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章: 美国大选及当前国际形势分析【完整版,雄文】|2020-11-30

2020年11月30日21:02:03 发表评论

美国大选并没有结束,拜登也还没有当选美国总统。至少从美国的法律程序看,还缺少“选举人团投票表决”这个非常重要的一步,他们不是没可能改变美国大选结果的。更别说特朗普一方还在否认目前投票结果的正当性与合法性。

在我看来,美国大选结果目前还存在三种可能性:第一,拜登当选,也就是代表国际资本利益集团的民主党获胜。第二,特朗普获胜,也就是代表美国本土资本集团及军方利益的共和党获胜。第三,军方代表接管美国政府。

如果说美国就是个伪装成国家的公司,美国总统不过相当于一家公司的行政部经理,总经理都谈不上。一家公司的总经理的权力范围要比美国总统的权力范围大很多。也因此,谁当美国总统不重要,他说什么怎么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背后代表不同利益的大资本家们,也就是美国这家公司的大股东们,看他们怎么想怎么说怎么做。所以在美国骂总统没关系,但是几乎没人敢骂大资本家们。

考虑不到潜行在西方国家政权结构背后的、影响力巨大的国际资本利益集团的力量存在,一切重大国际分析都是不靠谱的,对美国大选的分析也只能浮于表面。你也不会知道什么叫资本主义、什么叫资产阶级革命、什么是民主、为什么有议会、为什么会有两次世界大战,甚至,为什么特朗普这个美国在任总统只能推特治国,等等等等。资本脱缰狂奔带动了西方社会的经济高速发展,成就了西方白人500年的世界统治地位;对资本的狂热崇拜以及对利润无底线的追逐,也导致了今天西方的集体沉沦。

二战前后西方资本以及制造业大量转移到美国,促使美国快速成长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以及建立在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基础上的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军事强国、政治大国以及金融核心国家。所谓高科技不过是制造业的一部分,不可能大规模长期独立存在。人类历史上从来不曾存在过一个制造业小国弱国却是高科技大国强国。美国也不会例外,他的高科技强国地位正在快速丧失,并且无可挽回,因为他不可能快速恢复强大的制造业。

如果说我五六年前判断美帝必然崩溃还主要是基于经济政治逻辑,今天的实证则俯拾皆是。不仅是美国政府在疫情面前的拙劣表现,不仅是美国现在领食品救济券的人数已经超过5000万,不仅是美国负债累累国债规模已经超过GDP,等等,更核心的是,美国原先的经营模式已经被颠覆、不再成立。经营模式不成立的公司必然破产倒闭,美国这家公司也不例外。

美国的本质是欧洲白人王室贵族与国际资本在美洲投资成立的一家合资企业。美国的每一个州,都相当于一个小国,也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小股东之一。美国最大的股东是国际资本,主要是美联储的股东们以及他们背后的资本势力。他们拥有美国的货币发行权(美联储)、国税局、中央情报局等,以及几乎全部媒体和绝大多数高科技企业。过去的美军也主要是他们供养的打手,为他们的利益服务。他们很多人不是美国人,也不会以美国国家利益作为他们的主要考量。他们的旗帜是全球化,实际是把全球作为他们的经济放牧场和利润狩猎场。从思维本质上看,他们是金融游牧民,不断把资本迁移到利润最丰厚的地方。制造业是他们的牛群羊群,金融是他们手里的皮鞭和屠刀,能产生低成本高利润的地区和人口就是他们的牧场。牧场是可以随时丢弃的。这就是游牧民族与安土重迁的中华农耕民族的最本质的文化差异。

当国际资本把制造业羊群赶到中国这片水草最肥美的牧场之后,羊群就不走了。不走就不走吧,反正只要有利润。但是,中国这片牧场还有一些瘦小的本地土羊。几十年过去,国际资本发现,原本瘦小的土羊长成了大象,而原来属于他们的羊,几乎看不见了。对于国际资本来说,天底下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他们的鞭子和刀子还在,可羊没了。(以上被收录在:http://hanfeng1918.com/qiyang/29335.html

中华农耕文明的最基本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土地,有基本的水源,我就在这里扎根、生长、茂盛。流汗流血,繁衍生息;节俭存储,备战备荒。游牧民族的基本生产生活方式是逐水草而居,一个地方的好草吃完了,赶着羊群换个地方。要是碰上天灾找不到好水草了呢?那就抢劫。回看人类发展历史,人类实际上只有三种基本生存方式,也是三个不同发展阶段,就是采摘狩猎、游牧和农耕定居。这三种基本生存方式今天还同时存在,部分非洲南美和北极部落仍然主要是采摘狩猎方式,还有不少国家地区仍然是游牧方式。今天的城市文明或者叫工业文明,不过是农耕定居文明的自然演变。再发达的现代城市其本质也不过是原始村落的放大,所谓现代文明不过是一件更华丽的外衣。一切现代文明的积极成果和方式,大致都可以回溯到中华农耕定居文明这个源头。也因此,当现代制造业带着新增的西方资本的基因回归到它们的起源地并与中华文化和更适应它们成长的新社会新制度重新结合后,它们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速度快速生长,并且再难离去。

中国的制造业GDP大致是美国的三倍和欧盟的二倍,这还是基于被扭曲的现行汇率。中国的实际产出或者价值创造,可能是美国的六倍和欧盟的四倍,甚至更多。游牧民失去了羊群,大致可以描述美欧茫然沮丧的现状。如果有人问国际资本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他们肯定会说:不应该去中国。

国际资本开始以为中国制造业壮大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羊群仍然听命于他们的皮鞭,也就是说,他们相信中国也会跟前苏联国家一样改变颜色,直到十八大以后。他们想过用美军把羊抢走,抢不走跟中国同归于尽他们再重新养羊,也不错。但是美军这条牧羊犬很惜命,他们不敢。他们还想过重新养一两群羊,就是TTP和TIPP。结果是更多的羊跑向中国。

制造业是人类文明的代表,凝聚了最大量的有效资本和人类智慧及劳动,因此制造业拥有非常高的门槛,因此制造业产品总是不断拥有稀缺性,因此几乎所有制造业产品都拥有或者曾经拥有过不等价交换能力即获取超额利润的能力。制造业是人类民富国强的法宝,这个法宝曾经长期属于中国。数百年前中国人丢失了这个法宝被西方白人获得,直接造成了东方和西方、黄种人和白种人之间富贫强弱位置的颠倒。制造业强大是因,民富国强是果。当今世界,两个国家之间的竞争,不要看人口面积GDP这些,看制造业就足够。只要自己不自废武功,制造业更强大的国家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中美中俄核战可能同归于尽不谈)。当今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武力战胜中国,所以中美或者中对任何其它国家,都不可能爆发大规模战争。中国不想打,其它国家打不起、打不赢。

曾经的短暂辉煌与对历史长河的无知让西方金融资本家们误以为只要他们拥有皮鞭和刀子还怕没有羊?据说某个罗斯柴尔德就说过什么,只要我拥有货币发行权,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这口气何止是君临天下。我有钱谁敢不听我的?哪个国家政府不被我控制?我怎么会没有制造业?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在中国,他已经被杀掉不止一百次。当他们认识到中国已经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制造业体系,并且不再任他们宰割时,他们才明白,有羊群才有资格拥有皮鞭和刀子,而不是相反。看看曾经无比傲娇的G7今天已经无人搭理,就知道西方主演500年的大戏已经落幕。

问个问题,北京市完全靠自己的生产包括用自己的产品交换,能不能养活自己?估计很难,因为北京市的定位是首都、是全中国的指挥中心、是大脑和心脏。北京市的GDP构成大约是农业占比不到1%,制造业大约18%,服务业大约占比81%。美国呢?农业占比大约1%,制造业大约11%,服务业大约88%。相比之下,德日英法意服务业占比都在70%左右,中国大约占比55%。美国这个几十年前还满身制造业肌肉的大力士,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了一身服务业肥肉的油腻男?美国能养活自己吗?答案是否定的。2019年美国贸易逆差6168亿美元,其中对中国逆差3456亿美元,比2018年减少了739亿美元,仍然超过其贸易逆差总额的一半。2020年受疫情影响,全球国际贸易缩水严重,加上贸易战影响,上半年美国对华贸易仍然有高达1300多亿美元的逆差,全年可能仍然接近3000亿美元,接近美国全部贸易逆差的一半。所谓美国要和中国脱钩就是扯淡,因为这差不多意味着美国自杀。美国这个流氓国家会因为拒绝嗟来之食而自杀吗?
美国突然没有了手脚、只有一个硕大无比的貌似脑袋的玩意,很难自食其力。国际资本控制美国、控制美军北约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之后,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控制全球。主要靠两个武器:美元和美军。美元不能解决的问题就动用美军。他们的司令部也就是他们规划中的全球的首都就是美国。金融控制全球的杠杆是美元,美元必须遍布全球最终成为全球统一货币、唯一货币。由于货币流向与产品流向相反,美国不可能做到美国产品与美元同时流向全球,于是美国放弃美国产品出口,反过来大量进口产品,目的是为了大量出口美元。出口点绿纸就能换回金山银山和地球上最好的一切,谁还稀罕那又苦又累的制造业。起初他们还是比较谨慎的,高端的研发留在美国,中高端制造主要给有美国驻军的德日韩,中低端给南美东南亚这些也很容易控制的国家地区。中国改开后给了一些最低端制造业设备技术和市场给中国,主要是纺织服装这些。他们没想到的是,中国竟然是一个制造业黑洞,将全球制造业从低端到高端全部吞吃殆尽。别的国家叫产业升级,因为是从低台阶向高台阶移动,你占据了高端就不能兼得低端,总要留点给别人。中国是产业淹没,从低到高,所有产业只要我经过就是我的,不会留点渣渣给别人。这样,本来从全球吸血的美国和西方最后发现,全球几乎就剩下一条吸血管道,只通向中国。特别是,原来吸血想怎么吸吸多少,主要是美国和西方自己说了算;现在是中国说了算。主要方式类似拍卖:谁给我的好东西多,先给谁吸。这下西方就尴尬了,想抢还抢不动。欧洲还好点,东拼西凑还有点家底,特别是德国和北欧国家多少还留了点制造业,美国就惨了。所谓的美国高科技,有几家的主要生产基地在美国?主要还是在中国。特朗普说搬回去就搬回去?搬回去基本上就是自杀。没有配套产业链,甚至连最起码的生产线工人美国都很难凑齐。再说,人家是私有企业,西方宪法的基本原则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人家凭什么听你的?美国突然就成了国际资本的负资产、累赘。

我这里悄悄地但是肯定地说,当前美国和整个西方社会面临的所有重大困扰(新冠除外),直接原因都是因为国际资本在中国玩丢了制造业,玩丢了人类制造财富的法宝,并且再也无法凭抢劫和吸血过好日子。中国崛起的核心本质是制造业崛起,其它政治军事文化等等崛起都不过是制造业崛起的不同方面的表象。美国已经资不抵债,国际资本要丢弃美国重回制造业基础条件更好的欧洲,这就与无法放弃美国的美国本土利益集团如军工、石油、地产等利益集团产生了根本性利益冲突。原来主要都盘踞在美国的国际资本利益集团现在已经分化成三大块,最核心的部分已经去了欧洲,主要是英国,并控制了大部分欧盟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另一部分目前还留在美国,前台代表是拜登。还有一部分目前在中国,包括特斯拉等。
四年前特朗普在本土资本集团和军方的支持下入主白宫,其口号是美国优先,实质是美国本土优先,也就是明确放弃全球霸权回缩美国,以保住美国领土完整为第一要义。美国目前局面下要保住领土完整不分裂并不容易。

第一是要保证美元继续有效、以比较缓慢的速度缩小美元在国际货币市场中的份额,这需要有实物价值为美元背书,当前能担当这个重任的主要是中国制造,也就是中国出口贸易不拒绝接受美元支付。能买到中国制造产品,美元才有继续存在的价值。别相信什么石油美元之类过期的鬼话,每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大约是全球石油贸易总额的10倍。而且中国也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主要从伊朗俄罗斯等国进口,也早已不用美元。

第二是要大幅度压缩服务业人口、提高制造业人口,解决好就业问题。这个问题需要从两方面着手,其一是减少国内人口,特别是太多的服务业人口,这就需要严格管控外来移民,包括在美墨边境建墙。其二是通过大力发展铁公基来快速解决就业问题并逐步恢复基础制造业。这需要来自国外特别是中国的财物支持。美国需要拿他的国际政治军事等资产来与中国交换,如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领导权、东南亚、东亚、港湾、中东等软硬影响力。这些交换以我的观察看,都在进行之中,有些已经基本交割完成,如香港和东南亚等。东亚、阿富汗、中东、台湾等交割还在进行之中。

客观看,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他的执政思想有利于保护美国国家完整。但是他背后的军方和本土利益集团不敢用暴力革命的手段从国际资本手中夺回国家权力,国际资本集团在美国仍然拥有巨大的经济政治影响力,特朗普及其背后势力的变法改良很难成功。

国际资本当前和今后相当长时间的主要任务都是重建一套自己的制造业体系,整个西方排斥中国制造的基础生态体系即信息体系、物流体系和能量体系,也就是华为中信等信息系统产品、高铁和电网等,就是长期的必然。如果不能在这些基础生态体系方面保证独立自主,国际资本和整个西方世界将永远失去再与中国争雄的机会。美国已经是一个废柴国家,当绿币崇拜教很快破产之后,美国即使不分裂也将沦为一个大号澳大利亚,并将长期处于资本和人才净流出状态。地理上远离人类社会的核心亚欧非大陆,也注定美国很难再有所作为。

理论上来说,国际资本以欧洲为核心重建制造业体系,还有自保甚至与中国抗衡的潜力。从纯硬性数据看,欧洲有7亿多人口,有相对较完整的制造业体系,民众普遍受过比较好的教育。如果能整合北非西非,也有十来亿人口,自然资源条件等也不比中国差。但是,与中国十几亿人口一个国家、一个中央政府、主要一个文化相比,仅欧洲境内就有160多个民族,人口上千万的民族有18个,分布于40多个国家,相互之间的战争几乎从没停止过。犹人为核心的国际资本数百年来在欧洲不断挑动战争和仇恨,臭名昭著,不可能站到前台来整合欧洲。而欧洲目前的三大核心国家英法德各怀鬼胎明争暗斗几百年,更不用说让他们又恨又怕的俄罗斯,还有那个心比天高的土耳其。我能看到的整合路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资本)、欧盟(政治)和物流、能量流、信息流三大生态体系整合制造业产业链。还需要中国配合,默许他们建立自己的产业体系,默认中东欧与北非西非等作为他们的势力范围,不去拉拢分化。那么,国际资本能给中国的对价是什么?主要还是国际资本与美国军方本土共同拥有的国际战略资产,包括领导权、影响力、战略要地和资源等。也就是说,下面不论是拜登当选还是特朗普连任,他们都会与中国合作(当然也少不了激烈的斗争),都要出售战略资产给中国。不同的是,特朗普主要是为了美国本土利益,而国际资本主要是为了他们自身以及欧洲的利益。

最新消息是习大祝贺拜登当选,这意味着特朗普很难翻身了。因为中国的态度对美国的未来举足轻重。对于中国来说,跟谁买都是买,当前形势下,从拜登手里买应该更便宜。对于美国军方本土资本也包括特朗普来说,他们爱美国,更爱自己的生命和利益,妥协不难。最新美国大选消息是,截至24日晚上,拜登已赢得超过8001.1万张选票,而特朗普获得了7380多万张选票。CNN称,(特朗普获得的)选票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获得选民票数第二高的总统候选人。我们别忘记,特朗普是在媒体几乎完全被对手掌控、疫情蔓延对在任总统非常不利的不公平对决环境中处于数据劣势位置的,他的实际影响力很可能要远大于数据表现。那么,即使拜登顺利就职,即使特朗普以及背后的军方和本土利益集团接受妥协条件不再捣乱,认同特朗普施政理念的那部分民意也将长期使美国处于撕裂和动荡中。更关键的是,拜登比特朗普更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吗?我的看法是,拜登的美国将比特朗普的美国以更快的速度坠落。美国人民如果想通了也没什么不好,早死早托生、早见上帝。

写到这里,我竟然有点怅然。这个曾经令我非常向往的国家,这个我关注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历史等40年的国家,这个我看过其大量影视、读过大量文学作品、阅读过大量经济政治教材和文章的国家,这个我曾经会唱他们不少歌曲、用他们的语言在课堂上讲课的国家,即将如流星逝去。

百年之后我的子孙站在纽约荒城,看着满目杂草苔藓和藤蔓,会发出怎样的慨叹?再见了,美利坚合众国!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