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一勺思想:如果全球大衰退将要到来,中国必须要为自己存好弹药|2020-03-15

今天,邵宇老师继续为我们解析美股暴跌对中国的影响!

 

首先,短期来看,由于中国疫情治理见效,各行业开始复工,而欧美疫情正在逐步加重,使得中国接下去很可能将会变成全球资本的“避风港”;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如果再接下去美国经济真的受到严重打击,这些避险资金还是会抽身回到美国,去弥补他们在美国市场上的亏损,尤其是在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前后。所以这部分巨额资本也带着很大的不稳定性,会冲击我们国内金融市场,所以我们必须谨慎对待。

 

其次,更重要的是,长期来看全球性的衰退很可能马上要到来了,甚至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衰退,从一点上可以看出:全球大国里只有中美两国还保持着国债的正利率,而美国这次猛烈降息也无法止住股市暴跌,他们的政策手段也已经快用光了。那么中国未来的应对就至关重要,邵老师提醒我们,一定要谨慎出牌,不能再像08年金融危机一样用大规模放水来刺激市场。如果我们将要面临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那么我们手头上每一颗政策弹药都会变得非常珍贵。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和整个全球化的龙头,所以它的黑色星期一肯定会对全球包括中国形成系列冲击,这种影响还在全球不断发酵。

 

其实整个交易的流程,先是亚洲开盘,日本、中国,然后是欧洲,然后是美国熔断,它实际上是当天的最后一个交易时段。而在熔断的第二天,中国的疫情已经来到了高峰,所以其实中国的投资人不太在为自己的市场受到的冲击做更多的担心,因为某种意义上疫情平复了美股带来的全球影响在中国的传导。

 

另外因为中国的疫情率先被制止住,所以中国的资本市场相对于其他经济体更加有吸引力。现在其他国家都还在疫情的不断爬坡阶段,而中国已经相对稳住了,所以中国的资本市场相对来说更抗打击一点。

 

考虑到未来肯定会释放出更多的流动性,包括美国美联储降息或者做更多的量化宽松,这样资金总归要有一个去处。现在美国国债已经到了历史低位,0.5%的十年期,这种情况通常预示着一场全球大衰退。

 

这个衰退是从美国开始的,那么全球的资金是会去寻找一个0.5%的收益率配置,还是到中国寻找一个2.6%2.7%的国债配置,或者是到资本市场寻找更高的资源配置?所以作为套利的需求,全球资金也会涌入到中国的金融市场,而这个对中国的资本市场,不管是股票还是债市,都形成了一定的托举作用。

 

中国的资产,它既兼有避险,又具有套利的性质,它是双重性质的叠加,可以说是集万般宠爱于一身,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它,资金开始流入。

 

但毕竟疫情还在全球进展的过程中,如果美国经济真正被动摇的话,这些资金还是会撤回美国,包括套系的结构也都可能会被瓦解,这个时候美元可能就会升值,人民币会贬值。

 

我们知道114号左右美国要开出大奖,如果是左翼或者极左翼的政党上台,那势必会对美国的经济、资本市场形成短期的巨大冲击,这个时候可能资金很多就要回流去回补他们在美国市场头寸上的亏损,中国就会遭遇类似资本外流这样一个风险,所以那时候中国就要变得更加谨慎。

 

对川普而言,他现在所有要做的一切事情就是把股市打上去,为什么?因为今年是大选年,美国老百姓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把自己的财富放在股票里头,占到美国居民财富的70%。你肯定会选一个让你挣更多钱的老板作为总统,但是如果股市跌了个30%,美国居民的财富损失了两到三层的话,就没有人会再去选择他。

 

川普不断给美联储施加压力,要他不断降息,现在大家市场预测在318号的时候,美联储还会降息50~75bp(基点),这意味着什么?美国现在可以降的利率是1.0%~1.25%之间,如果你一口气干掉75bp的话,就意味着只有两次降息它就变成0了。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

 

现在全球的大国,只有美国跟中国还保证是0以上的正利率,全球1/3的国家债务已经是负利率跟零利率了,特别是欧洲和日本。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们所面临的衰退的状况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而且政策的子弹可能都已经打光了。

 

黑色星期一后,特朗普紧急召集了自己的财政部长和一些关键幕僚,要做更多的财政自给,包括当期的减税和永久的减税。但财政政策实际上是饮鸩止渴,你今天省下的税总有一天是未来要交上的,因为总归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如果你现在发行更多的债务,这代人不还,那后一代人也要还,除非杠杆越堆越高,变成一个庞氏骗局。

 

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国这三方面都会给我们带来相应的启发。首先我们的政策要适当,类比2008年那次经济金融危机,中国所作出的4万亿的刺激,我们的观点是在做刺激的时候一定要谨慎。我们不排除有一定的基建的空间,特别是比如补上城市建设的一些短板,医疗公共服务,但是如果你做大面积的“铁公鸡”建设,很有可能会耗尽我们的弹药。

 

为什么最近股票市场这么火爆,很简单,因为大家坐在家里没有事情可以干,只能炒股票。炒股票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办公,也是最大的在线游戏,但这意味着很多的钱实际上是脱实相续的,它是在虚拟的经济,而不是在实体经济里面循环。如果随着复工的进度,大家把真实的钱用到实体经济里头,股票相对来说也可能有一定的消长。

 

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不太适合出台几十万亿的这样一个财政和货币的剧烈刺激,因为这只会消耗我们的政策空间,如果真的在美国大选前后或者今年或者明年面临一次全球性衰退,那个时候我们可能就没有弹药可打了。可以比较的就是美联储在盘中的50bp的降息看起来非常有力度,结果当天是暴跌的,因为大家被吓坏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的话就是关于疫情的治理标本,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也吸取了很多内容,通过民众跟政府的一个良好互动,包括资本市场一个合理的互动,而不要形成恐慌情绪和医疗资源的挤兑。我相信我们能够从这里学习并且改进我们的系统,至少我们可以有很多海外的蓝本,来做一个最优的实践的发现。

 

第三点就是一个深度政治的问题,美国之所以走到极左跟极右互相博弈,中左跟中右无人关注这样一种状态,选出了川普,出现了很多黑天鹅事件,走向了民粹主义方向,是因为巨大的贫富分化。

 

这也启示中国,面对贫富分化,我们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做出相应的调整?当然我们也在做更多的精准扶贫,包括实现小康等等,但可能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我们更多地强调市场优先,强调效率带来了增长,效率带来的财富的集中,效率带来了更快的增长速度;但它也有很多月亮的阴暗面,比如贫富的分化、环境的破坏等等。在这些方面怎样才能够发挥我们的制度特点和优势,来做一个新的平衡,避免出现集粹的、极端的、民粹主义的、汹涌的目前这种状态,怎么样才能把全球化碎片重新关联起来,这是真正值得我们的决策者思考,并且做出更好回答的方向。(完)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一勺思想:如果全球大衰退将要到来,中国必须要为自己存好弹药|2020-03-1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