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高跷的短腿威 :坠入地狱——谁制造了墨西哥的苦难?|2019-06-29

2019年6月29日16:20:10 发表评论

一言以概之

说下墨西哥吧。眼看修墙失败,川普改逼老墨干脏活儿;堵死移民潮是不可能的;墨西哥妥协或成中美洲崩盘洗牌的导火索!

5月,特朗普宣布将对墨西哥所有对美商品加征5%关税,并每月提5%直到加征25%关税,除非墨西哥有效缓解“非法移民危机”。墨总统愤怒地表示谁先怂谁就吃键盘,并威胁对美加征关税。

6月7日,墨西哥与美国达成协议,美国放弃加征关税,墨西哥全境部署国民警卫队以加强执法、阻止非法移民。

1  丧权辱国的秘密协议

一场会议的功夫,墨西哥总统就爽快地吞了键盘并宣布将部署6000海陆军于边境抵挡南美洲移民,甚至开始建立移民拘留所。估计是特朗普带人把墨西哥总统堵男厕所里了(也可能是女厕),不然这种三秒缴枪的屈辱谁受得住啊...

但墨西哥卖了两天屁股,偷渡必经的苏恰特河每天还是人来人往,一个移民官员都没见着,美墨边境的移民检查站也毫无动静,完全没有增加军警的迹象。看到这种情况,最开心的还是民主党的媒体,大V们开始嘲讽特朗普签的新协议都是花架子假把式。

这下人可急眼了,当初费老大劲又关政府又从国会那抢钱的,还不是为了建堵墙挡住那堆想来蹭吃蹭喝的南美穷亲戚吗!如今说好的墨西哥出钱建墙没了下文;隔离墙又因拆迁问题生态影响迟迟没法建好,好不容易把锅甩给小弟去解决,你个喷子居然还质疑我没办实事???

要是任由这些媒体BB下去,等百姓回过味儿来,也开始问“我花钱建的墙在哪里,为何非法移民没有变少?”

估计川皇会被活剥吧。

(目前美国德州2000公里边界只有160公里的边境墙,还是连小朋友都能轻松翻墙的那种。且根据美墨签的环保协议,双方均不得在格兰德河洪泛平原建墙)

于是在11日,特朗普对着记者们掏出了裤裆袋里的手雷纸,一边挥舞着套马杆一边说:“其实除了公开的协议,咱还跟墨西哥签了另外一份很重要的协议,呐,就是这张纸!等墨西哥国会通过了就会公之于众,当然,要是没通过这份协议,劳资会接着加征关税!”

再然后,美媒这帮熊孩子靠着华为手机成功抓拍到那张纸里的部分内容,1280P高清无码的哦~

这份秘密协议里说了:如果墨西哥在45天内没有解决边境移民潮问题,那么墨西哥必须在45天内成为移民的“第三安全国”。意思就是凡取道墨西哥前往美国的移民,必须先滞留于墨西哥申请庇护,直到美国使馆审核通过了,移民才能进入美国。换句话说,

只要我不答应移民入美,

你墨西哥就得负责人家在墨的吃喝拉撒和安全秩序!

凭啥人家从我这路过去追美国梦,我还得替你干脏活儿挡路,甚至当后勤部门给人家包吃包住?如此丧权辱国之举,就是我大清都干不出来啊!也难怪墨西哥总统谈完这单生意后都只能悄悄跟特朗普拉钩钩,而不敢公之于众。

结果现在倒好,秘密协议墨迹还没干呢,人特朗普直接就糊媒体脸上了,一点脸面都不给留的,我是墨西哥总统都得哭晕在女厕。

其实别看现在特朗普为墨西哥移民的事儿抓破了头皮,但就在几十年前,墨西哥也还算是片希望与机遇并存的沃土,没有谁会想着把脑袋别裤腰带上去玩偷渡。

 曾经天堂后来凉凉

尽管美墨战争的失败让墨西哥的国土被割的几乎只剩下沙子,但靠着一战的市场需求与安稳的地理位置,墨西哥的农业与工业发展还是蛮不错的~甚至到1949年,墨西哥都敢挺直腰板,对美国产品加征25%关税,以保护国内的农业与工业!

不但如此,墨西哥还拒绝加入美国主导的关税贸易协定,坚持自由贸易政策,同时大力发展制造业,力求在工业领域实现独立自主。谁能想到,如今在特朗普制裁大棒下瑟瑟发抖的小菜鸡,以前也是主动对美加征25%关税的狠角色??

再然后,新自由主义经济大法传入墨西哥:为了还清债务,老墨开始大规模推行工农业私有化;无下限无节操地吸引外资以换取资金来还债;同时还取消对大部分农产品的保护性关税和农业信贷补助,以求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并扩大对美国与加拿大消费市场的出口。

这就很有意思了,

开放金融市场任外资进入?华尔街之狼了解一下...

取消关税增大农产品出口?美国五大湖十大产粮州了解一下...

提振制造业扩大国际市场?世界工厂了解一下...

短短的十年时间里,海量廉价的美国商品、农产品涌进了墨西哥市场,占总人口1/3的农民彻底没了活路,被迫卖地卖女举家迁到城市找工作或移民美国。到94年,墨西哥玉米的价格就跌了70%!

而那些卖掉的土地、倒闭的工厂、贱卖的国企,统统被华尔街那帮人吃了干净。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外资大佬成了大地主后,并没有雇人耕田种菜,而是搁着养金鱼。大量工厂被迁到美墨边境给美国人当代工厂,150万墨西哥工人在5000个组装厂里没日没夜地干,然后钱全进了华尔街的腰包里。

由此,墨西哥这片曾经的沃土在自由主义经济的熏陶下,成功转型为一个土地高度集中、国家命脉皆沦外资之手、工业体系土崩瓦解、国民生计无着只能外迁的美国加工厂与市场倾销地。真可谓皿煮灯塔殖民地的典范。

(是不是很眼熟?同样的手法美国佬在巴西也玩过一遍,可把人家折腾惨了!详见《巴西政变在即》)

因为不是在我皿煮的大美利坚,设于美墨边境的代工厂们自然不需要跟老墨讲啥人权劳动法,自然是拼了命地想要榨干工人们身上的最后一滴血。但明知如此,在国家没法提供就业;种田要把底裤都亏掉;工厂除了富士康没其他选择的情况下,百姓也很绝望百姓也很无奈呀...等等,还是有选择的。

逐(tou)梦(du)演艺圈美利坚。

3  大麻致富

没钱还谈民主,您Pei吗?

早在1942年,加入二战的美国为了暴兵,给几百万工农阶级都打上激素发个盾整成美国队长往亚欧大陆上送,但如此一来就没人给精忠报国赤胆忠心的资本家拧螺丝开拖拉机了。于是,美墨签了个《短工法案》,引入了数十万墨西哥劳工来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也由此,美利坚资本家们第一次享受到了老墨勤劳刻(lian)苦(jia)还不讲劳动法的好处。

所谓一时老墨一时爽,一直老墨一直爽。等八十年代墨西哥被新自由主义经济拖垮后,食髓知味的美国资本开始在美墨边境建了一堆免税代工厂,然后用恶劣的工厂待遇和萎靡的墨西哥就业市场,诱导老墨们借助边境工厂偷渡到美利坚去接受皿煮的熏陶。

老墨很开心,那些在美国人眼里脏乱差还钱少费力气的低端工作,在他们眼里则是一周薪水在墨西哥得挣一个月的人生巅峰啦!资本家也很开心,他们为了抵消GC国际的影响不得不给民众各种劳工法社会福利法来防止赤化,如今把工作全给老墨就能轻松省下一大笔钱啦!

也由此,在资本的运作下,美国于1986年实行大赦计划,300万非法移民身份合法化(其中有230万墨西哥人),一夜拿绿卡迎娶白富美实现美国梦!

(然后,皿煮灯塔的乐善好施传遍了整个美洲,大家都削尖了脑袋想混进美国然后坐等第二轮大赦...)

再然后,美国低端劳务市场就改姓墨了,农业、建筑业、服装业、家电装修、皮革业、木材业、纺织业...从80年代至今,我们见证了美国低端行业的逐步沦陷,440万合法老墨在美逐梦;810万非法老墨则抢走了纽约街头每一家餐馆的刷碗活儿。

而05年光被拘捕的非法移民就有102万,哪怕是特朗普严抓偷渡的今年,光5月从墨西哥偷渡被抓的也有13.2万人,创历史新高。

隔壁老墨也很绝望呀:官员对国家失去信心只想捞钱移民;烂到根子的官僚体系每年得贪污掉GDP的9%、公共支出的30%;就连高学历人才一毕业都只有20%能找到工作;更别提占总人口45%、没钱接受教育、劳工素质极低的极端贫困人群了,外资不想在墨西哥投资的一大原因就是找不到合格的工人!

你说,在这个毫无希望的皿煮殖民地,除了偷渡去美国,我还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吗?

有的哦亲,墨西哥特色经济农业正在广募人才招贤纳士哦亲,只要你四肢健全肯卖屁股力气没有法律常识还妻儿成群身无分文就行哦。

包吃包住包大烟,还有AK47+98K二十四小时为您的安全保驾护航。

警察军队上门查房?没能被咱收买的已经被仁慈的上帝收买了,就连上帝的上帝——美帝海关也被咱买通了,别担心我们是专业的。

生产效率?咱老板都是麻省哈佛各种MBA毕业出来的高材生,什么流水线作业、员工奖励机制、代工外包大物流是玩得溜溜的,墨西哥最大鸦片生产国了解一下~

客户群体?美帝大麻合法化了解一下;皿煮灯塔毒品消费量占世界总量60%了解一下;美国女性和白人男性吸食海洛因的比例10年各翻一倍了解一下。

(2010年,美国海关边防总署有40%的官员因受贿并协助走私毒品被关到局子里去了,剩下60%的人估计是嫌钱少还在扯皮吧)

别犹豫了,快来一起当农民耕田割美帝的韭菜吧。

反正没命当官没钱偷渡,除了给老板打黑工种大麻做冰,你还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吗?

即便如此,还有人不满意,被忽略的人不满意:美国中底层民众们,他们用脚选择了特朗普。

4  榨干最后一滴血

大学精英化、去工业化、金融帝国化...自从发现亚非拉劳动力远比美国那群少爷工人好用后,资本家们将大量产业外包外迁,然后巧妙避税一夜暴富的事情早已是众人皆知了。但长此以往,中低层民众找不到工作买不起医保没钱上大学也就成了必然,阶级固化贫富极化成了美帝的现状,被遗忘的民众除了躺家里吃福利嗑药打手枪外还真没啥法子。

特朗普能怎么办,身为天天打飞的去各种庄园打高尔夫的既得利益者,他总不能背叛自己的阶级去告诉大家:全球化红利其实很肥,但都进了我们几个人的腰包哦~血汗工厂非法移民可好用了呢~你们这帮穷鬼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出路多亏了苏联解体资本主义肆无忌惮。

真这么干,美国会崩的好吧...

那怎么办呢?内部根本原因不能找,就只能从外边找替死鬼了:中国是一个,墨西哥也是一个。

“同志们要注意,老墨那帮人坏得很,当年骗着咱搞了个北美自贸协定,结果成了我大美利坚第三进口来源国,光15年就进口2950亿美元,他们抢走了皿煮灯塔的汽车、电机、机械、光学和医疗器械等产业链,然后反过来再仗着便宜倾销回我国,这是赤裸裸的殖民掠夺呀!!!选我川皇,保证给你们抢回制造业!”

相比什么GC主义资本吃人等生涩拗口的理论,感性的民众更容易接受,关于墨西哥抢走制造业、老墨偷渡抢走工作这些简单粗暴还易懂的逻辑链。而全然不顾那些所谓墨西哥产业,有多少是美企的牌子,又有多少股东的户口是华尔街。

于是乎,美国要求北美自贸区内产的汽车至少有一半必须由美国制造;丰田通用福特这些汽车厂要么在美国建厂要么就多交一些关税;美国加关税是自卫反击墨西哥补贴工农业则是贸易倾销...

总而言之,这些看似荒谬的措施并非特朗普一人之词,而是近半美国民众,不愿意相信自身制度出了问题的底层民众,用脚做出的选择。川普不干这脏活儿,也会有第二个京普、吉普去干。

(在墨西哥对美大量出口石油、汽车的背后,是美资占墨外资总量超70%、石油与汽车企业多为美企的事实。资本全球化的财富落入少数人的口袋里,工作与资金流失的后果却要由美国民众自己去承担)

如今的老墨只能在偷渡打黑工、本土种大麻、血汗代工厂这条路子里“自由”地选择未来,结果特朗普还是不满意,想把偷渡的手剁了、把工厂拿回来,这是要断了墨西哥的活路,榨干老墨最后一滴血啊!

如此丧权辱国、如此不留情面、如此赶尽杀绝,难怪墨西哥总统举脚投降后,外交部都狡辩称:这份协议是我部练习两年半的实习生副法律顾问和美国副助理国务卿(临时工)签署的附加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

而墨西哥国会议员则纷纷发誓不会让协议生效,移民局局长也递了折子喊辞职。

那么问题来了,这份协议能否生效?墨西哥能成功缓解难民潮吗?特朗普能否夺回工作堵死移民?

你还别说,墨西哥总统真有那权力去卖国。

问题来了

根据宪法,墨西哥总统有立法权、最高行政权、任命权、军事权、外交权。而由于墨西哥在整个二十世纪实行的一党制,革命制度党长期掌控着参、众两院,导致墨总统更是拥有了“超宪法权力”:修宪权、操纵选举权、干涉司法权、废除地方官员权...

靠着这些权力,手握立法、司法、行政的总统早已凌驾于国会和最高法院之上,成了墨西哥事实上的皇帝

当然,2000年福克斯的成功执政打破了革命制度党的政治垄断,墨总统权力受到了部分削弱。但从宪法角度看,总统仍然能通过解散国会、撤换法院和地方官员来胁迫国会通过自己的法案。总而言之,墨西哥国会通过协议的可能性极高。

(在墨西哥,几乎所有的重大议案都是由总统提出的,且绝大部分都是全票通过。在1950年以前,总统提交法案的通过率是100%...)

再说墨西哥能否帮特朗普揽下这摊脏活儿。墨总统签下卖国协议时就曾小声BB过:“关闭边界或采取胁迫措施不是解决办法。唯一的办法是解决缺乏机会和贫穷问题,使移民变成可任意选择的选项。”

意思是我帮你堵人没问题,但只要中美洲社会经济一天没发展起来,非法移民潮就一天不可能消失。说白了就是让美国出人出钱出资源,帮墨西哥提高教育、发展经济、维护秩序。你下水道不疏通好,光盖上马桶盖有啥用,该喷出来的玩意儿迟早还是会喷出来的。

哎讲道理,我川皇撒泼打滚又建墙又制裁的,为的不就是逼资金回流企业回国,从而提振制造业增加就业吗,结果你个二等殖民地还要求我把钱砸你身上搞教育搞经济?墨西哥经济好了那美国建墙的意义在哪里?当我是GC老大哥社区送温暖呢?

所以剧本上早就安排的明明白白了:特朗普要逼着墨西哥给他干脏活儿,还是连一百块都不给白嫖的那种,顶天了就是承诺对墨西哥驱逐移民产生的人权危机睁只眼闭只眼。

那就很有意思了,墨西哥不但要派大量军警去挡住南美边境日益增多的难民/移民,还要不断收容那些被美国遣返或美墨偷渡失败的移民,收容了还得管饭管住。然后美国大爷不但不给报销,甚至还要提高保护性关税恶化贸易环境...

你说,经济没好转社会不安全,我不偷渡打黑工还能干啥??

不让偷渡还没工作,我不种大麻还能干啥??

国内没市场卖不了大麻,我不送货上门美利坚还能干啥??

说白了,这就是一恶性循环,只要墨西哥工农业搞不起来、美国又毒品市场欣欣向荣,那么哪怕你往美墨边境洒满地雷,也会有大把人抢着去肉身排雷花式偷渡实现皿煮梦的。而为了家庭生计啥事都敢干、却滞留墨西哥寸步难移的南美人,正是墨西哥毒贩们最理想的兵源和偷渡工具啊!!

但话又说回来,特朗普也没想着堵死移民。1929年经济危机时,美国强制遣返了200万墨西哥人以保障本土居民的就业资源,后来罗斯福新政使得经济好转后,美国农村主们又再次加大了对墨西哥移民的“进口”。

如今特朗普也是这么干的,他做好了大打贸易战经济恶化后赶走移民的准备。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墨西哥与南美洲的社会状况远不如1929年。一旦美国经济长期没能好转,移民窗口无法重开,则那些被迫滞留墨西哥的移民,将成为埋在墨西哥内部最大的一颗雷!

综上所述,缓解移民潮是不可能的,特朗普封墙堵移民的做法在变相壮大墨西哥毒贩势力的同时,也将激化墨联邦政府与地方势力、底层民众、黑毒势力间的矛盾,最终成为中美洲崩盘洗牌的导火索!

污水渐长、日夜不息,直到某个大雨天,汇聚成河、汹涌直上。

马桶盖会被彻底冲开,将富丽堂皇的浴室染他个昏黄污浊五颜六色。

到那时,世人会知道,皿煮灯塔的芬芳;

到那时,世界会听到,一种名曰愤怒的悲鸣。

兴亡,百姓皆苦。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