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那些亲美崇美的精英技术人才,到底中了什么邪?|2020-08-08

2020年8月8日10:50:22 发表评论

导读:一句老话:“没有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我曾经有一个比较好的朋友在祖国南方某超大都市创业发家,他拥有一家美国NASDAQ上市的高科技企业股权,从财富上来说是亿万富翁,从技术水平上来说是国内一流,几乎站在了互联网行业的巅峰。但他的意识形态,却始终令我难以置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想,中国的这些高智商技术精英人才,到底都中了什么邪?想来想去,也没有答案。(为了不影响他人生活,本文以及以后,我都不会公开他的公司名称)

当年我选择北漂的时候,他选择了南漂。当年的我默默无闻,他也是默默无闻。我一直在做互联网传播和市场工作,他一直在从事互联网技术和研发工作,我们同样来自祖国的西部小城市,同样出身普通家庭,同样面临大城市房租贵、消费高、工资少、房价高的窘境。我自认为住地下室好几年的我已经很苦了,但其实他的情况比我还要更困难一些,因为我家虽然穷但至少还是城里人,我父母在老家还是有套旧房子和少许存款,而他则出身在农村,父母生活都需要靠他接济。

但是我们都熬过来了,从南漂北漂开始,我们就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经历了比别人更多的挫折。差不多前十年没有出去旅行过,不知道按时吃饭是什么滋味,从来没有去过KTV、没有时间享受生活、不知道星巴克里面长什么样,别人早上9点上班,我们6点上班,别人按时下班,我们晚上十点还在加班。总而言之,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当我在创业音乐网站和游戏公司的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在美国NASDAQ上市了,个人财富一夜过亿。

上市以后他很高兴,我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畅谈未来。但是不久之后,我就发现了一些很不对劲的事情。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信了基督教、他非常崇拜美国制度、他对中国制度十分厌恶、他认为人只有在美国文化或西方土壤才能取得成功、获得自由和幸福,而在中国的文化和土地上就只能是承受痛苦和失败;他认为中国人没有信仰,西方人才有信仰;他认为子孙后代必须全部移民,否则就会活在地狱。他无数次邀请我入教,无数次坦诚地想帮我移民,无数次向我推荐阅读那些吹捧和推销西方民主的快餐读物,他的书桌上摆满了IDG、李开腹、真G之类的中国互联网“教父”自传或书籍。

如果说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会认为他无非是一个被公知欺骗洗脑的幼稚青年罢了,但他不是。他很聪明,自己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拿到了硕士学位,而且是非常硬的理工科硕士学位。他逻辑性很强,网站几个亿用户的数据架构设计得严丝合缝,几乎没有任何毛病。这样的一个聪明、高知、勤奋的平民精英,居然也信了那一套,令我十分迷惑。

一开始我尽量回避和他讨论这些意识形态的问题,因为我怕失去朋友,所以总是不尴不尬地回绝,在他热情推介的时候,我都推辞说自己不喜欢信教、不想移民等等,但他总是乐此不疲,并且真的开始着手准备全家移民计划。他甚至还对我说,不信上帝的人是靠不住的,因为不信上帝的人没有品德。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我再不信教,就得和我分道扬镳。

在纠结了很久之后,我还是决定开诚布公地找他聊一聊。于是我直接问了他一个完全无法回避的问题。我问他:“你自己算不算成功?” 文章开头我已经说过了,他家里很穷。如果他出身在美国同等收入的贫民家庭,可以说他几乎没有任何希望逆袭成亿万富豪。美国糟糕的平民基础教育、随处可见的奶头乐文化、固化的阶级和低流动性都决定了美国的上升通道注定是极端狭窄的。但是,他出身在中国。虽然他出身在贫民家庭,但是从小他就接受到了免费的公立学校教育资源,要知道当时教育工作者是国家统一分配的,很多学习成绩很好的老师,都被分配到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以及各个偏远地区,正是这样的教师资源公平分配,才给了他汲取知识的可能。这种魄力和手笔,放眼世界别无分店。

在他考入大学之后,虽然家里很穷,但是国家给了他助学贷款,靠着助学贷款和奖学金,他不仅可以轻松搞定大学学费,甚至连生活费和学杂费都不用愁。比起英国美国平民女生要靠找“糖爹”来偿还高昂的大学贷,不知道幸运了多少倍。大学毕业之后,又恰逢中国互联网刚刚起步发展的阶段,中国互联网的腾飞离不开中国制造和中国和平崛起的大环境,没有战争、没有骚乱、拥有完整的基础设施和工业体系,正是这种基础扎实的环境,才给了中国互联网企业腾飞的空间,给了他这样的技术人才实现自我价值的可能。这种幸运,放眼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说:“出身在如此贫困家庭的你,可以拿着国家助学贷款然后获得如此巨大成功,你怎么能说一个人出生在中国就肯定毫无希望,只有出生在美国才有希望呢?你不觉得这根本说不通吗?!”——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现他短暂地错愕一下,然后思索了片刻。我以为终于可以打动他,但没想到他很快摇了摇头说:“不,如果不是中国制度限制和扼杀,我应该还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功。或者说,还应该有更多人取得成功。”

我简直无法形容我当时的震惊,我一直在想,这人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我又追问:“你父母信基督教吗?如果不信基督就是烂人,那他们是烂人吗?” 我还追问:“如果只有西方制度才是好的,那中国这几十年来不断发展,我们日子从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变成今天这样,又是怎么实现的呢?你总得客观一点吧”。结果他说:“所以我们父母那个时代发展不好啊,因为他们没有信仰,所以当年的中国就是文斗武斗、贫穷落后。今天中国发展好了,是因为信基督的人多了。” 他又说:“中国虽然这几年经济发展是好了一点,但这些都是断子绝孙的发展,到处都是雾霾和污染,注定不可持续。人家美国空气香甜,全靠高技术产业赚钱,那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

总之就是不管我举什么实例,他都总能找到反驳的角度,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之后联系越来越少,只是听说他最终还是移民了,带着老婆孩子移民到了美国。

在当时我一直以为这样的人是少数,毕竟高智商的技术人员理应更有自己的分辨能立才对啊,但后来我发现这样的人其实很多。尤其是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当中的第一代精英技术人才里,有一部分人始终如此,包括最后被大家推上风尖浪口的张同学。——可能大家已经从我说的这两个人身上发现什么共同点了吧?他们的思维非常相似,哪怕是客观事实也打不醒他们,似乎在他们的灵魂深处有一种东西始终在牵引着他们一样。

这两天很多朋友都问我说:“这一次美国如此不要脸的明抢和霸凌中国互联网企业,是不是就能打醒一些崇拜美国的互联网人了?”对此我只想说,你们真是想多了。

前几天在群里聊天时候,有人冒一句话差点没给我整噎住。对方说:“我们都是被无端牵连的!如果不是你国神经病一般的战狼外交惹怒了美国的话,美国怎么可能出手整人。这一切都怪你国,本来大家好好的,非要惹美国。” ——你看,搞了半天人家不仅不怪美国,反而怪起了自己国家。呵呵,要不是中国政府能撑得住的话,美国早杀全家了。这些人,真应该送去叙利亚和利比亚好好看看,看看失去了强大祖国的强硬撑腰之后,那些国家的企业家到底会是什么下场!

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当年就是无比痛恨他老爹,无比崇拜欧美。赛义夫在欧美备受追捧和欢迎,每天出入各种高端场合,欧美媒体更是把他捧为北非新贵,说他是MSL世界唯一一个文明人,是唯一一个可以和西方对话的民主人。赛义夫飘了,回到自己的祖国之后,拼命打压利比亚战狼派,甚至不惜对自己的亲哥下死手。他一边在利比亚成立自由电台广泛宣传西方民主,一边对利比亚的制度和道路进行批判。他越是批判,西方给他的荣誉和盛赞就越高。最后当利比亚的军心民心和斗争都被瓦解之后,西方发动了对利比亚的侵略战争。卡扎菲被杀,赛义夫的哥哥战死,利比亚解体,西方兴奋地宣称利比亚正式进入民主自由时代。

然后呢?然后赛义夫被判处了死缓,并将其送回了战乱和满目疮痍的利比亚,在利比亚的黑牢里,赛义夫被打得不成人形,五根手指头全部被打断,肋骨多处骨折,牙齿脱落过半,每天被锁在监狱里吃残羹臭炙,连条狗都不如。就这样,西方媒体还是没放过他,还戏耍他说西方会允许他去“竞选总统”。这时候,他连自杀的资格都没有了,每天都在狱卒的殴打中惨叫度日。当年一些察觉到西方要对利比亚下手,就提前投降了西方,带着利比亚的秘密和家当投靠欧美的利比亚富豪和裸官有很多。在利比亚没有解体之前,这些人在西方受到严密的保护,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然而等到利比亚政府倒台之后,这些人带出去的资金立刻被查封,然后西方把他们扔回了利比亚,任其自生自灭。被送回利比亚的富豪和裸官几乎全员遭到屠杀,有些被当众斩首,有些被活活剥皮,他们的妻女更是在惨遭轮奸和凌辱之后被当众杀死,悬尸路边。

难道这些人不够崇拜欧美吗?难道这些人还不够背叛自己的祖国吗?难道这些人还不够“去利比亚化”吗?难道这些人还不够数典忘祖吗?这些人几乎把自己的一切都心甘情愿地奉给了西方,但最终西方人也没有饶过他们,而是在拿光他们的钱财、凌辱了他们的妻女、断送了他们的性命之后再端起红酒杯、听着交响乐、踩着他们的头骨说:“看,这就是奴隶!”

都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一个人首先要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然后才有资格去畅想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个企业首先要认识到自己是中国企业,然后才能去谈立足中国走向世界;去中国化是可悲的,一个连自己的底色和祖国都可以淡化的企业文化是幼稚且可怜的。没有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实会唤醒这批人吗?我看很难。

所以最近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们的教育体系遭到了西方的意识形态攻击。西方的文化霸权做得很细也很有效,他们可以把意识形态掰开揉碎然后掺入电影、音乐、书籍、漫画以及网络段子当中。既然如此,他们是否也可以把意识形态掰开揉碎然后掺入我们的教育资料和文科史料当中?如果他们把这些东西悄然植入了我们的文科知识体系,那么就可以很好的解释为什么总会有技术精英、理科精英和学霸都会落入他们的意识形态圈套了。

我有时候想休息放松的时候,往往很喜欢去看看“民科”论坛。我去那里的目的主要是消遣,因为那里有很多研究永动机的奇思妙想,虽然荒唐但很好玩。按照我们目前的理科基本知识体系,任何一个知道“热第二定律”的初中生都会明白永动机是不可能的,否则连宇宙都有可能不会存在了。但是,在现代理科知识体系之外的人,却不会理解这一点。如果有人跟我谈什么违反“热第二定律”的奇思妙想,无论多么新奇,我都会嗤之以鼻,因为我受到的教育不允许我自己侮辱自己。

那么同理,我们的文科知识领域里是否被西方植入了同样类似“定律”的东西呢?只不过理科的“定律”是经得起科学验证的,而文科里被植入的“定律”完全是伪造的,但两者同样逻辑自洽。这样一来,学霸们逐步搭建起来的知识结构就不会允许“定律”之外的东西存在,所以他们一定会对西方文化和制度抱有彻底的信任。就算出现了一些现实问题,他们也能找到其他的逻辑来完成自洽和解释,并且会对那些不认同西方文化和制度的人嗤之以鼻,认为反对西方文化和制度的人才是真正的无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可以解释我们为什么总会有一部分精英技术人才三观和意识形态扭曲到难以置信了。笔者认为,我们应该对经济学、法学、政治、语文、历史、哲学等课本或读本进行重新的梳理,看看这其中是否有值得商榷和改进的地方,中国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必须要在政、经、文、史、哲领域建立起自己的“定律”和整体知识框架,跳出西方预设的政、经、文、史、哲“定律”和框架,走出有自己特色的文科发展道路。

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发展,事实总会教育更多的人。相比起70后一代互联网人对美国盲目崇拜的精英技术人才比例来说,90后甚至00后一代对西方盲目崇拜的人要少很多。中国用实实在在的发展数据、抗疫成绩、大国担当、诚信守则影响着千千万万人,而美国正在上演的撒泼无赖、强盗逻辑、退群毁约、毫无诚信、无能甩锅也能让更多人看清美国的虚伪。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也是一个必然发生的事实。所以我相信,在将来,中国中邪的人会越来越少。有理想、有抱负、对中国文化和制度抱有坚定信心的经验技术人才会越来越多。

愿意固执滑跪的人,就由他去吧。一个企业跪下去,千千万万个企业会站起来。残酷的现实会教育更多人,也能培养出更多的坚强的战士。一个懦夫倒下去,千千万万个强者站起来。

就像我的那名老友,愿意移民就让他移吧,反正每个人最终都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但愿他一家人在这次美国严重的疫情和暴乱中平安,也但愿这一次事实的教育能让他多少清醒一点。将来如果他还有机会回到祖国的话,我希望他放下圣经捡起诗经,挥别上帝归家认祖。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