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智库:新格局出乎人意料…… |2020-11-20

2020年11月20日11:15:20 发表评论

2020年美国大选是一次共和、民主两党势均力敌的选举,新一届国会格局也体现了这一特点。迄今为止,新一届国会格局仍未完全明朗。

    2020年11月3日,纽约时报广场上的电子屏幕显示美国大选实时计票结果。图|新华社

普遍认为,在1月5日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第二轮选举前,新一届国会参议院将处于“悬浮”状态——民主党人保住在国会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但席位优势被显著削弱。

新一届国会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多元化的一届,女性议员和少数性向议员数量双创纪录,少数族裔议员人数也有所增加。参众两院将共有134名女性议员,占国会议员总数的四分之一。

在国会选举中,“共和党人的表现远远好于许多主流权威人士的预测”。麦康奈尔等国会共和党领导人将之归功于特朗普。大选结果不仅显示了特朗普的强势——普选票数现已比2016年多出915万张,也反映出共和党选民高度支持特朗普的意愿。

争取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席位、避免与共和党选民疏离、力保共和党在国会参议院多数党地位,这些现实需要,是多数国会共和党人默许或支持特朗普就摇摆州计票结果提起诉讼的重要原因。

《华尔街日报》认为,国会选举结果表明美国民众不欢迎民主党的议程和愿景,美国仍是一个中间偏右的国家。

文 | 徐剑梅 瞭望智库驻华盛顿研究员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参议院将短暂“悬浮”

 


 

大选后,总共100席的美国国会参议院暂时处于“悬浮”状态。民主、共和两党目前各拥有48个议席(民主党席位包括两名与民主党共同投票的独立参议员)。北卡罗来纳州和阿拉斯加州各有一席尚未公布最终结果,但预期共和党参议员蒂利斯(Thom Tillis)和沙利文(Dan Sullivan)将分别赢得连任。换言之,共和党在国会参议院可望至少拥有50席。

2020年11月1日,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图|新华社

 

最后两个席位均在佐治亚州,该州规定胜选者得票率需超过50%。目前共和党参议员凯利•罗伊弗勒(Kelly Loeffler)与民主党对手、黑人牧师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得票率均未达标,已确定将于1月5日举行第二轮选举。共和党参议员戴维·珀杜(David Perdue)和民主党候选人、记者奥索夫(Jon Ossoff)的计票仍在进行,被认为很可能也将进行第二轮选举。

如佐治亚州两个席位中至少一个归共和党,共和党便将在新一届国会参议院拥有51或52席,从而确保多数党地位。如佐治亚州两席均归民主党,两党则将各拥有50席。但民主党还将拥有美媒根据计票结果宣布胜选的副总统哈里斯的一票,仍可凭此成为参议院多数党。

多名美国朝野人士认为,民主党要在传统上由共和党主导的佐治亚州连赢两个席位,从而掌控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难度很大。共和党有较大可能继续控制国会参议院。

据美媒报道,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预期年底前都将赴佐治亚州为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助选。

多数美国媒体预期,现任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少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将继续担任参院两党领袖。麦康奈尔现年78岁,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时间已打破并一直在延长纪录。他11月7日表示:“我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是多数党领袖……这将由佐治亚州决定……如果民主党赢得这两个席位,查克·舒默将成为多数党领袖。”舒默现年69岁。

由于新一届国会将于2021年1月3日就职,佐治亚州第二轮选举于2021年1月5日举行,悬浮国会势将历时十分短暂。

新任总统的首次中期选举通常对执政党不利。如果这次大选民主党不能夺回国会参议院,两年后可能更为困难。

确保参议院多数席位对当选总统至关重要。因为,参议院确认新一届政府内阁及政府高级官员提名,可推动或阻挠白宫议程,可启动或终止各种调查。参议院各委员会也均由多数党掌控。

目前国会参议院中,共和党拥有53席,民主党(包括共同投票的两名独立参议员)为47席。

2

众议院被削弱

 


 

截至美东时间18日,民主党总计获得众院219席,仅夺得3个共和党席位;共和党获205席,已夺得11个民主党席位,尚余11席位归属仍未揭晓。不过很明显的是,此次大选中,共和党席位增加,民主党领先优势被削弱。从美媒报道看,这一结果出乎两党意料。

2020年11月3日,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基诺沙,选民在一处投票站填写选票。图|新华社

全美广播公司新闻台(NBC News)估计,在新一届国会众议院中,民主党将拥有227席,共和党拥有208席。即使预测数据会修正,也足以表明共和党的进展。

《华尔街日报》预测,民主党可能成为20年来优势最小的众议院多数党。

2018年中期选举中出现“蓝浪”,民主党赢得41个国会众议院席位和7个州长职位。但今年,从总统、国会到地方选举,“蓝浪”均未出现。不仅如此,尽管投入远多于共和党的竞选资金,实际上,民主党在国会众议院选举中受挫。截至11月10日,民主党失去9个议席,夺得3个共和党议席,净丢6个席位。

相形之下,共和党人保住了在佛罗里达、南卡罗来纳、俄亥俄等州的席位,赢得大量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和拉美裔选民选票,削弱了民主党在少数族裔选民中的优势。

新一届共和党众议员中,不少是特朗普的坚决支持者。有两名女性众议员对反民主党的互联网阴谋论“QAnon”表示赞同或暗示支持(其中一人后来拉开距离)。

今年大选中,国会共和党人在多元化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今年共有23名女性共和党人当选众议院议员,其中仅10人是竞选连任,新当选共和党女议员人数创下纪录。

1995年出生的麦迪逊·考索恩(Madison Cawthorn)当选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将成为最年轻的国会议员,也是美国首位90后国会议员。25岁是美国宪法规定的国会众议员年龄下限。

新当选的国会众议员中还包括第一位伊朗裔美国人——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众议员斯蒂芬妮·比斯和第一位土著人血统的共和党女众议员。拉美裔共和党女众议员增加到两人。

与此同时,非裔女性国会众议员从22人增加到创新高的24人,均为民主党人。参众两院少数性向议员从9人增加到11人,也均为民主党人。新一届国会还将出现第一位韩裔女性议员——来自华盛顿州的玛丽莲·斯特里克兰(Marilyn Strickland),她同时有黑人血统。

以左翼“小分队”著称的纽约州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明尼苏达州的伊尔罕·奥马尔(Ilhan Omar)、马萨诸塞州的阿安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和密歇根州的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在今年国会选举中均轻松赢得连任。她们均为年轻的少数族裔民主党女众议员,倡导绿色新政、全民医保等激进主张。

美媒预期凯文·麦卡锡仍将担任众议院少数党(共和党)领袖。11月8日众议院民主党推举佩洛西连任众议院议长。2018年中期选举后,佩洛西面对党内少壮派众议员的质疑,曾经承诺不谋求连任,但今年选举日前,她表示将竞争新一届众议院议长职位。

佩洛西擅长筹款,经验丰富。但分析人士认为,78岁的拜登,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年长的新当选总统,再加上80岁的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就“太老了”。预计,佩洛西会再次遭遇部分党内少壮派的“领导层换代”压力。此外,由于选举受挫,即便佩洛西连任众议院议长,她约束民主党议员和迫使各方达成协议的影响力预期也会下降。

佩洛西连任需众议院218张多数票。11月8日,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宣称,只需10名民主党众议员加入共和党的反对阵营,就能阻止佩洛西再次当选众议院议长。

共和党不仅在国会选举中表现强势,还保住了大多数州立法机构的控制权。截至11月8日,民主党人未在大选中推翻任何一个由共和党掌控的州议会,这意味着民主党试图主导未来十年国会选区重划的努力失败。在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和北卡罗来纳等关键州,民主党有可能在十年一次的国会选区划分过程中被完全排除在外,而从2022年开始,这些州将占据超过80个国会众议员席位。

3

妥协和谈判

 


 

首先,势均力敌意味着妥协。

新一届国会两党总体上势均力敌、多数党席位优势较小的格局,意味着激进的立法议程难以通过,系统性改革的机会有限。拜登政府上台后,这一格局势必推动其走温和派路线,与参议院共和党人进行更多的妥协和谈判,在政策偏好上向中间靠拢。“妥协在华盛顿将不再是一个肮脏的字眼”。

其次,改革行动会更困难。

美媒认为,在民主党的弱势胜利下,改革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制度、废除参议院“冗长议事”规则、把华盛顿特区或波多黎各变成一个州等在民主党内部也存在分歧的主张不可能实现。两年来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的“进步主义”议程将再次夭折。拜登如提名民主党左翼进入内阁,可能会出现提名确认战。

再次,有望推进凝聚两党共识的法案。

拜登、佩洛西和麦康奈尔都是老练的议员和谈判专家,据美媒称,拜登和麦康奈尔曾长期在国会参议院共事,有良好的私人关系和政治合作经验,过去曾相互公开称赞,麦康奈尔还是2015年参加拜登长子葬礼的唯一共和党参议员。此外,拜登与多名共和党参议员有着长期交往。

美媒认为一些拥有两党共识的立法措施,如被认为有助于增强美国与中国竞争能力的基础设施法案有望获得进展,这意味着美国将大举投资基础设施,包括农村宽带、5G、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领域。

此外,美媒称,拜登与麦康奈尔也可能会就一系列医保问题达成协议,但在移民改革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很难看到重大行动。

国会两党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审查也将持续。共和党人认为脸书和推特对保守派有偏见,而民主党人认为这些平台在阻止错误信息传播方面做得远远不够。

今年大选中,国会共和党人遭遇经济衰退、疫情肆虐和总统支持率低迷的逆风,筹集的竞选资金显著少于民主党,但却取得出乎两党意料的成绩,国会共和党领导人将之归功于特朗普。

麦康奈尔认为,选举日前特朗普进行的马拉松竞选集会是促使共和党选民在选举日大规模投票的关键因素,这帮助了艾奥瓦、北卡罗来纳等州共和党参议员胜选。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则称“特朗普总统的势头帮助我们扩大了众议院共和党联盟”。

一个突出事例是,连任30年的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科林·彼得森(Collin Peterson)的败选。彼得森现任众议院农业委员会主席,无丑闻,支持拥枪,反堕胎,立场保守,但是,在今年大选中以31个百分点的差距输给以支持特朗普为主要卖点的共和党对手。

显然,2020年大选进一步表明了共和党作为"特朗普党"的特点。

多家美媒分析,不论大选结果如何,国会共和党人可能继续坚持特朗普主义,特朗普本人也将保持强势影响,这有可能会增加拜登与国会共和党人合作的难度。

《华尔街日报》称,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是今年大选的最大输家,认为民主党人主张扩大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名额和废除冗长的议事规则,特朗普执政以来国会民主党人的通俄调查和弹劾调查,以及众议院的一系列激进议程,导致民主党人在国会选举中受挫。而特朗普推行的税制改革和放松管制为美国疲软的经济扩张带来新动力,受到选民欢迎。

一些美国政治分析人士曾期望,2020年大选中能出现1932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或1980年罗纳德·里根那样的压倒性胜利,使得美国在多年党派冲突和僵局后,出现一个有能力带领美国摆脱分裂、寻求共识的新的多数党。

但今年的大选却使美国“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剧烈地分裂”。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