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兴:这一仗,马家军最著名的绝技“蹬里拖刀”刀法,被解放军彻底击垮|2020-04-12

2020年4月12日07:19:34
评论

作者:忘情

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会上,毛主席在作形势任务报告时,有一句话:“中国革命即将在全国范围内取得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连我们的敌人都不怀疑了。”

的确,三大战役将蒋家王朝赖以维系反动统治的精锐兵团基本一网打尽。国民党的币制改革成功地洗劫了国统区老百姓的毕生积蓄,肥了一小撮官僚资本,弄得天怒人怨,丧尽人心。在这个情况下,但凡是个脑子正常点的,都知道国民党气数已尽。不过,在大西北却有个特立独行的二楞子不这么想,居然还成天叫嚣着“兵出潼关,和共产党一争天下”。这人就是青马“少帅”马继援。

拜现代诸多美化民国的文艺作品所赐,在旧中国等同于“花花公子”、“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的“少帅”一词,竟在被人赋予了“年少多金、年轻有为、风流潇洒”的新意涵,着实让人不齿。对于1921年出生,1949年年方28岁,就已在国民党陆军大学将官班镀过金,已戴上了金灿灿的中将领章,统领陇东兵团的马继援来说,恐怕得恨自己晚生了几年,要不然肯定要被一些无聊文人塞进“民国四大公子”行列,硬整出个“民国五大公子”来。和其他几位臭名昭著的“民国公子”一样,马继援也是一出生就口含金钥匙。仗着老爹马步芳是“青海王”,打小就顺风顺水,在青马部队里的地位窜升速度一点也不比张学良差。

和打仗草包,内战、外战皆外行的东北军相比,马家军的作战表现要强多了,在与我军的战斗中,屡次让我军吃亏。西路军覆灭于马家军之手人所共知,在1948年春季的陇东战役中,精锐尽出的马家军让西北野战军吃了大亏。形势最危急的时候,彭总甚至从警卫员那里要来了手枪,准备自卫。

此役,马继援指挥的马家军部队虽未能成建制打掉西北野战军哪怕1个团的兵力,但能在国民党军在全国战场上都转入颓势的情况下击退西北野战军,做到了实力比青马雄厚得多的胡宗南部想做却一直做不到的事,这在国民党军内部委实算是“鹤立鸡群”。因此,陇东战役结束后,国民党方面开动宣传机器,宣传“马家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的同时,也力捧马继援这位“青年才俊”、“冉冉升起的军界新星”。

若论凝聚力,马家军部队确实在国民党军中首屈一指。论好勇斗狠,马家军也堪称悍勇。马家军部队素有平时无论寒暑,均每日打赤膊出早操,战时部队主官往往带头冲锋的传统,这在国民党军中颇为异类。但是,若论部队战术素养,马家军就不够看了。他们仍沿袭冷热兵器并存时的轻骑兵、龙骑兵打法。这种打法在自动火器和火炮统治战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就已经过时了。马家军这种落后的打法之所以还能在40年代末期“大放异彩”,其实是拜西北地形及西北野战军火力孱弱所赐。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马步芳、马继援,还是马家军队各级官兵,都没有清醒的认识。他们所看到的,只是陇东战役后,老蒋特许马家军大扩军,并给了不少美式轻武器,让马家军武器长期落后的状态得以大大改观,便以为自己当真“天下无敌”了。

到1949年5月,与解放军军对垒的马家军正规部队已经扩充为2个军和2个旅,依战斗力高低排名依次为第82军,骑兵第8旅,骑兵第14旅和第129军。

第82军总计35900人,下辖第100师、第190师、第248师,以及军部直属的炮兵团(57毫米、75毫米和105毫米各类火炮20余门)、工兵营、辎重营、特务营、通信营、卫士大队和野战医院。每个师人数约为11200人,下辖2个步兵团和1个骑兵团,师部直辖迫击炮营(迫击炮12门、重机枪6挺)、辎重营,工兵连、通信连、特务连、机连、搜索排、卫生队和野战医院。

骑兵第8旅总计7350人,下辖3个骑兵团,旅部直辖重兵器营、特务连、工兵连、辎重连、通信连、战防炮连、卫生队和情报排。骑兵第14旅因为只有2个骑兵团,因此人数为5650人。

第129军编制与第82军相同,但因只辖第357师和新编第1师,因此总人数26300人。

青马的步兵团实际上也有战马,但一般以下马作战为主,只在偷袭或追击时才骑马冲击。无论是骑兵团还是步兵团,都有1个配备12门60炮的迫击炮连,营属机枪连配备4挺重机枪和4挺轻机枪,步兵连配备6至9挺轻机枪。

以上这7.52万人的正规军,加上一些战斗力并不逊色于正规部队的青海、甘肃保安团,就是马继援“兵出潼关,和共产党一争天下”的全部本钱。

您还甭说,历史还真就给过马继援一次“兵出潼关”的机会。

1949年4月24日,太原战役胜利结束。毛主席立即电令徐向前、周士第,将第18、第19兵团改隶第一野战军建制,准备加入西北战场,改变此间长期以来敌众我寡的局面。

5月3 日,彭德怀电令第18兵团由陕州附近渡河西进。5月4日,第18兵团确定从会兴镇、陕州、灵宝三处渡河,并成立先遣工作队赴陕西为部队开进打前站。

5月11日,为打乱胡宗南集团的战略撤退计划,并尽可能截缴胡宗南的军用物资并使古城西安免遭破坏,彭德怀决心:抓住胡宗南部撤退有利时机,发起陕中战役,追歼逃敌19346人,并兵不血刃地解放了西安。

关中、西安解放以后,陇东和西(安)兰(州)公路完全暴露,马步芳(即青马)、马鸿逵(即宁马)的驻地青海、甘肃、宁夏立即受到严重威胁。刚被任命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理长官的马步芳立即会同马鸿逵,主动表示愿与胡宗南部联手反扑西安,力求赶在解放军援兵入陕前,取得一个较为有利的战略态势。为此,青宁二马均拿出了自己的血本。马步芳将第82军、骑兵第8旅和第129军组成陇东兵团,由马继援任司令。马鸿逵拿出了第128军、第11军组成宁夏兵团,以其子马敦静任司令,卢忠良为援陕军指挥官。这2个兵团的9万余人马,于5月下旬集结于平凉地区,由马继援统一指挥,准备沿西兰公路东进入陕,先取咸阳,再图西安。

见青宁二马与胡宗南部要联合反扑,彭总于5月22日,电令第18兵团速用火车运1至2个师到西安,以便6军向宝鸡地区集结。5月26日,18兵团从太原出动,开进次序为第 61军,第60军,第62军,兵团直属队。其中,第61军乘车至灵石,而后沿同蒲路开进。该军于6月3日抵达临汾后,接到彭总加急电报,要求他们于6月6日前赶至风陵渡,渡河后车运西安。6月7日晨,61军前卫第182师终于赶到西安,于当天10时接替了第6军的西安卫戍任务。

6月8日,对我军援兵前锋已抵西安一无所知的国民党军各部,才开始作接战运动。其中,宁夏兵团自长武向永寿集结,陇东兵团向乾县集结,陇南兵团向岐山开进。不过,胡宗南想让青宁二马帮他火中取栗,因此密令所部“缓进”。而马鸿逵对马步芳父子将宁夏兵团摆到正面一线深感不满,密令自己儿子马敦静“放机灵些”。因此,真正和解放军玩命的,只有愣头青马继援指挥的陇东兵团。

三路国民党军彼此猜忌,迟至6月10日才与第一野战军前线阻击部队接战。彭德怀指挥各军节节抗击,为我第18、第19兵团集结争取时间。当天晚上,第61军军长韦杰、军政委徐子荣率181师提前1天赶到了西安城郊,接受彭德怀指挥。于是彭德怀令181师于11日天黑前,赶到咸阳布防,并令后续第183师赶往咸阳西南的渭河南岸,保障咸阳左翼安全。

实际上,此时的181师已是支疲兵。在历时11天的连续强行军中,该军每日行程40公里以上,最后2天行程均在50公里以上。或许有人觉得这个速度不算什么,但笔者提请读者需加注意的是,此时的解放军已不是长征时那支装备简陋轻便的红军了,大量的重装备和辎重,让战士们在连续强行军中,不得不在体能上付出极大代价。可即便如此,王诚汉指挥的第181师在赶往咸阳前,还特意于11日上午在西安举行了庄严的入城式,公开宣传华北兵团已抵达前线。此举公开震慑了西安城内企图趁乱而蠢蠢欲动的各路反革命残余势力,稳定了人心。

11日一早,马继援指挥陇东兵团和宁夏兵团继续向第一野战军阻击阵地发起猛攻。我3军9师25团副团长李家斌在指挥部队抗击青马第82军的进攻时,不幸中弹牺牲。该团阵地于12时全部失守。彭德怀遂决定放弃泾渭间三角地区,将阻击部队后撤至云阳镇、泾阳、咸阳、户县、周至地区。这一下,让骄狂的马继援变得越发自信,率领陇东兵团全力向咸阳突击,争夺“克复西安”首功。

位于西安西北约30公里外的咸阳,其南面是渭水,地势北高南低。镇守的解放军部队181师实际是背水列阵,三面临敌。不过181师在解放军部队里那可是非同一般,他们就是当年在皮定均指挥下中原突围而名扬天下的“皮旅”,那句著名的“皮有功,少晋中”更是脍炙人口。面对马家军这一强敌,为形成必要的兵力密度,181师师长王诚汉、政委张春森于11日晚间决定,放弃距城垣约2500米的文王陵、延陵等制高点,将541团、543团部署在离城墙不远的城外丘陵一线组织防御,542团为师预备队。

不过,6月12日天亮后,王诚汉、张春森赫然发现,夜里视距不良,没能发现阵地右翼李家堡一带是骑兵、步兵均可通过的地形。为了填补这个防御空隙,王诚汉决定让542团防守右翼,各团自行抽调部队组成团的预备队。为增加防御弹性,该师以城外的纺纱厂、西北工学院为二线抵抗枢纽;以城墙、裕农油坊、铁桥、城外堡垒与西关等支撑点为三线。部队不顾远途劳顿,立即开始抢修工事。

181师并非孤军奋战。12日这天,182师548团赶到了咸阳,归181师指挥,负责防青马迂回,保护181师侧后。该团的2个连分别担任渭河铁桥、裕农油坊、西关等外围据点的防卫,该团其余部队用于防守城垣、市区。彭总也将第一野战军直属炮兵团、6军炮兵团调给了181师。18兵团的几个炮兵团也在日夜兼程地赶往咸阳。181师将这些炮兵部队编成炮群,分别配置在城墙上及城墙附近,实施统一指挥。事后统计,参加咸阳保卫战的部队,共拥有50毫米以上的各型火炮400余门,而且炮弹充足。

几乎是一日之间,咸阳城已经从一座空城,摇身一变成了“刺猬”。对此一无所知的马继援,正驱使手下各部向咸阳城急进,妄图在行进间一举拿下这个西安西面的重要屏障。

6月12日下午,马家军陇东兵团骑兵第8旅的先锋营沿西兰公路进至店张镇北田村时,与181师侦察参谋王青山率领的1个侦察班遭遇。这一小队解放军侦察兵除1人赶回咸阳上报敌情下,只有12个人,12支司登式冲锋枪。这12位英雄为了给同伴争取时间,利用地形,就地组成了一个环形防御圈。骄狂的马家军骑兵丝毫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径直发起骑兵冲锋,却被绵密的冲锋枪火力打得人仰马翻。

按理说,吃了亏总该长点记性,但马家军打仗靠蛮勇,却不知战术变通的那股劲又上来了。他们不下马组织火力掩护,而是没完没了地对这个小小的环形防御圈发起了一轮又一轮冲锋,妄图用马刀解决问题。其结果可想而知,在解放军子弹耗尽之前,没有1名马家军骑兵能接近到有效攻击距离,环形防御圈外倒了一圈人尸、马尸。就是解放军子弹耗尽后,青马骑兵也没能全歼这个解放军侦察班。被12位解放军侦察英雄拦阻了近3个小时的骑兵第8旅无心打扫战场,匆匆而过。当地群众从尸体堆里,救出了4位受伤的解放军侦察兵。

12日傍晚,争功心切地马家军骑兵第8旅赶到咸阳郊外,也不侦察情况,就向181师两翼阵地发起了猛攻。此时,该师紧急挖的宽壕起了巨大作用。那壕宽得战马没法一跃而过,就在马家军骑兵们在壕边猬集猜疑之际,181师的各种自动火器猛烈开火,将敌人打得人仰马翻。待天黑后,马家军骑兵第8旅只得收兵,与解放军形成对峙。

12日下午的这两场战斗,不仅顿挫了马家军的刀锋,而且让此前并无与马家军交手经验的181师指战员们信心倍增。大家认为,只要火力与工事相结合,加之以勇敢精神,什么“马家军骑兵天下无敌”,统统都是敌人自我吹嘘的鬼话。6月13日凌晨,第18兵团司令员周士第、副司令员王新亭和参谋长陈漫远摸黑赶到了咸阳前线,181师的士气更是为之一振。

12日夜间,陇东兵团的第82军也赶到了咸阳郊外。此时,马继援仍然认为咸阳城空虚,遂对前沿部队发出了条极为狂妄的命令:“两小时内攻下咸阳,渡过渭河,占领西安”。13日天亮后,马家军从西到东,依次展开第190师、第100师、第248师和骑兵第8旅,在炮兵火力掩护下,以营为单位,对181师阵地发起了连绵不断的集团冲锋。

已在头天的战斗中竖立了战胜骑兵集团冲击信心的181师,利用上级配属的火炮及自身在太原战役中缴获的大量自动武器和充足弹药,施展了解放军自建军以来就极其罕见的“火力流”的打法。山炮、野炮、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和掷弹筒,各自标定射击区域,从马家军骑兵集结、展开,到发起集团冲击,全过程、分阶段实施火力拦截。

马家军骑兵们在冲击过程中,不断地被击中倒下。虽然刚开始,他们还悍勇地脱去上衣,高喊着“天门开了!”红着眼睛踏着同伴的尸体前进,但血肉之躯毕竟敌不过现代工业文明制造出的炮弹、子弹。所谓的“悍勇”在打顺风仗时可能管点用,但同伴的残肢断臂在眼前横飞得多了,他们照样会为之胆寒。

这场战斗,堪称现代工业文明对中世纪野蛮落后单方面屠杀。战至12日17时,咸阳城外横尸遍野,残肢满地,宛若修罗场,连大地都被人血、马血染红了。青马的几位前敌指挥官一商量,均觉得再这样下去,既没法向“少帅”马继援交待,又让马鸿逵和胡宗南看了笑话。他们把心一横,令各级主官亲自带队,不惜一切代价,再向咸阳城发起一次全面进攻。

181师毕竟是劳师远征,仓猝展开防御,许多交通沟挖得还未及腰,一些工事的射界也不够宽广,加上持续作战一天,部队更感疲惫。太原兵工厂产品又不敢恭维,许多晋造汤姆生冲锋枪、机枪在频繁使用后,纷纷出故障。因此,陇东兵团的这次猛攻居然突破了181师各团第一线的前沿阵地,但各团的主阵地却依旧岿然不动。

我一线部队不仅组织火力,封堵阵地上被打开的缺口,还组织会武术的战士,握着太原战役从阎锡山手下日军手中缴获的日军战刀,迎战渗透进来的马家军骑兵,展开了残酷的白刃搏杀战。

这把“河州刀”不是马家军制式马刀,而是马步芳本人的佩刀

马家军骑兵人手一把“河州刀”。这种刀类似于传统的鬼头刀样式,直柄、厚背、刀背内有一凹槽,里面嵌银,增加了整刀韧性和重量,劈杀时更有威力。刀刃锋利,刀柄前方有灯笼形的金属护手。整刀的重心在刀柄前方,因此挥舞时并不费力。

刀尖上挑,以适应马家军骑兵拿手的“蹬里拖刀”刀法。“蹬里拖刀”刀法是马家军最著名的刀法,讲究马至刀到,在战马冲过对手的同时,沉肩坠肘,顺势挥刀。看到沉肩坠肘,有武术功底的人就知道了,马家军这套刀法,用的是太极拳和形意拳的路子。武术,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这套“蹬里拖刀”刀法是马家军最著名的绝技,当年西路军与马家军展开最后的白刃格斗时,在这套刀法下吃了很大的亏。手持大刀、梭镖、枪刺的西路军战士,很多人在一个回合下,就被马家军骑兵砍倒在地。

这是马家军普通骑兵用的“河州刀”

但是,这看似牛逼的“河州刀”,相较解放军战士手中的日本军刀,却暴露出两个缺点:一是刀短,二是刀重。近身格斗,讲究的是“一分长,一分强”。日本军刀多为双手刀,不仅可让双臂同时发力,甚至还可借助腰劲。加之日本军刀比“河州刀”要轻上许多,因此对阵双方同时挥刀,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日本军刀先至。就算是有刀法精湛的马家军骑兵能抢得先机,但奈何手中刀比日本军刀短了一截,很多时候也是未伤人、已先伤。加上解放军战士大都先劈马腿再砍人,失去了高度和速度优势的马家军骑兵,在格斗中往往处于下风。

咸阳之战,马家军骑兵确实在解放军火力面前领教了现代战争的威力,不过他们最拿手的绝技“蹬里拖刀”刀法在白刃战中被解放军彻底击垮,马家军近身搏战,野战争雄,靠的就是这套刀法。现在对解放军不管用了,哪怕冲破解放军一线防御进行白刃战,也处于下风。试问他们还有什么法宝可用?这让马家军骑兵完全丧失了与解放军野战的勇气。此后的兰州战役,善于野战的马家军楞是死守阵地,再不敢主动出击野战,这是有原因的。

入夜后,已经与敌激战了整整13个小时的181师各团不顾疲劳,以偷袭与强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对陇东兵团发起全线反击,一举夺回了被占前沿阵地。此时,马继援已获悉解放军援陕部队已经大批抵达西安,并源源向咸阳涌来,自知大势已去,遂命咸阳前线部队赶紧撤退。在撤退途中,骄狂的陇东兵团嫌宁夏兵团部队妨碍了他们撤退,便将兵败咸阳窝出的一肚子邪火,都撒到了同族同教的宁夏兵团身上。将他们胖揍一顿,顺手薅了把羊毛,夺路扬长而去。

咸阳城下的这场厮杀,青马出动了自己的全部主力,第82军和骑兵第8旅总兵力超过4万人。而181师加上所有的配属部队,也就万人左右。两厢比较,青马在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而且处于进攻的有利态势,握有战场主动权。但这场对垒最终却以青马的完败收场,就连脸皮厚得不逊城墙拐角处,擅长无中生有、颠倒黑白的国民党宣传机构,都没法将这场一边倒的战斗吹嘘成已方的“大捷”。

为啥说是一边倒?因为战后清理战场,解放军点出了近2000具青马死尸,从中刨出了47个侥幸未死,但却被马继援抛弃不管的青马重伤兵。而181师总计才付了约200人伤亡的代价,其中大多还是最后白刃格斗战的刀伤。考虑到马家军骑兵伤势较轻的尚能骑马逃遁,因此咸阳阻击战敌我战损比应该大大超过10:1。

马家军“天下无敌”、“不可战胜”的神话就此被彻底粉碎!皮旅,自中原突围后,再次名扬天下。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