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禹东:美元霸权的前世今生④:林肯遇刺真相|2019-10-11

2019年10月10日22:09:43
评论
【老平按】《平观世界》来了新大神!与大家喜爱的派儿一样,本系列文作者【李禹东】来自山西太原,同样是1988年的青年才俊!
此前的文章中,老平谈及美国的全球霸权时,每次必然提及美元的全球霸权,也会提及【美元-美军-美债】的三角循环。三者互相依存,互相呼应,共同构筑了美利坚帝国霸权的基石。
在中美全球大博弈的今天,实力日益增强的中国,要想获得更多的国际话语权,必然会对美国的全球霸权构成挑战和威胁,也就注定了美国满满的敌意!
现在的中美贸易战,以及美国针对华为等众多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科技战。汇率战已经开始;然后是大范围的金融战,迟早也会打响。
老平坚定地认为,中国要想在中美争霸中获胜,迟早要针对美元霸权发起猛攻!美元最大的弱点在其发行之锚,是毫无节制和节操的美债,而不是自古以来举世认可的黄金!
所以,主导黄金王者归来,几乎就是人民币挑战美元的必杀技。前几年,坊间便已传闻,中国已经暗中储备了3万吨黄金,而不是官方最新公布的1942.41吨!
而且,此前中国已小试牛刀,大获成功!上海的原油期货交易所,就是在结算中加入了黄金选项,广受各方追捧,成为了交易所成功的制胜关键!
从这个角度而言,了解美元的前世今生,以及美元霸权的形成历史,具有特殊的意义。
【老平这里一定要多一嘴:美元的货币之锚,根本不是公知们忽悠的石油!那是人家的障眼法,便于将中东石油扯上石油美元,进而说中东关乎美国的核心利益!
——编写《货币战争》系列丛书的宋鸿兵,也推波助澜了。
实际上,美元之锚是从一开始就是美债(与本文内容相符)!美国在中东的核心利益是以色列,那是控制着美国的华尔街大佬们的故乡,石油美元没那么重要!
而且,随着美国成为石油净输出国,中东石油会越来越不那么重要,这个骗局会有被戳穿的那一天。
明白了这一点,就不会再被西方舆论诱导,将中东事务全部与石油挂钩,而是应当与以色列联系起来思考!

 

各位不必惊奇,山西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多出才子太正常了。何况,这家伙还曾留学英伦,具备一定的国际视野。
作者简介:
李禹东85后畅销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发展导报》研究员、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
作品包括散文集《狂若处子》、《带刺的莎士比亚梦》;长篇小说《夜案》、《罨》、《人间犬吠》、《失焦》;长篇历史小说《笔落三千年》;历史文化系列专稿《尸骸上的舞者一战华工100年》。

透支世界的游戏:美元霸权的前世今生

目录
金银大战 丨 血腥一战 丨 风云二战 丨 美苏冷战 丨 透支世界 丨 次贷危机 丨 尾声

本文为系列文的第三篇,阅读此文前,可先点击链接阅读前两篇①:透支世界的游戏》、《②:美国南北战争》、③:林肯绿币与美元之锚了解金银大战的前面部分。

 

一、金银大战(续)6

如若用以勾勒历史脉络的,只是几根单调粗燥的线条——

那么“1873年恶法”也就压根不能算作是一部恶法,如此看来,所有那些来自民众的震怒,也就应该被当做是一场自私自利的无理取闹。

然而,作为一幕饱含了人类文明中,所有爱恨情仇、所有尔虞我诈的大剧,它的内容,却复杂得令人难以想象。

时至今日,依然有这样一个传说,依然为许多学者所提及:还记得那部诞生于1863年的《国家银行法》吗?

为了应对战局,为了从国会手中争取到更多的绿币发行权,面对议会中一股强劲的银行家势力,林肯总统经过一番思索,决定向对方做出重大妥协。

随着这部法案的出炉,银行家们巧妙地将国家的债务与其银行所发行的国家货币,牢牢地绑定在了一起。从此以后,他们高枕无忧地做起了这个国家世世代代的寄生虫。

但身为一名政治领袖,林肯总统深知,按照这一逻辑,无论这个国家的财政状况在未来表现怎样出色,为了保证货币的发行,它都绝不可能还清自身的债务。因为没有债券,就等于没有了货币的储备金。长此以往,这必将成为全体美国人无法逃避的威胁。

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绝不可能让如此这般荒谬,无休无止地继续下去。

1865年,为人民所信赖的林肯总统,毫不意外地,在大选中胜出。

而随着战事临近尾声,昔日因迫切之需向银行家们做出的妥协,在此时此刻,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一个更加明确的决定,正在他心中孕育。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为了自己身为领导者的义务,他必须要与议会周旋,尽快将那部荒谬的《国家银行法》,化作废纸,丢进纸篓。

然而,只是那么一转眼,随着那震耳欲聋的枪声,那声嘶力竭的哭声突然一股脑儿的响彻天空!

1865年4月14日,在那个南方军队投降后的第5天,也在这位总统连任后的第41天,一位自称是同情南方政权的,名叫【约翰·维尔克斯·布斯】的演员,忽然冲进了林肯总统位于华盛顿福特剧院中那间窄小的包厢。

在那谜一般的几秒钟内,总统先生的保镖恰好离开了包厢。包厢之内的总统,又恰好孤身一人。

接着,“砰——”,只听枪声响起又落下。

一切都发生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

带着一场辉煌的胜利,带着自己未尽的使命,这位美国历史上难得一见的领袖,就那样,缓缓地、冷冷地,倒在了鲜艳的血泊之中… …

温文尔雅的外衣下,真实的历史,却显得那样可怕。

就在林肯总统遇害后的第二年,强大的银行家们,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没有了眼前的拦路的政治巨人,一切都变得容易了许多。

奋斗的动力需要明确的目标,赚钱,正是这样的目标。赚来的金钱,可以用来消费,而消费的行为,则进一步带动生产。

反过来说,对于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而言,没有货币,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有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没有生产,就不可能有经济的复苏。

每一个人,都期待祖国变得强大。

每一个人都相信,唯有祖国的强大,才能换来美好的生活。

只不过,摩拳擦掌的银行家们,却并不这样认为。

这一年的4月12日,在他们的运作下,美国国会却反其道而行之,在国家继续增发货币的时候,荒谬绝伦地通过了一部用以限制货币流通的《紧缩法案》。

银行家们全都露出了微笑。

法案中,他们试图将所有流通在社会中的绿币全部召回,兑换成金币,然后将其从流通的货币中,彻底踢出局。

众所周知,在黄金的世界里,银行家们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而此时此刻,若能顺利地拔掉绿币这枚这独立在其掌控之外的钉子,那整个国家的财富,便尽在其掌骨之间了。

此时此刻,就让我们把时间的针脚,搬回到喧嚣开始的地方吧!

让我们回到那个看似无理取闹的、乱哄哄的年代。让我们重新回顾那部被称作“1873年恶法”的《硬币法案》。

欧洲的金融界,曾一度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1872年冬,一位叫做【欧内斯特·赛德】的银行家,不远万里,背着大笔金钱,从英国来到了美国。

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行贿。

有钱能使鬼推磨。凭借着大把的财富和过人的智慧,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他是个聪明的家伙。

而他,则正是《硬币法案》的起草者。

“我1872年冬天去了一趟美国,确保了废除银币的硬币法案的通过。我所代表的是英格兰银行董事们的利益。到1873年,金币成了唯一的金属货币。”

故事至此,所有看似简单的情形,都已得到了另外一种解释。

银行家的势力从国内延伸至国外,从美国的代表延伸到欧洲的伙伴。他们的身影无处不在,他们的影响遍布天下。

他们坚决阻止将越来越多的,逐渐不受其控制的白银列入货币的流通之中。他们坚决捍卫着自身的利益,维护着自身主宰世界金融体系的强大力量。

时至今日,有关这一阴谋的传说,至今依然在某些资料中若隐若现。只不过,那个老旧的岁月早已远去,那条历史的脉络铺满了落叶,真实与虚幻,或许早已无法被证明。

但,作为一种“阴谋论”,其逻辑之连贯性,其原因之合理性,却又实在不得不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7

也许这才是历史。也许这才是斗争。
压制下,曾经的争议,变得越发模糊;昔日的罪恶,也一天一天地被掩盖、被淡忘。争议中,辩护中,日子一天天地过。
如今,美国以资本家为主导的政治体制,其利益导向的天然局限性,早已被多数人视而不见了。
1873年,当那部人称“恶法”的法案,紧随着《通缩法案》的脚步,被正式颁布的时候,那个百废待兴、急需靠输血来增加活力的美国社会,却遭到了与现实需求截然相反的“大断血”。
绿币被召回了,银币不让用了。能够用来当做钱的东西越来越少,投资受到了重挫,消费遭到了阻断。于是,生产不得不萎缩,人民的生活犹如碰到了晴天霹雳。
整个社会,都笼罩着一股忧虑。而就在这忧虑之中,1873~1879年,诚如所有人都曾预料到的那样,一场长达六年的经济大衰退,如期而至了。
一面是银行家们的洋洋自得;另一面,则是一度飙升至30%的超高失业率。
利益集团的欢愉,搅拌着全体民众的愤怒。在资本的游戏中,整个社会,遭到了粗暴的撕裂。
这才是历史,这才是斗争。
然而,对于货币的打压,却并没有结束。
1875年,一部《恢复硬币支付法》在国会获得通过。
那是一部旨在进一步打击绿币的法案。其内容直截了当规定,州立银行可以自行发钞,但每发行100美元,就要由财政部收回80美元的绿币。被逼入墙角的绿币,眼看就要彻底消失了。
只不过,就在聪明的银行家们赞叹着自己的妙计,确信这个国家的财富,终于为其收入囊中的时候,苦闷、挣扎、走投无路… …所有这一切的负面情绪中,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正在迅速地孕育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求生的本能,总是能够为相同利益诉求的人们,创造一种空前的团结。面对经济的大衰退,越来越多的人走到了一起。
银矿主之外,痛恨银行的农场主、遭受沉重打击的新兴资本家… …那些看似相去甚远的阶级,在这一刻、在共同反抗银行家的大方向上,却组成了一条无形的统一战线。
于是,白银委员会,绿币党… ...,一批民间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头。“没有货币,文明就不能发生。”他们高喊着。
为了捍卫货币,他们坚决地挥舞着拳头。
于是,在美国的政治角力场上,一场激烈的斗争,便缓缓拉开了序幕。
在以资本家为主导的国家体系中,党派之争的背后,就是财团之争!
就在那由《通缩法案》和《硬币法案》共同促成的经济大萧条,如瘟疫般席卷全国的日子里,就在对“1873年恶法”此起彼伏的声讨中,就在白银委员会、绿币党的身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时候,一股反对的力量正在国会中悄悄生成。
欢呼的人们无不相信,生活的希望正在回归。对于罪恶的银行家们彻底的清算,即将拉开帷幕。
货币、货币、货币,打碎这现行荒谬制度的拳头,很快就将落下。
1878年,反击开始了。这一年,一部《白兰德·艾利森法》新鲜出炉。
法案规定,财政部每月要以最低限额收购白银,并要铸造200万~400万美元的银币。与此同时,昔日被收回的绿币,也伙同着银币的脚步,再次重见天日。
作为反击的第二步,鉴于《白兰德·艾利森法》并不能够满足农场主和银矿主的胃口,《谢尔曼购银法》1890年强势推出。
法案规定,财政部每月将450万盎司白银铸造成银币,并以此为基础,发行金库兑换券,是为法币。持法币者,可随时兑换金币或银币。
也就是说,先前那些令人头痛的金银壁垒,令人民叫苦不迭的货币制度,就这样随着这么一部法案的诞生,一夜之间便灰飞烟灭了。

只不过,历史的图案,从来都无法用那粗浅的线条,来简单勾勒。
如若是与非之间,对与错之间,正义与邪恶之间,果真能够维持一条清晰可见的分界线;那么有关对“1873年恶法”的申诉,便将终结于此。
故事的结局,人民获得了最后的胜利,邪恶的银行家遭到了国会的抛弃,从此成了过街的老鼠,成了狼狈不堪的落水狗!一切都如童话故事一般,单调、活泼、并终将落脚在大团圆的句点上。
然而,是与非,对于错,正义与邪恶,在我们这个世界中,它们很多时候盘根错节,彼此缠绕,不分你我,乱作一团,叫人眼花缭乱,使最为智慧的人,也常常无从下手。
在一封由美国银行家协会发出的信件中,他们以君临天下一般的口吻,呼吁全体会员——
建议他们可以同仇敌忾,“竭尽全力去支持各大媒体,尤其是农业和宗教方面的媒体”,要求对方集体发声,共同反对那令其手足无措的政府绿币。
同时,对于那些不愿意反对绿币的候选人,“要坚决停止一切资助”,迫其在国会中失去自己先前的席位。
斗争并没有结束。
一切,才刚刚开始。
8

是与非、对与错、正义与邪恶... …

1894年,当所有这些凌乱的记忆杂糅一处,共同汇聚成克利夫兰总统脸上,那一抹焦虑的苦笑时,一碗难以下咽的“粥”,终于被熬制成功了。

成为一名合格的决策者,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充斥着尔虞我诈的人类文明史上,很多时候,正义并不等同于正确!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却又往往会成为延续正义的关键。

那是一个看似自相矛盾的悖论。然而,此时此刻,这悖论,就横在总统先生的面前。

黄金、白银、美元、绿币。把一切曾被当做货币的东西,全都变回货币的样子!民众的呼声,就是这样的朴实而直接。

也就是在这样的呼声下,在推出《谢尔曼购银法》后,当时的联邦政府,便试图以此为武器,像历史上发生过的那样,通过法案,用一个固定的比价,将黄金和白银之间的兑换关系,给强行圈定起来。

对于这样的决定,人民是信服的。对于这一场“翻身仗”,整个社会的相关利益阶层,都竖起了大拇指。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利坚“自由民主”的政治生态,真不愧是人类文明的一座“灯塔”。

只可惜,组成历史的,却从来就不是那么一两根简单粗暴的线条。现实的冷漠,又常常冰冻那浪漫的幻想。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脱离了货币的基本逻辑和规律,不论你怎样愤怒,怎样高喊,怎样挥舞着拳头,试图砸碎那罪恶的枷锁,却依然没有谁可以单凭自己一腔的热情,就将那头顶的黑幕,一把撕碎。

而按照当时的状况,遍布于美国境内的白银数量,早已远超黄金,更糟糕的是,随着开采的继续,任何人都看得明白,这一差距,还将越拉越远。想要强硬地将两者牢牢拴死,这法案的锁链,恐怕还不够坚固。

这还并不是问题的全部。

除此之外,当时的联邦政府,还不得不同时应对《紧缩法案》和《硬币法案》依然生效的条款;而所有的条条款款相互叠加,最后便呈现出一个压根儿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财政部在任何时候、任何状况下,都必须满足美元、绿币、银币用以兑换黄金的要求。

但这真的可行吗?

随着主要贸易伙伴欧洲的大幅度货币改革,占据着近代国际贸易主导权的西方世界里,“金本位”制度,早已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布在每一个角落。

白银,越来越花不出去了。而黄金,则越来越不够用了… …

是与非,对与错,正义与邪恶,以及银行家的阴谋,和整个社会的诉求… …一切看似对立的事物,此时此刻,却相互缠绕,恍惚间叫人分不出彼此,看不清你我。

真正的阴谋家,从来就不是单纯地制造对立!

随着一点一滴的渗透,它们早已侵入每一个人、每一种生活、每一次生产、和每一次消费的骨髓之中!最终成为一条令全社会愤恨,却又无可奈何的寄生虫。

1893年,混乱的货币制度,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导致了绿币大量回流、黄金快速流失的尴尬结果。

更糟糕的是,连续下跌的黄金储备,还造成了证券市场的巨大恐慌。

这一年2月,证券市场迎来了最为忙碌的一天。当时,纽交所的股票交易量达到了150万,约有价值600万美元的债券遭到抛售。

情势的恶化却远不止于此。在4月份到来的时候,能够与流通的美元相对应的黄金储备,只剩下了其面值的四分之一。

5月,纽交所指数全面下跌,众多交易商应声破产,铁路股票遭到了沉重的打击。6月,大量货币从纽约的银行中被提走,许多西部和南部的银行宣布停业或破产,7月、8月… …

接着,1.5万家公司宣告破产,许许多多的民众失去了工作,一场大萧条正在横扫美利坚!恐慌中孕育着危机,危机中充斥着恐慌......

而就在这危机、这恐慌中,一场用以捍卫货币、捍卫经济的战斗,就这样在民众的呼声中突然兴起,却又迅速地,沿着一条与其目标截然相反的道路,急转直下。

所有高亢的口号,都仿佛化作历史记忆中,一阵阵愚蠢的噪声。

到了这一年10月,美利坚合众国的黄金储备,更是到了只剩下区区9000万美元的惨淡境地。

专业人办专业事。通过长久的布局,内外的勾连,银行家们在漫长的日子里,在整个西方的金融世界中,布下了一张大网。他们的手无所不在,他们的身影遍布天下。

有人甚至认为,在欧洲“金本位”制度最终成型的过程中,他们的影响力,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银行家们的阴谋并非逆势而为,而是巧妙地在时代的土壤中,洒下了自己贪婪的种子。玩弄金钱的游戏,他们是一群真正的专家。

而那愤怒的人民,却只是一群无辜的门外汉。

讽刺的是,门外汉选择了自己的代表。为了讨好自己的选民,代表却又一味地将那激进的举动推向极致。

恶性的循环将国库的黄金,越花越少,短视的媚民政策,最终却事实上成为了行将摧毁民众长远利益的自杀利器!

未完待续...

【老平的读后感】:资本是如何逐渐控制美国的,是不是太恐怖了?这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

 

所以,感恩我们的祖先吧,让资本天然就从公权力那里走开;也让承载着中华文明的我们,DNA里就排斥“赵薇事件”!

最近,NBA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老平正在撰写评论!这事很大,是中美社会(舆论)对立的一次呈现,敲响了世界经济的警钟;但同时,这也是全体美国民众的集体悲剧!

建议延伸阅读《香港乱相的背后:西媒的虚伪与国际话语权的争夺》,了解美国民众是如何被一直懵逼的!就像下图这样。

 

在华尔街大佬控制的美国媒体的长期塑造之下,香港乱象早就被他们颠倒黑白成了指鹿为马!然后,民众还在媒体塑造的假象语境里,坚守着他们的所谓“言论自由”,还自以为多么正义呢!

然后,就有莫雷的不当言论,就有肖华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于是,NBA很可能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痛失最大最有潜力的海外市场!

虽然NBA深知中国市场有多重要,值得深耕和坚守,就像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超过美国,好莱坞已垂涎了几十年!但是,肖华们的悲剧是注定的!

资本牢牢控制着美国,无处不在,他们无能为力!

 

实际上,美国民众就像《黑客帝国》里机器造出的人,活在虚拟的世界里而浑然不觉,还在那里恬不知耻地叫喊着“言论自由”!

空洞、无知,就像沙堆上建的城堡,会瞬间崩塌!因为他们的逻辑,基于的事实是假象,是美国媒体虚构的,不是真相!他们也是现代奴隶而已,可悲不?

so,太平洋彼岸的那个国家还有救吗?建国同志能成功拯(折)救(腾)吗?

 

管他呢,咱们吃瓜看戏吧,没空搭理!从中得到的最大教训,应该是永远警惕资本!

 

看透了美国,我们更应该感谢主席和他的战友们,在枪林弹雨中,在艰难困苦中,唤醒、唤起了每一个中华同胞,触角深及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这样,每个同胞都是见证者、思考着、发言者,真相也就永远爆嗮于阳光之下!

 

这是人类历史上罕有的伟大功勋,这奠定了中华腾飞的最坚实基础!

 

我们已经做出了最好的示范,君临天下已必然!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