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NE0 :全球疫情风暴下的中国机会|2020-03-10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3月9日的通报,我觉得中国的疫情基本上已经确认到了一个尾声阶段。

截至3月8日,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0例,而根据湖北省卫健委的通报,全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例,其中:武汉市36例,其他16个市州均为0例,无境外输入性病例。

也就是说,除武汉以外,中国的其它地区,可以说已经在逐步恢复正常。

但如同我一个月前的文章《疫情,于中国已近尾声,但于世界,可能才刚开始》推测的那样,中国接近尾声的时候,世界的其它地方才刚开始。

英国,法国都相继出现爆发,更别提意大利,新增133例死亡病例,累计死亡病例从7日的233例上升至366例,死亡率已达4.96%,超韩国成中国外疫情最严重国家。

意大利的总理孔特已经签署法令,宣布封锁意大利北部整个伦巴第大区、以及威尼托、艾米利亚-罗马涅等14个省份直至4月3日,热门旅游地米兰和威尼斯也将受影响,涉及至少160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1/4。

 

根据最新法令,封锁期间,上述地区除执行任务的军警、医护人员和紧急救援人员,禁止所有人员出入。

然而,大批民众则着急在法令生效前的“窗口期”四散奔走,逃离被封锁地区。

我在《疫情危机下的全球格局推演》里已经说得很清楚:

这个病毒微观上它攻击的是人体的防御系统,当宏观上,它挑战的实际上是一个社会的管理层的果断性,一个社会里全体国民的服从性、纪律性,还有这个社会的资源调度能力,以及医疗卫生系统的及时反应能力。

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注定无法简单地“抄作业”,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像中国政府那样的政府,也没有像中国人民这样的人民。

可以说,这个病毒,实际上已经给人类历史画出了一道分水岭,一边是中国,一边是外国。

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国家的政府,属于责任有限政府,也就是说,事情不到最坏的那一刻,他们都无法去做最坏的打算。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果我们已经预见了最坏的可能性,那么事情就一定会发展到那个最坏的可能性。

而对那些国家来说,最坏的可能性是什么?

是生产和生活的大面积停顿之后,社会秩序局部甚至大面积地崩溃。

意大利的法令是怎么规定的?

所有学校停课,所有娱乐场所、博物馆、体育馆、游泳池将被关闭。除专业赛事外,所有体育活动将被暂停,包括意甲在内的专业赛事,不允许观众在场观看。酒吧和餐馆必须确保顾客之间至少保持一米的距离,否则将被关闭。

如果你们还记得我写过那篇《泡沫、崩盘、历次经济危机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就知道: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如果在理想的情况下,整个社会生产的商品都被整个社会消费完,那么意味着有一条公式:

生产方的总收入=商品售价×商品总数

而生产方的总收入又可以等价于所有工人的工资+资本方的利润,那么进行置换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得出另外一条公式:

商品售价×商品总数=工人的工资+资本方的利润。

实际上,这条公式解释了为什么1929年经济大萧条之前几次类似经济危机在理论上的成因。

因为从公式上来看,工人工资肯定永远买不完市面上的商品,如果资本不把自己的利润加进去,那么社会上的商品,总是必然没法被购买完,换言之就是必然会出现过剩。

由过剩导致的降价,降价导致的工人工资被进一步压缩,被压缩之后又进一步削弱消费能力,这一个又一个连锁反应,最终会形成一个强烈的负反馈传导到整个经济体,经济危机就发生了。

而对于那些在疫情中的国家来说,一旦到了不得不封闭隔离整个城市的阶段,意味着不仅整个消费端立刻出现大幅度的萎缩,更意味着生产端也陷入停顿。

公式的生产端和消费端都趋近于消失之后,它只剩一个变量,那就是资本方的利润。

这就是我推测他们的社会秩序会在陷入停顿两周之后,很可能会出现骚乱、崩溃和大规模抢掠的逻辑。

因为社会上没有商品,大部分人手里也没钱了,只有那些社会1%的人,还拥有着各种食物和医疗资源,他们自然会成为黑夜里最亮的灯塔,召唤着所有饥饿的人群。

为什么我一直都坚持一个判断,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在这次疫情里更脆弱,就是因为根据我自己在西方生活的时候对于他们的观察,大部分的西方民众,自己的储蓄,甚至撑不过一个月。

手停之后就是嘴停,而出于人最基本的生存本能,在停之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这时候更愚蠢的是祭出货币政策去尝试刺激消费,这只会在物资短缺状态下刺激物价大幅上涨,从而减少人持有现金的欲望,造成进一步的恶性通胀,那就真的的无力回天了。

整个西方社会,会直接整体穿越回1929年。

但西方社会的重返1929,并不意味着世界会重新陷入1929年。

因为当我们仔细去想的话,其实可以发现,上面那条等式的问题在于限定的是一个国家之内的,然而西方国家其实早已经抛弃了大量的生产能力,其商品,实际上是由中国等国家来提供的。

这意味着,他们国内的生产能力陷入停顿之后,实际上只会把整个市场挤出来给中国等生产型国家,而物资匮乏导致的涨价,实际上是对世界工厂的一种变相补贴。

同时,由于消费市场萎缩这个预期导致的石油价格大幅度下跌,对于降低世界工厂的整个制造和运输成本,是非常有效的。

一方面,商品价格因为短缺而上涨,另外一方面,能源成本价格因为消费预期萎缩而下降,那么,这会出现什么场景?

一句话:

买家多花钱,卖家少赚钱,差价都让世界工厂这个中间商赚了。

这对于世界工厂来说也是很无奈,被迫的事情,谁让自己最先恢复呢?

原油价格60美元的时候,口罩价格1块多,现在口罩卖5块,结果原油还跌到30美元。

 

多少年没出现这种两把剪刀两头剪的事情了。

而这种剪刀差带来的利润流入相关国家之后,它会体现为相关公司的企业利润和劳动者薪酬的增加。

这也意味着,这个国家的企业和劳动者,可以截留住这种全球性的利润,有利润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消费能力。

有消费能力意味着能够依靠这种能力,重启全球新的经济发动机,反过来反哺整个世界消费市场的萎缩。

春节假期过后,股票市场上那些口罩和医疗防护用品的股票因为中国疫情可能出现的缓解而出现了连续几天的下跌,当时我在《医疗防护用品的中期短缺,相当于给全世界征一次健康税》里写的是:

我觉得很多医疗和防护用具的上市公司的下跌,只反映了中国疫情缓解的逻辑,但远远没有体现世界疫情开始恶化的预期。

像今天中国A股市场的大幅下跌,实际上我觉得也是一种预期差。

这种下跌只反应了全球经济可能陷入萎缩前景波及中国的担忧,但远远没有反应中国会因为最早恢复而获得一种全世界都不具备的剪刀差的能力的预期。

虽然短期内会被拖累,但迟早,这个世界会发现,中国可以用相关的医疗防护用品的上市公司,来先维持住市场的热点,减缓整个市场的下跌速度。

 

然后,当世界的疫情继续蔓延导致更多人被迫长时间呆在家里之后,中国的在线娱乐和在线办公软硬件相关公司和手机游戏公司,会继续发力。

 

当整个市场逐步稳住并开始爆发多个热点板块之后,大盘股和券商等权重股的抬升下继续走出一波独立行情的可能性很大。

激活的交易市场会重新吸引到全球的资金,不管他们主观上愿不愿意配置在中国市场,他们都只能过来这里,因为其他地方,已经一片哀鸿。

说个题外话,此前在《今天来聊点劲爆的:最终会是什么刺破一线楼市的泡沫?》里探讨过未来的VR技术,我感觉对于相关技术、设备、内容平台的中国公司来说,这次疫情,会是你们占领那些被隔离在家里的西方人民客厅的最好时机。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NE0 :全球疫情风暴下的中国机会|2020-03-1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