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坏土豆: 南渡北归-嫖客远去再无公知 |2020-4-28

大学期间,舍友的哥哥在学校开了个书店,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手机,能够更多的时间看书,一年的时间被我翻了很多书,尤其是文史方面的。
今天,看手机的时候看到一则「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发表不当言论」,不知为何,马上想到当时读的一本书「南渡北归-大师之后再无大师」
那个时候,多少人在问「为什么民国出了那么多大师」
感谢互联网时代,让知识不再被垄断,让我们都能看到事实的真相。
这些「大师」,谁说现在没有出,出了一堆,还在蠢国害民!
「南渡北归」第一部、第二部我没看,直接看的第三部,很大篇幅写的胡适,我真想问,这样的人,算个神马大师,对国家有神马贡献?
胡适,就是典型的从嫖客到公知的成长史。18岁时,就已经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人生阅历极其丰富,但究其一生,没有给国家做一点好事。
胡适的几句原话,代表其成就
青年时期-我就是好色!
抗战时期-如果抗日,三天便亡国!
解放时期-他们来了,面包和自由都没有!
1909年,新公学宣布解散,胡适同学被拉着喝酒唱歌,过了一段非常堕落但开心的生活,在自己的文章中多有记录,如:
「何德梅常邀这班人打麻将,我不久也学会了。我们打牌不赌钱,谁赢谁请吃雅叙园。我们这一班人都能喝酒,每人面前摆一大壶,自斟自饮。从打牌到喝酒,从喝酒又到叫局,从叫局到吃花酒,不到两个月,我都学会了。」
是的,嫖娼都能说的如此蛋定,是那个时候大师们的共同特点
如胡适的好朋友徐志摩写信给陆小曼
说起我此来,舞不曾跳,窑子倒是去过一次,是老邓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再也不去了?当然不会,后来去了多次,也都给陆小曼坦白了。

胡适是带头人,嫖遍大江南北,走到哪儿嫖到哪儿。

这完完全全是真实的,无需置疑也无法置疑,在胡适的日记、文集里写到关于他逛窑子、叫局、吃花酒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经过,他一点儿都不漏下。

大师们嫖个娼,都可以嫖的清新脱俗,被无数后来的公知点赞:性情中人。

不嫖娼,还能叫大师吗?哦豁,你很棒哦!

抗日战争爆发,胡适这样的精英,能抗日吗?当然不能,如同方方的好友梁艳萍教授,对靖国神社都无限崇拜,对热血青年充满了鄙视!
当然是加入了汪精卫的「低调俱乐部」,不仅仅如此,胡适还是「低调俱乐部」的命名人,胡适,天生贵胄,生活优越,能和那些傻子爱国青年一样,高呼抗日吗。低调俱乐部里的人都有一种相同的思想,那就是对抗战的前途感觉悲观,唱衰中国,号称:抗日必亡国。
日军侵略东三省,他告诉张学良不要反抗;蒋介石放弃东三省他专门写文章通篇点赞,谁要抗战谁就是愚蠢,谁因为这个骂委员长他和谁急;华北对日作战,他痛心疾首,不要打仗不要打仗!反复电报蒋介石要求不要打……

 

胡适坚信他的理论:日本是为了打俄国,不是打我们。我们并没有招惹他,所以这一定是有误会,面对日军侵略,我们万万不能反抗。一旦反抗,本来没有仇也要变得有仇了。
抗日战争初期,胡适的投降言论,数不胜数
5月30日,当傅作义部仍在昌平同日军激战之时,胡适上书蒋介石,高呼:
避免局势扩大,当亦为国联、国际所渴望,此时千钧一发,稍纵即逝。华北谈判在一定大范围中应有全权应付危局。
1933年5月30日,胡适致电蒋公
这些言论,都在胡博士早期的信件中留了下来。其中最知名的一次便是:1934年秋,胡适在北大三院礼堂的一次讲话依然强调「抗战三日就亡」的观点。结果,胡适被骂下了讲台抱头而去。
胡适的汉奸言论被很多公知点评:瑕不掩瑜。
嗦嘎,太君很开心哦!
关键时刻,蒋介石拉了他一把,到美国做大使。
胡适在美国期间,又开始宣称:日军侵华的原因是中日两国之间有了仇恨,所以我们要尽量用和平外交的方式化解仇恨,而不是武装斗争。而对某些政党,则应该赶尽杀绝,因为他们是「一群残破无力的土匪」。
在美国期间,胡适努力的到处演讲做形象。
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胡适觉得自己的演讲奏效了,于是辞去美国大使的职位,但并没有回国。继续留在美国,全美讲学,顺便搜罗了26所大学的博士学位。
而此时,日本人还在中国的土地上扫荡三光烧杀抢掠,美国当时也在打仗,所以搞计划供应。但胡适已经是学术明星,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那年,中国爆发大饥荒,1000万人死于饥饿,日本人在敌后进行屠杀,数百万中国人被推进了万人坑,而胡适的日子过得非常逍遥。
赵元任的老婆曾记录:胡适有个嗜好,喜欢吃大块的肉,可计划供应的牛肉根本不够他吃。杨步伟只好买马肉,每天做红烧马肉给胡适吃,还把多买的马肉做成肉松,让胡适带回去下酒,只是没告诉胡适这些菜都是马肉做的,胡适吃后直呼好吃。
此时,中国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军,一寸山河一寸血。无数爱国青年为祖国献出热血与生命,但大师在美国的日子过得不亦快哉。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一年后,胡适认为局势稳定了,回国,任北大校长。然后,坚定的亲美反共。
其中最臭名昭著的行为就是率先提议并参与起草了「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约」,这个条款为蒋介石大权独揽、迫害异己、屠杀人民而正名并证明其「合法性」
1949年,解放军秋风扫落叶,击溃腐朽的蒋家王朝,胡适毫不犹豫的去了台湾,留下了著名一句话:
在美国,有面包,有自由,苏联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什么也没有。
现在时间过去了70年,不知道大师们回顾这句话,做何感想。
随后的几十年,无数的公知为胡适招魂,痛心疾首:为何民国大师频出,为何大师再不出现?

胡适回国,一帆风顺,钱学森回国,美国一万个痛心,千方百计阻挠。

胡适这样的大师,于中国可有一丝一毫的贡献?

送现在依然在称颂大师们的公知之流一段话

为了侵略的必要,帝国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数百万区别于旧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识分子。对于这些人,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的反动政府只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人,到了后来,只能控制其中的极少数人,例如胡适、傅斯年、钱穆之类,其他都不能控制了,他们走到了它的反面。学生、教员、教授、技师、工程师、医生、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公务人员,都造反了,或者不愿意再跟国民党走了。

– 毛泽东

至于现在还在为胡适唱颂歌,写「南渡北归」这样的书的公知们,我也送一句话

我去你的吧!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坏土豆: 南渡北归-嫖客远去再无公知 |2020-4-28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