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答香港《明报》问:中国完全有军事能力解决台湾,美国就聪明老实点别惹事!(20191031 中国记协-5)|2019-11-16

2019年11月16日09:13:50 发表评论
记者:

金教授你好,我是来自香港明报驻北京的记者。
十月十号您在人大重阳的讲座上谈到了一个问题,是关于台湾的:台湾问题可能出现了一些变化,可能不需要等那么久。因为我不太了解您当时讲这个话的背景,希望您能不能给我们全面的解释一下,您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判断,以及这个判断它现在所处的国际关系、区域传播或者国家所面临的问题等等的背景在哪里?您可以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谢谢。
先插播记者提到的政委演讲
视频 | 金灿荣:台湾问题我觉得会有点变化,不用等那么久了(20191010 人大重阳)

金灿荣:

台湾问题的变化我指的是两个层面,一个政策层面,一个结构层面。

政策层面是这样的,两国三方它都有政策变化。

台湾问题是两国三方游戏,两国是中美,三方是咱们中国人自己闹分裂了,变成大陆台湾,所以叫两国三方游戏。现在我认为,两国三方的政策都有变化。

首先咱们这里变了,1月2号主席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会议上有个讲话,这个讲话极其重要。

这个讲话从内容上讲和过去的讲话结构差不多,都是“软的更软,硬的更硬”。这个软的有很多条件,硬的当年也有很多强硬措施。

结构差不多,每次讲话都差不多,但是你要看里面的基调,叫basic tone,就是大陆对台政策从防独走向了促统(from preventing independence to seeking unification)。

台湾问题存在很久了,49年就开始了,到现在七十年了。

但台湾问题中间有一个性质变化,1996年以前台湾问题的性质是治权之争,就是治理国家的权利之争。

因为96年之前,台海双方都坚称只有一个中国,然后说我代表中国,我是合法的它是叛乱分子。

96年以前我们双方是以匪相称的,我们骂它蒋匪帮,它骂我们共匪。以前还挺逗,打是亲骂是爱,大家打骂但是都热爱一个中国。

但是96年变了,李登辉搞了“全岛选举”把大陆甩到一边去了。以前有一个“万年国代”,国家代表大会的代表,大陆各个地区都有代表的,他就把这个废除了,之后就实际上往“台独”走了。

所以96年开始,台湾问题的性质变了,从治权之争变成了法理、主权之争。他们说台湾是台湾,大陆是大陆,这个性质就变了。

那个时候以来,我们对台政策很长时间是什么呢?是防独,不许你独立。但是我觉得今年1月2号我们政策变了,从防独改成了促统,这是我们变化。

台湾那边变化是这样的,就是因为民进党治理得不太好。原来国民党治理不太好,民进党治理更烂,不是不好的问题是更,在台湾的整个地位下降。

台湾88年跟我们大陆恢复交流的时候,台湾的GDP占大陆(百分之)45,今年我看(百分之)4.5都够呛。

今年很有可能我们福建省GDP超过台湾。所以台湾整个态势不好,然后现在“极独”我觉得在上来,实际上它的独立动作是在增加的。

比如说他任命的法官全部都是台独分子。然后做去中国化,在教科书方面在加速,所以我们这边再促统他们那边极独在上升。

然后美国现在我看他打台湾牌的倾向在加强,而且越来越无所顾忌,在触碰我们的红线。

所以两国三方政策的调整,我认为是往冲突方向调整,这是一个。

那么结构方面的变化也很多,我觉得最大的变化还是事实。就是中国大陆从军事上讲,物理上讲具备了解决台湾问题的条件。这是以前没有的,以前真没有。

因为美国的军事实力太强大。但现在至少在我刚才讲的第一岛链,我们中国人能战胜美国的。美国如果在第一岛链插手的话结局是失败的。

附带我要强调一点,美国这个国家它经受不起和一个大国的局部战争的失败的。

道理在哪里知道吗?因为美国的GDP比我们中国要虚。我们中国很多工资,网上的公司说中国GDP是假的,如果按照他们标准,美国GDP更假。

美国现在制造业和农业,我看最新数字,我昨天看了还没看到出处,说制造业只占11%了,农业1%,剩下88(%)都是服务业,服务业当中一多半是金融。

那玩意就是假财富。世界经济现在有个大问题,就是虚拟财富太大,很危险。去年2018年全世界77亿人辛苦工作了一年,创造的GDP是80万亿,新增部分是3%。就是我们这么多人一年工作新增的财富是2万多亿。

可是我告诉大家,现在在股票、期货公司、债券、各种市场上财富有多少?3000万亿美元。

数字财富那么多,3000万亿美元,但实质我们人类一年才能创造2万多亿美元新增财富。所以很多虚拟财富是假的

很大一个泡沫在我们头上,它要爆炸可不得了,把大家都给害了。而美国经济比例比我们要高很多,大家都说我们房地产占GDP比例太高,我们房地产比例是7%,美国是十二点几,他可比我们高。

还有一个我们中国比例应该比较小,律师费。这GDP我们比例很小了,美国占多少呢?6.7。这个GDP我觉得纯属是假的。

这帮美国律师吃了原告吃被告,然后两边骗人赚很多钱,这玩意创造什么财富,完全是假的吗?

我在纽约待了一年半,纽约是全世界可能每万人当中律师比例最高的。美国人很讨厌律师的。

我在那个时候我就看到美国媒体上,华文媒体叫世界日报上有个段子,说在地铁上征求民意,(进行)民意调查,问纽约人说:

如果你只有一把枪,上面只有一颗子弹,但是你面对一个律师和一个暴徒,你打谁?百分之百的人都是打律师。然后说如果有两颗子弹呢?大家都说再补一枪!

实际上他们在人们(心目)当中形象并不好。因为他们说我给社会带来了智力上的好处,其实不是的,实际上的结果它是害人的。

而这部分人,害人害了那么多钱,竟然算称GDP的正值,这不是假的吗?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我认为美国经济其实挺虚的。

那么它一半以上的GDP靠金融,于是他就靠国家信用。金融是依据信用,信用绝对跟他超级大国地位有关。但如果在台海,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败了美军,美国信用就破产了。一个晚上美国就从全球大国回到美洲大陆做地区打过去了。

不能像现在又满世界打叙利亚、打利比亚、打伊拉克。这一战输了以后他只能回美洲打加拿大去了,没别的地方可打了。

因为对美国来讲,其实干预台海它的战略代价是非常大的,他输了这一战,它的全球战略地位就没有了。

而中国现在的定位很谦虚,我们说我们地区大国,我们就在台海输了,我们还是地区大国,我们不变的。

所以从战略成本上讲,其实美国比我们要大很多的,所以它得特别小心。

那么原来他很牛,因为他从技术上讲、军事上讲它有绝对优势,现在肯定是没有这个优势了。

我反正是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我是对中国比较有信心的。

我的观点就是这样:如果我们中国的工业化科技进步和军事进步导致围绕着台海的根本结构变了,(所以)中国真的具有军事能力,也就是物理能力解决台湾问题了。

所以如果美国方面还有台湾方面做的太蠢、太过分,引发了冲突,这个结果一定是中国大陆出手,然后game就over了(结束)。

虽然我们会付代价,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会赢。当然如果以冲突的形式解决,就会有很惨重(的代价),要流血,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其实中央政府是很谨慎的。我的观点这样,我们不是没有军事能力解决,而是希望避免后面的政治代价。因为后面代价比较大,不是说没有这个能力。

这一点我觉得应该大声的说出来,跟台湾朋友跟美国朋友说出来,以后别在这个问题上冒险,冒险的结果实际上是他们会损失非常重,我认为综合损失肯定是大于中国大陆的。

我们真要动手军事解决,美国肯定无法军事干预,然后他顶多搞点经济制裁,(但)经济制裁,现在不知道谁制裁谁了。

事实上他这一年半,从去年3月22号不是对我们搞了很多经济制裁吗?事实上很有限的。而且再往后他也制裁不了了。今年告诉大家,你们要注意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很关键。

2019年非常可能中国的retail market(零售市场)超过美国,这个很重要。因为当今世界是全球生产力过剩,谁有生产力谁有谈判地位。

而原来美国很厉害的一点就是它的购买力强,它是全世界最大的终端市场(end market)。那么今年开始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终端市场。

不仅是第一生产市场,而且第一大消费市场,这个很牛的。军事上你又打不了我,经济上以后也不知道谁制裁谁,你说他怎么办?聪明一点就老实一点别惹事儿!

中国属于大国里面脾气最好的,生活在中国周边是很幸福的。换到别的大国,不知道周边国家挨了多少揍了。

怎么说呢,你不要逼着中国真的发脾气。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真把中国大陆惹急了,我们要发起火来,那才叫雷霆之怒!谢谢!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