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从“国民女神”到“妓女娜佳”|2019-12-4

2019年12月4日08:57:51 发表评论

四年前的一个秋天,也就是2015年,在被美国盛赞为“再次成功走向民主”的乌克兰街头,有一名尽管浓妆艳抹但明显已经开始色衰的妓女慢吞吞地走在街头,她走到一个人流相对较多的十字路口蹲了下来,打开了一个陈旧的帆布包,取出一些物件摆到布包上,然后用棍子支起一块用黑笔写着低价出售的纸壳。

然而大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每个人都皱着眉头,对当下充满了恐惧,对未来充满了焦虑,这些显然已经很陈旧的小金属物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兴趣。事实上除了食物、药品、酒精、毒品或枪支之外,已经很难有其他东西引起人们的兴趣了。

良久终于有一个男子停下了脚步,他先是微微一惊,然后蹲下去仔细地拿起来看着,手指在这些金属物件上摩挲不停。落日的夕阳划过这些物件,照射出这些勋章的分量,它们分别是苏联国家英雄勋章、列宁勋章、红旗勋章以及各种战斗勋章。与男子的激动不同的是,这个出售这些东西的妓女已经迫不及待了,她不断向这个可能潜在的客户兜售着这些东西,为了确保这些东西的真实性,她掏出几张照片指着上面的人说:“这些都是真的,全部都是我外婆的,你看这就是她,你再看这张,这张是她抱着我。如果你要是想要的话,随便给点钱就拿走吧,我现在真的需要钱买食物。”

这个已经开始色衰的妓女向男子介绍说自己叫做娜佳,拥有两个学士学位,而她那个获得了这些伟大勋章的英雄外婆,曾经在二战时期加入过著名的“暗夜女巫”航空队,老人家就是在那时获得的这些勋章。或许是为了保护隐私,作者并没有说娜佳的外婆叫什么,不过网友蒋梦珊则表示她考据过,娜佳的外婆或许就是安东尼娜.费多罗夫娜.胡佳科瓦。

男子在看到照片时已经有些动容,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照片上的这些人就是赫赫有名的“暗夜女巫”,那些曾经在战场上让纳粹感到胆寒的苏联英雄女人。苏联人都记得,在那年的冬天纳粹曾经一度兵临城下,在家国存亡的最后时刻,每一个人都自觉地投入了那场光荣而伟大的卫国战争。

随着苏联女英雄卓雅被纳粹活活吊死之前的那一声呐喊:“战斗啊,同胞们,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这一声呐喊伴随着人们从莫斯科保卫战一直坚持到全面反攻,最终攻入柏林,让红色的旗帜在纳粹的老窝上空迎风飘扬。那是一个充满了激情、热血、光荣和使命的年代。而“”暗夜女巫“航空团就是所有抗争者中最为传奇之一。

“暗夜女巫”们有不少都是身怀国仇家恨的,比如著名的波波娃哥哥和亲人都是被德国侵略者残忍杀害,所以她发誓要加入航空队,尽可能多地杀死敌人,并早在15岁就报名参加了一个飞行俱乐部。像她这种情况的人,有很多。一开始这些立志要飞向蓝天杀敌的女孩子报名参加航空团都是被拒绝的,因为当时没有女性驾驶战斗机的先例。不过到了1941年,随着战事吃紧她们终于被征召入伍,编入了586飞行团,仅586这一个歼击机航空团三年就出航了4419架次、进行了129次空战,击落德国飞机38架,其中一半的团员壮烈牺牲。

这是一群传奇女性,是集大气运于一身的卫国英雄,她们在战争胜利后终于站在了红场,戴着那些勋章接受伟大领袖的检阅。那是她们一生中最为荣耀的时刻,本来她们当中的所有人应该戴着这份荣耀直到永远,比如前几年就还有依然健在的“暗夜女巫”受到普京的亲切接见。

但很不幸的是,她们当中有的人是乌克兰人,将来很难回到莫斯科。

冷战开始之后,苏联高层产生了一系列的战略误判、系统性腐败,到最后全苏联党员干部意识形态也都陷入巨大混乱。在最后的日子里,索罗斯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美国民主基金会等等NGO组织就像跗骨之蛆一样死死地钉在了苏联的躯体上,拼命地向其体内输入病毒。苏联的制度被怀疑了,苏联的成绩被抹黑了,苏联的事故被放大了,苏联的道路被否定了,苏联的领袖被丑化了,苏联的英雄被抹黑了。

那个曾经指挥苏联人民“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人,被丑化成了毒裁暴君。那个在临死前拼命撕喊:“战斗啊,同胞们,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17岁英雄小姑娘卓雅被抹黑成了勾引德军的妓女,而且还是因为偷村民和德军的东西而被“正义的纳粹”给依法处死。

很少有人能意识到:当英雄被诋毁成妓女的时候,英雄的后代就真的会沦为妓女。

1991年苏联轰然解体。那些可以战胜纳粹、能在黑暗的夜空中无惧死亡的暗夜女巫们,面对这种局面也无法力挽狂澜,她们大多数都只能黯然接受这支离破碎的结局。对于那些回到乌克兰的暗夜女巫来说,这种离开则显得更为悲伤,因为那个她们曾经愿意抛头颅撒热血、甘洒热血谱春秋的苏联已经不在了。一切的牺牲、努力、抗争和奋斗,都失去了意义。所有的人,都白呐喊了,白奋斗了,白死了。

乌克兰的英雄再也无法回到苏联的红场,去散发自己的荣光。

哀莫大于心死。当1991年苏联解体的钟声敲到克里姆林宫外墙的时候,一名白发苍苍的苏联老将军拒绝脱下军装卸下武器,而是漠然走到落地窗前举枪自尽。他和暗夜女巫一样,曾经在战场上杀得纳粹们胆寒。但即便是这样的猛将,在倾覆的大山面前,也毫无阻挡之力,唯有以死明志。他是苏联的最后一名殉国者,而其他人则参与到了这场分食祖国尸体的饕餮盛宴当中,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一场最后的晚餐。这其中吃得最欢快的一群人当中,有一个人叫做:别列佐夫斯基,当年号称俄国首富。

苏联解体后,整个国家的工业体系被摔得粉碎。曾经在西伯利亚奋斗的共青城灯火逐渐暗淡了下去,那些凝聚了这个国家无数人智慧、汗水、心血、努力、奋斗、甚至是生命的工业基地和实验室人去楼空、悄然锈烂,然后被冰雪覆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乌克兰,曾经是苏联最重要的港口和重工业基地。那里曾经生产着全世界最大的飞机、最了不起的舰船、质量最好的汽车、彩电、冰箱以及掌握能源咽喉。生活在乌克兰的人们,不是科学家就是设计师,不是搞贸易就是做能源,就算知识文化水平低一点,也能在乌克兰的这些超级工厂里谋取到一份收入稳定且福利不错的工作。

我们可以想象,在苏联解体之前“暗夜女巫”们在乌克兰肯定会受到无数家乡人们的拥戴,每一个人都会想要一睹这名传奇英雄的风采。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政要、豪门、巨星也肯定都想要亲眼目睹其绝世风采。对很多人来说,若是能一同共进晚餐,那更是无上的荣耀和值得吹嘘一生的际遇。

随着时光的推移,“暗夜女巫”们渐渐老去,但其中一名“暗夜女巫”的外孙女却出落得格外水灵灵,既乖巧又漂亮大方而且还更聪明。据受访者娜佳说,她这个名字是外祖母亲自给取的。周小平专门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名字在俄语里是代表“希望”的意思。

毫无疑问,在当时想要追求娜佳的人一定有很多,甚至会有一些相当优秀的男青年在自行掂量一翻之后会主动选择放弃,因为在他们心目中娜佳不是平凡女子,而是国家功勋之臣、传奇卫国英雄、是令纳粹都会感到胆寒的“暗夜女巫”最疼爱的外孙女。她不仅漂亮大方、知书达理、而且天生自带光环,无比耀眼,令寻常人等自惭形秽。

只有最优秀、最聪明、最自信且同样天生自带光环的男子,才有资格鼓起勇气登门拜访、或者是求得一次约会。毫无疑问,娜佳就是那个年代,乌克兰的国民女神。娜佳有两个学士学位,她对柳云生说外祖母在世的时候很疼爱自己。“暗夜女巫外祖母”很喜欢这个外孙女绝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在娜佳身上她肯定能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同样是那么绝顶聪明、成绩永远排行前列、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透,两个学士学位手到擒来。而且娜佳在学校时也和她一样,非常勇敢和坚韧,哪怕遇见挫折和磨难也绝不认输服软,每每都要勇争第一。

有孙如此,妪复何求?

本来按照正常的剧本,娜佳将会拥有一段和谐幸福的婚姻,她一生有足够的时间去追求自己最喜欢最愿意做的事情,且都会取得不凡的成就。做慈善,她的影响力可以波及很广。做文艺,她能成为荧幕上最耀眼的那个新星。做商业,她可能成为叱咤风云的女中豪杰。从政从军,她也能再创辉煌。

但这一切在1991年国家解体之后,轰然破碎。

当娜佳再一次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时候,她已经沦为了一名妓女,只要花上几十美金,任何男人都可以在她身上发泄一番,然后提上裤子离开。

在和平年代生活得太久的我们已经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巨变,可以让一个卫国英雄的外孙女自甘堕落沦为妓女,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崩塌可以让人性和廉耻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或许那名开枪自尽的老将军早已看透一切,他对国家支离破碎之后的苟活毫无兴趣。死亡,反而成了最干净的解脱。

当年苏联解体后,失去了来自全苏联人才、资金、工业体系、技术配套做后盾和支持的乌克兰,瞬间就陷入了经济瘫痪,这种瘫痪是无药可救的绝症。有人曾经找到乌克兰黑海船厂的总工程师马卡诺夫说:“我们给你钱给你人,只要你把剩下的航母和军舰造完,需要多少钱,你开个价。” 但马卡诺夫摇摇头绝望地说:“不可能了,这些航母和军舰的命运注定只能是朽烂,我没有办法造完它们,给多少钱都不可能了。”

“为什么?!”对方很奇怪。

“因为要想这个工厂和项目运作起来,需要横跨上百个工业门类、八千个专业领域和顶尖的配套工厂,同时还需要至少20万以上的顶级理工科技术人才,以及一个极为高效集中的权力机关能够对这些资源进行有效的管理和调配才行。” ——曾经这里能制造世界上最了不起的航母和军舰,不是因为我和我的工人们有多厉害,而是是因为我们的身后站着整个苏联啊。

从来美人如良将,莫许人间现白头。这种悲伤,有多少人能能够体会?

乌克兰就这样陷入了绝对的瘫痪,再加上挤在东西方地缘敏感地区的乌克兰本身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很快就被来自全球各地斗争最狠恶的力量渗透和操控。我们不知道娜佳到底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我们只能从柳云生采访她的只言片语当中了解到娜佳所遭遇过的一切。据娜佳说,她的女同学当中,有些面容和身材姣好的很快就被跨国黑帮绑到或者骗到了欧洲,说是去洗盘子赚大钱,结果却被送到地下妓院接客。不仅是接普通嫖客,她们还被强迫接待一些性变态者,甚至是愿意出大价钱体验性爱虐杀的人渣。

至今为止,在欧洲的一些隐蔽色情论坛或暗网里,都还存有这些乌克兰女孩被人强奸、兽奸、虐待、甚至是被斩首、活剖、剥皮、挖眼以及焚烧的视频。而这些视频资料又成了跨国黑帮恐吓和要挟其他乌克兰女孩的手段。报警,根本没人管。

在生活的重压下,打着六份工的娜佳依然不能养活自己,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做了妓女,至少这样还可以混到饱饭,至少这样不会被黑帮毒打一顿之后送到欧洲地下妓院里去。一想要被送到那种人间地狱之后的下场,娜佳就会不寒而栗。——这样看起来,似乎能留在乌克兰做妓女已经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物种,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和忍耐力到底有多强,人也从来都会高估自己个人的力量和决心。很多人都爱说一句话叫大不了一死,但这些人一般死到临头都会拼命哭喊求饶。更何况,死亡从来都不是最可怕的。想想那些和娜佳年龄一样被送到欧洲地下监狱里的乌克兰女孩吧,她们当时最渴望的恐怕就是痛快一死,但求之不得。

“国民女神”终于沦为了“妓女娜佳”,她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她的祖国不存在了而已。

然而这还不是最悲伤的部分。在这个故事里真正最悲惨,最凄凉,令我最不忍心下笔去写的是娜佳的外祖母,那名无上光荣的卫国英雄,“暗夜女巫”之一。据娜佳说,老人家在世时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我想,这是对老人一生最致命的打击,最绝情的摧毁,最可怕的践踏。

当年。

当年那些来自西方黑压压的纳粹驾驶着飞机坦克屠杀她们的亲人和她最爱的伙伴时,她们作为小姑娘,没有被吓疯,也没有无助哭泣,更没有选择躲避逃窜,而是指着天空说:“原来以为只有神才能够飞翔,没想到人也可以!我们也一定要学会飞翔,为所有人报仇,为莫斯科,为苏联!”

在无数人的共同抗争下,来自西方的恶魔们终于被击败了。作为功勋英雄的她们本以为凭借自己这一生不屈的抗争和奋斗,可以为自己的子孙后代换来永远和平安宁的生活,但没想到才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恶魔又再度卷土重来,并且以一种更为隐蔽、恐怖和看不见的方式瞬间吞噬了和平与安宁。

那名生于乌克兰的“暗夜女巫外祖母”曾经骄傲地站在红场上英姿飒爽地环顾四周,她坚信自己用生命和热血捍卫的一切是值得的,她无比相信世界是光明和正义的,只要所有人都不屈地努力和抗争,光明总会战胜黑暗,正义一定会消灭邪恶。

但在她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她绝望了。她亲眼看到黑暗正在代替光明,邪恶正在吞噬正义。当她看着自己的外孙女沦为一个为果腹而不得不每天在各种肤色男人胯下呻吟的妓女时,那个曾经对着纳粹发出呐喊和抗争的女英雄终于彻底的死了。

在苏联解体后的某个冬夜里,“暗夜女巫外祖母”终于带着无尽的不解、绝望和伤心黯然离世。她曾经和黑暗战斗过,但最终看到身边至亲的人再度被更恐怖的黑暗吞噬。在她年幼的时候,黑暗带走过她的亲人和朋友。当她老去时,黑暗则感染了她最爱的外孙女。世界对这个老人,太不公平了。CTM的西方。

或许,老人临死前还没有彻底绝望。

据娜佳说老人生前最珍惜自己的那些勋章,自己小时候不懂事把什么摔坏了老人都不会生气,唯独她把勋章搞掉在地的时候老人会训斥她。并且就算生活困难到变卖家当之时,她也不肯把那些功勋章卖掉。老人这种近乎执拗的守护就好像那些在飞机失事第一时间选择抱着重要技术材料不肯撒手的英雄一样,老人始终还想抓住些什么,守护些什么。尽管那些跳跃的火苗,早已不复存在。

老人去世后,娜佳说自己也犹豫过,但最终挡不住饥饿,所以还是将这些金属奖章包着拿到街头来出售,但这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所有人都知道,面对乌克兰的现状,谁也无力改变什么,更无法帮助娜佳。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国破家亡之下,也没有一个人会是平安的。

还记得那名叫做别列佐夫斯基的首富吗?在苏联解体倒下的过程中,他的身价一再暴涨,接连鲸吞前苏联的遗留国有资产。在那些年,他不仅长期是英美的座上宾,更是号称俄国首富,风光无限。然而2013年的3月23日,流亡已久的昔日俄国首富别列佐夫斯基,被人发现凄凉地惨死在家中的浴缸中,验尸报告显示,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他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虐待,而他转移到英美的资产也从那一天开始,完全地消失无踪。

事情发生,英美报刊就造谣诋毁说这些前苏联特工普京派人干的。但这种谎言的拙劣。俄罗斯真要杀掉这人,早杀了,何必等上十几年?而且大家想想,这可是在伦敦,是在英国的首都,是在军情六处的眼皮子地下堂而皇之地把一个重要寡头干掉,还折磨好几天都没人发现?照这样说,英国的军情六处是不是可以解散了?更重要的是,他存在英国美国银行里的钱难道也可以由俄罗斯特工直接转走?你咋不说女王户头上的钱也被普京转走了呢?

其实英美就是这样无耻,爱当婊子还立牌坊。比如之前费心费力帮美国暗中联络ISIS恐怖组织一起摆拍视频构陷俄罗斯的“白头盔”组织负责人不就突然被杀了吗?而且他一死,网上马上就有人造谣说这人可能是俄罗斯派人杀的。这简直是太可笑了,俄罗斯感谢他还来不及。若不是这样的猪队友让美国的摆拍表演露出马脚的话,恐怕还有很多人都不敢相信暴恐组织ISIS竟然就是美国一手扶植和打造出来的。正是有了白头盔那漏洞百出的摆拍穿帮照,才使得这一黑幕被世人所看到。所以俄罗斯怎么会杀掉他呢?有杀人灭口嫌疑的,只能是美国。

你看国破家亡之下,无论你是平民、官宦、巨富还是英雄,都不得平安。切记啊: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国破家亡之下,也没有一个人会是平安的。

娜佳对柳云生说自己后来终于把那些勋章卖掉了,据说买主来自东方。我们可以想象到这样一幅画面:这些宝贵的勋章最后一定会被人擦拭干净,小心地放入某间博物馆整洁的钢化玻璃下方,毕竟它见证了历史。我想,和这些勋章前往同一个目的地的,恐怕还有黑海造船厂的一些拍卖技术资料吧。

黑海造船厂很多项目都早已经停工停产,当年唯一还值点钱的就是那些技术研究资料了。在多方寻求复工无门的情况下,船厂的一些股东们决定把这些东西都公开拍卖掉,反正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技术资料拍卖进行得很顺利,西方也没有过多干预,因为它们早就了解过,如今这些技术已经落后美国整整一代,不算什么太重要的问题。

不过当时西方国家里还是有些人不放心,想要也出点钱把这些技术买下来,然后销毁掉。——本来船厂股东们觉得这些图纸资料,看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反正都一样。但是在最后关头,马卡诺夫出现了。虽然他已经无法从轮椅上站立起来,但是在这船厂里,他依然拥有无上的威望。他看了看众人,然后缓缓地说道:“不如就让那个来自东方的大国带走吧,这些东西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包括我的,也包括你们的。至少东方大国会好好珍惜它们,甚至有可能将这些发扬光大。总好过被人买去之后当成垃圾付之一炬,对吗?”听完马卡诺夫的话,股东们不再反对。

随着一声鸣笛,那车载着技术资料的货箱被缓缓吊装上了甲板。这艘叫做瓦良格号的船将驶向它的新家,多年后它会有一个崭新的名字。——2002年,马卡诺夫在困病交加中与世长辞,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光常常让助理推他到海边遥望着瓦良格号离开的方向。

“那里的人们,应该会很幸福的吧…”

“嗯。”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