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论剑:实体经济要怎么打赢房地产和金融?这里有几条对策 |2020-05-20

2020年5月20日08:56:14 发表评论
陈平老师持续出招!同学们都知道,陈老师一直坚持要抑制金融过度发展,提倡鼓励实体经济,很多人也同意这个观点。

但问题就在于,如何做到鼓励实体经济发展,这确实是有
相当大难度的。
 
陈老师表示,虽然他经常批评一些信奉西方理论的自由派经济学家观点,但他们对中国有些产业政策的批评是对的,确实我们也存在不少问题,只是他们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削足适履的。
 
所以今天,陈老师就对关于如何对症下药地支持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给出了他的建议。抛砖引玉,欢迎同学们一起来讨论、提出批评和建议!
陈平:
 
今天我给大家破解西方金融业失败的要害所在,然后解决中国如何让资本的要素有序流动这样一个难题。
 
西方经济学最大的一个错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市场万能论变成了价格决定论
 
价格竞争,如果是卖产品,比如我们拍卖土地,那就价高者得。但如果我是生产,又强调要降低成本,把工人的工资压到最低,那就会制造贫富差距
 
我前面已经跟大家讲过,经济学理论是错误的,因为经济学不是一个标量场,也就是说不是价格就能决定一切的资源分配,而是需要多种变量来决定。
 
所以至少要像物理学的电磁场一样,它是一个矢量,三个电场分量,三个磁场分量。运动的话,有三个坐标,三个速度;波的话,有频率,也有波长,还有传播速度。
 
所以绝对不会是价格决定一切
 
那么我观察中国和美国,造成金融击垮实体经济的问题在哪呢?在于政府没有调控市场上不同产业的利润率
 
西方一般均衡理论最大的一个误区,也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一个误区,就是以为市场竞争以后平均利润率要趋同。
 
趋同以后,你才有可能计算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如果各行各业的利润是不一样的话,你怎么能算得出来劳动价值多少?
 
但只要有新旧产业的竞争代谢,那利润率一定是不一样。初期的话不确定性非常大,有没有利润都不知道。
 
所以很多有先进想法的企业,在幼儿期就被掐死了,湮灭掉了。这种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所以才需要政府扶持和干预。
 
然后你高速成长期,为什么能高速成长?肯定是市场规模发展得很快,像亚马逊一样,所以你才可能获得大量的资本投资,至于利润本身高不高都难说。
 
真正的利润高实际上是稳定期以后获得垄断利润,但到衰老阶段,到时候别说保持利润了,很可能都资不抵债,要倒地。
 
所以你只要理解我讲的新陈代谢概念,马上就会明白,现在我们国内教的教科书经济学,包括国家统计局,最大的误区在什么地方?
 
在于不统计每一个行业的平均利润
 
有了每个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以后,你才能知道在这个行业里面,哪些企业是先进的,哪些企业落后了,哪些企业有成长空间,哪些企业即将被淘汰。
 
那么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误区,就是以为高科技的行业有高利润,其实不见得。
 
譬如说大家就明白这次美国高科技龙头波音飞机就资不抵债,国家要不救济的话,它靠市场救援根本就不行。
 
所以政府调控,现在只调控银行贷款利率,不调控各个产业的平均利润率,才会造成房地产产业暴利
 
房地产行业的平均利润率,包括中国银行、金融业的平均利润率远远高于制造业,当然更高于高科技,才会使得中国投机这么激烈。
 
你要明白这个道理就很简单,我提几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国家统计局要扩大编制,要系统地收集,各个产业的企业的利润情况,定期发表每一个产业的平均利润率的数据。
 
现在我能查得到的数据只有美国纽约大学每年发表的行业的利润率,对我了解世界情况非常重要,这是公开信息。
 
那么这就给各种各样的投资公司,提供很大的发展空间,就可以收集各个行业的信息。
 
然后中国将来评价各个投资银行,各个投资基金的效率,就不能依靠现在鼓励投机的什么etf、资产组合,而是要评价各个行业基金会的经营状况,然后加强行业之间和行业里面的竞争。
 
你航空业再不景气,也能排得出来谁是老大,谁是最差的,钢铁工业再产能过剩,你也肯定可以知道,哪些企业将来能够生存,哪些企业要淘汰。
 
所以加强行业的有序竞争,是中国金融发展的方向,这是第一条。
 
统计局要提供数据,然后地方政府要监控数据。你只要有政府统计,下面就会造假。
 
但是因为地方政府会关心自己的地区发展方向,关心就业的情形,关心财政收入,所以地方政府和金融有关的部门,无论是银行,还是管投资的,应该配合统计局监督底下的企业,确实地申报盈利的情况。
 
那从盈利的情况你当然就要知道它的收入情况,支出情况,还有研发的投入。
 
现在西方在猛打中国的产业政策,也是该打,为什么?因为中国的产业政策非常简单、非常省事,方便官员操作,但是不方便企业生存。
 
怎么办呢?很简单,中国如果是直接政府拨款,无论是中央政府拨款,还是地方政府拨款,给企业立项目给钱,很多时候企业也好,大学也好,就会骗中央政府或者地方政府的研发基金
 
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又没有足够的懂业务的人去监管。我怎么知道这个钱用得对还是不对?所以中国有很大的腐败空间,造假空间,就是这种简单化的产业政策造成的。
 
在这点上我给中国自由派、市场化派的朋友也说点好话,我没有全盘否定你们的批评,但是你们的批评深度不够。
 
你要把中国产业政策里面的那些漏洞找出来以后,不是说取消产业政策,而是怎么补台
 
我的补台办法很简单,也是从美国学来的,比如说我要扶植现在的芯片产业,或者说绿色产业。怎么办呢?我就去调查,它的科研投入要多大的比例。
 
那么给科研投入这部分,我就想办法让你减税,调它的税率,这个办法中国完全可以学。
 
所以你对要鼓励的行业,税率降低;对要抑制的行业,税率提高。
 
这样一搞的话,我只要调到你税后的利润,房地产的利润率和金融业的利润率低于实体经济,最多不能超过实体经济的比如说10%,我就能够鼓励资本的有序流动,这很简单。
 
根据大数据的结果,授权税务局,专门搞一个部门执行产业政策,就是调不同企业所处的行业的税率。
 
那么这里面有个前提,你这个企业必须要有明确的主业,到底你的核心产业是什么?对不对,这是一条。
 
还有一个我告诉大家,美国的诀窍,中国也是可以学的。什么呢?修改你的会计细则。什么叫会计细则?
 
大家都知道这一轮很多企业为什么现金流中断?就是因为一个规定。
 
比如我现在企业钱不够了,但是我有股份,我拿股份做抵押,到底按什么时候的这个股价来定我的市值多少?这就是现在西方金融最要害的一个问题。
 
如果我现在经济下行的时候,我本来企业经营非常好,因为现在经济下行,我的股票下跌,然后我拿我的股份去银行贷款抵押的时候,大幅缩水。这个企业本来是好企业,也变成坏企业了。
 
所以国内一批自由派的经济学家,空讲批评国进民退,完全不研究什么原因。我讲国进民退实际上是市场的错误的游戏规则造成的。
 
那我定一个游戏规则好了,对于你不同的行业,如果你要到银行贷款或者抵押的话,按照哪一个时间段的股价来计算你的价值?我认为只需要规定一个时间窗户就行了。
 
对于投资时间长的,比如能源、高铁,那你规定是过去五年的平均股价,马上就非常稳定,对吧?
 
即使你经营周期比较快,比如说机械、纺织、家电,我按过去三年或者两年的业绩来计算我的市值去银行抵押,应该比较靠谱。
 
但是绝对不靠谱的是拿现在的股票价格来抵押,那你就把企业给掐死了,鼓励投机商发横财。
 
所以灵活掌握不同行业的会计规则,也就可以平缓企业的现金流的大幅的波动。
 
知彼知己、胸怀天下,我们下期再见。(完)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