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章:“为人民服务”是一切公权力的初心和起点|2019-11-06

2019年11月6日08:31:09

最近看了央视9套6集纪录片《塞伦盖蒂》,非常棒,不同凡响的大片。动物世界有情有义,也有民心道义。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的人类与其它动物的唯一根本性区别,是人类会用图画来记录和传递信息,进而抽象产生书面文字、表意表音同体文字,今天几乎仅存的,唯有汉字。文字,是一切现代人类科技文明的基础。所有字母文字,仅仅是人类文字的一部分,是不完整的人类文字,是没学全的、缺失核心的文字。今天的人类能统治地球,不过是某一部分古人猿率先学会用图画记录和传递信息的结果。100万年之后,有其它某种动物学会画画也是完全可能的,发展出当今程度的高科技也是可能的(如果不被人类灭掉)。100万年,在地球和宇宙历史中,不过是短短一瞬间。

100万年前的人类,并不比今天我们看到的猴群强多少,猴群可以作为我们研究人类社会形成的开端。一个典型的猴群,从社会学意义上来说,可以分成两个部分:猴王及其帮手形成的统治集团,以及普通猴众。统治集团的责任和权利等主要包括对内维护秩序、对外侵略或者反侵略,总之是维护猴群的安全与繁衍发展。统治集团代表并拥有整个猴群的大部分力量的调度权,也就是拥有公权力,今天可以简称为官权。猴王统治集团代表和拥有公权力,这样的制度安排或者说进化结果是始终存在的,但是公权力的代表者是不断变化的。猴群内部会不断出现力量强大的挑战者或集团,也可能被其它猴群入侵和推翻。公权力的基础是什么呢?整个猴群的数量规模和质量,质量与健康状况等有关,更与向心力、凝聚力有关。这就是民权。官民一体,官为民、民拥官,整个族群的力量就倍数放大。猴群和原始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个人主义危害集体利益、危害族群的生存。所有动物世界的族群、社会,都是一“党”制,也就是只有一个核心的统治集团,他们为整个族群和社会负有无限责任。这是亿万年生物进化的结果,是符合自然规律要求的“道”。

随着原始人类生产力的提高,私有财产大量出现并获得普遍承认,资本的力量开始体现。人类最早的资本一定与食物有关,可能是贝干等可存储可分配交换的食物(古汉字与财富有关的都带贝字),也可能是更有效获取食物的工具。作为个体的猴子或者古猿,之所以愿意交出一部分自己的权利给公权力、给统治集团,是因为这么做的结果是自己的生存机会能加大。而如果某些大量食物拥有者(资本拥有者)在特定条件下能够给某些个体更大更好的生存机会,这些个体就很自然地会把自己的一部分权利交给资本拥有者,也就是民权被分化、族群的整体力量在增长的同时也在被分化,也就是官权的权威和力量被削弱,这就是资权。

官权和资权先后从民权之中凸起,都能对民权和整个族群社会的利益起到推动或者损害作用,但是两者的本质又有差别。公权产生的原因和使命,就是为整个族群和社会的利益服务,公权的本质,就是社会主义。而资权,从一开始就产生于个体、产生于私权。资本为其所有者,也就是个体或者个体集团,谋求私利最大化,就是本能。资本拥有者希望按拥有资本的多少来分配权利,就是资本主义。在我看来,人类自从有了私有财产以来直到现在和很长远的将来,从根本政治理念的角度看,只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主义。在一定范围和阶段,私利和公利是此消彼长的利益分配关系;资本利益与大众利益,根本上来说,是对立关系。公权力的实际操作者又都是作为个体的人,他们都有私利,就很容易把公权变成私器以谋取私利。这样,公权就异化成为民权和社会利益的对立面,整个族群社会的力量被分化被削弱。而另一方面,资权在从民权中凸起的初级阶段,属于民权的一部分。资权的发展壮大,某种程度上也是民权的力量在增长,客观上有助于制约官权对于民权的肆无忌惮的压榨。资权的初级阶段,客观上更多是推动社会经济和生产力发展的积极力量,有助于民生改善,有助于族群整体利益的壮大。但是,资权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必然会通过谋取公权力来获取私利的最大化。掌握公权力的个体又都有通过出售出租公权力来获取个人私利的动机。最终必然是公权与资权合体,官商合体,民权遭受双重的压榨,社会的再生产能力被摧毁,社-会-崩-溃。这就是历史周期律的本质。

“为人民服务”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也是一切公权力的初心和起点。一切与此相悖的公权力、一切国家政府,都必然会停留在历史周期律的轮回之中,不得超生。中-共要想摆脱历史周期律,首先就必须避免公权与资权苟-合、然后公权沦为资权的囚徒和傀儡。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始终保证,公权主要代表民权利益,公权代表民权所拥有的资本,永远超过私人资本。这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必要性和必须性。任何存在于中国的企业,不论何种性质,只要大到关乎国计民生,就必须被“混”,被公权实际控制。这将是中国长期的基本国策之一。纵观人类历史和中国历史,对国家和人民利益危害最大的直接原因主要有两个:党-争和地方割-据,这两者都意味着公权力的分-裂。而背后往往都有资本利益在发挥作用。因此,中国要保持长治久安,就必须坚持一个中央的绝对权威,不允许任何地方势力做大。另一个就是必须坚持中央内部的一个绝对核心。这两者都要求,国家军队,这个人类现阶段最强大的暴-力工具,必须牢牢掌握在中央手中,掌握在中央核心的手中。以上内容,大致可以看做是我对这次公报的另类解读。

那么,如何保障公权永远属于“公”,就是人民群众;如何保障公权的代表者或者被信托者,永远做到“为人民服务”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监督体系,特别是数字货币,就为此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技术工具。真正实现数字货币之后,技术上可以杜绝一切非法收入,实现公权与资权之间的绝缘态。也可以有效制约资权的非法、非理性发展壮大,保证民权永远不受到非法、非理、非情的伤害。而一个人民利益永远受到高度尊重和保障的国家,才最有可能摆脱历史周期律的轮回。

点评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