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上老平:深度透析香港困境:东方之珠的兴衰与荣辱|2019-07-08

2019年7月8日06:35:51 发表评论

【老平按】:前不久香港发生的风波,让无数大陆人因其诉求的反智逻辑,倍感匪夷所思,却又如鲠在喉!这里,老平按自己的了解,聊聊香港,透析一下香港兴衰荣辱背后的逻辑。

【惯坏的孩子】

香港,这座曾经充满了光环的城市,中国人民一直珍爱有加。她因经济繁荣,活力无限,文化多元,总被我们寄以厚望,有着“东方之珠”的荣耀与美誉。

当然,香港之所以成为香港,有100多年殖民地历史的背景因素。但也必须看到,地利位置因素是因,也是果。

因位处贸易活跃的珠江口北岸,独特的地理位置是当年香港被英国人选中的原因,也是成就其今天地位的结果。正因为此,香港至今仍拥有着国内任何其它城市无法替代的地位。

也正因香港的特殊地位,在二战后全球殖民地纷纷独立的浪潮中,老谋深算的英国人,宁可允许“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独立,也没有放弃香港。

当然,也正是需要这个特殊的地方,当初解放全中国的PLA四野大军,接到军事指令,止步于深圳河,留下了这个与西方经济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实际上,作为中西方贸易的唯一通道,正是香港在新中国建立后,能够蓬勃发展的主因!

1997年香港回归,是全球瞩目的大事件,也是无数国人一生中经历的几大重大事件之一。

此后,我们按照承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还为了保持香港的发展和竞争力,大陆一直不遗余力支持香港发展(比如自由行、比如CEPA等,俗称输血)。

但令中国人民失望的是,香港多年来多次发生街头运动。有时是辱骂大陆游客,有时是抵制教科书,现在发展到了抵制香港的正常治理,大有养虎为患之感。

各位,香港怎么了?

无数国人给出的答案很简单:“棍棒出孝子、慈母多败儿”!正因为享受了太多的特殊待遇,比如一国两制,比如经济输血,才把某些香港人惯坏了,让他们有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看不起勤勤恳恳致富的大陆!

甚至有一些心理扭曲的家伙,胡乱认干爹,迷恋当初的殖民时代 ,和那些高高在上的殖民者。拿专业的词汇来形容,这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绑票爱上劫匪的孽缘心理!

各位,我们不可能放弃香港,因为这是亲儿子(不可能像殖民者的过客心理)!我们该怎么办?

按照常理,遇上浑的,横的,一个字:打!只有打,才有可能打醒!是病,就得治!药不能停!

可是,已经被惯坏了,已经被宠坏了,又有着所谓的“国际影响”顾忌,投鼠忌器,怎么管教啊!

天啦,那些尖嘴猴腮的脑残、孽障,让人挠头啊!

【印象中的爱国香港】

毋容置疑,绝大部分香港市民都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文明,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尤其过去特殊的殖民历史,使香港人民更加向往祖国大陆。

教科书和各种正式历史图书告诉我们,在1919年,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香港,香港市民爱国情绪高涨!人们发放传单,抵制日货,在报刊上刊登广告、漫画,表达爱国之心。

抗日战争时期,1941年,著名的宋庆龄女士在香港倡议开展了“一碗饭运动”,得到了香港各界的热烈响应。香港民众纷纷上街购买饭券,吃“爱国饭”、“救国饭”,争相为资助抗战、救济同胞作出自己的贡献。

——这种优良传统一直传承至今!每一次大陆遭受自然灾害时,香港的爱心表达在全国各省中都是最重的!

老平印象最深的,是中学历史中学到的,关于香港民众不断反抗英国殖民者的各种活动,以及爱国的省港大罢工,实在让人敬仰。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日新月异,有力的鼓舞了香港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观看1980年代前后的香港电影电视剧,能深刻感受到香港文化中的爱国主义情怀。

作为一个70后,老平少年时代特别喜欢看香港拍摄的电视剧。1983年最早登陆大陆电视银幕的《大侠霍元甲》,立刻掀起了观影狂潮,几乎是万人空巷!

尤其那首著名的《万里长城永不倒》,旋律时而低回时而激昂,歌词充满了强烈的爱国情怀,让我们深信英国殖民统治之下的香港同胞,与我们拥有心连心!

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的前途问题进行了拉锯谈判,小平同志的那句“主权问题不容谈判”,一锤定音,曾让无数人无比豪迈,也极为期待香港回家!

但是,香港1997年回归后,一再令我们失望;还屡屡因少数人的脑残智障行为,让人大跌眼镜!

没错!这些年,一小撮利欲熏心暗怀鬼胎的反华分子,在英美等国明目张胆的支持下,疯狂组织街头运动,理由和逻辑,常常让我们莫名其妙、匪夷所思!

特别是由于互联网的信息放大效应,这些人对大陆的敌视与辱骂,严重破坏了大陆人民对香港的好感。这还是那个香港吗?好陌生!

然后,官方媒体一直说,他们的目的是要搞乱香港,分散中国政府应对全球竞争的资源投放能力。

是,这在宏观上不可否认,想想西方搞的各种颜色革命,我们不得不时时警惕。

可是,为什么这些事情能够在香港发生?香港有些什么样的特殊土壤,让他们屡屡得逞?

【不思进取的香港】

这个文化土壤的根源之一,就是所谓的陆港矛盾!并且回归以来,一直没有处理好;还因大陆的高速发展,使得部分香港心态失衡,矛盾呈现了扩大化,以致于给了外国势力可乘之机!

不过,如果追溯陆港矛盾的产生和发展,会惊奇的发现,其实背后有着各种复杂的原因,比如地理位置的原因,比如历史的原因,有些还是注定的!

我们知道,香港700多万人居于沿海一隅之地,在生存上对大陆强烈依赖。从饮用的淡水资源,到电力供应,再到各种水果蔬菜肉类,这些物资供应的生死命脉,都掌握在大陆手中。

这一点不容辩驳,哪怕在英国殖民统治期间,香港也根本没有脱离大陆而存在的可能性,所以也一直保持着与大陆的密切联系。

于是到了现在,每次陆港矛盾激化时,总会有一些悲愤的大陆网民,威胁说应该断水断电;而香港一些人,则说都是花了钱买的(我们缺那么点钱吗?广东缺钱吗?),然后两方的情绪化争吵,根本无益于事情的任何解决,只会让鸿沟越来越深。

鉴于这一点,老平觉得我们需要搞清楚,香港与大陆的特殊性,到底在哪!

在全球华人圈子里,大家总是喜欢有意无意地,拿香港和新加坡作对比。因为同样是华人社会为主,同样是港口城市,同样曾经是英国殖民地,似乎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但是,香港的历史和现实背景,与新加坡天壤之别。

新加坡地理位置优势极佳,在马六甲海峡的咽喉位置,有着做不完的海运相关生意。同时,正因地理位置的特殊,这里还是美军第七舰队的驻扎地,同样有很多供给的生意可以持续做。

当然了,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要忘了,香港过去被英国殖民,现在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而新加坡1960年代就是一个国家,是一个被马来西亚嫌李光耀麻烦,赶出来成立的国家!

也正是这种背景,使得李光耀带领的新加坡,从建国第一天开始就无依无靠,被迫在生存压力之下,自强不息,奋发向上。

也正是这种无依无靠,使得新加坡从一开始,除了立足于地利上的贸易服务,还发展了自己的高科技产业,拥有大量的现代工业(比如化工业),进而迎来了繁荣。

香港则不然,一直是有娘的孩子(回归前还曾有个后妈),天生处境就没那么悲催;反而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总受到恩宠!

新中国建立前,无论是满清末年,还是民国时期,香港一直是中西方贸易的主要通道之一,造成产业极为单一(国际贸易服务及派生的国际金融为主,最可笑的是房地产业竟然也是支柱产业之一),繁荣与衰败的逻辑,自然与新加坡不同。

更值得一提的是,香港甚至无法与同样是港口城市的上海相比!

民国时期的旧上海,有西方列强的租界,背靠巨大的中国内地市场,各种买办云集,也就极尽繁荣,素有“东方巴黎”之称。那时的上海,根本不是香港(甚至东京)可以比拟的。

新中国成立后,租界全部收回,上海完全回到了人民手中,历史给了香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新中国的前三十年,上海的轻工业得到了蓬勃发展,重工业主要集中于东北;但在西方的严密封锁之中,原有的贸易功能被香港取代,东方明珠也就迎来了历史上最美好的时代:几乎是中西方贸易的唯一通道!

改革开放初期,香港曾经是大陆(外来投资)第一桶金的重要来源地,是中低端制造业产品走向国际市场的重要枢纽,也是国际社会了解大陆经济的重要窗口,当然繁荣依旧。

但问题是,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不断深入,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片区快速崛起,特别是随着各大自贸区的建立,香港过去的贸易通道地位,被不断削弱!

尤其在大陆加入WTO后,中国大陆与西方世界之间的窗口和通道作用不断弱化,这就让只有贸易(金融)与房地产两大支柱产业的香港,地位每况愈下!——旅游业表现尚可,会展经济方兴未艾!

历史价值与历史机遇已成历史,但香港人的思维还停留在历史里!

没有像新加坡那样一开始就有长远计划,更没有努力去寻找并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是香港与新加坡境遇不同的最大原因!

实际上,香港不乏有识之士,早就发现了潜伏的巨大危机!

首任特首董建华,虽然是商人出生,并无多少从政经验;但是他看到了问题所在,在任期间提出了“居者有其屋”计划,还提出了“数码港”概念!

不得不说,董建华先生高瞻远瞩,看到了症结所在,抓着了牛鼻子。可惜生不逢时啊!

他希望帮助香港百姓摆脱极为狭小的居住条件(全香港居民人均居住面积才10平米,港人40平米的小屋,经常被大陆民众感叹,就更别提令人窒息的“鸽子楼”了),但不幸赶上了98年亚洲金融危机!

随着房价与股市一起暴跌,项目遇到了极大困难。2003年,居然因房价暴跌,爆发50万人游行抗议(是不是似曾相识?),“居者有其屋”不得不叫停!

此后,房价逐步回暖了,牛市持续至今?可是,梦中笑醒的是香港普通百姓,还是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们?这个悖论,何其可笑!

董建华提出“数码港”计划,适逢全球信息技术发展大潮,应该说非常具有前瞻性,会给香港带来全新的产业动力!但是,遇上了千禧年网络泡沫,全球性寒冬来临。

最后,一个雄心勃勃的高科技项目“香港数码港”,被李嘉诚之子李泽楷(电讯盈科),生生搞成了李家最拿手的房地产项目!

老平以为,这原本是香港转换角色、开创新产业的一次绝佳机会!但是,由于时运的原因,也由于香港人的故步自封,没有抓住,错失良机!

相反,发展条件远没有香港好(比如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培育了大量的IT人才)的深圳,却砥砺前行,成了全球瞩目的电子产业“创新之都”,涌现了像华为、大疆等世界级的行业霸主,GDP也在2018年超过香港!

了解了这些,就能明白,香港没有与时俱进、积极进取,当然会在历史的滚滚潮流中被淘汰,能怨谁呢?

——妈哟,还好意思怪我们发展太快了,我们还怒其不争呢!我们依靠勤劳和智慧,过上了好日子,我们有错吗?

老平承认,完全没有退休金制度的港人,生活的压力非常大,每个个体都非常拼,非常努力;可是,整个香港没有了战略大师级的手笔,百姓再拼又有何用?大河里没有了水,沟渠自然干涸!

更可悲的是,自从董建华先生的计划不了了之后,后来的历届香港特首,再也没有谁提出具有长远战略的计划,只有一个会展经济勉强拿得出手!特首们仅仅只是一个守成的心态在治理,令香港不可救药地越来越坠落。

各位,一个朝气蓬勃、追求创新,一个死气沉沉、故步自封;完全可以预见,未来深圳河两岸的差距只会更大,这是香港人无论多么心态失衡,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所谓的香港法治】

咱们换个角度来看大陆与香港的关系,重新审视一国两制。

由于回归以来,香港一直不思进取,安于现状啃老本,历史环境变化后,本来已经没有了多少赖以生存的优势。那么,香港何以一直还是全球炙手可热的高竞争力城市?

这里,老平阐述一个观点:我们平时总将欧美放在一起说,其实欧美差别非常大!

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发祥、发展、繁荣之地,欧洲经济在二战后得到了蓬勃发展,在工人运动的持续压力下,已经逐渐走向了高福利社会!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挪威、瑞典等北欧国家;当然,西欧的社会福利体系,也是不错的。

但是物极必反,因为富养懒汉。

像法国、英国、希腊、意大利等西欧国家,在福利与劳动的平衡中出了太多问题,英国出现了“脱欧”荒诞剧,法国出现了“黄背心”运动,希腊等欧猪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曾经甚嚣尘上,意大利干脆极右翼的五星运动党上台执政!

老平坚定地认为,整个欧洲的社会危机正在迫近,欧洲白人极右翼的排外思潮,重点会对准穆斯林,挽救不断绿化的欧洲,文明的冲突不可避免。——那些穆斯林,主要来源于前殖民地,这是祖先造孽、子孙偿债的历史因果!

而美国则完全不同,福利上与欧洲天上地下。

《奥巴马医改》告诉我们,美国有数千万中下层百姓根本没有任何医保,完全是裸奔;结果这一普惠制度,还被特朗普废了!

我们知道,厌恶政府干预的极端自由主义思想,长期充斥着美国社会,所以人人被迫发愤图强,绝对是“猫论”的最佳实践地——犯罪没被抓的猫也是好猫。

那么,欧美差异如此之大,百姓的心是如何安定的?老平认为,欧洲靠的是高福利,美国靠的是那套忽悠人的所谓法治!

呵呵,美国人吹嘘的东西,常常是冷笑话,比如皿煮、滋油。美国官商勾结和官员贪腐合法化,那是公开的秘密,比如政商旋转门,比如大使的任命,成了总统答谢政治捐献的一大途径;特朗普可以公开任人唯亲,所以美国号称清廉!

各位,体育明星辛普森,这样的富人杀人可以无罪;持枪杀人的罪犯,只要被“精神病”,就可以无罪,这就是美国被狗吃了的法治。——甚至连周立波在纽约涉案都可以无罪,可见多么可耻!

在老平看来,其实香港更像美国,昔日那个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美国梦”的美国,所以香港到处都在传送各种屌丝逆袭的故事!

同样地,美国贫富差距的扩大化,社会阶层日益固化,也正在香港上演:美国人在给华尔街打工,香港是李家的城。——香港贫富差距非常大,窃以为,陆港两地经济发展的对比,不应该是矛盾的核心原因。

也正如美国一样,法治因为其确定性,曾给香港人的内心带来安定,也曾给香港带来了活力,带来了兴盛。但是现在,香港人习惯了的所谓法治,曾经被他们视为荣光的法治精神,已经被西方玩坏了,也越来越让他们绝望!

我们知道,没有稳定的营商环境,没有正常的社会秩序,香港谈什么发展?个人谈什么正常营生?

但是,无数香港百姓发现,这个所谓的法治,已漏洞百出:破坏社会秩序的闹事者可以无罪,或者做义工以示惩戒,或最多监禁几个月;而合法维持秩序的警察,竟然被判入狱两年!

这让无数港人不理解,这让无数大陆同胞悲愤!——那几位前往法庭的警员,素面见媒体,是表达他们对正义的坚守,大义凛然!带着口罩的,老平觉得他们是为香港的法治、为人间的正义羞愧!

为什么会如此?因为九七回归的,是一个不完整的香港!

【回归不完整的香港】

各位,香港的法治精神,一个曾经催人奋进的正面力量,正在成为前进的拖累,这是一个怎样拧巴的逻辑?

再想想,真的是所谓的法治,给香港带来了繁荣和“稳定”吗?

实话实说,老平认为,在大陆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的背景下,香港回归以来的繁荣,完全得益于祖国大陆的不断输血!否则,早就衰败不堪了!

由于心理上的亏欠感,也由于做出过国际承诺,这些年,CEPA呀等等,各种输血举措就不一一列举了;光说大陆开通港澳自由行,每年为香港输送了多少游客和购买力,让香港的购物天堂身份更加熠熠生辉!

但可笑的是,少数香港人不仅不感恩,不是去增加进货量,反而怪陆客抢夺了他们的资源,还辱骂我们是“蝗虫”,让无数大陆网民人怒不可遏!

原本,由于香港100多年受西方殖民,导致陆港两地生活习惯不同,也由于部分大陆游客确实素质有些小问题,文化的冲突在所难免,非常正常。可是,竟有不少香港人恩将仇报,认为被游客占用了资源,然后直接开骂,陆港矛盾当然应运而生!

而且,由于香港所谓的(英式)法治,未能对社会舆论做出有效的引导;这些矛盾往往冷处理,通过搁置、回避来淡化处理;香港(英式)法律对妨碍社会秩序的行为,又缺乏严厉的处罚机制,结果形成了“一闹就搁置”的恶性循环!

这样长此以往,特区政府客观上纵容了一些“专业户”,这才给了英美等外部势力不断搞事的机会!而且,任何真正回归祖国的实质性举措(比如中小学教科书),都难以正常推行下去,我们期望的“去殖民化”,也就成了空谈!

于是,不仅问题未能解决,还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越积越多、越来越严重,后来发展到了身份的认同和对一国两制的质疑!

那么,问题在哪里?

老平认为,是香港的法治体系出了问题!

我们知道,司法仲裁指引全社会的价值观!

2014年的非法占领中环,给社会秩序造成了多大的危害;但对“占中三丑”(实为九丑)直到今年春天才被判有罪!他们培育的黄之锋等领头的不法分子“新三丑”,只判了几个月监禁。

最让人寒心的是,在2016年春节期间的“旺角暴乱”中,维持秩序(甚至属于自卫)的在场警察,竟然被判入狱两年,时间上远大于占中分子!

这完全让人无所适从,造成了整个香港价值观混乱!

各位想想,如果不是在2014年非法占领中环中,特区政府和香港警方过于谦让(甚至可以说是软弱),会有2016年春节期间的旺角暴乱吗?这就是一味迁就、企图息事宁人,最后养虎为患的恶劣后果!不是吗?

各位再想想,警察这样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太窝囊了,还不如一个普通百姓(可以自卫),今后谁还愿意当警察?警察今后执法时,心存忌惮(忌惮的不是授权限制,而是法院判决),能有效履行警察的职责吗?

想想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中,法国警察如何对付不法分子的;想一想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美国警察是如何清场的;再想想美国的警察,平时是如何动辄爆头执法的,香港警局不该好好反思吗?

如果作为国家暴力机构的一部分,警察都不敢合法使用暴力了,那整个社会还要警察做什么?这不是颠倒了乾坤吗?

是,克制有时候是文明的标志;但是一味地克制,就会被认为是软弱可欺,有些家伙就会骑到你头上来拉屎拉尿!所以香港的街头运动,才会频频发生袭警!

作为执法者的警察,尊严得不到维护,实际上就是法治的尊严被践踏!这是香港法治的耻辱,是香港的耻辱,也是我们的耻辱!

老平还要说,维护警察的尊严,这绝对是真正的普世价值!那么请问,香港的法治精神何在?是谁在“命令”警察无条件克制?

各位,再想想对警察和占中分子头领的判决,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事实上,是香港的司法体系在背后作恶!问题在司法裁判!

据了解,香港高等法院和香港终审法院的大法官们,多数拥有西方国籍(部分为双重国籍),说是为了保持香港的国际化大都市地位,太匪夷所思了!

比如在2016年,香港政府任命17人为2016年新一届香港终审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仅有两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籍或双重国籍。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基本法》第九十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应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但第九十二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应根据其本人的司法和专业才能选用,并可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注:英、澳、新等国)聘用。

各位,如果说当年的香港,因为是殖民地,所以当权者具有严重的“过客心理”,是香港最大的悲剧;那么如今,香港回家了,我们当然全心全意,可是为什么能够容忍那些过客,牢牢掌控着香港法院?

注:进一步地,奥巴马的TPP,就是要超越国家主权,在纽约建立一个香港法院式的贸易纠纷国际仲裁法庭,所以被美国政客一口否决!美国不能接受,为什么香港可以?

我们的官媒常说,问题在于过分强调了“两制”,忽略了“一国”这个重要前提。可是,当初设计特区《基本法》时,为何能够接受那些外国人霸占着香港司法系统?

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彼此分离,这是英美式的三权分立。可是现在,香港居然存在行政和立法由香港控制,但司法权却旁落于外人的怪相!不是要港人治港吗,是这样体现的吗?

老平认为,所有问题的症结都在这里!因为无论立法会制定怎样的法律(规则),裁判拥有执法的灵活度,并且还会因为判例的示范作用,贻害无穷!

因此,司法权不拿回来,裁判权在外人手上,香港的所谓“法治精神”就属狗屁!未来无论咱们如何努力,香港都将永无宁日!

【结束语:明月照大江】

我们知道,过去香港人对大陆人,有着莫名的心理优越感。这种感觉其实与台湾同胞一样,主要是新中国在一穷二白中起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几代人不谢努力,曾经经历过几十年的物资短缺时代!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在紧邻香港的深圳河对岸设立了深圳特区,给寸土寸金的香港提供了巨大的生产、生活空间。但是,时移世易,大陆改开四十年来,变化太大了,深圳河两岸已发生逆转!

坊间传说,当年香港社会地位并不高的卡车司机,随便就能在深圳二奶村再安个家,日子超级滋润。但现在,深圳姑娘根本不会正眼看香港工薪阶层,更别提卡车司机了!

怎么回事呢?有道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要知道,1980年代,港商就是一个符号,是高大上的代名词,因为当时整个大陆都非常欢迎香港商人的投资!那时候的香港人,收入远大于大陆百姓,当然高高在上。

但是,随着这些年深圳高速发展,尤其是中国加入WTO后,台资,日韩资本,西方资本先后进来了,东南沿海的制造业大爆发!就这样,中国在第二次工业化进程中,成了世界工厂,深圳也成为了全球电子产业高度发达的地区之一!

更重要的是,深圳的高新科技产业蓬勃发展,正在成为“创新之都”,日新月异;而香港呢,早已完成了历史使命,还是老样子,还是同一首歌,当然每况愈下。

不过,老平相信知耻而后勇。香港需要与大陆整合,需要对自身重新定位,需要再出发。

毕竟,无论是过去和现在,绝大多数香港人是心向大陆的,陆港矛盾原本就不该存在,是个伪命题。我们不要误解误判,将次要的东西当做了主流。

试想,香港居民对如此大的贫富差距都能接受,怎会多么嫉恨大陆百姓的蒸蒸日上?至今,我们的人均GDP还远远落后于香港呢!将心比心,他们只是对几十年止步不前不满,他们只是对社会乱象绝望!所以,我们多帮帮香港同胞吧。

老平相信,大陆的蓬勃发展,给了港澳台地区年轻人越来越多的机会,经济的融合必然能慢慢消解隔阂。

尤其是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实施,必然会大大提升珠三角地区的经济融合与产业功能的重新分配,相信香港能在新的历史大潮中,找准自己的新定位。

只是,就像本文重点谈到的,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背景下,香港需要广开思路,发展除了转口贸易(金融)之外的新产业,形成新的核心竞争力!比如会展经济,就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

老平还认为,人类下一次工业革命,很可能发生在人工智能领域(AI);香港在这一领域目前是有优势的,比如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能与深圳产研结合,把握先机吗?

当然,香港的长期繁荣与稳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拿回司法权!没有司法权,篱笆就扎不严实,就总会给人可乘之机!而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

不用担心敌人多流氓。美帝就是个搅屎棍,丧天害理的事是必然要做的,我们需要做的是练就一身好本领,精于“打狗棍法”!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咱们陆港一条心,有九阳神功护体,坏蛋何足惧?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