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垃圾往事》- 谁能想到,我们曾因国内垃圾产量不足而去高价进口垃圾。|2019-07-09

2019年7月9日16:47:03 发表评论

导读:垃圾围城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问题。

最近关于垃圾分类的文章热议多,就此事笔者想要给大家讲一讲中国垃圾分裂进化史,以及西方垃圾处理所面临的困境。

自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越来越发达的制造业和各种商业竞争就必然催生和导致越来越多的垃圾产生。人类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富足时代,也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垃圾产生时代。包括塑料垃圾和城市生活垃圾在内的各种垃圾产生量,与日俱增。西方在垃圾处理问题上已经陷入了绝境,而中国正在试图战胜这一困局。

垃圾围城,已成为全世界所有国家现代城市管理者的心头之痛。离开城市往外走,一个个恐怖的垃圾填埋场令人触目惊心。往往一个新的垃圾填埋坑刚建好,旧的垃圾填埋坑就已经填满了,政府又得马不停蹄地开始建设下一个垃圾填埋坑,以便应对城市未来的垃圾填埋需求。而旧的垃圾填埋坑上面覆土并种植上树木草皮之后,看似十分环保健康,但是地下垃圾产生的有毒废水和渗漏液体却可以持续几十年地渗入和污染地下水以及河流湖泊。垃圾围城,已是迫在眉睫。更可怕的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可见的未来,人类所产生的垃圾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

我们不必从道德层面去斥责塑料垃圾或一次性包装的泛滥,因为使用这些产品符合经济规律也符合人性,很难扭转。与其做道德批判,倒不如做些能解决问题的尝试。

那么,中国是今天才产生如此之多垃圾的吗?当然不是。自改革开放以来,各种废品垃圾就已经开始逐日递增。然而在几十年前,这些垃圾不会被拉去填埋,也不会任其满大街臭烂,而是被充分合理地消化掉了。在中国人普遍贫穷的年代,垃圾是一种财富,人人抢着要。是的,你没看错。在当年,垃圾是一种财富。并且由于国内垃圾产能不足,中国甚至还曾经抢着去从国外进口垃圾。

在当年,千家万户的厨余垃圾会被专业垃圾人取走,集中分拣熬煮之后直接卖给养猪场。笔者小时候,经常见到挨家挨户拉泔水的架子车和拖拉机走街串户,当然那味道当然也是令人睁不开眼。

在当年,一切塑料和包装纸壳都是值钱的宝贝。收废品的人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在大街小巷叫嚷一通。笔者小时候曾经连地头的塑料薄膜残片都全部收集起来,就是为了从收废品的人手里换点钱买零食。而当年千家万户的纸壳、包装袋、塑料袋、牙膏管、罐头盒、饮料瓶都不会轻易扔掉,而是会全部集中堆放起来,等待垃圾回收者上门求购。

在当年,金属垃圾更不可能存在,铁、铅、废旧电线都有专人回收,而且价格还比较高。废品收购站里最值钱的,也往往都是废旧金属垃圾。因为对废旧金属的需求量较大,所以我们还从国外高价进口了不少电子洋垃圾,然后将其进行清洗、拆卸、分类、提取、再利用。这就是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垃圾分类处理历史,当时中国的确对丢垃圾没有任何分类要求,但中国的垃圾产业分类却是全世界最高效的,然而这种高效必然建立在经济低迷和廉价劳动力基础之上,是不可持续的。

2018年时,有个外国机构还出资拍摄过一部挖苦中国的纪录片:《塑X帝国》,该片讲述的其实就是中国的垃圾分类、清洗和再利用过程。并且,那部片子里所展现的正在被中国人清洗、分拣再利用的垃圾,就是这群吃饱了没事干的洋人自己制造的。——他们制造了垃圾,自己无力处理,卖给中国人处理,然后还资助几个人不辞辛苦来到中国拍摄垃圾处理过程,然后挖苦中国人连垃圾都要回收,简直太脏了。

所以从那以后,中国就宣布不再进口洋垃圾了。

实际上,就算没有《塑X王国》事件,中国政府也不会再允许洋垃圾进口了。因为随着中国自身经济的发展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廉价劳动力和血汗工厂在中国消失的速度极快,与此同时,愿意继续从事垃圾集中分类再回收产业的人,也正在同步减少。现在各个家庭的厨余垃圾已经不可能每天有人挨家挨户回收回去熬煮喂猪了,因为这样挨家挨户收泔水的成本,已经远远超过了购买猪饲料和猪粮的成本。人力成本的上涨,使得曾经值钱的垃圾,变得一钱不值。

同时家家户户再也不会保留牙膏管、罐头盒、快递包装或盒饭盒子卖钱,而是会直接出门就扔掉。而这些较脏的垃圾,连拾荒者都不再愿意拾取。将一个塑料饭盒洗干净的人力成本,已经远远超出了塑料盒子的废品价值本身!所以,越来越多的生活垃圾已经不再值钱,只能运到郊区一埋了之。垃圾还是那些垃圾,但我们已不再是当初的我们。这是一个国家的发展必然,也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其实西方社会早在几十年前就面临过这一问题了,不过他们选择的方式比较简单:那就是把垃圾卖给中国等第三世界国家。以欧美为例,他们的电子垃圾、塑料垃圾、服装废品等在过去有95%都是卖给了发展中国家或者是第三世界国家,其中中国一度是将这些垃圾消化得最好的国家。中国的塑料、废旧金属、纤维回收等产业十分发达,产业链完整,回收利用充分,而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或其他发展中国家则缺乏相应的吃苦耐劳精神,缺乏相关的产业链支撑,所以把垃圾进口回去之后,也只能找个地方一堆了之。

于是,当中国宣布不再进口洋垃圾之后,欧美人就抓了瞎。目前意大利已经陷入垃圾围城的局面,露天垃圾越来越多,臭不可闻。前几天由于普京到访,当地政府不得不出钱将路面垃圾全部清走,于是当地媒体高呼:“以后最好是外国政要每周都来访问一次,因为这是暂时清走垃圾的唯一方式。”

而欧美一些国家更为过分,他们甚至会出钱雇佣黑手党直接将不可回收垃圾、有毒垃圾等装入集装箱,然后再贿赂一些小国官员,默许其将垃圾直接倾倒在对方国家海岸边。譬如著名的索马里海岸线上,就被倾倒过来自欧洲的核废料。而美国在出口垃圾受阻的情况下,还将大量垃圾直接倒入海中,如今已在太平洋上的美国加利福利亚和美国夏威夷之间形成了两个巨大的垃圾岛,总面积约等于两个美国德克萨斯州!

天知道美国垃圾怎么这么多。

结果现在美国NGO组织又出钱拍了一部海洋垃圾的污染纪录片,将这口黑锅扣在了中国人头上。该纪录片坚称,目前海洋里的塑料垃圾90%都是中国人倒入大海的。然而直到目前为止,塑料垃圾在中国依然还是值钱的部分,中国人从不舍得向大海倾倒此类垃圾。中国的海岸线有限,中国人无论是向渤海还是南海倾倒垃圾,最终被垃圾围困的只能是自己。我们不像美国有那么便利的海洋条件,太平洋大西洋如此宽广,容得下超量的美国垃圾?

欧洲和美国的垃圾问题已经陷入死局,他们的政府已经无能处理垃圾,只能贩卖到其他国家,或者和黑社会组织勾结,将其运到外海倾倒。这就是目前地球环境所面临的残酷现状。而且欧洲洗护行业还发明了一种丧尽天良的产品叫做“磨砂洗面奶”或“磨料牙膏”,这种玩意就是将废旧塑料磨碎成超细颗粒混入石油炼化洗涤剂,加上香精和色素,打上知名洋品牌就全球贩卖。然而这种超细塑料颗粒无法回收,无法过滤,对皮肤和人体毫无益处。使用它洗完脸或刷完牙后,微粒冲入下水道只能且必然被鱼虾吞食,所以目前食监部门已经从很多品种的海鱼身体里检测到了这种塑料微粒,有些一条鱼身体内就已经超过3000粒。也就是说,每天这些塑料垃圾都在被源源不断烹饪加热产生有毒物或致癌物,然后吃回人们的肚子里,造成各种疾病。

西方这种害人害己不负责任的方式,中国不可学习。中国人从古至今都讲求“天人合一”的境界,追求与环境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思维。同样是面临垃圾围城的困境,中国人到底要怎么办呢?

其实,垃圾之围城,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问题。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此之朱玉,彼之瓦砾。在更为贫穷的地方,廉价劳动力依然可以支撑起垃圾的回收利用。比如此前就有公司将中国人丢掉的破旧衣服运到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尝试销售,结果遭到疯抢。当地人买回去洗干净之后穿在身上,赞不绝口。本来只能填埋的垃圾,一下子成了抢手货,其实也就是这个道理。

对于这类的可回收物,中国可以和其他经济欠发达地区签署一系列的合作协议,可以由中国提供贷款在当地兴建可回收垃圾处理站和再加工工厂。利用当地旺盛的就业需求,来降低成本,变废为宝。过去欧美西方国家是将垃圾运过去之后一丢了之,但我们不应该这样不负责。我们绝对不是去丢垃圾,而是要配套相应产业技术,建立起一套可持续可回收的体系,既能变废为宝,还能拉动当地就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对于不可回收物,中国要加强居民垃圾分类意识。目前北京上海先行试点的垃圾分类丢弃就是一种有意义的尝试。一开始大家可能会觉得不习惯,但一个习惯的养成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但好习惯一旦养成就不容易忘记。不过在垃圾丢弃分类上,笔者还有一些建议供参考。中国人口众多,社区情况复杂,和日本新加坡之类的小国家不具可比性。因此在垃圾分类丢弃的过程中,应该多种方式齐头并举。

刚才笔者已经说过了,垃圾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问题。中国目前垃圾分拣人员越来越少,归根到底是因为干这个事不挣钱,甚至又苦又累还赔钱,过去收泔水喂猪能挣钱,现在收泔水喂猪得赔死。那么,如果收这些垃圾又能赚钱了呢?目前垃圾分拣从业者和垃圾回收从业者利润微薄,处于产业链里的弱势群体,许多一线从业者每月只有两千元左右的收入。但如果一线从业者收入可以达到六七千甚至一万元以上呢?恐怕这一行业,将再度趋之若鹜。

首先:笔者建议城市管理者严格实行垃圾分类丢弃制度,各个小区必须统一设立智能垃圾分类抛弃柜和监控设备。对于随意胡乱抛弃垃圾者,处以重罚,对拒绝缴纳罚金者,惩以断水断电直至其足额缴纳加倍的罚金为止。

其次:但这种纯粹惩罚的方式,是远远不够的。有很多家庭依然不具备垃圾分类丢弃的习惯和时间,这就需要社会有其他方式进行分工补充。比如各个城市可以成立垃圾代分类公司,招募一线垃圾回收工人培训上岗,面向社区提供垃圾代分类服务。某些家庭如果不愿意自己分类垃圾,可以出资400元一月,雇佣垃圾代分类公司每日上门代扔垃圾。专业的垃圾分类人员分类效率必然更高更精准。

这样一来,不愿意出这笔钱的家庭可以选择自行分类,每月分类不违规的家庭可以获得奖励,而分类违规的家庭将被处以罚款,罚款部分直接作为奖金发放给诚信守规的家庭。而那些不愿意或没时间进行垃圾分类的家庭则可以选择购买垃圾代分类服务,这些家庭支付的垃圾代分类服务费将成为垃圾代分类人员的收入和奖金,极大提升该行业的从业热情。一来解决垃圾分类矛盾,二来提升城市垃圾回收从业者薪资收入水平,三来可以平衡缩小财富差距,可谓一举多得。

最后:政府应该全面禁止如磨砂洗面奶、磨砂牙膏等极端危害环境的产品。牵头加大对垃圾处理行业的科学技术研发工作,比如研发更为安全可靠和低排放的垃圾发电设备、垃圾焚烧设备以及垃圾处理设备,研发智能垃圾分拣设备、智能垃圾处理催化设备等等。以科学技术为驱动来持续解决垃圾问题的困扰。

以上可以总结为:联合欠发达国家建立回收产业链解决可回收垃圾问题;设立奖惩和代分类服务解决垃圾抛弃源头分类问题;禁止高污染问题产品生产销售,并投入资金配套政策加快研发垃圾处理设备和分拣设备;这三条建议就是笔者对解决垃圾围城问题的思考,仅供大家参考、借鉴和批评。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