双雄。香港作为美国对华情报站最大的桥头堡,由于现有《逃犯条例》可以确保他们不必顾虑会被香港遣返大陆或者被逐出境,所以美国就可以香港为基地,毫无后顾之忧地策反、培训内地颜色革命主力以及谍报人员,然后从香港辐射广东,再向全国范围内扩展。改革开放以来,毗邻香港的广东特别是广州成为中国大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最高发地区,原因即在于此。

 

本次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引渡的37项罪行以及是否破坏香港法治和立法权上,而没有注意到这次的修改《逃犯条例》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打通了香港不能对大陆移交罪犯这个司法隔断。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9条规定:所有属于国家行为事项,例如国防、外交等,香港特区都无权处理,除非得到中央政府以文字授权特区进行处理,中央政府授权可由特区政府提出要求并以文字证明其得到授权。对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立法,并不属于“一国两制”下香港原有的法制权,而是属于国家原有的立法权,不同于《基本法》附件中说到的特区立法会自行立法后到中央政府备存的权限与流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在近日的一个公开讲座会上明确指出,国家安全不在特区管辖权内,不属于特区自行立法范畴。

 

同理,既然特区政府无权管治国家安全事务,立法会也不应有权管治国家安全事务。有没有送中条例,香港人只要没有犯罪,都不会被送到香港以外任何地方。但是,一旦逃犯条例修改,中情局或者台湾情报人员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间谍活动,因为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香港特区政府无权处理,间谍就只能被移交给大陆受审,而目前港美逃犯移交双边协议中,也没有列出间谍罪,虽然该协议有兜底条款,有可能将间谍罪包括在内,但目前《逃犯条例》却没有兜底条款,所以美国就不可能据此将间谍引渡回美国,用膝盖想都知道美国是绝不可能允许此类事件发生的,正是这一点结结实实地踩在了美国人的痛脚之上。同样,根据修改《逃犯条例》,如果发生类似华为高管途径香港被抓事件,那么中央政府就可以出面管辖,阻止美国将中方人员带离香港。目前,香港已经成为中资企业中转其他国家重要节点,这样做无疑将再次防止加拿大扣留中国企业高管、打击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恶性事件发生,而包括台湾地区、澳大利亚、英国等西方情报机构如果侵犯中国国家安全,那么中方亦可经由香港实施抓捕并移交大陆审判,这将极大的震慑国际反华集团。

 

台独和港独势力之所以要求修改《逃犯条例》时将大陆排除在罪犯遣返国家之外,而只将台湾纳入,就是要给美国留出退路,因为目前台湾和美国是一丘之貉,一旦被抓就可以通过引渡台湾释放。而一旦修改《逃犯条例》将大陆纳入遣返地区,不仅台湾间谍会被移交大陆,美国中情局在海外最大的站点——香港分部的活动必将受到严重打压,中情局只能尽量压缩活动或者更多吸收香港本地人加入执行任务,而《逃犯条例》修改中第二项则是改动《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就是香港执法部门可以接受包括大陆在内其他国家、地区的要求,在香港开展搜查活动,冻结疑犯财产,把证据交供给提出要求的国家,用于他们的司法审判。很明显,这条规定又堵住了CIA在港活动退路,除非CIA主动撤离,否则中国一定在香港将CIA在内的台湾和西方情报机构被连根拔起。正是看到了这样严重后果,CIA才会在立法会即将开始二读的时候大规模支持港独分子闹事,而美国及台湾蔡英文政府也立场一致地支持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动,为的就是保住CIA在全球最大的外部站点。

 

所以,这一次暴动表面是为了修改《逃犯条例》而展开的法治斗争,私底下里却是中美在香港的谍战较量。重点不在于哪里的人杀了哪里的人,中国大陆在乎的是CIA根本已经把香港当作泛太平洋地区的总部,对大陆不断渗透,美国在意的是好不容易在香港建立的情报网即将被扫荡一空。

 

很显然,对中国来说,本次修改《逃犯条例》再次强化了一国两制中的“一国”,是为了直接打击境外谍报机构对华渗透,是为了让香港与大陆完美实现国家安全防御对接。一旦彻底打击境外势力渗透,就可以打掉港独背后的境外势力靠山,釜底抽薪之后港独自然偃旗息鼓,这将从根本上保证香港稳定与繁荣。而本次修订《逃犯条例》香港政府也必须再次看清,导致香港动乱的并非大陆,而是境外势力支持的港独,他们才是香港繁荣稳定的死敌。

 

接下来,血饮为大家讲述香港暴动背后美国要死保CIA站点的另外一个原因:

 

从2010年起,中国政府系统性地捣毁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中国经营多年的谍报网。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美国前官员表示,从2010年的最后几周起到2012年底止,中国抓获至少十几个中情局的线人。据三位前官员的说法,其中一线人是在政府大楼院子里,当着他的同事眼前被击毙的,这是中国杀鸡儆猴,在给其他那些可能为CIA工作的人发出的严重警告。谍报网被破获导致2015年中情局迅速撤走驻华使馆的职员,CIA以为是中方从政府电脑窃取了资料导致情报人员身份暴露。之后美国被迫扩充香港站点,也就是说,香港站点是中情局遭遇重创以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在华新总部,替代之前位于北京的内地总部。

 

香港站点成为美国在中国领土范围内最后一个大型据点,一旦《逃犯条例》修改,中情局就只能撤离香港,如果在台湾重建又需要重新编制谍报网,而且台湾明显没有香港这么便利的条件,退守台湾与台湾情报部门共同对付中国的话,因为间谍往往需要用外交官身份掩护,人员规模扩大以后就需要外交级别提升,这无疑将严重恶化与中国大陆关系。而不扩大外交级别,仅仅靠台湾情报部门的臭鱼烂虾,根本做不成什么大事,毕竟2003-2005年中国就破获了台湾在华谍报网。所以美国CIA一旦撤离香港,美国在华情报工作将再次遭受巨大重创。从北向南,从内地到香港,美国在华谍报网正在不断大幅后撤,这是中国长期坚持反间谍斗争的巨大成功。试想,香港《逃犯条例》修改早在2018年2月就已经提出,中国早就知道并预判到了修改条例可能带来的风险,却依然同意在这个敏感时间节点修法实则早有打算,所以那种认为本次修改条例引发暴动是美国主动进攻的说法是不成立的,香港暴动后外交部立马剑指美国便是深意所在,所以这次谍战进攻是中国长期以来反美国谍报战的延续,大陆看似防守实则主动进攻,而美国在不断后退。

而据美国中情局猜测,中国破获美国在华谍报网同样与香港有关。俄罗斯卫星网2018年1月22日刊文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雇员李振成的被捕以及有关最新资料的公布,让美国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初在华间谍网遭重创的经过初见端倪。长期以来就中国在美情报活动,中情局形成了这样一种刻板印象——中国人利用的都是大量低水平的情报来源,主要是为了获得经济秘密和科技情报。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到中国反间谍部门也有着非凡的能力。如今中国情报部门已经证明,其早就拥有了苏联在美超级间谍艾姆斯(AldrichAmes)和汉森(Robert Hansen)这样高水平的情报源。美国一些媒体证实,正是李振成帮助中国破获CIA在华谍报网。另外,中国还与俄罗斯分享了情报,就在美国在华情报网被毁的同时,在俄活动的几个美国特工也停止了联络。这说明,中国在反间谍情报侦查领域已经开始追上美国。最具讽刺意味的是,美中情局对中国的低估是如此严重的,以致于李振成离开中情局多年后就职的日本烟草公司的安全部门反而比美国情报机构更快地弄清了他的身份,而在2010-2018年的八年时间里,美国始终没有搞清楚到底中国是如何破获在华谍报网的,甚至在怀疑李振成以后5年才将之抓捕。

 

谍报战是最隐蔽的战线,中美斗争日趋白热化的大背景下更是如此,香港暴动不过是中美谍战的一部分。新中国成立至今,多少中华儿女默默牺牲在这条战线上,他们牺牲后并不能得到立刻的烈士追授,而子女还要遭受非议白眼。过去、现在依旧奋战在谍战一线的所有人,都是共和国当之无愧的英雄。国家安全重于泰山,他们用行动证明自己无愧于这个国家和民族。我们支持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我们也相信大多数香港市民是清醒而爱国的,希望香港市民与国家同行,共同维护香港的稳定和繁荣。文末血饮要说的是,保卫国家安全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12339是国家安全机关受理公民和组织的举报电话,遇到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请立刻果断拨打。中国国安与你同在,崛起路上你我同行。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新世纪的金融海盗已经准备弃船上岸,让我们站在国家的旗帜下与其殊死搏杀。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