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被“杀人诛心”的特朗普 |2021-01-12

2021年1月12日09:43:07 发表评论

今天,政事堂把国会山陷落和民主党政变做一个收尾,聊一聊特朗普是如何被一场阳谋“杀人诛心”的。

《让子弹飞》中杀人诛心一词,源自《后汉书》,“春秋之义,原情定过,赦事诛意,故许止虽弑君而不罪,赵盾以纵贼而见书”。

诛意,意为“揭露、指责人的思想或用心”,因此后世对此也习惯用更形象的“诛心”一词,只不过该次源于宫廷政治,也有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赵盾纵贼见书”,指的是春秋时期赵国执政大臣赵盾,其族人赵穿杀了晋灵公,史官董狐记载的是“晋赵盾弒其君”。

史官不知道赵穿弑君是否有赵盾的授意,但考虑到赵穿是赵盾的族人,便把这个弑君的罪名,诛意于赵盾。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弑君的黑历史最终成为赵氏族灭的引子。

这就是“杀人诛心”的起源,也是中国历史上用笔杀人最成功的案例。

而电影《让子弹飞》中,张麻子对阵黄四郎的时候,也多次成功利用杀人诛心的策略,迫使实力强大的黄四郎屈服,并不断的自剪羽翼。

第一个是小六子死后,根据胡万是黄四郎的大管家,武智冲是黄四郎的团练教头,再加上胡万的供认,顺理成章的把逼死县长儿子的主谋定性为黄四郎。

第二个是雨夜混战,把麻匪的尸体偷换变成胡万和黄府家丁,把杀县长夫人、绑架豪绅,抢劫银子和强奸民女的锅,借助尸体全部都甩到了黄府的身上。

这就让黄四郎陷入到左右为难的境地。

五代家业的黄府是一个政治团体,不管私底下的手段有多么肮脏,但是台面上必须要保证政治正确,才能够维系着利益团体的运转。

县长的夫人和儿子是政治体系运转的成员,乡绅是与皇权与士大夫治天下的基础,主要触碰了这个基础,哪怕黄四郎他爹是麻匪,也必须死。

因为一旦打破了这种政治默契,就会引发巨大的灾难,哪怕赵盾当年权倾晋国,背负着弑君罪名的赵氏一族也遭遇了政治力量的反攻倒算,留下了赵氏孤儿的典故。

因此,违反了政治默契的黄四郎想要不被诛心,不被清算,没有选择硬抗,而是断臂求生,先是让胡万武智冲假装自杀,后又把胡万和家丁们再次枪毙了好几回。

而张麻子通过杀人诛心的套路,先是迫使黄四郎剪除羽翼自废胡万武智冲双臂,伤了黄府武装力量的心;后又迫使黄四郎掏出真金白银剿匪,让张麻子对鹅城民众有能力进行赎买和收拢人心。

一系列的操作,为掀翻黄家碉楼先后奠定了武力和经济的基础。

所以回过头再来看特朗普的攻陷国会,就会发现跟历史惊人的相似。

当年赵盾应该没预谋弑君,只是应激反应,否则不会让亲戚出手,同样,黄四郎设局教训小六子的时候也没准备着将其置之于死地,否则也不会用大管家和团练教头去干这事儿。

而特朗普的勤王大军攻入国会山的行为,也可以确定并非特朗普团队密谋的,但是,就像“赵盾以纵贼而见书”,新时代的史官和主流舆论只会记载,在特朗普的授意下,红脖子们攻陷了国会。

国会是美国最高立法机构,国会大厦是民有、民治、民享政权的最高象征。

因此,国会山的沦陷,就是针对政治体系的一轮杀人诛心。

甚至可以说,那一晚的国会山就是民主党准备彻底扳倒特朗普的预设战场,才会在警备森严之下创造出暴徒们冲进去的机会。

此刻,被诛心了的特朗普也陷入到了左右为难。

如果学黄四郎顺从政治正确找个替罪羊给自己背锅,那么就将自废武功,失了广大红脖子的民心,届时将丧失裹挟支持者反抗的能力。

而如果学赵盾那样跟政治正确硬抗,对暴民的罪行进行特赦,那么这个打破政治体系的污点就将成为其卸任后被集体围剿的政治由头。

怎么选都是无奈,这就是杀人诛心这种阳谋的厉害之处,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天特朗普在这两端跳来跳去自相矛盾的根源。

而十天之后,从特朗普手中政治接过政权的拜登,就将借助特朗普时期攒下的家底撒银子以争夺民心,号召美国人民团结起来,从垄断巨头的手中拿回属于自己的福利.......

很快,这位曾经不被看好的总统候选人就将迎来自己最高光的时刻。

而此时此刻,特朗普曾经最为倚靠的推特,为了防止被清算,也像武智冲那样冲在了倒戈的最前面,将特朗普的九个推特账号都给予了无情的封杀....

不得不慨叹,艺术往往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