牲产队长: 经济内循环,市场风向做出改变,人民币国际化正当时 |2020-8-1

2020年8月1日15:13:40 发表评论
7月21日,企业家座谈会上诞生了重要讲话,提出了内循环这一概念。
“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带动世界经济复苏。”
中国过去是外贸导向的,海外需要什么中国工厂就生产什么。
那么这个月却提出了内循环的口号,
这是在西方世界的压力下,我们要选择闭关自守吗?
当然不是!
虽然未来要以内循环为主,但绝对不是闭门造车,而且我们要把门户对外越开越大。
...
首先看提出“内循环”的背景
中国贸易的循环模式之前是以外贸为主。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打开了对外贸易的窗口,一方面通过香港吸引国外资本,另一方面把整个中国大陆当成全球的加工厂。
而作为加工厂的模式就是,在外进口原材料,国内加工,然后在对外出口成品。
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两头在外”外循环过程。
因为中国经济想要腾飞,这个过程是必然的选择,原因如下。
第一点,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远远低于西方国家,目前美国的失业人口,闲着在家什么也不干,一个月都能领近3000美元,折合两万人民币。
我们要凭借劳动力红利,发展经济。
第二点,中国的厂房建设成本也低,劳动力素质高,这些西方国家没有的条件,成为我们这几十年贸易顺差的来源。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越来越依赖全球化,也跟国际整个市场,高度捆绑在一起。
2020年是一个关键年,这一年爆发了新冠疫情,国际的贸易快速萎靡。
同时,保护主义抬头,民主开始退潮,美国所率领的西方国家,和中国贸易逐步脱钩。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启动了经济内循环的道路。
...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从外循环转到内循环,其实对我们整体经济发展的影响不大。
先看内部环境:
我国1998年加工贸易占比53.4%,这个数字在2019年底已经降到了25.2%。
并且这十年来,中国的消费力和市场不断成熟,我们早已营造好了经济内循环所需求的土壤。
这个时间节点,我们已经可以从原本的一只脚走路,转为内功外功兼修的两只脚走路。
并且,如果中国经济完成以内循环为主体发展的模式,那么我们也将更难受到西方国家的制衡。
再看外部环境:
美元的低利化印钞政策,一直在不断地收割全球财富。
所以说,我们目前面对了一个非常大的金融风险,可是在美国面临了巨大的经济压力,美元正在跟国际局势脱钩的当下,非常多的国家对美国割韭菜的行为产生了不满。
这正是给人民币国际化,让我们交到更多的朋友,创造了最好的时间窗口。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做出经济内循环的决策,恰逢时机。
...
 
人民币正在国际化,甚至人民币的定锚,正在出现转折。
中国银行旗下证券公开建议:
不在用美元作为人民币的定锚了;考虑未来避开SWIFT;尽量避免用美元结算。
我们知道,中国银行成立的背景就是要成为面对海外的外汇专业银行。
他的表态绝不是空穴来风,极具参考性。
也就是说,中银证券看到了未来美国要做的事情可能会越来越疯狂。
SWIFT负责全球范围内的货币流通和结算,当年美国通过SWIFT制裁了俄罗斯和伊朗,咱们不想成为前车之鉴。
越早做好和疯子断交的心理准备,当真的事情发生,我们也不会太过慌乱。
目前为止,
在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所公布的银行为客户提供的美元外汇交易,美元在清结算比重从过去两年前的70%降到最近上半年的56%。
人民币跨境的结清结算,从2016年2017年年底的19%升到了37%。
也就是说,人民币成功挑战美元,正在进行中。
而相应的,人行的资产负债表也会出现变化。
未来外汇占款的份额需要靠什么来替代,是PSL抵押贷款补充还是MLF中期借贷便利,这是我们持续要做观察的。
但我们最需要关注的是,尽管我们做好了美国出招的心理准备,但我们的国民生活依旧会出现阵痛。
因为在经济从国际外循环到国内内循环的过程中,整个中国市场会出现更多更激烈的竞争,
一些落后产能也将被淘汰,更多的人,也会失去原本所能谋生的工具。
只能说,美国单方面经济战金融战,对全世界只能是一场灾难,但阵痛过后,相信在中国市场会诞生更强大的生命力,天佑我中华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