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 3500家美企状告特朗普政府滥用关税,“奔驰”说出一个关键问题 |2020-9-28

2020年9月28日10:08:06 发表评论

懂王这两天有点烦,美国企业界大佬们在大选前集体发力,不想让特朗普那么好过。据美国媒体以及路透社、法新社等报道,在过去两周时间内,有3500多家企业起诉特朗普政府滥用关税。

它们在美国贸易法院提起诉讼,控告白宫贸易代表布莱希泽和CBP(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对特朗普政府非法施加针对中国商品的第三轮(2000亿美元商品)和第四轮(1200亿美元商品)关税提出质疑,认为此举激化了中美贸易摩擦,伤害了各家企业利益。

英国《卫报》称,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引发了美国企业的不满。

《纽约时报》文章表示,特朗普其实是在给美国人加税。

美国“消费者新闻频道”则指出,增加关税并没有给美国人带来任何好处 。

为什么如此多的企业现在要对美国政府发起诉讼?而不是更早或者更晚?

一、WTO十几天前裁定,美国在2018年对中国234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是违法行为。美国《贸易法》的301条款与WTO规则相矛盾,它应当在WTO框架内解决与中国的贸易摩擦,而不是用自己的国内法。

这项裁定让全球许多企业得到了信心,因为它们都是特朗普滥用301等条款的受害人。

二、美国临近大选,企业采取法律行动,背后有明显的政治因素。如果不能把特朗普拉下来,至少也要让他在第二任期内有所顾忌。

三、贸易战带来的损失已让美国企业接近承受能力的极限,没有人愿意跟钱过不去,更何况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特朗普可怕之处在于,没有人知道他的贸易战结束时间?如果他是想整垮中国,那么这个目标可能一万年都实现不了。

不是说这些企业跟中国有多么友好,而是特朗普没完没了玩火,已经烧到了它们。

发起诉讼的企业包括:特斯拉、福特、沃尔沃等车企,塔吉特超市、家得宝、沃尔格林等大型零售商、思科等科技公司、还有汽车零配件企业、服装公司、食品公司、餐饮服务企业等。

特斯拉在诉讼中要求法院裁定美国征收的额外关税为非法关税,并且返还其已经缴纳的关税及利息。

汽配企业Dana在诉状中指出,特朗普政府施政失败,违反了行政程序,没有在规定的12个月内结束征收关税,“无控制、无限制、无底限”地打贸易战,严重伤害了企业利益,要求赔偿。

“梅赛德斯-奔驰”也加入了起诉队伍,它在诉讼文件中指责特朗普政府“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贸易战,影响到从中国进口的超过5000亿美元的产品”。

“梅赛德斯-奔驰”指出了一个关键问题:美国宪法并没有赋予被告(美国政府)发起贸易战的权力。

“奔驰”这个问题其实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核心是美国总统与美国国会的权力之争。

在1962年之前,关税权并不在总统手里,而是在国会。但在1962年肯尼迪总统通过艰难的政治运作,终于得到了这项权力。

当时国会被迫让出这项权力,最主要因素之一是支持者们相信,美国总统必定是一位成熟、冷静、负责任的成年人,一位慎重的决策者。

当总统得到使用关税权力后,这将是一件可怕的外交武器,使得总统在谈判时能占据上风,否则,对手可能会利用美国政治弱点,损害美国利益。

因此关税这把双刃剑,主要是用来威慑对手,点到为止,它是手段,而并不是目的。

1962年《贸易扩大法》通过后,以及1974年的修改,无论是肯尼迪、尼克松,还是克林顿、小布什都没有滥用过这项权力。

直到特朗普这位天才宝宝把“加征关税”当饭吃,大家才发现大事不好,可见他的政治能力和责任心是何等欠缺。

虽然有3500多家企业起诉关税问题,但要想再把关税权从白宫回到国会又谈何容易?法律对此有用?法律是为美国政治服务,国会要夺回权力,除了政治斗争,没有别的办法。

关税权力包含了两个方向:加征或减免。前者是威胁,后者是拉拢,肯尼迪更多的是用来拉拢盟友对抗苏联。

1962《扩大贸易法》

美国原有的《贸易互惠法案》有效期在1962年夏天结束,按照惯例它可以自动延长。

1960年底,肯尼迪已当选美国总统(未就职),他的班子成员决心抓住这个机会,制定一部新贸易法案,把关税权力移到白宫。

肯尼迪就职后,责成国务院组成了一个班子(三人小组),专门负责此事:

副国务卿W.鲍尔,主管经济;助理国务卿谢策尔;彼得森,费城的银行家、总统贸易顾问。后来再加一位国会筹款委员会的经济学家拉希什。

他们不断修改和起草贸易法草案,而肯尼迪则对外不断释放《贸易互惠法案》将被新法案取代的风声。

但美国保守派政治力量并不愿意关税权转移到白宫手里,双方较量在1961年11月1日开始。

W.鲍尔在国会作证称,《互惠贸易法案》已跟不上时代,不利于美国发展,所以必须要有新的看法和新的态度。

11月2日,《纽约时报》跟进,呼吁支持鲍尔的革新构想。

12月初, 肯尼迪亲自出面,连续两天向美国大企业和劳工界发表演讲,公开支持鲍尔的提议。

肯尼迪的理由:如果美国企业想要增加出口,美国必须大范围降低关税,欧洲也只能取消相应关税,这样美企可以在与欧洲企业的竞争中取得优势,美欧共同市场形成后,将在冷战中获得优势。

然而,按照旧的贸易法案,国会的繁琐程序和争论将降低美国的效率。因此,需要一个崭新的法案来替代《互惠贸易法案》。

肯尼迪将权力斗争企图很好地隐藏在了扩大自由贸易问题后面。

12月7日《纽约时报》再度响应肯尼迪的观点。

1962年1月11日,新年刚过,肯尼迪以国情咨文形式向国会阐明他推动的新法案主张。

1月25日,新贸易法草案由民主党议员正式提交国会。

国会当然清楚肯尼迪这是要夺权,他们先后让财政部长迪隆、商务部长霍奇斯、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到国会作证,解释这一问题。

迪隆指出,想让美国收支平衡、促进社会消费、消除国外贸易壁垒,美国必须降低关税。

霍奇斯持同样观点。

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则强调了新法案在冷战中的价值。

在国会之外,肯尼迪运用人脉力量,开展游说活动。

白宫增派大量人手来搜集情报,撰写最鼓动人心的演讲稿,并准备新一轮听证会的文件。

从1月到6月,肯尼迪还做了大量群众工作,以确保新法案能得到公众的理解和支持。舆论上,亲民主党媒体则全力进行引导。

但美国国会议员中,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有很强烈的反对声浪,他们并不想失去控制关税的权力。

1962年5月24日,肯尼迪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发表讲话,并请来了民望极高的两位共和党大佬: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和前国务卿赫脱。三人一起呼吁民主党、共和党放下政治分歧,共同支持这项最重要的新法案。

这样,在国会之外,美国从上到下的形势变得对肯尼迪非常有利。美国劳工-产业联盟、农场主联盟、全国商会等团体支持新法案,而鲍尔以私人关系请出梅西百货负责人之一斯特劳斯为总统背书。

美国学术界,专家们也反对原有的繁琐程序,建议将权力集中到总统手里,才能对美国更有利。

共和党大佬,国会领袖洛奇发动基督教教会、妇女联盟(有选票的)、国际商会等社会团队支持肯尼迪。

洛奇还在国会威胁说:如果因为高关税割断了美国与盟国的贸易关系,那么,美国将陷入孤立,收支平衡将恶化,最终损害亿万人民利益。

新法案过关已经问题不大,要做的只是细节修改,平衡一下各资本集团的利益。如最顽固反对集团--美国纺织业,肯尼迪则同意将它们特殊化,对外国纺织品进行市场限制。

肯尼迪为了确保6月底国会决战胜利,又拉拢玻璃制品和木材业。

6月26日,“三人小组”将总统需要得到的权力全部写进草案,提交给众议院。两天辩论之后,以298票对125票获得通过。

但议员梅森提出将原法案延长一年的提案,想利用程序退回新草案。

27日,艾森豪威尔出面去劝共和党众议院领袖哈勒克,让他们与民主党议员一起否决掉梅森的提案,最终梅森提案未获通过。

到了参议院,共和党的康州参议员普雷斯科特.布什提出了修正案,他要求保留旧法案中的“危险点”条款。根据该条款,只要美国某产业集团认为关税方案损害其利益,那么,他们可以向国会关税委员会提出上诉,否决总统的决定。

这项修正案等于将关税最终决定权留给了“关税委员会”,那肯尼迪一切努力都白搭了。因为无论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核心问题就是权力在哪一方手里?

肯尼迪做了大量紧急工作后,布什修正案在表决时也被击败。

1962年10月11日,肯尼迪签署发《扩大贸易法案》,这是他的重大政治胜利。总统权力大增,并明文规定,关税是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一项重要工具。

梅森等议员就直接指出:肯尼迪口口声声说自由贸易,无非就想接管权力,但根据宪法,关税制定是国会的职责。

关税权力来之不易,肯尼迪是费尽心机才得以成功,美国后面历任总统在很大程度上也受益于《贸易扩大法》带来的权力。

但没有人会像特朗普这么干的,2018年,美国参议员科克曾提出新法案,特朗普根据1962年《贸易扩张法》对外国进行实施关税政策时,必须得到国会批准。

但新法案至少要得到参议院60票支持的超级多数才能通过,所以,这项权力很难再收回。

“梅赛德斯-奔驰”其实在质疑美国总统拥有关税制定权是违宪行为,跟当年梅森议员的指责一样。但特朗普是否违宪?只能由联邦最高法院释宪,嘻嘻,他还怕这个?大法官还不是需要政治站队?

肯尼迪在棺材里恐怕很后悔,怎么出了个无所不懂的懂王?要不,让懂王坐敞篷车下来聊聊?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