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行先生:“耶和华”在1660年之前不存在|2020-01-11

2020年1月11日09:42:55
评论

本文将根据杨光先的文著《辟邪论》进一步缩小现代基督教诞生的年代范围,使其更精确。

我在第3.4篇文章中提到古代基督教在来华传教士受到中国士大夫诘问之后变迁发展成现代基督教,是基于很少且片段的证据、只言片语,基于天主耶稣和天主上帝概念的变化而作出的合乎逻辑的推理。不曾想,在文章刊出后,有网友留言说要我参阅杨光先的《辟邪论》,一看不得了,该文作为证据竟然完全证实了我的推理,这种情形非常类似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杨光先的《辟邪论》作为铁证证明了我的推理是正确的,本文将对此进行阐述。

一、《辟邪论》的成书年代

杨光先《辟邪论》的成文年代,如下图1.2:

↑图1:《辟邪论上》的落款时间

↑图2:《辟邪论中下》的落款时间

《辟邪论上》的落款时间为“顺治己亥”即公元1659年,《辟邪中、下》的落款时间为“顺治庚申”即公元1660年。

二、实证天主即耶稣

《辟邪论上》中写道:“问:‘耶稣为谁?’曰:‘即天主。’……玛利亚胎孕天主……名曰耶稣,故玛利亚为天主之母。”如下图3:

↑图3:《辟邪论》

此前诸文的“天主即耶稣”尚可认为是推理,而这段话则非常明确指出:天主即是耶稣,文中还有多处提到“天主即是耶稣”,都是明证。杨光先的记载实证了此前的逻辑推理。

三、“上帝”是怎么成为天主的?

《辟邪论中》中写道:“利玛窦……历引六经之上帝,而断章以证其为天主……尊耶稣为上帝,则不可言也。”如下图:

这里出现的说法是:天主=上帝=耶稣,而且说明利玛窦当时就已经把中国概念的“上帝”附会成基督教的天主,作为对耶稣是天主的解释,以便于中国受众理解。也就是说,在中国概念的“上帝”取代西方概念的“耶稣”成为天主、耶稣成为上帝之子之前,还有一段“天主=上帝=耶稣”的过渡期,直至1660年仍然如此。

四、“耶稣即是天主”遭到诘问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逻辑推演认为,耶稣由天主变为上帝之子是由于在中国受到士大夫的诘问而产生的,当然只是根据只言片语之间的逻辑关系进行推导而已,而杨光先的《辟邪论》确确实实记载有对耶稣降生的诘问,算是对我逻辑推演的直接证据支持,是实证,相当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先有推演,后有实证。杨光先的诘问有如下几点:

1.《辟邪论上》中载:“天主下生三十三年,谁代主宰其事?天地既无主宰,则天亦不运行,地亦不长养,人亦不生死,物亦不蕃茂,而万类不几息矣?”如下图:

杨光先这里诘问,在天主耶稣降生的33年间,宇宙万物无所主宰而不运行。这个诘问在不能分身的情况下还是有力量的。

2.《辟邪论上》中载:“及事败之后,不安义命,跪祷于天,而妖人之真形毕露……以天主而跪祷则必非天主,明矣!”“若耶稣跪祷于天,则知耶稣之非天主,痛快斩截,真为照妖之神镜也。”如下图:

杨光先这里诘问,天主耶稣降生于世间,事败之后,竟然跪祷于天,那就说明,耶稣肯定不是天主。这个诘问在逻辑上是很有力量的。

3.《辟邪论上》中载:“古今有圣人而正法者否?上帝而正法,吾未之前闻也。所谓天主者,主宰天地万物者也。能主宰天地万物而不能主宰一身之考终,则天主之为上帝可知矣。”“岂有彼国正法之罪犯而来中夏为造天之圣人……耶稣得为圣人,则汉之黄中明之白莲皆可称圣人矣。”如下图:

杨光先这里诘问,既然耶稣被正法,一个罪犯怎么能称造天之圣人呢?如果耶稣这样被正法的人都能当圣人,那么白莲教也能称圣人了。这个诘问在政治上是有力量的。

正是在这三个颇有分量的诘问之下,传教士开始改编,之后,耶稣从天主降格成为中国概念的“上帝”之子。再之后,这些信息回传西方,西方再编造一个天主的名词——耶和华,而耶稣成为成为耶和华之子。这样,基督教基本名词和教义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中国文献中留痕下来。

五、1660之前耶和华不存在

《辟邪论》所载说明,“耶和华”此时还未诞生,耶和华还不是天主,耶和华即是天主的说法还不存在。因此,耶和华成为天主必为1660年之后出现的。可以据此作出结论:凡是出现“耶和华是天主”的文献必为1660年之后。

问题是:“耶和华”这个词汇此前存在吗?若存在,是什么含义?何以成为God天主的名字呢?若不存在,是怎么制造出来的新词?

《圣经旧约》中出现“耶和华”的次数高达5765次,《圣经新约》中出现“耶和华”达143次,如下图:

↑图4:“耶和华”一词在《圣经》中出现的频率

据此,我们可以说,《圣经旧约》绝大多数必成书于1660年之后,《圣经新约》的一部分必成书于1660年之后。也就是说,《圣经旧约》大部分成书于《新约》之后,即《新约》早于《旧约》、《旧约》晚于《新约》。或者说,今版《圣经》成书于1660年之后。也可据此轻易推理出,现代基督教诞生于1660年之后的清代中国。

六、总结

此图表是对《现代基督教在中国诞生记》中表格的修正。

①1430年代,在《坤舆万国全图》中,有“天主”之称,且竟是“天主降生”之说,没提及“耶稣”,虽然并不能因此说此时不存在耶稣,但也没有明确说存在耶稣。如果耶稣存在,此时的天主教与耶稣教是否能等同呢?

②1602年之前,天主即是耶稣,这时候,“上帝”还未被附会为天主耶稣。

③1602-1623-1660年间,“上帝=天主”是作为“耶稣=天主”的解释而附会的,与后来(约1700年,甚至更晚)的“耶稣是上帝之子”的“上帝=天主”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处于附会从属地位,后者处于正式主体地位,成为正式学说。

④约1700年,甚至更晚,“耶和华”在西方诞生,取代耶稣成为天主,而耶稣降格成为耶和华之子。同时,耶稣在中国成为中国概念“上帝”之子。这已经不是推理了,而是有充分证据支持的事实了。

⑤20世纪上半叶,在中国基督教界,西方概念的“耶和华”取代中国概念“上帝”成为God的名字,中国概念的“上帝”取代“天主”成为God的类称。

⑥20世纪晚期,“神”又取代“上帝”成为God的类称。当今中国大陆版的《圣经》中不见任何“上帝”的字样。

总而言之,God、天主、耶稣、上帝、耶和华,这些基督教基本名称和教义在中国的嬗变过程,基本特点是西方的“God耶稣”到中国之后变成“上帝之子”,这其中,不仅仅涉及到翻译问题,更涉及到西方基督教在早期(16世纪末)传入中国之后受到明朝士大夫的诘问而改造,吸收中国文化思想并丰富、完善、成熟、定型,再之后(估计是18世纪)回传到西方对旧式的、不成熟的、充满矛盾的古代基督教进行革新,使之成为现代基督教,之后(估计为19世纪)再回到中国改变之前的翻译,以翻译之说进行解释,妄图抹掉基督教在中国被改造的历史痕迹。

七、结论

1.耶和华诞生于1660年之后,今版《圣经》成书于1660年之后。

2.基督教传入中国之前很可能非常单薄粗陋,传入中国之后被改造,改造的广度和深度都非常之大。现代基督教诞生于1660年之后的中国,中国文化思想对现代基督教的渗透非常之大,具体情况还有待于后来者研究。

3.西方的“三位一体”、“经院哲学”、“三教合一”、“自然神论”、“摩西十戒”的诞生和形成都与中国文化思想有着难以割舍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且都是1660年之后的产物。所谓托马斯·阿奎那的皇皇巨著不可能是13世纪的产物!托马斯·阿奎那是否是存在?是否是13世纪的人物呢?

4.基督教史存在大量伪史。

5.上述结论既是严谨推理的结果,也是已经为文献所实证的。

6.本点系逻辑链条较长的推理。根据上述经实证的结论,合理的推理是:天主教早于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早于耶稣教,耶稣教早于现代基督教,现代基督教早于犹太教。可见,大宛以西的宗教史是非常典型的层累而成的“历史”。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谓的“天主教”指的是耶稣还未出现、还不是天主的早期教派,这里所谓的“耶稣教”指的是天主即是耶稣的教派,这里所谓的现代基督教指的是耶稣是上帝之子的教派。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