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君:弹劾特朗普:其实是一步险棋/2019-11-05

2019年11月5日09:22:54 发表评论
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正式启动了。
事情的起因是,8月份美国国会收到了一份来自内部举报人的匿名举报。
根据CNBC(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消息,举报信详细说明了特朗普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中,要求乌克兰对拜登家族(指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及其儿子)进行调查,而且还要求政府“锁定”对话记录。
It not>

举报人指控特朗普的这一行为是在滥用职权、以权谋私,寻求外国势力干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The nine-page document details an “urgent concern” that the president is “using the power of his office to solicit interference from a foreign country in the 2020 U.S. election.”
对此,民主党自然是如获至宝。
自从2017年开始,民主党就一直盯着“通俄门”事件对特朗普进行穷追猛打,但最终遭到了挫败。
现在又出了“通乌门”事件,民主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而且就在特朗普和泽连斯基打电话的前一周,特朗普突然向白宫下达指令冻结对乌克兰的一笔4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特朗普的这一命令被认为是在借经济利益向乌克兰总统施压,加深了特朗普的嫌疑。
9月24日,佩洛西(美国众议院议长、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宣布就“通乌门”事件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根据美国宪法,当总统被认定犯有叛国罪、受贿罪或其他严重罪行和不检行为时,国会可以在总统在任期间解除其职务,这其中又只有众议院拥有提出弹劾总统的权利)。
特朗普随后就下令公开自己和泽连斯基的通话录音文本,以试图“自证清白”。
这通电话的录音文本一共有5页,前面都是一些寒暄以及正常的局势讨论,但在第4页中特朗普对泽连斯基说了这样一段话:
“许多人都在议论拜登的儿子,说拜登阻止了对其儿子的起诉。很多人都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如果你能和司法部长做些什么那就太好了。拜登到处吹嘘说他阻止了起诉,你能否调查一下,这对我来说听起来太可怕了。”
(注:奥巴马执政期间,约瑟夫·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他的儿子亨特·拜登曾在乌克兰最大的私营天然气公司 Burisma 担任董事,该公司曾因涉嫌贪污腐败案而遭到调查)
这份通话文本公开后,立即引发了两种截然对立的解读。
民主党认为,这份通话文本是特朗普滥用总统职权来迫害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实锤证据。
而共和党则认为,拜登作为美国前副总统,其家族涉嫌腐败和跨国利益输送,甚至还可能影响到国家安全,特朗普要求乌克兰对此进行调查,完全是一种正当的行为。
对于佩洛西发起的“通乌门”弹劾调查,特朗普指责其在程序上不合法,因为弹劾调查没有经过众议院的投票表决。
然而特朗普很快就体会到了啥叫“求啥得啥”。
10月31日,美国众议院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议案的投票。
据POLITICO新闻网报道,佩洛西在投票前发起了一场“声情并茂”的演说,她从美国的三权分立开始讲起,赞扬美国国父,并号召在座的议员们一起捍卫美国那“危在旦夕的民主”,捍卫美国宪法,阻止“总统对行政权力肆意解读”。
最终,该议案以232票赞成,196票反对的结果获得了通过。
这里的要特别解释的是,弹劾调查程序议案获得通过,并不代表众议院同意解除特朗普的总统职务,它只代表众议院同意启动调查程序。
调查程序启动之后,美国国会将根据调查期间获得的证据,来投票表决是否要免除特朗普的职务。
具体又要分为两步:
先是要在众议院获得简单多数(一半以上)的支持,满足这一条件后,弹劾案将交由参议院进行投票表决,如果有2/3多数的参议院议员认为总统有罪,那么总统就将被免除职务。
现在众议院只是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离实质性的弹劾,其实还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然而,即便是如此,特朗普也是美国有史以来少数几位进入到弹劾启动程序的总统之一。
在美国历史上,进入弹劾程序的总统一共有4位,前3位分别是约翰逊、尼克松和克林顿。
其中约翰逊和克林顿在参议院表决时都被认定罪名不成立,即弹劾失败,而尼克松因为在“水门事件”中被抓住了实锤证据,所以在进入程序后他干脆自己先提出了辞职,并没有等到投票表决环节。
从这一点来说,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总统被弹劾下台的先例(尼克松并没有走完程序)。
那么特朗普有可能开创美国历史之先河吗?
02
在我看来,特朗普被弹劾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就拿10月31日的那场投票来说,虽然是以232票比196票的结果获得了通过。
但众议院所有的共和党议员都投了反对票,而民主党议员几乎都投了赞成票(只有2票反水支,反对调查持特朗普的)。
(有1名无党籍人士投了赞成票,其实这人以前是共和党的,后来退出了,于是有一些人误以为共和党里也有人反水,其实不是,另外还有4票弃权或者无效)
从投票结果我们可以很明显得看出来,要不要弹劾特朗普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场党派斗争。
而共和党这边没有出现一个“叛徒”,反倒是民主党那边有2人反水,这对于特朗普来说其实是个利好。
要知道,如果真的走到弹劾的投票表决环节,虽然众议院民主党占据席位上的优势(435个席位民主党占234个),但参议院民主党则处于劣势(100个席位民主党占据47席)。
所以即便民主党在众议院获得了过半的支持票,但想要在参议院拿到2/3的支持票(67票或以上),那意味着至少要有20名共和党议员“反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民主党发起的弹劾最终失败,反而很可能会促使一些中间选民站到特朗普这一边。
就在弹劾调查程序议案获得通过之后,特朗普立即发推特称“这是美国史上最大的‘猎巫行动’(Witch Hunt)”。
这里的“猎巫行动”,指的是政治迫害。
而特朗普的大女儿伊万卡则援引杰斐逊(美国国父之一)写给其女儿玛莎的一封信:“我被敌人和间谍包围,我每说一句话,每写一个字,他们都会曲解。如果事实与他们相违背,他们就会捏造事实。”
" Some things never change,dad! "(有些事从来就没变过,爸爸!)
一旦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弹劾以失败告终,特朗普必然会将其塑造成一场针对他的阴谋和政治迫害,这不仅会强化特朗普的基本盘(铁杆粉),还可能会引发一些中间选民同情,然后把选票投给他。
所以对于民主党来说,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其实是一步险棋。
既然如此,为什么民主党依然要选择这步棋?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是民主党迫于无奈下的冒险。
03
这里要简单介绍下美国的选举制度。
美国总统大选虽然是全民投票,但并不是谁的选民票数多谁能当总统。
事实上,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希拉里获得的总票数其实比特朗普要多出280万张。
但因为美国采用的是“选举人团制度”,即每个州都有一定数量的选举人票(关于各州选举人票分配的大致规则,文末会做一些说明),而各州又是按照“赢者通吃”的规则来决定把本州的选举人票投给谁的。
比如说某个州有29张选举人票,只要这个州投特朗普的人比投希拉里的人多哪怕仅仅1票,那么这个州所拥有的29张选举人票将全部投给特朗普(即在某个州,特朗普拿到全部选民的选票和只比竞争对手多1票,在结果上是一样)。
在美国的政治传统中,有些州是一直都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的,有些人是一直都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的,这些人也被视作是两党的基本盘,其实对大选的影响不大。
真正决定谁能当上总统的是那些“摇摆州”(有时候支持民主党,有时候支持共和党)的中间派选民。
希拉里以更高的总票数输掉了2016年的大选,这只能说明在民主党的基本盘她获得了一面倒的支持率,但那些“摇摆州”的选民却把选票投给了特朗普,这让特朗普获得了更多的选举人票,从而赢得了大选。
理解了美国的选举制度,我们再来看民主党目前面临的困境。
民主党现在的3名主要候选人,分别是前副总统拜登、参议院桑德斯以及曾经的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沃伦
其中拜登和沃伦是民主党中的温和派,他们更容易获得一些中间派选民的支持,而桑德斯是民主党中的激进派,比较容易获得极端左翼人士的支持。
从总统大选的角度来看,让党内的温和派候选人代表民主党去参与总统大选,成功率应该会更多一点,因为能获得更多中间派选民的支持,从而赢得摇摆州的选举人票。
但又因为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对立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局面(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过,无论是在通俄门、卡舒吉案、最高院大法官席位之争还是在修墙问题上,只要特朗普支持什么民主党就反对做什么,现在两党之间的对立情绪情绪极为严重),导致拜登和沃伦这样的温和派很难动员起左翼选民,而桑德斯这样的激进派,在调动左翼选民的时候显然会有更强的政治动员能力,但让他去参加大选,又很难赢得中间派选民的支持,所以去了也胜算不高。
这就是民主党目前面临的一个两难境地。
虽然对特朗普的弹劾目前来看几乎是没有胜算的,但是弹劾调查程序一旦启动,谁又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有没有可能在调查中挖出特朗普的一些黑料,从而彻底逆转局势。
我觉得民主党应该是有这方面的考虑的——既然走常规路线胜算不高,那么干脆下一招险棋赌赌运气。
尤其是9月份刚被特朗普炒掉的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
博尔顿被称为鹰派中的鹰派(特朗普幕僚中的不同派系以及争端,我在之前的文章,比如《贸易谈判重启背后的代价》中介绍过不止一次),强硬到特朗普曾公开表示,如果让博尔顿来做主,他会和全世界对着干。
又因为博尔顿经常自作主张,所以特朗普幕僚中的另一位鹰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博尔顿也非常不满,5月份的时候还被CNN专门曝光过两人之间的矛盾。
9月10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说,自己非常不赞同博尔顿的很多建议,并宣布自己炒掉了博尔顿。
一个小时后,博尔顿也发了一条推特“澄清”,说自己是主动辞职的。
博尔顿究竟是被炒还是主动辞职,我们无从考证,但有一点是比较明显的,那就是两人的分歧已经不可调和了。
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有没有可能从博尔顿那边获得一些特朗普的黑料?
毕竟他之前是负责美国国家安全事务的首席顾问,无论是对俄罗斯、伊朗、阿富汗、朝鲜、委内瑞拉还是土耳其等国的外交事务上,他应该都有大量的关键信息(另外现在有一些传言认为,让加拿大跨国拘捕孟晚舟就是博尔顿的“先斩后奏”)。
当然,现在博尔顿已经通过自己的律师对媒体表示,除非国会出示传票,否则博尔顿不会主动配合调查。
但如果特朗普真的在和这些国家的交易中掺杂了个人利益,而博尔顿又把黑料拱了出来(如果有的话),那对特朗普无疑会是个巨大的打击。
04
以上都只是针对可能发生的局面做的一些推测,特朗普在弹劾调查期间会不会被抓到把柄现在谁都无法做出准确预测。
如果一定要我做个预测,我个人是更倾向于特朗普能够全身而退并赢得明年的大选的(这里还有个前提,就是大选之前美国的经济不暴雷,所以从理论上来说,特朗普连任必须同时满足两个前提:1.弹劾案可以全身而退;2.大选之前不发生经济危机。后者也是特朗普一直在竭力避免的,但这个又可以单独作为一个话题,这篇文章不展开了)。
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在兑现自己竞选时的承诺(减税、在美墨边境修墙、击毙ISIS头目等),这在美国历任总统中是极为罕见的,也是他的一个独特优势。
另外,我个人从情感上来说,也更希望特朗普能够连任。
无论民主党也好,还是共和党也好,他们对待中国的态度其实是一致的,那就是要遏制中国崛起。
只不过两党的策略有所区别。
民主党秉承的是“全球战略”。
他们想要继续推动全球化(民主党的背后是华尔街的金融家和硅谷的科技精英,他们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只不过他们的做法是在全球化的时候孤立中国。
此前奥巴马搞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本质上就是搞一个没有中国的WTO的2.0版。
TPP的代价则是美国向TPP中的那些国家放开关税,这将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的问题进一步加剧(即华尔街和硅谷得利,但美国中下阶层受损)。
而特朗普秉承的则是“美国优先”战略。
他要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并减少美国对外的贸易逆差。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特朗普根本不在乎手段好不好看(贸易战、科技战、甚至是在没有满足美国自己制定的标准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他只以结果为导向(典型的商人思维)。
所以,不论美国是共和党执政还是民主党执政,他们都是要遏制中国的,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必要抱任何幻想。
但特朗普还有一个不同点,那就是他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走网红路线当选的总统,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建制派政客。
美国那些建制派政客,尤其是民主党的那些政客,他们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还尤其擅长合理化自己的行为,给自己披上道德的外衣。
比如在发起针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投票前,佩洛西曾感叹:“这是悲伤的一天。担任国会议员的目的,不是为了弹劾总统。”
佩洛西还用声情并茂的方式做了演讲:
“什么东西现在危在旦夕?在一切事务中,没什么比民主更加危在旦夕……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捍卫美国的《宪法》,以此尊敬制定独立宣言的国父们,尊敬为自由而战的士兵们,尊敬有志向的后代们。我们站在这里,为的是阻止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对行政权力肆意解读。”
这些老练的建制派政客非常善于用冠冕堂皇的、带有煽动性的说辞去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以赢得舆论的支持。
再比如在别的国家搞颜色革命,他们也一定会冠以追求“自由、民主”的名义,但等到这些国家的反对派推翻了原政府之后,他们不会真的投入多少资源去帮助这些国家重新建立秩序。
说白了,就是只负责推翻,不负责重建,却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他们在追求政治利益的同时,非常善于把自己摆在一个道德高地上,从而在意识形态的战场上占尽优势。
而特朗普就很不一样了,他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走网红路线当选的总统,他的说话风格也非常直接,要什么会直接说出来,没那么多冠冕堂皇,也不介意告诉你他要的是赤裸裸的利益,没那么多虚伪的说辞。
(比如在孟晚舟事件中,特朗普就公开表示可以作为中美贸易谈判中的一部分,然后被美国的建制派、学者以及亲民主党的媒体骂惨了)
如果说以希拉里、佩洛西为代表的民主党政客都是“伪君子”,那么特朗普就像是一个“真小人”。
那么你觉得对于中国来说,究竟和真小人打交道容易,还是和伪君子打交道容易?
至少在意识形态领域,国内那些亲美公知的声音是越来越弱了,这其实是特朗普带给中国的一个重大收获。
05
最后,我一直觉得,中国能发展成今天这样,当然有自己努力的因素,但不可忽视的是,我们的运气真的也挺好的。
尤其是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关键时间点上:
比如小布什上台后,本来是要打压中国的,结果发生了9·11,这让小布什转而寻求和中国的合作,以打击基地组织。
在奥巴马上台后,本来也该要打压中国的,结果一上台又赶上了次贷危机,这又让美国转而向中国寻求合作(但美国一走出危机,奥巴马马上就开始搞“亚太再平衡”了)。
这两个关键性事件让美国打压中国的时间节点推迟了大概有15年。
特朗普上台后,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美国在贸易、金融、科技等各个领域向中国发难。
但与此同时,美国自己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激烈党争,特朗普支持什么,民主党就反对什么,还先后搞出了“通俄门”和“通乌门”,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让特朗普不得不分出大量的精力去面对来自国内的指控,拖累了美国国家政策的实施效率(相比之下,中国的制度在应对外部挑战时,其政策连贯性和执行效率上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其实小到个人,大到国家,自身努力很重要,但时代机遇,真的也很重要。
P.s
美国各州的选举人票数量等于这个州的参议院+众议院议员的席位数(另外美国首都华盛顿有3张选举人票,所以美国的选举人票数量=100个参议院席位+435个众议院席位+华盛顿特区的3张选举人票,共538张选举人票)。
其中参议院席位是各州不论大小一律2个席位,而众议院席位数是根据各州人口数量多少按一定比例分配。
当年美国的开国国父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制度设计,是为了平衡大州和小州的利益。
因为如果完全按人口比例分配,那么小州会觉得自己在联邦政府中的权重太低了,而如果各州不论大小一律平分席位数,大州又不乐意了,所以最后设计了一个折中方案(众议院席位按人口比例分配,参议院席位各州不论大小一律是2个席位)。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