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尹国明: 中美巅峰对决1--中美关系七十年 |2020-5-13

中美关系现在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一点,为世界所公认。
 
1949年之后到2019年的七十年间,中美关系大体分为两个阶段,从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对立为主,到后四十年的合作为主。
 
如果再进行细分,尼克松访华之前,中美是绝对的对立关系,美国对中国采取全面封锁措施,中国在美国封锁下迅速发展,到了1970年代,美国发现继续既有的对华政策已经难以为继,于是就有了尼克松的访华,之后,中美关系有所缓和,开始有一些合作,但仍以对立为主。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此后差不多四十年间,也经历了关系的起起伏伏,但整体上合作为主的关系维持了下来。
随着美国把中国定位成战略竞争对手之后,美国针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动作,并不断加码,中美关系又开始发生转变。美国两党在遏制中国这个问题上,立场趋于一致,遏制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目标和政治正确。在这个大背景下,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把中美关系从合作为主转变为对抗为主。
1949年-1976年,中美两国虽然综合实力悬殊,但中国当时在软实力方面很强,自从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之后,苏东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出现思想大裂谷,苏联意识形态开始由攻转守,戈尔巴乔夫就是苏共20大产儿,苏联崩溃的炸药已经在那时候埋下了。
 
中国因为继续坚持马列主义,并和中国实际结合,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对西方的意识形态形成压制之势,自由主义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对手,中国承担起世界的红色意识形态发动机角色,意识形态对外进攻能力让美欧日都承受着内部红色革命的压力,尤其当时的欧洲和日本,一段时间红色浪潮风起云涌,1968年作为一个重要的年份出现在西方现代史上。美国通过1950年代的“麦卡锡运动”把各系统内的共产主义人士(包括同情者)清理干净,群众运动的颜色虽然相对淡一点,但也让美国当时的统治者大为紧张,多次出动军队弹压。
 
现在还有多少人能知道,中国曾经有过强大的思想传播能力。
 
总之,当时中国与美国实力对比更加悬殊,但还是以软实力的强势在相当程度上弥补了硬实力的不足,中国在前三十年的中美角力中,并不是被动的角色。
 
抗美援朝,中国就是通过软实力优势,把综合实力的悬殊变成中国的军事和政治胜利。抗美援越让美国深陷战争泥潭,中国设定的北纬17度线,让美国军队当宪法一样遵守,据说在战斗机上都设置了不能越线的提示。
中国还根据毛主席“三个世界”的划分,在世界范围内建立广泛的反美统一战线。
中国还通过支持和声援美国的进步力量,施压和牵制美国统治者。
 
朝鲜战争,美国还可以通过表面上的“平局”(其实中国是从鸭绿江开始,把美国力量逐出到38线以南)维护颜面,而越战让美国遇到了更大的战略被动,被动到尼克松不得不主动来到中国访问,以缓和关系,实际上是有求于中国。放到现在,你能想象,高傲的美利坚总统会到一个尚未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访问吗?
很多奇迹,就是在毛泽东思想的照耀下发生的。尼克松访华只是众多奇迹中的一个,而且也不是最大的一个。
 
当时因为中国有毛主席在,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中国并没有因为整体国力远弱于美国就陷入真正的被动,相反还保持着一定程度的主动。通过二十年的布局,让美国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
 
这正是毛泽东思想的神奇之处,不但能够一次次以弱胜强,还能在实力处于劣势时把握主动,把有限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这一点,不仅仅在国内的国共对决中发挥的淋漓尽致,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处理中美关系中也能做到游刃有余,就跟四渡赤水出奇兵一样,在实力处于绝对劣势时,还能够欠着对方鼻子走。
 
即便有人非要坚称,中国不用毛泽东思想指导一样可以超越美国,但我还是坚定地说,毛泽东思想一定是中国以最小代价实现赶超目标的指导理论。
 
翻遍历史书,从国内和国外两个维度,你很难再找到这样可以一次次,而不只是一次或几次,创造以弱胜强,以弱势力量调动优势力量奇迹的理论了。
 
所以,中国要迅速弥补软实力的短板,毛泽东思想一定是那个最对症的良药,这是中国的精神原子弹。
 
对手比我们更懂得毛泽东思想的威力。因为引用了毛主席一句并不含有什么意识形态的语录“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而不倦’”的名言,美国教育部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网站就因此受到国会议员们的谴责、攻击和批判。不得不删除。
 
后四十年的中美关系,期间也是经历过几次风雨。
 
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中美关系的一次大波动。94年之后,美国看到制裁中国并没有让中国倒下,又开始修复中美关系。
1999年克林顿时期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的发生并不是偶然,是美国携冷战红利,准备全面遏制中国的一些试探动作。小布什在2000年竞选总统时,用“战略对手”一词形容中国,上任初期,就准备把克林顿时代的中美“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降为“战略竞争对手关系”。
当时的中国非常艰难,硬实力与美国相比不在一个层次,78年后集中资源于经济建设,下马了很多军备项目,军事欠账比较多,而美军已经开始进入信息化阶段。软实力方面又面临着美国意识形态的强势渗透,国内的“崇美族”已经在媒体、教育等开始形成强大的话语权,冲击着中国的制度自信和民族自信。
 
911的发生,再次改变了历史的走向,美国把主要目光又投向中东(共和党比民主党更重视中东,因为那里有石油商、军火商们的核心利益),小布什又开始把中美关系修订为“建设性合作关系”,将中国定位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后再经过奥巴马八年执政,把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行动推后了十几年。
中国就趁着这“黄金十年”,飞速发展为一头大象。2011年,中国工业总产值为2.9万亿美元,而美国工业总产值为2.4万亿美元,中国工业产值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2015年,全球工业产值为12.157万亿美元,其中前四名是中美日德,中国制造业增加值3.25万亿美元,占世界27%;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世界第二位,2.142万亿美元;日本增加值8924.76亿美元;德国增加值7008亿美元,中国工业增加值超过了美日的总和。到了2017年,中国的制造业增加值超过了美国、日本和德国的总和。
 
不要小看规模优势,斯大林有一句名言:“数量本身就是质量!”。二战,苏联战胜德国,凭借的就是数量优势。战争期间,尽管德国坦克性能更强,开始打得苏联红军节节败退,但直至战争结束,德军坦克却一直处于数量劣势。这里引用一篇文章《二战中斯大林的野蛮法则–数量与质量的竞赛》的数据:
 
1941年6月22日战争爆发时,德军坦克和苏联坦克的数量对比是——5500辆对25000辆。当年,德苏坦克产量(不含自行炮)对比是3083辆对6402辆。1942年,德苏坦克产量对比是3926辆对24643辆,1943年是5315辆对19934辆。1944年是7908辆对15201辆。1945年是1004辆对14160辆。
 
何况,中国成为世界上具有最完整和最全面的产业链优势的国家,没有之一,中国是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各个行业的中上下游和上游产业的聚合优势,让中国成为“世界制造”的中心,这正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一旦中国实现产业升级,那么“发达国家粉碎机”的说法就成为事实了。 
去工业化的美国面对全产业链的中国,内心并不自信。制造业是现代国家实力最重要的基础。美国的GDP主要由服务业创造,连律师业都创造了上万亿的GDP,可见美国的经济数据泡沫成分有多大。我们上篇文章(搜公众号明人明察)说,很大程度已经去工业化的美国,实力基础越来越建立在沙子上。
 
中国的规模已经发展到美国无法忽视的程度,当中国的GDP已经超过美国的60%,而且拥有制造业规模和全产业链优势,实际上美国已经失去遏制中国的“时间窗口”,而且已经到了只要中国不犯战略性、颠覆性错误,美国就不可能遏制中国的程度。
 
如果站在美国角度思考,可以说美国对中国确实存在着严重的战略误判,特朗普就抱怨为什么不早一点遏制中国。
 
美国发生战略误判的原因应该有很多,我认为比较重要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一是美国国内的“中国崩溃论”多少发挥了迷惑自己的作用,中国的精神美国人也喜欢炒作“中国崩溃论”,也多少给美国传递了错误的信息;二是美国还是寄希望于通过“接触加遏制”的战略,再次实现不战而胜,但美国“扳倒中国”的战略一直未取得彻底的成功,总差临门那几脚。三是毛主席那代人给中国撑起核保护伞,给美国造成的心理阴影也并没有完全消除,让美国不敢军事冒险。尤其是抗美援朝那一战,真是打出了六十年的和平,比有人预期的三十年、五十年还延长了。
 
即使站在民族主义的角度看抗美援朝,在邻居家里打仗打出了中国自己的六十年和平,都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如果没有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不用说抗美援朝的胜利不可能实现,连抗美援朝都极有可能不会发生。伟人之所以是伟人,就是眼光能够穿越时空,比一般人早看五十年甚至更多。就如那个时代勒紧裤腰带也要发展核武力量,给中国撑起的保护伞保证中国到现在还可以享受安全红利。
 
在这里说一点题外话,新中国奠基那代人,真是一代人干了几代人的事,不但实现了工业化、建立了独立和完整的工业体系,还奠定了粮食丰收最依赖的农田水利、化肥工业和良种技术三要素,可以把最有难度的事情都抢过来干了,而不是把难题留给后人。如果再给毛主席十年时间,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人间奇迹。
 
简单否定历史的人,并不愿意面对这些成就,他们只会简单的把那个时代描述为一个贫困、落后和僵化的时代。
 
说这些并不是否定现在的成就,因为否定前三十年到现在还成为一些文化和教育“精英”坚持的政治“正确”,继续给公众、特别是年轻人洗脑,而后三十年的成就我们从来就不陌生。客观的看待历史,才能让我们看清楚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少走歪路,不走邪路,也才能让我们看清楚为什么中国能披荆斩棘走到现在,可以有底气破解苏联和日本都没有摆脱的“世界老二”在美国前面的失败命运。
 

中美关系在后四十年,基本维持了合作为主流对抗为支流的局面,一直到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正式把中国定性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后来又进一步把中国升级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关系开始进入竞争为主的新时代。
 
其实,特朗普上不上台,美国都会这么做,因为中国的规模和实力到了让美国感觉到忌惮的程度,区别只是可能做的方式不太一样。
 
如果是希拉里上台,她大概率会这么做:
 
在外交方面,会继续运用“巧实力”策略,联合传统盟友,实行价值观外交,建立围堵中国的统一战线。
 
在外部经济体系方面,会继续全力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通过前者把环太的主要国家纳入到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中,通过后者欧洲纳入主导的大西洋经济体系中,并以此为基础,重塑全球贸易和产业链,把中国逐步从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中边缘化。
 
在对外战略方面,更加迅速的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为此,奥巴任期内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通过签署伊朗核协议,让美国可以从中东继续抽调力量实施“亚太再平衡”,把主要力量和资源部署在中国周边,用来遏制中国。
在国内方面,实行再工业化,解决美国的重要经济短板,制止住美国硬实力继续衰落。推行全民医保,解决美国的另一个致命因素,修补美国内部因为贫富差距严重受损的抗压能力。
 
奥巴马的一些做法十分有利于美国再次伟大,但却不怎么符合美国资本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奥巴马一直还要时不时被赠送一顶“社会主义者”的帽子。
 
奥巴马实在是美国历史上具有雄才大略的一位美国总统,他不只是迅速把美国从次债危机的泥潭中拉了出来,他也不只是口头说说美国还要继续保持世界领导地位一百年,他不但有战略眼光,而且还真是实干家,这些战略如果能够延续,真是会给中国崛起制造更多的麻烦,很有可能会大大延缓美国衰落的速度。
 
这就是我在2016年就写文章希望特朗普上台,并且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不久,就断言特朗普不负期待,是一个美国版的“赫鲁晓夫”的原因。
 
特朗普看似比奥巴马更具进攻性,但他在政策方面,完全不具备奥巴马的前瞻性,更不具备奥巴马战略体系的完整性,而是修修补补,在战术层面张牙舞爪,经常捡了芝麻漏了西瓜。
 
他先是把奥巴马辛辛苦苦谈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废掉,又把奥巴马的医保政策干掉,现在,正处于考验中的美国人应该知道奥巴马的医保政策如果能够实施,美国这次会增加多少社会抗压能力了吧。
 
特朗普实行比小布什的“单边主义”更加唯我独尊的“美国优先”政策,在策略上,近乎完美地做到了把对手搞得多多的,把朋友搞得少少的局面,不但中俄关系更加稳固,促进了当今世界的中俄联手抗美的新“三国”局面更加巩固,而且还把最重要的欧洲盟友也搞的怨声载道。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让法国大为恼火,退出伊朗协议,让欧洲的英法德都十分不满,还倒逼出一个要绕过美国控制的SWIFT结算系统的INSTEX系统横空出世。法德领导人也在建立欧洲军队的问题上终于消除了分歧,接下来他们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特朗普是奥巴马对华政策的终结者,也是美国再次伟大的终结者。特朗普只有战术思维,没有战略思维,只有战术的进攻,却无法阻止战略的退却。
 
特朗普和奥巴马的真实水平之间,差100个小布什。
 
特朗普的出现,不是中国的灾难,更多是中国的幸运。中国现在的被动,只是战术的被动,但在战略层面却取得了更多的突进空间。
 
川建国同志不只是废掉TPP这个亚太“经济北约”,而且,即便没有完全废除,至少也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亚太再平衡”。川建国比奥巴马更重视中东,因为石油利益让其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主席说更愿意跟美国右派打交道,我认为诚哉斯言,民主党确实比共和党更难对付。
 
虽然特朗普上任之后,正式确立了中美关系从“建设性合作关系”变为“竞争关系”,但却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也不具备奥巴马那样的整体战略。如果是希拉里上任,就会继承奥巴马的各种政治遗产,不但一样会对中美关系进行重新定位,还会从战略层面全面收紧中国的外部空间。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更是一招“妙棋”。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力量和政治资源,因此不可能抽调更多部署在亚太围堵中国,伊朗成为中东地区的抗美最前线,实际上帮中国分担了一部分压力。而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激进,让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重点部署,在中东加强了存在,并虎视眈眈等着美国继续暴露真空,牵制美国在中东的力量动弹不得。
 
伊朗、叙利亚在前,中俄在后,加上什叶派执政的伊拉克,一个让美国最为担心的“什叶派之弧”已经隐约具备雏形。
中俄的主要战略分工也基本形成,在地缘政治上,俄罗斯主要领衔西线(中国暂时更多通过经济力量在西线布局),中国重点布局东线。
 
总之,特朗普的政策再次把奥巴马集中力量于中美一线的打算变成泡影,美国再次要面对东西两线作战,同时面对中俄的局面。
美国在自身实力下降的情况下,还要继续两线分兵,在战略上的被动会因此继续。历史上,凡是两线分兵的强势力量,最后都难以摆脱战略的被动和最后的失败。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不能忽视。民主党执政,会继续重视和维护其软实力,会继续推动中国的“内部”转变,美国的形象不会在中国跨的这么快,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形象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完成了大转变。美国在中国推动颜色革命的社会基础大大萎缩,年轻人不再崇拜和追随美国,反而自发出来解决美国的那些中国盟友的舆论存在空间。方方和她的战友们,现在面临的压力就是这么来的。
 
甚至可以说,特朗普作为一个最好的反面老师,相当给力地配合着把中国的年轻人推向了中国这一边、美国的对立面。
 
中国崛起过程中,曾经看起来最难解决的民众普遍存在的“崇美”思想枷锁,竟然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动摇了。固然现在还有一部分各类“精英”要继续他们的崇美心态,但毫无疑问,“崇美”思维已经失去了广大的群众基础。
 
中国思想层面的短板得到很大弥补,舆论战的被动局面,也由此大为改观:不但爱国主义的思想防线得到巩固,而且,还把思想防线向前推进到社会主义一线,B站青年用马克思主义批判马云就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信号。
 
中国最大的短板之一因此被补上了很多。中国最大的短板,我认为有两个:一是思想价值观的被长期渗透,搞得中国人缺乏制度自信甚至民族自信,这一点可能会引起中国的政治性系统风险;二是金融进一步开放之后的金融风险如何防控以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出现。因为金融牵一发而动全身,金融风险是唯一能够在短时间内摧毁中国工业能力的因素。
 
特朗普对中国发起的很多重大行动,短期对中国不利,但长期会对中国更为有利。比如贸易战,有利于倒逼中国更加重视内需;科技战更是一举帮助中国解决了三四十年都激烈争论不出结果的坚持独立自主为主还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路线问题。
 
面对美国制裁,中国一些企业面对的一时困难是很大,但扛过困难之后,中国就真正修炼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华为已经在这方面,给整个中国做了示范。现在的华为,已经在供应链方面基本完成了去美化,让美国对华为的科技围剿失败。
 
以上这就是我们认为特朗普执政更有利中国的主要原因,不但刺激中国人迅速在思想层面开始解决“崇美”的问题,而且又倒逼中国在经济层面开始去美化,把巅峰对决中可能致命的短板一个个补上。
 
特朗普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把美国近四十年诱导中国犯错的布局废掉了大半。
 
中国最怕的从来不是外部压力和封锁(美国现在也没有全面封锁中国的能力),而是被人诱导到错误的路线上去。
 
不战自溃的风险,经过特朗普的强力反面教育,竟然得到了很大成功的减轻。
 
中国人只要不存在幻想,只要内部不出大问题,就是不可战胜的。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尹国明: 中美巅峰对决1--中美关系七十年 |2020-5-13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