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土豆:东林书院的崛起与大明的崩溃 |2020-12-20

2020年12月20日16:31:19
评论

文|坏土豆 陪我的一起逆袭
公众号|坏土豆不哭(htdcry)

第一部分:最富有的王朝,最贫穷的皇帝
第二部分:全球的白银,潮水一般的涌入大明
第三部分:4500万公斤白银,去了哪里?
第四部分:东林书院的崛起,大明王朝的崩溃
第五部分: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东林党蠢蠢欲动

图片

 

第一部分:最富有的王朝,最贫穷的皇帝

 

1628年,17岁的朱由检登基成为大明皇帝,年号崇祯。

这位少年天子初登大位就以雷霆手段剿灭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召回在老家赋闲的袁崇焕,平台奏对,多个部门联合高效办公,迫切的希望平定辽东。

 

正当他准备甩开膀子干番大事业的时候,一瓢凉水当头浇了下来。

兵变了,袁崇焕匆忙赶赴辽东。

 

兵变的原因是长期没有发工资,一共欠下了327万两白银。

可是,皇帝也没有钱发工资....

 

崇祯元年的税收一共是326万两白银,即使把工资全部发出去还欠1万两,但事实还没这么简单,因为扣除前一年天启期间的亏损实际收入只有200万两白银

 

从此刻开始,没钱这个词成为了伴随朱由检一生的噩梦,到死也没有解决,他成为了大明最穷的人。

兵变、没钱、加税、民变、没钱、加税....成了死循环。

 

1年后,袁崇焕杀掉毛文龙,朱由检已经在心中埋下了怨恨的种子。

关宁军的边军标准是1.4两每月,东江士兵一直是按0.7两每月,仅仅有关宁军的一半,接着朱由检商量着继续裁减,从100万两减到还剩24万两。

省的这笔钱,对朱由检来说太珍贵了。东江士兵对朱由检来说,性价比很高的。

 

因为每天睁开眼睛,朱由检想到的就是钱!钱!钱!

朱由检是默许了毛文龙便宜行事的做生意的。

 

而干掉了毛文龙,袁崇焕提出要求,增加东江兵的军饷,纳入正规编制,朱由检几乎已经崩溃了。

 

 

十多年的努力,形式完全没有好转,朱由检越来越穷,到靠变卖金银器皿挣一些钱,连大殿上的铜壶也卖来维持花销。

 

万般无奈,心高气傲的朱由检张口向大臣们借钱,大臣们却纷纷喊穷,不愿意借钱给他。最后老丈人周奎碍于面子不得不捐出2000两,而且据说这2000两他都舍不得,还是周皇后给的。

其他大臣更不愿意,往往认捐几十两。

 

1644年,起义军攻破城门,朱由检走投无路,这位才33岁的天子已被折磨得头发花白,最终在煤山自缢,只有一个太监王承恩陪他共赴黄泉。

 

 

朱由检留下绝笔:诸臣误朕也,国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弃之,皆为奸臣所误,以至于此。

 

诸臣有没有误他?

第二天,所有的大臣已经穿戴整齐,在金銮殿迎接他们的新主人。

 

京城被攻破,还发生了一个插曲。

几年后,已是大清天下,清廷为了安抚民心,为崇祯皇帝办了三天丧事,追赠庙号怀宗。

 

大太监曹化淳出人意料地从老家天津赶到北京,上疏请求妥善处理崇祯皇帝的坟墓修建工作,顺治皇帝同意了曹化淳的请求,并直接放权让他负责办理。

 

而此时,已投降满清的大臣们跳了出来:当年开门迎接闯王的就是此贼,卖国乱臣,请大清皇帝马上杀了这个狗奴才。

 

 

然而,1644年,曹化淳早已退休,在天津养老6年了,证据确凿,莫非他会瞬间转移不成?

 

顺治皇帝也是个明白人,就此事做出批示:曹化淳无端抱屈,心迹已明,不必剖琛,该部知道。

但即使如此,曹化淳也在后来的历史上背了数百年的黑锅。

 

而在朱由检自缢的那一刻,整个江南却完全是两个世界,这里富甲一方、堆金积玉,所积累的财富,达到了历史的最巅峰!

在这里的世界,莺歌燕舞,花红柳绿,歌舞升平,秦淮八艳的美名让无数文人雅士过来一睹芳容。

 

此时的东林党魁钱谦益,迎娶了比他小36岁的柳如是,被誉为佳话,万人传颂。

 

 

一年之后,钱谦益跪倒在磅礴的大雨和狂风中,率领南京的众大臣,迎接清军的到来。

此时,东林书院里面刻着的字显得多么的讽刺!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朱由检再昏庸再无能,他挺立着死在了大明前头;

东林党再君子再伟光正,他们跪着活到了大明后面;

不与民争利,藏富于民,东林党人的主张和今天的公知毫无二致。

 

江南的大部分地区,城镇正在飞速的发展,根据记录江苏王江泾镇7000余家居民全部在搞纺织业,家家生活美满;盛泽镇在明初的时候还只是五六十户的小村子,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五万人口的纺织业大镇。

 

纺织业兴盛到什么程度?工人都不够用了,招工难成了工厂的大问题。

无产阶级的生活也非常幸福,根据记录是「骄惰成风,非酒食不能劝」、「夏必加下点心,冬必与早粥」,不给我好吃好喝伺候,我才不去做打工人。

 

江南高速发展的手工业做出的产品换来了欧洲和日本的一船一船的白银,在朱由检恨不得变卖后宫首饰的时候,大明王朝是历史上最富有的时代,吸纳了全球50%左右的白银。

 

此时的北方,生灵涂炭,灾荒正在大流行。树皮草根都吃完了,饥饿的父母养不活儿女,只好将他们抛在城角的空场上甚至易子而食。

此时的辽东,数万名间关百战、满身累累枪伤箭疤的关东大汉一边领不到军饷,一边还在浴血奋战。

 

 

而这一切,统统和江南没有关系,他们都沐浴在财富之中。当然,他们不知道的,在几年后,等待他们的是满清的屠刀,而这时他们的皇帝已经在绝望中身死社稷。

 

大明有多富有,他们的皇帝就有多贫穷。

 

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

如果说英国的光荣革命和大宪章揭开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序幕,资本终于争取到了经济和政治上的权利,这个时候的大明,早已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

 

 

整个朝廷,除了皇帝,都在为资本服务,他们远比英国资本家幸福,不是希望少缴税,是几乎不需要缴税。

代表英国资产阶极的政党,是辉格党,代表明代资本阶级的政党,是东林党

 

大明的资产阶级有多富有,全球流入了近9亿两白银,储量为世界的一半;

朱由检在江南的资本家面前,就是个叫花子。

 

 图片

 

第二部分:全球的白银,潮水一般的涌入大明

 

 

孤独的皇帝,300年的宿命中谈过,任何王朝到了末期,土地兼并的局面已经非常严重,国家到了崩溃的局面,皇帝无法扭转整个帝国的颓势。

 

土地兼并的直接后果就是王朝收不上来税,国家没钱了,军队的军饷也没了,所以必然崩溃。

 

这是大一统王朝的共性,但是大明的个性也非常鲜明,因为明朝崩溃之时,地理大发现已经进入了尾声。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大明已经是全球化的一员了,1644年崇祯在煤山自缢的时候,东印度公司已经成立并且经营44年了。

 

 

此时,全球的白银正潮水一样的涌入大明,让大明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国家。

 

我们以1644年这个时间节点,从头来看明末的全球化。

 

中国的本地银矿较少,据天工开物记载,大明一半以上的白银产自云南。但即使在云南行省,每年产白银不过也就是十万两,全年帝国产银不过也就十八万两,即仅仅9吨

 

由于白银的稀少,大明的纳税几乎是五花八门,有缴纳粮食的,有缴布帛的,有缴白银铜钱的,当然,这样也搞的大明的赋税系统一塌糊涂,大量的官员从中作弊中饱私囊。

 

1504年,西班牙发现了南美洲的阿兹特克帝国与印加帝国,此时,正是明孝宗的中兴时代,距离大明的崩溃还有140年。

 

 

1504年-1644年这140年的时间,除了200多吨的黄金,西班牙从南美劫掠了1亿公斤的白银。

 

而可以根据历史考据,多数学者们所认可的资料,40%-50%的白银进入了大明,以购买大明的丝绸、茶叶与瓷器,这些几乎是欧洲唯一认可的奢侈品。

 

同时就在日本,16世纪最大的石见银矿被发现,17世纪的开采达到高峰,大约40%-60%的白银流入了大明。

 

根据记录,隆庆到崇祯年间,至少约4500万公斤白银从海外流入大明;这个数据,基本是大家所认可的。

 

 

在那个疯狂的时代,欧洲几乎以万公斤每船在输送白银,万历年间曾有一艘葡萄牙商船在驶往澳门的途中沉没于东南亚海域,1985年沉船被发现时,打捞者看到船上居然装了整整一万公斤白银!

 

同时,我们要知道,白银一旦流入大明,就很难流出去了,因为欧洲找大明买的东西很多,但是大明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找欧洲买的。

只进不出,大明的白银储藏量在全球无可匹敌。

 

于是,1581年,张居正推广一条鞭法,将所有的徭役和田赋全部折算成白银,所有人全部按照白银进行缴税。

有多少亩地,就缴纳多少赋税,全部折算成白银。

这一次,应该是真正将白银作为了官方货币。

 

 

张居正的改革有一个根本的隐患,就是中央政府居然没有发行货币的能力!既不产银,也不铸造银币,相当于将金融管理拱手交了出去。

 

明代的白银全部靠欧洲和日本送过来,交给了明代的贸易商人,而明代的贸易商人掌握了大明的金融秩序。

 

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带头,整个朝廷对他进行了清算,人亡政息。

一条鞭法基本上搞不下去了,考成法也搞不下去了。

但是白银作为统一货币却传承了下来。

 

1585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颁发私掠许可证,开启了国营海盗的业务,开始疯狂的劫掠西班牙满载白银的商船,英国和西班牙的海战爆发。

 

 

西班牙仗着钱多,开始还好,但是作为一切都是买买买的暴发户,本国的工商业不被重视,早已经凋零,不断的需要从欧洲其它国家购买军舰和装备。

西班牙越打越穷,英国越打越富。

 

西班牙开始快速的走了下坡路。慢慢的,白银要么被英国抢走,要么用来购买军火,海军力量被不断削弱,再也无力从大明购买奢侈品了。

 

自此,来自欧洲的白银开始慢慢枯竭了。

整个大明,没钱了。

 

西班牙发动了五次对英国的远征,全部以失败告终,1639年的唐斯海战,彻底宣告了西班牙霸权时代的终结。

 

此时,是崇祯11年

 

 

图片

 

第三部分:4500万公斤白银,去了哪里?

 

 

外部的白银来源没有了,但是,确切的数据表示,即使不算大明自身的产银,已经有4500万公斤的白银流入了大明。

 

4500万公斤白银,是9亿两白银。

朱由检时期的财政收入,大约是每年300万两左右,仅仅为流入白银的0.3%!

 

其实,海外的税收和大明基本上没有关系。江南的瓷器、丝绸、茶叶挣了再多钱,也成不了朱由检的税收。

要藏富于民,这是东林党说的。

 

 

东林党的主张是什么?

查阅历史,是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反对权贵贪纵枉法。

 

好吧,这些鬼话听听就可以了。我们看历史,说了什么从来不重要,关键是看他们做了什么

所谓反腐爱国言论自由,任何一个政党都会讲。

 

否则,日本鬼子都是正义的卫士了,他们打出的旗帜不是建立王道乐土,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吗?

 

就如同美国的富豪们,现在开个公司都叫慈善基金,想尽一切办法避税,被整个美国舆论界痛批,做个生意却被中国公知忽悠成了慈善。

 

而东林党人,向来最核心的主张是减免税收,当然,这个减免的税收是工商税,土地税收东林党认为该缴多少就缴多少。

因为他们知道,土地兼并,反正你也收不上来多少。

 

 

东林党高攀龙「上罢商税揭」中说:「矿税流祸四海」;

东林党李三才「请停矿税疏」中说:「自矿税繁兴,万民失业」;

东林党叶向高更是不断的上奏折:「请止抗税疏」、「再请止矿税疏」......

 

我们先看一下,明代的税赋重不重?

 

先看农业税,确切的数据是大明的赋税远远低于大清。

根据天工开物与其它文件的记载基本是一致的,大明的农业税收是三十取一,是3.3%左右。

后来万历年间皇帝与内阁考虑减轻国用以减少百姓负担,降到了1.5%

 

但是即使是1.5%的税收就居然已经快让老百姓崩溃了,因为土地的兼并已经非常严重,1.5%的税收让地主们过得非常惬意,佃户们50%左右的租子却一分都不能少。

 

朝廷穷得要死,地主富得流油。

 

再说工商税,明代最大的问题,就是用管理一个农业国家的所有政策,来管理一个全球化的商业帝国。

 

 

明代收上来的商业税,从来没有超过财政收入的10%,也就是说朱由检征收来的300万两白银,真正来源于江南富商的税收,从全球流入的9亿两白银,拿到手里的不过30万两,剩下的270万两,是农户用粮食折算的白银。

 

为什么收不上来工商税?

 

明朝中期之前,国家的税收一直以农业税为主,但到了万历年间,面对江南工商业的兴起,政府开征了工商税。

 

这一举动损害了士绅集团的利益,而此时的江南,有了钱要么买土地要么勾结官员,剩下的全部埋进了地窖藏了起来,当然他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读书,在富裕的环境下,江南集团几乎已经垄断了明代的士大夫阶层。

 

 

东林党本身来自江南的工商阶层,如东林党骨干高攀龙、李三才的家族背景都和商业有关,剩下的,也早已和江南财阀的利益高度捆绑。所以自然要求不与民争利。

而这个民,从来不代表普通百姓的利益,而是代表了江南财阀。

 

在明代末年,为了增加国家财政,有人上书国家开矿以征收矿税。而一旦国家开矿,就是国有化,这无疑是和地主官僚有密切联系的东林党人不情愿看到的。自然东林党又激烈的反对矿税,又鼓动江南民众抗税。到万历三十年,在李三才等东林党人的竭力劝阻下,朝廷不得不叫停矿税。

这就是东林党一直强调的「矿税流祸四海」。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胆敢上书让朝廷统一金融秩序,国家铸造银币,握住财政大权,也必然分分钟被东林党弄下台。

 

此时的大明,朱由检苦撑危局,两鬓斑白,每年入不敷出;

边关的将士们镇守辽东,要靠朝廷;

西北的灾荒要赈灾,要靠朝廷;

东南的倭寇要剿灭,要靠朝廷;

全国的官僚要供养,要靠朝廷

.....

而东林党所代表的资本家醉生梦死,享受着种种便利,却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第四部分:东林书院的崛起,大明王朝的崩溃

 

 

东林书院是在明朝的后期创建,40年崛起的历史,也是大明衰亡的历史。

 

创始人顾宪成,本就是明代党争的高手,在1594年因提名自己的亲信被免官,回乡后兴办了东林书院,自诩为君子,以听讲座为形式开始快速混圈子。顾宪成极具演讲才能,到各地讲学,足迹到了江南所有的富庶之地,每天圈粉无数。

 

东林书院第一次的大会就形成了书院讲学的高潮,到了八年之后这项活动越来越频繁,形成相当大的一个人脉网络,一环连接一环。

 

 

很快的,所有的江南富商都以东林书院为纽带,经过10年的沉淀,构成了以江南士大夫为中心的官僚阶级政治集团

 

这个集团,有着整个江南财阀为主的经济实力,吸纳了全球30%-50%的白银;

有着整个朝廷几乎70%以上的高级官僚,有着东林书院为核心形成的强大关系网,有着以讲学会为主要手段的舆论阵地,让自己永远处于道德的制高点。

 

他们一方面竭力反对皇帝派遣矿监、税使到各地进行收税,看着江南兴盛的工商业却主张重视农业,要求惠商恤民、并罢免商业赋税;

他们一方面让国家的财政枯竭,一方面要求国家垦荒屯田、兴修水利;

他们还要求言论自由,惩治奸党.....

 

 

至于什么是奸党呢?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就是奸党。

他们是代表正义的啊,和他们意见不一致不就是奸党吗?

 

当有人提出和满清议和时,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痛斥投降派,一个比一个伟光正。

而当闯王攻破城门,年轻皇帝自缢殉国,满清的铁蹄踏入京城,他们数易官服,跪得一个比一个快,然后向清帝诬告:是阉党害死了朱由检。

 

他们争国本,争正嫡,争权势,就不给大明和黎民百姓好好办一件事,交一点钱。

 

好一群无耻忘八蛋!

 

从东林书院崛起的20年开始,朱由检就已经不再是皇帝,而是大明妥妥的背锅侠。

 

 

历史由谁去评判?

为什么民国粉遍天下,民国之后,再无大师?

可惜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大师有什么成果,有什么科技研究,做了什么能让国家受人尊重的事情。

 

原因就在于蒋介石给予民国的知识分子超过常理的待遇,甚至远超同一时代的美国,大学教授几个月的薪水就可以在北京买四合院,在一个垄断的知识环境下,知识分子能不说蒋介石好话吗?

 

那什么样的皇帝被知识分子痛骂,就如同毛泽东说的,秦始皇杀了一些儒生,功绩就都被抹杀了,被知识分子骂了几千年。

 

而在历史上但凡要均贫富,对老百姓好点的皇帝都得不到好的评价,如雍正,顶住所有压力,要求摊丁入亩,要求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

 

 

雍正的改革是什么?

按人头纳税,富人和穷人交的钱一样多,而按田亩征税,富人交纳更多,穷人则相对较少,当然具有更大的合理性。

后者是废除了官家子弟和读书人的特权,要他们和普通老百姓一样,一律服劳役和交税

 

最后雍正累死在岗位上,却被知识分子各种造谣诽谤。之后的乾隆呢,直接向自己的大臣索贿,成为千古奇谈,却被知识分子所追捧。

 

舆论全部颠倒了。

因为那个时代,通常有钱才去读书,老百姓忙着糊口,家里实在抽不出一个人来专门读书了。

雍正给老百姓做了事情,谁去给他传颂,谁去给他记录?

 

而东林党人呢,垄断了那个时代的知识,成为集合知识与权贵于一身的利益集团,查不到他们对国家的贡献,却也必然被知识分子洗白和赞誉,说的最多的,是几个党魁不贪污....

 

9亿两白银的流入,国家每年征税不到0.3%,他们贪污不贪污还有什么关系?

剩下的8.999亿多两白银去了哪里?

 

但是无论怎么洗白,有两点,却是铁的事实:

 

 

无论朱由检多么昏庸无能,他死在了大明前头;

无论东林党多么伟光正,他们一路跪到了大清;

 

无论朱由检多么糊涂,他为朝廷殚精竭虑不近女色穷得揭不开锅;

无论东林党多么正直,他们依红伴柳富甲一方漠视苍生;

 

朱由检当皇帝,是没有的选择的,他最多是能力问题。当一个17岁的少年,面对已经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他能有什么办法?

那东林党和连接他们利益集团的东林书院呢?又是群什么东西?

 

 图片

 

第五部分:为什么大明值得尊重

 

 

我们读历史,不要去听他们说了什么,无需去揣测他们想的什么,关键要看他们做了什么。

 

1644年,朱由检自缢殉国,这是他的悲剧,但是他也终于得以解脱。

也许这样的结果给中原王朝的终结,画上了一个相对完美的句号。

 

他是优柔寡断也好,糊涂昏庸也好,但是这种负责任的态度,承担后果的勇气,已经可以完胜绝大多数的人。

 

我大明终其一朝276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就是我大明,从收复燕云16州驱除鞑虏的朱元璋开始,到以死殉国的朱由检结束。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这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他们做到了!

这种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尊重,这种态度,割地赔款的清廷、出卖国家利益的蒋介石已远远无法和他们比拟。

 

大明王朝,比起那些虚伪的东林党们,更是天与地的差距。

 

东林书院,终于用他们的伟光正摧毁了大明,明末的资产阶级,却终究没有形成气候。

 

他们没有英国和西班牙开拓创新的勇气,去走出国门,去海外殖民,他们挣到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白银,然后将它们埋入了地窖。

有了白银,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是火星人,是世界公民,换谁当皇帝,就是换个老板打工而已,朱由检的死,在他们心中不会掀起一丝波澜。

 

 

其实到了今天,已经没有了王朝和皇帝,但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疯狂的「东林书院」和「东林党人」,他们依然蠢蠢欲动,他们会不断在作死的边缘进行试探,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和明末一样,他们同样没有走出国门开拓创新的勇气,他们更愿意用最舒服的方式挣钱。

 

但是,这个时候,早已不再是那个时代,「东林党人」们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个从百年血与火中走来的,肩负民族复兴的伟大政党,他们身后,有着14亿人民的殷切期盼。

 

「东林党人」们,可能已经忘记了历史。

 

 

1644年,李自成攻下京城,第二天朱由检尸骨未寒,无人问津。大明的百官已经穿戴整齐走上了金銮殿,他们波澜不惊,他们认为新的打工生涯已经开始了。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农民军的铁拳和夹棍。

 

刘宗敏专门发明和制作了五千具夹棍伺候。

「木皆生棱,用钉相连,以夹人无不骨碎。凡拷夹百官……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

 

在大明崩溃的前夕,在朱由检的苦苦哀求下,大明百官捐款不足2万两白银,但在农民军拷掠之下,他们终于将深埋地窖中的白银全部拿了出来。

一毛不拔的周奎,宁愿挨打也不出钱,最后被皮鞭抽得皮开肉绽,被夹棍伺候得几乎脑浆迸裂,哀嚎惨叫彻夜不休,最后实在受不了折磨,将自己的窖藏白银全部交出,一共300万两之巨!

 

 

 

一个月的时间,李自成在京城拿到了7000万两白银之多,撤离北京之时,运送财宝的车辆,络绎不绝。

 

而此时正在江南享受美好时光的东林党呢?数年之后,满清不会忘记,大明是怎么亡的。

 

满清刚平定江南,江南税案拉开帷幕。对比李自成,满清没有最血腥,只有更血腥。仅其中的奏销案,祸及乡绅士子多达一万三千五百多人,有的杀头,更多人坐牢,最后满清红了眼,牵连士绅也跟着遭殃,乡村社会的精英惨遭屠宰......

才子金圣叹也因此牵连其中被杀头,财产充公,家属发配满洲。

 

大明的资本家们,他们积蓄几辈子的白银,终究从地窖中被翻了出来,被银车源源不断的送进了京城。而更多的人们,还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他们,有无数次的机会避免这样的结局并改写大明的命运,但是,都被他们冷漠的拒绝了!

 

这个时候的清廷,毫不手软,因为孤独殉国的崇祯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们:

今日你对他们手软,明日他们就送你走上黄泉路。

 

 

 

而经此反复数年,东林党的所有积累最终化为乌有。

 

不知道此时大明的资本家们,是否会想一想:

就在几年前,曾有人真心的想守护这个王朝的安全,尽管他资质平平,尽管他先天不足,但他已经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努力。

 

是谁,冷漠的拒绝了他?

是谁,觉得自己和这个朝廷毫无干系?

 

最终,唯有农民军的夹棍和满清的屠刀,教会了他们做人!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