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学爸蛋总: 挟难民以令诸侯——土耳其与俄罗斯大打出手|2020-3-5

(一)难民出征,寸草不生

有人正琢磨着引入外来人口,但是最近,不同信仰、不同民族的人口,正在成为国际政治的有力武器。

这几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亲自下令:“开门,放难民!”随后,土耳其政府用免费的大巴车把十几万中东难民,送到了希腊边界。

虽然希腊警察早已严阵以待,并且拼命使用催泪弹,但终因寡不敌众,七万难民一边投掷石块,一边突破警察防线,冲入了希腊。

还一些难民,企图通过海路冲向希腊的岛屿。希腊海岸警卫队开枪驱赶,其中一艘难民船不幸倾覆,其中还有儿童身亡。

3月1日晚土耳其内政部长索伊卢发推表示,截至当地时间19:40,共有100777名移民离开土耳其。现在蛋总很担心,他们之中有人感染新冠病毒。

虽然已经有10万难民闯了进来,希腊依然没有放弃抵抗,因为土耳其总共有400万难民,所以希腊军队连夜加固了边境的铁丝网。

希腊的农民也担心政府拦不住,自发动员了起来,把家里的土制坦克,也就是拖拉机都开出来了,集结在边境地区的,协助政府防范难民。

无家可归的难民进入了希腊,只能就地扎营。结果刚扎下,希腊农民开着拖拉机来了,高喊着:这是我的土地……

约有500名难民冲到希腊边境莱斯沃斯岛上,他们将岛上的一座东正教堂作为据点,并且和前来驱赶的希腊警方爆发冲突。

(二)土耳其的大杀器,欧盟被玩儿的没脾气

肯定很多人一头雾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难民,为什么土耳其突然放开边境,为什么又是希腊。

我们来看一下土耳其地图,南边陆地上挨着叙利亚和伊拉克,西边与希腊和保加利亚接壤,南边靠着地中海,北边靠着黑海。

2010年,北非和中东爆发了名为阿拉伯之春的颜色革命,2011年战火又烧到了叙利亚,同时IS(伊斯兰国)又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兴起,由此产生了大量难民。

难民其实就是拖家带口,背着行李,逃离战火的人。往哪儿逃呢?我们换位思考一下,肯定要考虑这么几个因素:安全、富裕、距离近,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不可能从内战中的叙利亚,逃往伊拉克,那简直是从狼窝跳到了虎穴,也相当于从乞丐家,逃到了叫花子家。而西边又是地中海,因此只能向北往土耳其逃,先逃到土耳其再说。

逃到土耳其首先是安全了,也比较富裕,但是接纳能力有限,毕竟难民太多了,只有25万能住进难民营,更多的只能露宿街头,也根本没有工作机会。

到后来,大家又听大傻的老妹的老妈的大哥的儿子说:欧洲那里钱多人美速来。所以他们希望通过土耳其到达欧盟的东大门——希腊。

在土耳其,过着猪狗不如的难民生活,还不如欧盟闯荡一番,或许通过努力还可以出人头地,不努力也可以享受较高水准的救济。

但是欧洲国家猴精猴精的,嘴上喊着民主、人权、自由,这个时候突然踢起了皮球,不愿意开放边境。

比如希腊,在陆地边界上挖起了长120公里的壕沟(没办法,国家就这么大,没法更长了),宽约30米,深7米。

但是这挡不住难民的热情,他们有的从陆路,有的从海路(偷渡),飞蛾扑火一样,通过希腊涌向欧盟。

中间的事儿我们就略过了,包括各国如何推卸责任,各国内部的一些分歧,还包括海滩上溺亡的那个三岁小男孩,以及宗教利益集团如何利用难民做生意。

反正,欧洲涌进了200多万难民,德国有80万。结果进来之后,大家才发现问题比想象的更严重,社会治安受到严重威胁,不仅仅有此起彼伏的暴力犯罪,还有恐怖分子混杂其中。

但已经放进来了想赶走就难了,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一边救济一边防着他们,整个欧洲被折磨得疲惫不堪。

但问题是,还有两百多万难民,在土耳其排着队等着进入欧盟。欧盟认识到,土耳其是个关键,只要土耳其看好门,难民就进不来。

所以欧盟就跟土耳其商量:我给你30亿欧元,你来帮我拦住这些难民,你看行不?

土耳其埃尔多安:30亿怎么能够?起码也得100亿!

欧盟:现钱只有这么多了。要么我们这样吧,我们给土耳其公民更开放的签证政策,或者再考虑一下土耳其加入欧盟的问题,你看你想要哪一个?

2015年11月27日,欧盟和土耳其就难民潮达成协议,土耳其帮着欧盟看好东大门,换取欧盟的肉包子,也就是30亿欧元(约合214亿人民币)和土耳其脱亚入欧的政治让步。

然而到了2016年3月,土耳其方面又开始反悔: 30亿怎么够,我要200亿欧元!来人,开门,放难民!

欧盟:等一下等一下,这样吧,60亿欧不能再多了,而且还有个条件,我们国家的难民也打包送给你。

2016年3月18日,欧盟和土耳其达成协议,欧盟给土耳其追加30亿(共60亿)欧元的援助,换取土耳其拦住难民。并且所有从土耳其进入希腊的难民,统统遣返至土耳其。

效果怎么样呢?蛋总打个比方,欧盟指望土耳其看好东大门,就好比一个铲屎官指望哈士奇看门一样。毕竟“狗中哈士奇,国中土耳其”。

家里有哈士奇,表面上很吓人,但实际上更喜欢跟陌生人玩儿,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土耳其。

除此之外,哈士奇作为一种宠物犬,不会很安分的待在大门口,它更喜欢进入到客厅和卧室。土耳其也是,一门心思要加入欧盟。

但是哈士奇号称拆家专家啊,欧盟心里是清楚的,一旦允许土耳其加入,欧盟肯定散摊了,所以面有难色。

埃尔多安就不乐意了:你不让我进来,我就开门放难民。他还号召在欧洲的土耳其人,每家都生五个孩子(生三个孩子不够,要生就生五个)。

埃尔多安是个狠人儿啊!这招够毒辣。欧盟也没办法,答应可以随时来家里转一圈(开放土耳其旅游签证)。

从此,土耳其国内的难民,简直成了欧盟的七寸。土耳其一言不合就威胁开门放难民。所以大家理解为啥英国受不了欧盟这群乌合之众要单飞了吧,咋说也是前任村长。

(三)俄土大打出手,欧盟却成受气篓

这回,土耳其开门放难民是咋回事呢?是因为在叙利亚问题上,受了俄罗斯的气,突然想起了组织:对了,差点忘了,我特么是北约的。

所以土耳其请求北约出兵,一起来叙利亚揍俄军,北约爽快的答应了,答应跟土耳其一起骂俄罗斯,但拒绝出兵,并给土耳其指了一条明路,说这事儿应该归联合国安理会。

大家可以考虑一下埃尔多安的感受,俄罗斯是安理会五大流氓,手握否决权,找联合国有什么用?所以埃尔多安一怒之下,在2月29日这一天正式下令:开门,放难民!

接下来了,我们说说为啥土耳其突然又跟俄罗斯撕了起来。

从历史上看,土耳其和俄罗斯关系不太好,可以说是世仇。俄土战争总共爆发过12次,前后241年。

近代的奥斯曼土耳其,被誉为“西亚病夫”,所以屡战屡败。俄国逐渐攫取了土耳其在高加索、黑海、巴尔干附近的很多土地。

二战以后,土耳其加入了北约,并且顶在了围堵苏联的最前沿。苏联为啥冒着爆发核大战的危险,把导弹部署到古巴,是因为美国先把导弹部署到了土耳其。

可以说土耳其简直是北约的看门狗,针对的对象主要是俄罗斯,你说土耳其跟俄罗斯的关系能好得了么?

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的盟友,有俄罗斯目前唯一的海外军事基地。所以俄罗斯坚定地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亲自派兵参战,帮助叙利亚打击IS和反政府武装。

而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的一支——叙利亚自由军(FSA),就是由土耳其扶持的,总部就在土耳其境内,武器也是土耳其援助的。

所以土耳其对俄罗斯参战大为不悦,在2015年11月24日,土耳其甚至击落了俄罗斯一架苏24战机。

俄罗斯军方赶紧派直升机去搜救飞行员,结果直升机又被土耳其击落,而且机上的幸存者被土耳其方面打死。

两国关系大为紧张,但是后来由于普京的一系列骚操作,提供了土耳其要政变的情报,救了埃尔多安一命,并帮助他挫败了政变,稳定了局势,两国关系又戏剧性进入蜜月期。

 

相反,在这次政变中,奥巴马选择了袖手旁观,并且拒绝了埃尔多安的求助,还包庇政变的幕后主使,让埃尔多安大为恼火。

土耳其跟美国的关系急转直下,逮捕了在土耳其传教的美国牧师,双方口水战打了两年多,美国甚至宣布制裁土耳其的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

俄罗斯跟土耳其关系改善了很多,土耳其还要采购俄罗斯的军火S400,把特朗普气得不行,甚至发动了对土耳其的贸易战。

(四)来自哈士奇的威胁,就问你怕不怕

最近土耳其突然又跟俄罗斯翻脸,因为俄罗斯成了土耳其大国梦的绊脚石。土耳其内部的心腹大患是库尔德分裂势力,外部的钉子是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

但是这个巴沙尔政权又是俄罗斯的铁杆小弟。这是俄罗斯跟土耳其之间的根本分歧,所以俄土之间打打谈谈、谈谈打打,从2018年就开始了。

双方对立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说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2020年2月19日,土耳其的防长带队与俄罗斯军方代表团,展开了新一轮谈判,我们来感受一下谈判的气氛。

土耳其防长用最后通牒的语气,用金刚怒目般的眼神,对俄罗斯发出威胁说:俄罗斯必须放弃对阿萨德的支持,否则土耳其将占领大马士革(叙利亚首都),无论谁阻挠都会格杀勿论,对俄军也一样。

你猜怎么着,还真把俄罗斯军方给镇住了,直接给吓尿了,错了,直接给吓笑了,估计没见过这么调皮的哈士奇。中间笑成表情包的,是俄军总参谋长。

不过这一回土耳其已经算是给俄罗斯留面子了。2015年土耳其外长称:土耳其一周之内就能占领俄罗斯。

现在土耳其可牛了,不仅出兵叙利亚,与俄罗斯和叙利亚联军作战,还公然出兵利比亚,帮助其代理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打内战,可见土耳其野心有多大。

作战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法国、俄罗斯、埃及支持的军阀哈夫塔尔,这一下子就相当于得罪了好几个国家,法国甚至派航母编队在附近游弋。

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是继卡扎菲之后敢于同时得罪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主。虽然是公认的政治强人,我还是有点替他担心。

回到土耳其和俄罗斯。我们现在看叙利亚的形势,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的帮助下,虽然基本灭掉了IS,但是远没有实现统一。

除了北部被土耳其强行划走的安全区和东部的库尔德地区,还有伊德利卜(按照意大利萝卜好记)地区,这里盘踞了大量的叛军以及部分IS残余,其中就有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

2019年10月,俄叙联军对这一地区发起最后的猛攻,俄罗斯又是送坦克,又是派空军轰炸。单单在12月16日这一天,俄军战机就对伊德利卜地区轰炸了50次。

眼看叙利亚政府军胜利在望了,土耳其心如火焚,出来搅局,要求和谈。其实就是看自己的代理人顶不住了,出来护犊子。

1月8日,普京与埃尔多安会面,为了防止新的难民潮,双方同意在叙利亚伊德利卜停火,而且两人还一起参加了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的开通仪式。

 

但是1月16日战火再起,叙利亚的解释是反政府武装违反了停战协定,叙利亚政府军开始了新一轮进攻。

这一开打不要紧,叙利亚政府军发现对方火力猛啊。看来前一段时间的停火协议是土耳其给叛军争取的休整补充、恢复元气的时间。

叙利亚政府军被叛军打得丢盔弃甲、连连后退,还有四名俄罗斯军官在战斗中身亡。1月21日,大量俄空军出动,丢下了大批航空炸弹,战局再次扭转。

自己的代理人被欺负,土耳其立刻出来护犊子,埃尔多安警告:叙利亚政府军必须在月末撤离,不然就还以颜色。

埃尔多安也警告俄罗斯:土耳其对俄罗斯在伊德利卜的行动已“失去了耐心”。意思是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帮助叙利亚打我小弟,是不是不把我哈士奇放眼里?

2月10日,土耳其在伊德利卜东部某机场的一个观察点,遭到叙利亚政府军的重型火炮袭击,造成5名土耳其士兵死亡、另有9人受伤。

2月12日,土耳其直接出动空军,在伊德利卜发动的打击中,又造成51名叙利亚政府军士兵死亡。

局势再次紧张起来,土耳其开始向伊德利卜增兵。增了多少呢?根据叙利亚的情报,截止17日,累计进入叙利亚的土耳其军车数量达到2225辆,人数超过7000人。

除此之外,土耳其调动十万大军,进入叙利亚境内。对外解释说是保护叙利亚境内的土耳其人。

2月19日,俄罗斯军方在会谈中被吓尿、错了,被下笑之后(见前文),一边增兵一边派轰炸机对伊德利卜地区进行无差别的狂轰滥炸,无差别的意思是不管是叛军还是土耳其军。

这次轰炸成果颇丰。叛军武装在空袭中至少伤亡1300到1500人,同时还有大量的土耳其提供的技术装备,而叛军营地则遭到彻底摧毁。

这才有了埃尔多安向北约求助,结果惨遭拒绝。被拒绝之后,哈士奇当然是生气了,于是决定:开门,放难民。

局势再次紧张起来,但我不看好土耳其。

第一,我们都知道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而埃尔多安,却以一己之力,先后得罪了所有大国,甚至通过近乎无赖的方式,得罪了整个欧盟。

第二,土耳其对外军事干涉叙利亚和利比亚,不仅破坏了国际规则,也对地区和平和世界和平造成了很大威胁,你让周边的国家如何看你。

第三,土耳其的综合国力,包括国际影响力都干不过俄罗斯,甚至对俄罗斯还有一定的依赖。比如每年315亿方的天然气,俄罗斯帮建的首座核电站,以及订购的S400防空导弹。

如果与俄罗斯硬碰硬,不仅军事上占不到便宜,经济和政治损失也是不是土耳其能够承受的。我估计一番斗狠之后,双方还是要坐到谈判桌前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学爸蛋总: 挟难民以令诸侯——土耳其与俄罗斯大打出手|2020-3-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