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特朗普“通话门”加剧明年大选政党对立(20191001答记者问-上)|2019-10-09

2019年10月8日21:08:37 发表评论
以下内容节选自2019年10月1日金灿荣教授答记者问
记者:金老师您好,咱们现在开始采访。咱们现在就来说一说举报特朗普的匿名举报信。

在举报信中呢,主要讲了两点,咱们想来谈一谈。一个是指责特朗普借助外国势力来调查竞选对手,干扰大选。还有一点是白宫的幕僚们试图掩盖特朗普和泽林斯基的通话记录。

在佩洛西关于弹劾的表态中,她说特朗普的行为显示了他背叛了他的宣誓誓言,背叛了国家安全和选举的公正。

您觉得民主党弹劾特朗普,要依据举报信中的哪一条呢?

金灿荣教授:我觉得可能性较大的是动用外国势力来调查竞选对手拜登。因为他(特朗普)其实暗示了希望乌克兰方面调查拜登的儿子在乌克兰的一些业务和经济来往。

公权力服务于竞选,服务于党政,这个在美国的法律里面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觉得主要的问题是在这儿。

记者:好的。那您觉得特朗普25日公布的与泽林斯基的通话记录,值得咱们注意的是,这个不是电话录音稿,不是逐字逐句稿,是根据白宫战形势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的现场笔记整理而成的。那么白宫为什么不公布录音稿呢?

金灿荣教授:这个具体原因呢,我不是很清楚,录音稿也可能有一些内容对他(特朗普)不利,这是最直白的一个解释。

也有可能录音稿还涉及到一些国家机密,对吧。除了他个人的问题,可能有国家机密。所以他不公布也有他的道理吧。这是总统特权,这不一定违法,这是总统特权。

另外呢就从国际惯例上讲,公布两国总统的对话,这个是很罕见的。一般特别有必要的话,他会请参议院的一些议员去听,但是公开给公众这种情况很罕见。

而事实上,现在别的国家就有一些反映。比如说俄罗斯就讲,普京总统的对话,如果公开是很不利的。

所以从国际惯例和过去的美国政治惯例来讲,完全公开电话记录是很少见的。其实现在这个情况(不公开)是比较常见的。

记者:那您说从匿名举报信中还提到了一点,把通话记录放到了一个高于对话本身的一个保密系统当中。举报信中说它可能就会有违规,或者是触犯了法律,这点您怎么看?

金灿荣教授:因为美国法律非常复杂,那个解释有点有人为因素在里边。所以反对党呢,肯定是从它的角度去解释了。国会要抓全的嘛,所以国会认为它才能决定事情是不是违反法律。

但是呢,大家知道总统在美国是有特权的,有些事情总统不让你做。比如说外交事务不让你做,你就是没有办法。从美国宪法的精神来讲,外交事务就是属于总统的专属权力。

所以现在好像特朗普先生要情报局的人把揭露者抓起来,那个人拒绝了。就大家的推算,肯定是他们系统,是他们同事,是美国情报部门的人干的这个事,做的举报。

情报口做秘密部门,维护国家利益无可厚非。但是总统从他的角度拒绝公布电话原始录音,他也有他的权力,这倒问题不是很大。

实际上后面主要还是党争。如果两党关系很好的时候,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但因为现在两党非常对立嘛,所以民主党方面肯定要抓到任何机会,是吧,来攻击它(共和党)的。

所以现在公不公布这个电话录音就成了一个问题。我个人推算最后也不会公布的,而且国会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因为法理上总统是有这个权力的。

记者:好,您说得特别好。党争咱们一会儿也会提到。

现在特朗普他被弹劾的这个事,在美国国内两党之间产生了挺大的分歧。共和党认为特朗普让乌克兰方面调查拜登父子,反而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如果拜登父子真的有问题,那么查一查他,对国家也是有好处的。

但是民主党就用这个理由来弹劾了特朗普,还和大选直接挂钩了。利用调查拜登这件事来弹劾特朗普,您觉得是否成立呢?

金灿荣教授:是这样,民主党内始终有一批力量要弹劾特朗普先生。具体理由就非常多了,包括他们的家族的一些业务,跟他公权力没有分开。包括他以前做生意的时候,有些资金来源不明。另外当然也包括他们认为有些行为违反了宪法。

比如说他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直接动用国防经费去修墙。有些民主党人认为他就违宪了,超越了宪法权力了。

所以自2016年特朗普先生当选以来,整个情况就是两党政治恶劣化,更极端,而且质量也更差。

那么现在呢又有一个新的事件出来了,你总统动用公权力调查竞选对手家族成员的经济活动,站在民主党角度来讲,这个是过了。

因为公权力在两党政治当中,尽量要保持中立。结果你用公权力去调查对手,这个他们认为是违背宪政原则的。

但是恰好你刚才所说,共和党人(认为)就是很正常。我说我对国家负责,然后我的对手如果有一些行为违反了国家利益,这是我总统职责,我不做就不对了,做了就对了。

而且好像佩洛西女士宣布对他(特朗普)发起弹劾调查之后,给特朗普先生捐款的人增加了,他还得到不少钱。

所以在当今美国政党政治对立非常严重的情况之下,这个弹劾案我觉得不会有结果的,只不过是进一步分化原来的政党政治对立,对吧。但是结果应该是没有的。

记者:那您觉得弹劾这件事,现在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方面调查拜登父子,那能和未来的2020年大选挂上钩吗?

金灿荣教授:从常识上讲吧,这个事是不合适的,对吧。因为拜登是目前民主党方面20几个候选人当中比较领先的。可能未来老变,其实老变也可能会变化,但目前他是领先的。事实上呢他成了明年大选共和党方面的对手了。

所以从政治角度来讲,你可以国家出面,比如司法部出面,跟乌克兰司法部联系,这个比较正常一点。总统之间向对方施加压力,好像从传统政治的观念来讲,这个事是有点越界的。

但是呢,从法理上怎么定义这个事,我觉得还是看两党的斗争结果吧。目前大家看到的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见仁见智,对不对?这个没有共识嘛,没有共识就是拼政治实力。

我的直觉应该是民主党弹劾的目的达不到。他可以出这个众议院,但是到参议院一定是搁浅的,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通过了参议院,它最高法院也是有问题的。因为最高法院好几个新法官是特朗普现在任命的,目前所以最高法院是偏保守的,倾共和党的。他们可以一锤定音嘛。所以从法律上讲,目前民主党这一些努力最后不会有结果的。

但政治上讲会对未来的大选有一点作用。比如说民主党人会更气愤,所以参政热情很高。中间派选民可能有少数人也会对特朗普现在有看法。这样呢他会转投民主党。

但是就共和党的基干民众来讲根本不受影响,他们还是很坚定的,支持特朗普先生。认为民主党一切的说辞都是为了政党政治,是损害我利益的。所以这个调查,可能最后对共和党也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中间派选民会略微有一点影响。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