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非洲英雄穆加贝走了!他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2019-09-08

2019年9月8日09:13:55 发表评论

9月6日津巴布韦前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在新加坡一家医院去世,享年95岁,临终前他的妻子格雷丝和其他亲属陪伴在他身边。

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第二天宣布穆加贝为国家英雄。

中俄两国最高领导人分别向姆南加古瓦总统发去了唁电。

南非等非洲国家政府和议会纷纷发表声明,称穆加贝是非洲大陆最重要的政治家之一,他对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贡献永远不会被人们遗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9月6日表示:穆加贝先生是津巴布韦卓越的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和政治家,一生坚定捍卫国家主权独立,反对外来干涉,积极推动中津、中非友好合作关系。

中方对他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向津巴布韦政府和人民,以及穆加贝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哀荣备至,如果不是2017年底那一场令他心力憔悴的“政变”,老穆将会在2018年体面地结束最后一个总统任期,或许能活到100岁。

穆加贝是非洲传奇式人物,也是最后几位离开人世的非洲解放运动领袖。

中国给予了他高度肯定,但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眼中,穆加贝是一位难以被驯服的非洲领袖,因为他不是曼德拉。

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

政治上: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同时也是毛泽东思想的信奉者。

宗教上:一位虔诚的基督徒。

经济上:在国有化运动和新自由主义思想都碰过壁。

军事上:乏善可陈,他不是武装斗争的主要领导人。

穆加贝1924年出生在罗得西亚(津巴布韦独立前的旧称)的库塔玛,父亲是教会的木匠,1934年抛弃妻儿去了南非谋生。

他的童年,青少年时期都是由教会抚养,包括读师范学校的经费也是由当地神父奥黑资助的,奥黑希望他成为一名传教士,因为他非常聪明。

师范毕业后,他教了几个学期的书,积攒了一些钱,想得到更高水平的教育机会。

1949年,穆加贝25岁,考入了南非的黑尔堡大学,这所大学是白人设立,专门培养黑人精英的教育基地,当时的学校领袖人物是曼德拉,坦博,索布克韦等人。

穆加贝只是一心求学,希望过上一种平平稳稳的精英式生活。

在大学的最后一段时间,他被曼德拉他们拉进了“非洲国民大会”,但他是一座政治冰山,拿到博士学位,回国找了一份教师职业,月薪3英镑(当时是相当不错的收入)。

不过,非洲风起云涌的独立运动也对他造成了一定影响,他从英国邮购《资本论》,通过学习,他相信殖民统治早晚会灭亡,但他不愿加入津巴布韦的民族独立斗争。

1955年,穆加贝去了赞比亚,一来避开革命者,二来多赚点钱。

1957年,去了加纳,加纳是非洲第一个独立的英国殖民地,对非洲青年知识分子具有极强的吸引力,加纳意味着自由。

另外,加纳总统恩克鲁玛也在广邀非洲英才来这里讲课,交流,建设。

穆加贝去了工资最高的圣玛丽学院,并在这里认识了他的妻子萨丽,1960年回国,想利用假期准备结婚。

也就是说到了36岁,穆加贝也不是政治参与者,更谈不上革命者,他就是一位只求现世安稳的知识分子。

穆加贝既然逃避,他又是怎么参加革命的?

1960年7月20日,津巴布韦爆发“七千人大游行”斗争运动,要求英国殖民者滚出津巴布韦,三位青年领袖请穆加贝去围观。

他们聚集在哈雷拉(现在的首都)的斯托达特大厅进行演讲,数千人挤得水泄不通,运动组织者邀请穆加贝博士上台讲两句。

大哥,你是叫我围观的,怎么叫我上台讲话?

但大家掌声一片,穆加贝只好上台讲了几句,他是现场唯一一位受到英国正统教育,见过世面的精英,当他说愿意与穷人站在一起时,台下欢呼不断。

幸好走得早,当晚英国殖民当局军警就过来抓人,当场射杀11名青年,逮捕了130人。

穆加贝受到了深深地刺激,他对殖民当局的态度从反感变成了痛恨,接着他主动到各地演讲。

“七千人大游行”成了穆加贝的人生转折点,假期结束后,他不再回到加纳教书,而是决定留在这里与殖民当局斗争。

津巴布韦为什么要迟至1980年才得到独立?这要从两个方面分析:

一,斗争组织内部矛盾:

一派主张走国际路线,依托苏联和非洲独立国家力量,逼迫英国人主动放弃殖民政策,和平独立。

一派主张武装斗争路线,从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政权。

这导致了独立运动力量在1963年分裂成“非洲人民联盟”和“非洲民族联盟”,前者由恩科莫领导,后者由穆加贝领导。

后来双方都有了武装,“人盟”武器由苏联提供,“民盟”武器由中国支援,交接地都在莫桑比克港。

津巴布韦的独立战争变成了“人盟”“民盟”殖民当局三方混战的局面。

二,白人内部的矛盾:

统治津巴布韦的白人分两部,一是伦敦政府,二是当地白人集团。

津巴布韦独立之所以比别的非洲国家困难,是因为:

英国在西非,东非的统治主要是依靠行政官员和商人,斗争起来时,他们撤回英国就可以。

津巴布韦白人社会包括了地主,农场主,企业家,商人,人口22.3万,控制着一切资源,属于最高等人物。这些白人在伦敦还得向贵族行礼,也没得瑟本钱。

 

但在津巴布韦,他们全家都是太上皇,生活条件远比伦敦优越,城市有富丽堂皇的豪宅,乡间有精致舒适的别墅,仆从成群,连法律都由他们制定。

他们剥削收入远高于英国平均收入,而生活开支又远低于英国。

当地白人与伦敦当局存在着明显的利益矛盾,英国知道自己无力阻止非洲独立运动,津巴布韦早晚要独立,不如和平解决,从经济上控制新国家,让它成为非洲的战略支点,换一种统治方式。

当地白人绝不愿让黑人掌控政权,失去自己的帝王般生活。他们想把津巴布韦变成“非洲美国”。

白人起来反叛伦敦政府,进而宣布独立,想永远统治这块地方,不惜与母国为敌。

问题是美国白人可以杀光印第安人,彻底夺走他们的土地,摆脱英国,独立建国,津巴布韦白人根本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恩科莫,穆加贝与英国也建立了某种关系,共同反对穷凶极恶的当地白人。

正是由于各方又斗争,又合作的极其复杂关系,导致津巴布韦独立姗姗来迟。

1963年12月,穆加贝从坦桑尼亚回国,遭殖民当局逮捕,被关了整整11年,1974年才被释放,妻子被判两年。

他的“民盟”主席西索尔也被逮捕,然后逮捕恩科莫这一派,殖民当局总共抓了150多人,罪名全部是“颠覆政府”。

群龙无首的独立运动,陷入了一片混乱,游击战伤亡极大,往往是死一名白人,要死十名黑人的比例。

1965年11月11日,殖民当局领导人史密斯宣布罗得西亚独立,脱离英国,英国政府与他进行了漫长的谈判。

1974年在国际多方压力下,殖民当局释放了穆加贝等人,独立运动重新得到了有效组织,胜利在望。

苏联却要求他签署书面协议,承认恩科莫是将来津巴布韦独立后的领导人。这样,穆加贝彻底倒向中国,他后来说:没有中国的援助,我们就不可能进行民族独立战争,中国从来不附加任何条件,我们可以自由的选择朋友,可以自由地推行我们认为最合适的政策。我们决不会屈服于任何企图让我们背叛中国朋友的压力。

1976年,美国终于介入了津巴布韦,基辛格在非洲来回奔波,向史密斯施压,要求他接受“多数人的意志”。

美国的插手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基辛格希望各方举行谈判,想扮演领导者角色,中国反对。穆加贝表示:独立,绝不能谈判。

到了1979年独立已经不是问题,最大问题是“土改”,白人地主,农场主的土地怎么办?

英国承诺,只要大家坐下来谈,独立之后,英国拨款帮助津巴布韦赎买白人土地,1979年撒彻尔夫人与老穆达成了《Lancaster House》协议,表面是援助了津巴布韦,实质上避免了白人土地和财产被没收。

中国那时正在忙自己的事,也不再支持老穆继续打下去。

1980年初津巴布韦独立,4月18日,中津两国建交。

 

虽然毛泽东,周恩来这时都已去世,但从中美苏欧博奕来看,中国领导人眼光是非常准确的,穆加贝赢了恩科莫,成为首任总理。

穆加贝可谓春风得意,不但得到中国的支持,也得到了英国,美国的援助,津巴布韦成了非洲少有的成功国家。特别是教育,走在非洲最前端,识字率达到90%,到今天很多非洲国家还做不到。

但到了1997年,英国背信弃义,撕毁了援助协议,导致白人土地赎买政策无法推行,津巴布韦爆发了最严重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

老穆便强行没收白人土地,津巴布韦与西方国家从此走向对立,于是,英国,美国,欧盟,IMF,世界银行联手制裁津巴布韦,穆加贝在西方舆论中也变成了一个非洲暴君。

强行没收白人土地,导致津巴布韦管理人才,技术人才,流动资金纷纷外逃,经济走向崩溃。但如果不没收,津巴布韦则没钱和平赎买,拿不回土地,又谈何发展?这个难题到现在也解决不了。

当初谁能相信英国会干出这种缺德事?

新总统姆南加古瓦是一位比较理性的领导人,但美国不喜欢他,因为他属于老革命派,立场亲华。

穆加贝走了,他得到了津巴布韦和非洲人民的尊重, 毕竟他是一位带领国家走向独立的英雄。 一个带领国家走向独立的英雄

 

津巴布韦是穷,需要改变,得有力量帮它把地下财富变为真正的财富,别的不说,单单一个中津铂矿开采合同,就价值四百亿美元,美国眼都绿了。

中国对非洲帮助是真心的互利互惠,美国能给什么?NGO,NGO,NGO。

将来真正改变非洲的力量,不会来自西方,而肯定是来自东方。

愿老穆一路走好,也祝愿津巴布韦和平安定。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