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两党相互否决越来越对立的情况,长期看对美国肯定是不利的(20191001答记者问-下)|2019-10-10

2019年10月10日09:35:03 发表评论
记者:好的。咱们就来看弹劾这件事,对于特朗普来说,您觉得对他接下来的内政和外交,以及大选有什么影响?

金灿荣教授:我的直觉是特朗普先生对这个事还是比较在意的,所以佩洛西宣布了以后,他在推特上做了很激烈的反应,也给他的部下施加压力,让情报系统抓人嘛,所以他还是很重视这个事情的。

我觉得佩洛西她们也都是政治高手,她决定起诉,以及起诉之后特朗普的强烈反应,那说明这个事还是比较重要的,对于明年美国大选会有一定影响。

我觉得总体影响应该是这样的,民主党人会更坚定地反对特朗普,而共和党人会更坚定的保护特朗普。

所以最后就是以政党划界这个趋势会更明显。对外不一定是个好事,因为特朗普现在内部有这个压力以后,他对外会显示揭露。他通过对外显示揭露转移国内压力嘛。

而且我个人有点担心,他有可能把这个转移目标选择对象选到我们中国,这就比较糟糕,是吧。

所以怎么说,因为这个事还在发酵,我们现在还不太好下结论。我从逻辑上推,大概就是这样,国内政争会更厉害。信者很信,不信者很不信。所以明年大选,政党对立会更明显。

对外呢,我倾向于认为这个事件的影响比较负面,它会驱使、迫使特朗普先生对外更加强硬。

记者:好。弹劾特朗普您觉得这是本着公平正义的一个体现呢,还是两党斗争的一个表现?

金灿荣教授:是这样,应该地球人都知道,这个绝对是党争的产物,绝对是党争的产物,当然他会打着公平正义的旗号。但实际上后面是党争,应该这是很明显的。

那么现在主要是要分析民主党为什么这个时候决定开展这个叫“弹劾听政”,并没有开始弹劾,只是开始弹劾听政,开始调查。

其实去年就有一些民主党议员就要求弹劾了,佩洛西女士在一直压着,压着。那最近她同意了,同意的(理由),我猜测一个就是说,她有一点新理由了,对吧。你动用公权力,让外国政府调查你的政治对手,这个不太妥当,是不是违法,可以讨论。但是从政治角度来讲,肯定是不妥当的,所以有一点这种新的事实。

还有一个我估计特朗普的对手他们算过,就这样一个说法就算最后不能给他弹劾下来,但是对他明年的大选应该是不太有利的。他们多了一个攻击的弹药,攻击的一种力量。而特朗普就得花一点时间来辩解,对不对?我觉得这个总体来讲,对明年的大选是对特朗普现在不太有利的。

记者:好。但是我们看到一个消息,就是说他在这个被弹劾期间,他的民调,他的支持率是有所上升,好像是。

金灿荣教授:民调我没有看到,我看到的是他的捐款增加了。

记者:对,然后捐款增加了将近几百万美元。那我们看到特朗普在联大期间,他受到一个采访,就是问他对于这个佩洛西女士弹劾他,开启弹劾调查,他怎么看。

他(特朗普)就说他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问题,对于他的大选也许会起到积极作用。他这么说过一段话。您觉得对他的大选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吗?

金灿荣教授:因为美国政治现在变化特别大,很多事情是违背常规的。实际上我们正常人的看法呢,他多了一个把柄,多了一个别人攻击他的理由,总归对他不利吧,正常情况是这样。

但是现在美国因为两党极端对立,也有可能对方的这种攻击会调动他支持者的积极性。现在他的支持者,其实也在慢慢的分化,因为他做了很多承诺。有些实现了,有些没有实现。所以他原来支持者当中有少部分开始松动了,但有这么一个新的“通话门”的事情,没准让那些原来有点不想支持他的,又跑出来投票支持他,所以对他有利有弊。

但是我估计中间派选民,原来对他也不是很信任的,中间派选民看到这个,会更有犹豫支持他。所以中间派选民我觉得还是会减少一点。

但是他的基干选民也可能会更积极,出来投票的人更多。到底是哪一个比例占在上风,现在我们还不太清楚,等着看一看。

记者:好的,您说得真是非常好。那咱们就来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在美国两党当中,总是利用一个看似公平正义的由头,实则却在进行着权力的斗争,并且还耗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这种现象,您觉得是不是越来越严重?

金灿荣教授:是的。弗朗西斯·福山写过一本书叫《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但最近他又改了,最近他发现这种西方民主政治有根本的缺陷,就是相互否决的政治。只要你跟我利益不一样、立场不一样,那我也不管这个事对国家的好坏,反正我否决再说。

这个相互否决就导致一个什么结果呢?政府实际上很难行动。政府是就我们人类组成社会的一个必要条件。没有一个强大政府,这个社会是会瘫痪的。

美国社会自我治理能力不错,它也有长期的知识传统。但是毕竟还是要政府的,很多事情没有政府还是玩不转的。

所以现在这样一个两党相互否决越来越对立的情况,我认为长期看对美国肯定是不利的。短期看不出来,因为美国现在地位还比较高,而且它原来的那一套制度又很成熟。两党领袖吵架不影响它基本政治制度。但如果时间拖得长了,我觉得还是有问题的。

总体来讲,多党民族在近代真做得很好的实践并不多。多党民族是有很多条件的,一旦条件没有了,它的实践是比较糟糕的。

那美国过去是很成功的。成功的原因是原来它相对竞争力比现在还要强,现在竞争力有点下降了。竞争力下降,外来资源减少,这是和内部斗争有关,加上特朗普先生又太有个性。所以现在两党对立这个长期化、极端化这是个大趋势。然后再时间又拖得很长,我觉得对美国未来的竞争力,社会发展,经济发展是非常不利的一个事情。

记者:近年来,他们两党斗争是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激烈了。

金灿荣教授:是的,整个趋势是在加剧,导致政府行为能力减少。而在全球化变动很大的情况之下,一个国家是需要强大行为能力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两党的竞争对长期的美国利益是很大的伤害。

记者:那您觉得他们这两党斗争,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这块儿,您觉得哪些方面可以说一说呢?

金灿荣教授:怎么说呢,就是两党竞争导致精英层对立,很多事先达成共识,有时候会带来一些社会资源的浪费。

但凡这些事是离题的,有时候他们想都不想就否决,这个事可能是国家所需要的。政争长期化必然的结果就是政府应该做国家所需要的事,可是政府没有能力,处于瘫痪状态。长期来讲还是损害国家利益的,这对美国不是个好事。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