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铁憨憨”钟南山,和“玲珑人” 管 轶!武汉疫情,也是一张人性试纸|2020-1-25

2020年1月25日11:03:44 发表评论

导读:如果我们这个社会的舆论把“玲珑人”管 轶包装成了英雄,把“铁憨憨”钟南山们骂伤了心,那才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昏庸和不幸。武汉疫情,既是一场防控硬仗,也是一场考验人性的试纸。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84岁钟南山等一大批曾经在一线抗击过非典的国家专家再次挂帅出征。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不少自愿奔赴一线的年轻医生,这里面有很多医生甚至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娃娃医生。就在几个月前,他们还是爸爸妈妈眼里好好上学的乖宝宝,但如今他们却被疫区的人们称之为英雄和白衣天使。

但是专家懂疾病,却未必懂舆论。舆论引流靠的是情绪和猜想,战胜疾病靠的是理性和科学。在钟南山等专家奔赴一线且不断讲真话的同时,一支支带有情绪的暗箭却悄然射向了他们的后背。昨天,只身逃离武汉的病毒学家管 轶 在HK面对记者侃侃而谈,大肆鼓吹情况比非典严重十倍不止,且还声称武汉拒绝医生拒绝专家。

这明显话里话外、明里暗里地标榜说只有他自己才是正确的先知、只有他自己知道真相,知道人类面对这种病毒极其无力,唯有尽快逃跑。而别的医生都还在傻傻地做无用功,且还对外隐瞒。

……管 轶 这番言论一出,网络顿时哗然。人们开始把质疑的目光投向仍在武汉一线坚持奋斗的那些医生们。

和小嘴玲珑的管 轶不同的是,在面对话筒的时候,钟南山们的回应似乎显得有些“铁憨憨”,因为他们坚持说真话,就算真话不那么好听。第一:不管网络舆情如何发酵,他们始终坚持此病毒传染性和发病烈度不如非典强。第二:不管有多少人恐慌和质疑,他们始终坚称该疾病可防可控。哪怕他们自己也感染了病毒。和钟南山院士一样奔赴武汉一线的北京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广发回京后被发现感染病毒,然后进行了隔离治疗。

与此同时在他的微博下面出现了一堆讥讽他的评论。其中有一条是这样说的:“你这种误国误民的专家还在说什么可防可控!”

经过了一天的治疗之后,情况好转后的王主任打开微博看到了这条质问,于是在病床上写了一篇回应,回应中他再次重申:我依然认为该病毒可防可控。

1月23日,距离中国人传统春节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在武汉一线现场,有人问钟南山:“武汉政府对疫情瞒报才导致了病毒大规模扩散的后果,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钟南山院士当场回应:“我确认武汉和广东省的病患数量没有任何隐瞒,整个过程非常公开透明。同时国家卫健委和特邀前往一线调查的香 港大学微生物专家袁国勇院士也可以证实这一点。”

此言一出,网络上立刻有人开始对钟南山进行谩骂和质疑,认为老人到武汉之后被收买或封口了。理由是:“为什么之前一直说只有几十人感染?为什么之前隐瞒有医生护士被感染的事实?”——对此专家们似乎只剩下一句话可以回应:“对于病毒,谁也不能未卜先知。”

无独有偶,同样长期奋战在抗击病毒一线,曾经亲自率队赶赴非洲埃博拉病毒疫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医大专家毛青教授也顶着舆论压力发声科普:“该病毒传染性真的远远不如非典,群众可以通过避开人群密集地带以及佩戴一般医用口罩的方式实现完全预防。这种病毒预防效果远远大于救治,所以我们对待此次疫情不能麻痹大意,但也不必恐慌。” ——结果他话音刚落,就有人把他骂了个底朝天。骂人者怒斥道:“都几百人感染了,你还说传染性远远不如非典,你还有良心吗?连医生都被感染了,你还说戴口罩就可以预防,你是个啥水货专家?”

良心?这可真是个好问题。有谁会认为网络上愤怒的键盘党比抗击非典、亲赴一线、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国宝级专家更有良心?水货专家?人家可是抗击埃博拉病毒的英雄啊!埃博拉,也被称为生物恐怖主义,迄今为止传播和感染方式不明,致死率超高,一旦感染之后,就有可能全身化为脓水,没有特效药可治。最初前往疫区的一些西方医护工作者居然有在全身防护的情况下依然被感染病毒,然后凄惨死去的案例发生。面对这种情况,大量人员逃离疫区。最后还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助医疗团队的努力下,才将疫情控制住。而毛青,就是控制这种疫情的一线专家。我们不能连他的话都不爱听,只爱听煽情自媒体的话吧。

对于这种变异病毒,现阶段的人类科技只能在爆发后去了解其特性,去启动防控预案,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也不可能提前消灭病毒。如果我们要求医生和专家们必须提前消灭未知变异病毒且绝不出现任何传染,否则不管医生专家再辛苦,事后也要追责处罚的话,其实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当然正如中纪委所承诺的:“如果真的有人敢刻意隐瞒疫情,一定会依法依规一查到底。” 在依法依规,讲科学讲证据的情况下,怎么查都没问题,全国老百姓和医生都会举双手赞成,可现在网上那些非理性不科学、一味喊打喊杀的声音,和那种去医院里叫嚣“治不好我就砍死你”的医闹暴徒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不能让奋战在一线的医生们一边拼命救人,一边还要被亿万张嘴指责和怀疑,甚至叫嚣着要“秋收算账”。这样真的很不公平。

有以下三点笔者一定要再次强调强调强调。

第一:是否人传人需要专用试纸才能及早确认,疫情信息公布不能靠猜!是否人传人需要专用试纸才能及早确认,疫情信息公布不能靠猜!是否人传人需要专用试纸才能及早确认,疫情信息公布不能靠猜!

第二:传染性不如非典强,不等于不会传染。传染性不如非典强,不等于不会传染。传染性不如非典强,不等于不会传染。

第三:可防可控,不等于已防已控。可防可控,不等于已防已控。可防可控,不等于已防已控。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至今还在一线奋战或高度关注该疫情的专家,包括钟南山、王广发以及毛青在内,从未有一人说过疫情已防已控,只是说可防可控。而全中国只有一个专家说过该病毒“已防已控”,并且还昧着良心建议大家放心参加春运,放心回家过年。而这位专家就是现在已经只身逃离武汉前线,躲在港窝用键盘暗讽武汉专家团队的所谓“病毒专家 管 轶”。他前期在武汉胡说八道,现在又逃跑回家卖惨,搞恐惧营销,说什么疫情相当严重、十分可怕、防控早已无能为力云云等末世言论。就这样一个满口胡说八道的逃兵,居然可以面对媒体记者侃侃而谈,试图把自己包装成成功预判疫情严重的英雄。——这管 轶,可真会见风使舵啊!可笑吗?可笑。不仅可笑,还很可耻。

记得在’病毒爆发之初,钟南山等专家始终坚持虽然病毒可防可控但也要小心应对,不能掉以轻心时,管 轶却大肆放炮说:病毒已防已控,可以正常春运放心过年。等到疫情扩散数据变得严重之后,当钟南山们冲到一线奋战的专家依然坚持可防可控,做好最坏打算,但有信心一定能战胜疫情时。这位所谓的病毒专家管 轶却早已只身逃离一线,然后大肆散播悲观绝望和恐怖情绪,称情况十分可怕,已经无能为力等等,声泪俱下,在网上圈粉无数。

你看,钟南山们真是“铁憨憨”啊,他们不会在舆情面前说假话,不会在面对舆论压力和外行误解的时候见风使舵地赚粉丝和口碑。但管 轶就显得玲珑多了!当疫情还不明确时,他面对记者大肆拍胸脯说假话、承诺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大揽抗疫功劳到自己头上。等到后来问题严重的时候,他又面对舆论继续撒谎,扮演悲情,说什么自己早就预料到疫情很严重、十分可怕、无能为力,但其他专家就是不听。——呵呵,你TM可真是个人精啊。

我们应该庆幸,在中国的医疗系统里,这种面对舆论八面玲珑,面对疫情毫无建树的玲珑人很少。大多数都是像钟南山院士那样的“铁憨憨”,他们面对舆情略显木讷,但面对疫情却又谨慎乐观,积极无畏。

在舆论面前,每一句话都可以被带歪,如何传播纯粹取决于媒体人的良知。在出现新型冠状病毒之后,中国疾控中心的反应可谓是十分快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出现了针对性检测的专用试纸,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出现了病毒的专业论文,对病毒的特性进行了尽善尽美的分析。但这些并不能阻止病毒的扩散,除非人能提前预知未来,否则的话想要病毒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就消失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做到,这超出了医生的能力。

第一:关于人传人的问题。

首先,武汉疾控中心不可能胡乱发布信息,在没有拿到专业试纸之前,病毒是否具备传染性只能依靠异常体温检测手段。在第一例病患出现后,武汉疾控中心对医护人员和身边家属进行了每天多次的异常体温检测观察,每一天的数据都显示身边接触者没有出现体温异常升高,因此武汉才会发布目前没有检测到人传人的情况通报。这完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如果任何有病毒都要当做有传染性来通报的话,那么估计全中国每天都要24小时不停地通报了,这完全是不科学也不现实的。

其次,在进一步研究明确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性,并加班加点研制出专用病毒试纸之后,武汉疾控中心才可以有实证地向外界宣布病毒可能存在人传人的情况。而钟南山院士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得到的确切数据,当时经试纸检测发现有14名医护人员已经被感染(后来变成15名)。——并不是说武汉疾控中心知道情况故意不说,等到钟南山院士说了之后不得已才说。病毒的防控情况已经不再由武汉市防控中心发布,而是由国家派遣的防控专家组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直接发布,这一点钟南山院士已经亲口证实过了。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我证实,武汉和广州对病患数量没有隐瞒,通报过程科学、公开、透明。”

最后,在全市医院配发试纸并进行范围内进行大排查之后,疾控中心才筛查出了大量处于潜伏期的病患。在这种时候,玲珑人应该站出来,抢占道德制高点,大肆批判武汉医生为什么不未卜先知,为什么不早点猜出精确数量,为什么不早点全城封闭,甭管这些“为什么不早点”的质问是否科学,反正现在舆论正汹涌呢,质就涨粉,疑就对了,反正也没啥成本是不是?从道德高地上踩踏武汉疾控和医生,就能壮大自己人设,有利于抢功圈粉,多“好”的事啊。

可是,钟南山们这些国家级专家怎么就这么“铁憨憨”呢?他们不仅不和武汉医生和疾控中心划清界限,反而主动站出来为武汉医护人员说公道话,说良心话,说真话。甚至不惜因此即拼命奋战一线,又在网上被人误解挨骂。

第二:为什么不早点封市场封城?

首先,如果只要有人得肺炎或发烧住院就要首先关闭菜市场的话,那么全中国就不会存在菜市场了。像武汉这样的千万级人口大城市,每天都有各自发烧、流感、肺炎和感冒患者发病,且大都去过菜市场。在没有确切病毒传染证据之前,政府也不可能随意封闭市场。当然,武汉海鲜市场长期存在那么多的违规野生动物销售的确是问题,但这个应该问责武汉市政府和相关食品卫生管理部门,和医生们无关,毕竟医生平时干涉不了菜市场的日常管理经营。

其次,在病毒潜伏期内,实际已经产生的人传人传播,但是没有病毒检测纸的情况下,医生、科学家不可能靠冥想和猜测来预判患者数量或发布疾控信息。必须要等待新型冠状病毒得到医学鉴定确认之后,才可以更新最新疫情数据,并启动相关防护措施。亲临现场王广发主任也表示:武汉疾控中心对华南海鲜市场的处理相当到位,在真正确定源头之后,就立即进行了处理,速度够快够准。——但你知道管 轶 对此怎么说吗?

他可不觉得华南市场封闭得太及时是个好事,而是怪罪武汉把市场封闭得太早,只不过他的说话方式很有技巧相当玲珑可人。他说:“我去华南海鲜市场调查未果,因为武汉已经将这里封掉了、洗地,没了“犯罪现场”叫我怎么调查?”

——啥意思?他的意思就是武汉疾控中心早就将这里确定为病毒源,并进行了及时封闭和现场消毒。在正常人看来,这种处理绝对是一万个正确。但在管 轶的嘴里却变成了”洗地和破坏现场。“洗地+破坏犯罪现场” ?这TM是病毒爆发点,不是杀人现场!把标准病毒防控措施说成洗地和破坏现场,也算是“舌绽莲花”得令人发指了。难倒武汉不该封闭市场,不必消毒处理,而是要留着让它继续放毒传播,就为了方便您去搞论文?

最后,关于武汉暂停交通运输的问题。一个位于中国中部、集合水陆空三个交通枢纽的千万级人口重镇,不可能说封就封。暂停千万级枢纽大城市的交通运输已经超出了武汉甚至是湖北省的处理权限,必须是达到了某种紧要且必要的程度之后,才能按程序由国家层面启动。由此带来的影响巨大,牵一发动全身。不可能随意早封,也不可能该封不封。必须严格按照现行传染病管理预案,逐级启动。

第三:病毒传染性是否强烈如何确认?

首先,不管是抗击过埃博拉病毒的毛青教授,还是抗击过非典的钟南山教授,或者是参加武汉疫情抗击一线的王广发主任,他们都是这方面的顶级专家,他们对病毒的传染性判断是绝对权威的,这种权威判断来源于对病毒的深入了解,而不是舆论情绪。

从最新论文上我们可以看到,该冠状病毒特征十分明确,感染路径十分清楚。世界上有1000多种已知的冠状病毒,绝大多数不感染人,极少数存在动物感染人的情况,只有极端少数才会存在人传人现象。该冠状病毒虽然和非典以及中东呼吸病有40%~70%的类似性,但仍属于不同的平行病毒。

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该病毒入侵人体不是通过皮肤,而是通过上呼吸道粘膜,这是由于该病毒的一个蛋白变异导致的。如果没有这一处变异,那么这个病毒就永远不可能进入人体,更不可能互相传播。

既然该病毒只能通过人体上呼吸道粘膜入侵,那么一般医用和一次性手术口罩均可实现完全预防!记住,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只要勤换口罩,隔绝飞沫进入上呼吸道粘膜(鼻腔),就可以实现完全预防。——当然了,这只是对一般老百姓而言。对于一线的医疗救治工作者来说,尤其全身暴露在大量病毒环境下,所以还需要佩戴护目镜、防病毒服装等等。

也正是由于专家们对该病毒的充分了解,才使得他们能够不断坚定地反复强调,该病毒可防可控,传染性不如非典那么强。只要大家出门坚持佩戴口罩,回家就洗手,避免前往人群密集地带,就可以实现完全防控。但这个完全防控是指你要完全按专家意见来采取防护措施才行啊!!并不是说专家说完就实现防控了。你非不听专家意见,就是不带口罩,或者买个贵的口罩一直不换,就是偏要扎堆集会,偏要跑去武汉过年,那就没办法了。这种情况下防控失败不是专家的责任,而是你自己的问题。

其次,关于14名医生护士感染的问题。在神经科感染事故发生之后,除王广发和张劲农之外,呼吸传染病房一线医生护士暂时没有再出现新的感染。一方面是由于升级了防护系统,另外一方面之前的14名医生护士感染是一个意外,这些被感染的医生和护士并不是呼吸传染科的,而是脑神经科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是在给一名患者做神经科手术的时候被感染的。如果提前有试纸发现这是一名病毒携带者的话,就可以避免这次感染事故,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中国此次研发生产出试纸的时间可以说已经是创纪录了,已经没法再快了。

第四:病毒的发病烈度如何确认

首先,该病毒发病之后的情况因人而异。身体好的人,康复较快。虽然没有针对性特效药,但是常规治疗和护理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北京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王广发在被感染后仅24小时就基本控制了病情,恢复了体力,可以继续看论文,以及上网写文章、答问题。而一些中老年病患,比如最先死亡的两名重症患者此前均有糖尿病并发症或脑梗死以及胆结石等疾病,身体抵抗力和免疫能力较低。

其次,该病毒传播烈性也和非典完全不同。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HK陶大花园案例。当时有一名非典感染者出现了腹泻,结果与之同一小区相连通下水道的321人均被感染!事后查明是病毒进入下水道U型管道之后,污水汽化导致病毒扩散。这就是非典的传染性和发病烈度!而新型冠状病毒,不具备这种传染性(除非再次发生重大变异)。当你明白了这一点就知道,这一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和当年的非典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据钟南山回忆,当年非典病毒致死率很高,发病强烈,来无影去无踪,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治疗和研究都还没搞明白它的传染机制、发病原理以及治疗方案。各地均有平时身体很健康,且在没有与任何已知患者直接接触情况下,依然被传染且很快发病死亡的案例发生。

而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全部都可追溯到感染源,且平时身体健康者均自愈较快。——除王广发之外,专家组副组长张劲农此前也感染了这种新冠病毒,不过由于其平时身体较为健康,所以发病症状较轻。因为医院床位紧张,所以他自行在家隔离,并通过口服医院开的常规药物,加强鸡汤和鸡蛋营养摄入就得以自愈。——这也就是说,这个病毒不管是传染性还是发病烈度,的确远不如非典。换做非典的话,是绝不可能在家自行隔离成功的,也不可能在家口服药物就自愈。也就是说,截止目前为止,专家和科研攻关小组的基本判断依然是科学、理性且正确的。

该病毒目前重症致死的主要是抵抗力较弱的中老年人,或本身就有其他疾病并发症的病患,所以也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最后,该病毒目前已经被列入甲级传染病管理。这一方面说明了国家对此的重视,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要因此慌张。一般来说,甲级传染病管理只有霍乱和鼠疫等,也就是“黑死病”类。但是这一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乙类传染病范畴,之所以将其归入甲级传染病管理是因为武汉的地理位置和春节期间等特殊情况导致。——无论是走陆路、水路还是空中,武汉均是一个位于全国中心的核心交通枢纽城市,尤其在春运期间无论是坐船、坐火车、坐飞机都有大量人流经过或经停武汉。在武汉目前处于疫情发生的情况下,大量春运人流如果不加以管控就有可能形成大范围的病毒扩散。尤其是春运期间车站、车厢、飞机舱内、轮船舱都人满为患的情况下,就更加危险。所以,目前对该病毒的防控管理才被升格处理。

第五:未来情况会如何?

从目前看,此次疫情仍可防可控。唯一的问题在于病毒的潜伏期和爆发时间节点太过凑巧。该病毒爆发于中国传统春节前夕,且还存在14日的潜伏期。这就可能导致前期很多病毒携带者并未被发现的情况下,参与到了春运人流当中,有可能存在和出现输出性感染或超级传播者。最怕的就是大家麻痹大意,不戴口罩。

因此钟南山等专家均强烈建议:这个春节期间要尽量避免去人流集中地方,各地政府要避免举办此类活动,出门办事一定要佩戴口罩,回家之后必须要洗手,口罩就买便宜的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出门戴一次扔一次,不要重复使用昂贵口罩。并且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警惕留意发烧发热情况,一旦出现该情况就必须要及时就医并作试纸处理。从目前来看,只要做好隔离和护理治疗,该疾病的自愈几率还是比较高的。温州等地发现的早期感染者,已经有基本痊愈的案例。

不过由于此次病毒潜伏期长,加之恰逢春运,所以专家不排除未来十五日在其他地区出现新爆发疫区的可能性。所以这个春节请大家一定要注意注意再注意,出门戴口罩,回家之前就扔掉,不麻痹大意,不恐慌不害怕,不信谣不传谣,支持医生,理性对待。

哪怕对武汉市政府工作有什么不满意或有所质疑的地方,也请先支持武汉工作,理解武汉人民,一切的功过是非等战胜病毒之后,再说不迟吧。比如是否严格执行了封闭交通计划?是否提前走漏消息导致几十万人连夜出城导致疫情加重扩散可能,是否依然举办大规模集会或晚会等等。这些,都可以等疫情结束之后再说,而且板子也不应该打在医护人员身上。

第六:尾声!

总而言之,在病毒面前我选择相信科学、相信理性、相信钟南山、王广发、毛青等专家院士,不相信各种神预测和马后炮。虽然他们说的真话听起来有些“铁憨憨”,但忠言逆耳利于行,这种时候“铁憨憨”往往比“玲珑人”更靠得住。如果我们在疫情前期听信了管 轶的好听话,现在又听信了管 轶的惊悚话,那我们这次抗击疫情战役就真完了。世界上但凡不负责任的,都是这种见风使舵的玲珑人!世界上但凡坚守人间正道的,往往都是一些理性直言的铁憨憨。

实际上,管 轶的实验室之前还因为管理问题及不达标,而被管理部门查处过。在疫情上,他也长期习惯性随意发言。之前他就一会儿说中国内地禽流感全民失控,一会又说中国流感病毒已经彻底防控失败。但这些言论最后都被证实是信口开河!管 轶很多惊悚的言论,均多次被权威部门或学者泰斗辟谣,但他依然屡教不改。——不过这位“病毒学家”虽然看起来对病毒研究并不怎么专业,但对如何玩转舆论倒是精通得很呢!戏精上身,按都按不住。真是好一个玉面小玲珑啊~

只是,如果我们这个社会的舆论把“玲珑人”管 轶包装成了英雄,把“铁憨憨”钟南山们骂伤了心,那才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昏庸和不幸。武汉疫情,既是一场防控硬仗,也是一场考验人性的试纸。请不要用情绪和猜测来逼迫奋战在一线的专家们说假话。在钟南山院士的办公室里,悬挂着一张笔锋刚劲的书法作品,上面只有四个字:敢医敢言!

一个民族,需要保护好这样的专家。一个国家的舆论,需要给科学家们留下足够说不好听真话的空间。少一些表演型的逃兵,多一些说真话的英雄。最后我想说的是,希望一切奋战在前线的医务工作者们一切平安。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什么天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再伟大的专家、再勇敢的年轻医生都有自己的家人,你们的平安不仅被全国人民牵挂,也被亲人朋友所牵挂。所以请一定珍重,一定要平安回来。

你们只管放心救人,舆论背后就交给中国网友吧。今天就是除夕了,新春佳节咱该过还的过,不管形势如何,也永远都要乐观奋斗。所以周小平在这里还是要祝大家,祝所有心怀善意的中国网友,祝所有人,身体健康、阖家团圆、春节快乐。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