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新型战争时期下的中国反思!– 苏莱曼尼、戈恩、孟晚舟,新形态下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拉开序幕。|2020-01-08

2020年1月8日09:34:22 发表评论

导读:战争已经用一种非传统的、人们所想象不到的形式爆发。意识不到战争已经爆发,将付出惨痛的代价。本文就目前全世界正在进行的新型战争,进行一次深入的全盘梳理。

最近在读近代史的时候,我一直都有一个困惑。因为我发现官员似乎都热衷于撒谎。无论前方战况如何惨败,官员们却始终对朝廷撒谎,坚称一切都只是“边衅”,而并非战争。

官员如此撒谎,为了什么呢?难道撒谎就可以保住头顶乌纱帽吗?其实并不然。当战火燃烧到京城的时候,很快事情就会露馅。在皇帝的震怒下,无数撒谎的官员要么掉了脑袋,要么被拔去顶戴花翎抄家发配。撒谎,并没有保住他们的乌纱帽,甚至还带来了更为严重的惩罚。那么问题来了,官员为什么要集体撒谎?

真相总是藏在细节里。经过无数个夜晚的思考以及阅读,我终于发现了一些细节。我认为那些官员或许真的不知道这是战争,而不是集体撒谎。就算是各个城池陆续被犯,他们也顶多认为这是一场规模较大的“边衅”,而不可能是战争。所谓“边衅”就是指生活在中央帝国之外的蛮夷们,通过挑衅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向中央朝廷索要好处。简单地说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应对“边衅”,无非就是安抚。安抚成本最低,比用兵更低,而且效果还好。在晚清时期的历史资料里,我们随处可见皇上或朝廷发布的诏书档案记录。记录着朝廷对这些挑起“边衅”洋夷的一次次恩典和安抚。语气里充满了大度、慈爱甚至是傲慢。

然而,那不是“边衅”,而是战争。洋人要的不是朝廷的恩典或赏赐,而是要来殖民你,奴役你,毁灭你。

为什么当时从地方到中央所有的官员,乃至皇帝都不认为这是战争呢?因为当时在工业革命背景下的战争形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工业革命之前,即便是强如汉唐或罗马这样的帝国,要想进行一次冷兵器时代的远征,起码要动员几十万人的超大规模部队。这些部队和人马每天光是吃喝用度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何况,因为冷兵器时代的运力限制,粮秣的运输和损耗会随着距离的增加而发生几何式的增长,这还不算辎重运输和天气问题。

所以哪怕是冷兵器时代的超级帝国在自身最强盛的时候,也不一定能支撑得起一场超大规模的战争。所以当看到洋人的几十条船和几千人马时,以当时的固有观念,只有傻子才会认为这是一场战争。只要是一个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做出一个必然的判断,洋人这点人马只可能是来骚扰和挑起边衅的,绝对绝对不可能是来发动战争的,所有人都可以肯定到拿自己的人头去担保。谁也不会料到,常识有时候是会失效的。

所以当时的官员很可能不是在撒谎,而是被固有观念和旧的常识蒙蔽了双眼。

工业革命之后,战争形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有了技术力量的加持,军队的武器、粮秣运输、通讯指挥、后勤保障以及机动能力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业化军队对战冷兵器军队,往往只需要几千人就可以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对方哪怕出动百万兵马也无济于事。你还没有走到上一个战争发生点,人家已经结束战斗并逆流而上抄你后路去了。等于是一台坦克对碾一万自行车,肯定是自行车一方完败一样,单纯数量的堆叠已经不足以影响本质。

那么重点来了,我们今天究竟是在战争时代还是和平年代呢?周小平认为,如果我们按照工业化时代的标准,今天依然是一个和平年代。无论是一次世界大战还是二次世界大战都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影响,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认为自己很清楚战争是什么样子,无非是坦克战、阵地战、空战以及海战,今天最多再加上电磁干扰战和太空战。

但如果按照电子信息化时代的标准,我认为今天的世界大战已经开启,全球已经进入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只不过由于技术的进步,使得战争的形态又一次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我们意识不到这种变化,不赶快做出针对性调整,依然用和平时代的常规手段去处理问题的话,是会吃大亏的。战争状态下的国策与和平年代的国策,完全不同。

冷战结束以来,全球技术提升速度极快,今天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已经拥有了足够多的战略核武器、超音速巡航导弹、陆基、海基、甚至是天基二次核反击力量。除联合国五常之外,如以色列、印度、朝藓等国家也都在事实上拥有了核武器。核战略平衡,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常态。

不过核武器可以制衡,却无法消除矛盾。各国之间由于经济技术、文化差异、资源分配、种族问题和意识形态等等原因所带来的结构性矛盾依然在不断加剧,这种加剧的背后就会爆发剧烈的矛盾和冲突。不过由于有核武器和二次甚至是三次核反击力量的超级制衡存在,所以像二次世界大战那样的战争形态肯定不会出现。但战争一定会来,以一种常人想象不到的方式。

这种战争就是技术争夺战、地缘争夺战、以及舆论争夺战。不计一切手段地抢夺高端技术、消灭和毁灭对手的高端技术。不计一切代价地争夺关键地缘、给对手制造地缘麻烦和困扰。不计一切代价地争夺网络以及舆论阵地、把对手从网络和舆论上彻底搞臭和孤立起来。这种不计一切手段的操作,实质上就是战争。战争就是纯粹的暴力对抗,以拳头大作为胜利的唯一评判标准。人类在和平时期建立起来的公约、制度、法律、道德底线等等,都将彻底被战争践踏。

今天看看美国的所作所为,难倒不是战争吗?随意绑架他国公民、随意暗杀他国政要、到处支持极端恐怖组织和极端宗教、网络雇佣水军文奴煽风点火、疯狂退群毁约、加速窃取他国技术资料、随意制裁或围剿他国企业。美国这样做,就是试图维系自己的技术霸权、地缘霸权和舆论霸权。有了这三种霸权在手,美国就自然继续拥有军事霸权、贸易霸权和美元霸权。三位一体,密不可分。

美国斩首苏莱曼尼所采用的技术并不先进,1996年俄罗斯杀死车臣恐怖分子的时候就使用过这个技术。美军的这种作战方式受限条件很多,所以正常情况下美军无法斩首鲁哈尼、金同志、普京或者默克尔,当然正常情况下美军也无法斩首苏莱曼尼。因此苏莱曼尼不是死于技术,而是死于疏忽。苏莱曼尼此次前往伊拉克本身,就是一场十分冒险的举动。这就相当于是一个美国将军在二战时期前去日本办事一样危险。

苏莱曼尼之所以此时选择去伊拉克,是没想到美国真的会这样做。就像孟晚舟选择去加拿大转机、戈恩选择去日本开会一样,都是没想到。的确,在和平时期,美国肯定不会这样做。这样做实在是太过粗暴、太过流氓、太过无耻、太过不讲规矩和道理、太过践踏法律和人权。但是,在战争时期以上说的这些都毫无意义。什么法律、人权、规矩、道理和粉饰,在战争面前分量就太轻了。战争以获得全面胜利并彻底消灭对方为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其他的一切束缚都可以抛弃。

换句话说,如果苏莱曼尼、孟晚舟和戈恩认识到了当前是战争时期的话,那么他们就会更谨慎一些。他们不会选择去被美国半殖民的伊拉克谈事、不会选择去美国小跟班加拿大转机、也不会选择到被美军彻底控制的日本去开会。只要他们不去,换个地方谈事、转机或开会,美国就毫无办法。但现在,美国就是在利用大家对新型战争的不熟悉,而发动闪电进攻。速度快到很多人都还没来得及设防。

从表面上看,苏莱曼尼是被美军制导导弹击杀的。但实际上,伊拉克方面肯定出了内鬼,否则美军不可能做到精准袭杀。苏莱曼尼在伊朗时,美军根本无从下手,光是定位本身就几乎不可能做到,无人机携弹袭击更是天方夜谭。所以要想获得精准定位的关键数据和情报,就必然需要有人埋伏在伊拉克作为内鬼。伊拉克自萨达姆政权被更迭以来,新的伊拉克政府基本上就是在美国的手把手扶植下组建起来的。新政府对美军的武器、技术、政策以及资金相当依赖。说不上凡事都必须对美军言听计从,但也被控制得差不多了。因此在这个伊拉克新政府里面,安插一些内鬼和谍报人员对美国而言简直轻而易举。

从表面上看,戈恩在日本被捕似乎是雷诺公司和尼桑公司之间的矛盾,但实际上逮捕戈恩的是所谓的东京特搜课,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呢?其实就是美国在日本设置的“盖世太保”。只要是美国人想收拾的人,上到首相下到庶民,手到擒来。二战结束后,日本一直对外宣称非正常国家。其实非正常国家就是被殖民国家,时至今日日本自卫队的战机外出执行任务之后要想返回自家的基地,还得先经过美军批准,否则就会被视为入侵行为当场击落。

这到底是日本人的日本,还是美国人的日本?答案不言而喻。而东京特搜课就是美国殖民日本的爪牙和鹰犬组织之一。美国想要收拾戈恩,和之前肢解阿尔斯通的目的是差不多的,当时阿尔斯通因为和美国通讯产业产生竞争关系,于是其总裁皮耶鲁齐在被邀请飞抵美国参加会议之后,刚下飞机就被逮捕了。他被逮捕后,阿尔斯通惨遭肢解,随后被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控制。阿尔斯通事件之后,欧洲人依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虽然这些公司高层尽量避免去美国,但却没想到会在日本翻了船。

其实只要是 “五 眼 联 盟”国家,或者是被美国殖民/半殖民的国家,如伊拉克、印度、乌克兰、日本、韩国等等,风险也同样很高。希望在经历了戈恩事件之后,能让更多人意识到美国已经掀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以一种全新的方式。世界各国一定要积极备战和反击,以同样全新的方式。战可战,非常战。

对中国而言,伊朗事件、戈恩事件、乃至我们自己的孟晚舟事件对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我们必须尽快意识到新型战争已经爆发的现实,摒弃一切侥幸心理,尽可能地加强和做好自我防护工作、战备工作以及战略反击工作,不要在一个坑里翻两次船。我们一定要清醒地意识到,美国在技术霸权、地缘霸权和舆论霸权领域已经开启战端的事,积极应对,寻求战机,决胜于千里之外。

和美国有竞争关系的高技术企业人才和高管,要尽量避免前往五眼国家,或美控国家。国际交流要尽量选择一带一路国家或金砖国家作为会务地点。

从事美国技术竞争的专家和学者,要加强保密意识、加强人身安保工作、加强情报和信息网络建设,对一些特重点专家学者要予以战时级别的特殊保护。

在激烈交锋地缘热点,就宗教问题、种族问题、文化问题、情报获取等领域,我们要更为积极主动一些,做到平时平安无事,万一有事也可以完美解决。

比如在戈恩和孟晚舟这件事上我们就可以看出区别。目前戈恩已经顺利回到祖国,乘坐私人飞机离开日本,潇洒又完美。很多网络自媒体瞎吹说什么隐藏在乐队的大提琴箱子里悄然离开等等都是属于007系列脑残神剧看多了。现场监控显示,戈恩是自行从住宅离开的。

戈恩之所以能顺利离开日本,关键在于如何进入机场,如今顺利通关。这些如果没有一个超级强大的情报组织在日本活动和铺垫的话,是根本不可能运作成功的。就算戈恩藏在大提琴箱子里离开住宅,还没到机场就会被重新抓回去。只有一个强大的情报组织,和常年在日本深耕细作,才有可能为戈恩离开日本创造条件。

相比起来我们在这方面就要薄弱一些,孟晚舟被加拿大非法囚禁之后,我们所能使用的手段和底牌只有明面上的外交牌,这在和平时期本无可厚非,但是在战争时期光是明牌恐怕就不够用了。对加拿大而言,最好的方式就是疏忽一下,让孟晚舟自行离开。这样既能给美国交差,又能完美地释放压力。然而这些都是需要事前沟通和铺垫的。由于事发突然,孟晚舟被非法囚禁后,我们并没有配套的战时应对预案,导致处理起来十分被动。

别忘了除孟晚舟之外,能源专家何志平也在美国转机期间被捕,美国给他罗织的罪名是行贿受贿一百万。但正常人都知道,从事石油开采贸易,岂是一百万可以搞定的?美国非法扣押何志平,本身就是为了以暴力形式夺取石油开采情报,防止中国在美元结算体系之外去寻求到新的石油供应点。

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我们也要放弃幻想。美国垄断下的互联网世界里,绝对不会允许中国正能量存在。美国最多允许中国田园风光和中国功夫等对美国意识形态和美国文化无害的存在。对其他的,哪怕是对中国美食舌尖上的中国,他们也会一黑到底,叫骂不绝。因为美国人不在乎中国人过不过田园生活,无所谓中国人练不练功夫,但美国人很在意饮食文化。饮食文化和体育竞技以及语言文字一样,都是悄然改变和潜移默化影响人们思想的顶级意识形态存在方式。

我们要想舆论出海,要想在全世界树立起中国话语权,就必须按照战时标准,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互联网产业体系、投资体系、互联网应用体系,有了阵地和基础,才能和美国分庭抗礼。

苏莱曼尼、皮耶鲁齐、戈恩、孟晚舟,每一个事件背后都是一场战斗,这些战斗串起来就是一场战争,一场新形态下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一次,我们务必要觉醒清醒,备战反击。不要像当年那样,洋人都快要兵临紫禁城城下了,还是不肯相信这是战争,坚称只是边衅。

历史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