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防疫仍要做好,经济更要恢复!|2020-03-26

2020年3月26日11:58:21 发表评论
视频文字稿(2月17日录制)

金灿荣教授:最后的时间我想谈几点反思。因为新冠病毒突然出现了,然后形成了很广泛的影响。 现在这个病毒还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的防疫还在进行中,它不是完成时,是现在进行时。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我们重中之重是防疫,同时恢复生产。不要因为疫情把经济搞垮了,因为经济垮了就麻烦了。所以现在两大任务,一个是防疫继续做好,一个是经济要恢复。

当然我们学者思考要比人家超前一步,我们当然也得想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说责任还是要搞清楚。这次这么大的灾祸总得有一个责任的解释。所以责任要搞清楚、调查。
另外,我觉得有一些反思应该就进行了。首先还是社会治理。因为我们国家城市化非常快,这些年非常快,快了以后就会有问题,城市的治理就跟不上。比如社区管理,力量还是很薄弱。社区工作人员少,待遇低,吸引不了人才。所以社会治理要好好的反思一下。
另外直接跟疾病有关。比如说公共卫生问题的预警机制应该再完善,要储备机制。中国发展到今天,有一定经济实力了。去年有两个东西是突破性的,一个是人口过了14个亿,就不算台港澳,不算海外华侨,大陆人口过了14个亿,然后人均过了1万美元,都是很了不起的成就。那么以今天中国的财力,这种公共卫生的物资储备要更好一点。不要搞得真的来了病以后医护人员没有防护服,这个有点尴尬了。针对这种公共卫生的物资储备预警机制,要搞好一点。
各级政府形式主义问题要解决,基层干部工作8个小时,回去还要填两个小时表格,这个东西要了没了?因为干部选拔当中还是有很多问题值得深究。主管公共卫生的官员,对本地区的床位情况、病人情况一问三不知。

所以这是一部分,首先要反思的是过去的预警方面有些什么问题。其实最好的治病就是让这个病不发生,防病比治病重要。一个人身体健康没病多好,有了病,就是花了钱治好了也要多遭罪。防病要高于治病,我觉得这是一个观念。
然后医疗也不能完全交给市场,医疗是公益性很强的一个事业,不能市场化了之。所以这些治理,比如说防疫系统、医疗系统、社会治理都得反思,这是一个角度。从国际角度来讲,中国有几件事需要做,一是以后跟国际专业机构对接要做得更好。
总体来讲此次我们跟国际社会的交流挺好,那么有个问题,虽然WHO跟中国关系不错,但是很多西方国家、舆论还是有偏见,有些做法也过度。WHO认为大家只需提高警惕就行,让国民测体温、戴帽,戴口罩,你不要走的太远,去过那些国家,都是直接就断行,这比较过分。
那么如何在国际上控制影响?就需要增加国家信誉,这是要做工作的。在生物科技方面要加强投入。另外,这次大家诟病比较多的是很多专家水平很高的,但是工作重心却是跑到英文杂志发 SCI文章,而不是解决国内问题。整个科技界的评价机制需要改变。现在的情况是,评价一个科技人员,在英文核心期刊发文占的比例太高,解决老百姓生活当中具体问题的能力评价不够高,所以相关费用发生以后,科技部有一个文件,希望科技人员重心不要放到发英文核心期刊上,要放在写在中华大地上,写在抗疫斗争的前沿。
所以科技研究的思路,特别是人才评价制度需要改变。不要被英文发文的要求牵着鼻子走,成了指挥棒,这也是原来教育科技系统懒政庸政的代表。因为在国际上发文方便量化,但解决具体问题不好数量化,所以整个评价机制就引导到发文搞数据了,这是错的,得改。鼓励实践,鼓励为中国大众服务,鼓励为解决中国的问题服务。

另外是科技思路的自主创新,目前咱们国家有一个问题就是整个科技教育界,因为要在国外期刊上发文,所以选题由美国人给定,美国人认为某个题目重要,一堆中国人就去发,但是不是真的对人类重要或者真的对中国重要就有问题了。结果导致美国人引导,你永远跟着美国人跑,永远不能独立自主,永远是人家的学生。中国是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如果要民族复兴,就要走自己的路,一定要建立独立自主的科研意识,选题不能被别人引导。
另外我研究国际关系,而国际关系研究离不开军事和国家安全。从国家安全角度讲,一定要加强生化战争的研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人类历史上动用生化手段打击对方是常见的东西。美国人越南战争时大量使用“橙剂”,这是有毒物质。导致在越南出生的几千个胎儿畸形。 
所以加强对生物战、对国家生物安全问题的研究是一个大方向。从军事角度、国际关系角度看,一定要对现代国际关系中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做好充分准备,要争取好的结果,团结大多数。但是要更好地研究、防范战略对手。
总之,眼前的工作任务是防疫,战胜病魔,尽快摆脱疫情对我们的束缚,同时尽快复工,不要因为疫情把经济搞垮了,这是眼前两大工作任务,防疫加恢复经济
但是作为学者和社会观察者,我们当然要先思考一步,大概要澄清责任,开展各方面的反思。就秩序来讲,防疫战获胜后,首先还是要对国家的防疫体系、公共卫生防疫体系下功夫。原来的体系不完善就要完善,反思如何改革公共医疗卫生。还有城市化以及在新的交通通讯情况下怎么搞好社会治理,这些都是国内方面的大问题。
其他应该加以反思的肯定包括,在国际关系中如何应对这种疫情,在未来的军事发展战略中如何应对生化战,还有科研存在的问题还是比较大的。
整个科研系统的方向引导不能是书生,如果一个国家的科研队伍进士的选题是被别人主导的,但实战能力很差,那就是一帮赵括,只会纸上谈兵。那对国家的贡献就很有限了。一帮赵括说得很好,但实战被别人打败就不行了,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给我们的巨大投入,尤其像人大就属于这种属于研究型大学。
在我们的科研当中,我觉得应该注意这个问题,要注重结合实际,科研不能对空,要结合实际,结合中国的现实,这一点很重要。另外要有自主创新意识,不能人云亦云,国际上什么热闹,就跟着去捧场,那你的智力就是给别人服务了。
在未来的研究当中,要跟科协还有科技部的倡议有关,成果要写在中国的大地上,不是写在英文杂志上,那没几个人看,那是给别人做贡献的。以后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我们服务的对象是中国大众,是中国的大地。所以要避免在理论上、科技上被别人牵着鼻子走,避免纸上谈兵。这是咱们理论界、学术界需要反思的东西。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