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进击的破壁者》浅谈@共青团中央 在网络舆论上怎样从无到有,由弱变强|2019-02-26

导读

众所周知,近年来,@共青团中央 在网络舆论上从无到有,由弱变强,可以说是在赤手空拳的基础上搏出了一番天地:无论是微博、微信还是知乎、B站,无论是qq空间、网易云音乐还是抖音、快手,无论是动漫、游戏还是华服、国风音乐,甚至连修仙小说领域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可谓风生水起、无处不在,获得了极大的影响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经过我们的努力,找到了《进击的破壁者》全文,大家不妨阅读参考,或可一窥全貌。

 

前不久,闫光宇撰写的为什么很难再出现第二个“刘德华”和“周润发”?一文,引发了较大反响。据悉,该文系其本人在中信研究院传媒互联网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进击的破壁者》进行较大删减后所得。

 

众所周知,近年来,@共青团中央 在网络舆论上从无到有,由弱变强,可以说是在赤手空拳的基础上搏出了一番天地:无论是微博、微信还是知乎、B站,无论是qq空间、网易云音乐还是抖音、快手,无论是动漫、游戏还是华服、国风音乐,甚至连修仙小说领域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可谓风生水起、无处不在,获得了极大的影响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经过我们的努力,找到了《进击的破壁者》全文,大家不妨阅读参考,或可一窥全貌。

 

闫光宇,山西团省委学校部副部长,曾于2015年至2019年担任团中央宣传部新媒体处、网络舆论处副处长。@共青团中央 新媒体平台负责人之一,中国社科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理事。网络话题正能量话题“中国制造日”、“中国华服日”发起人,#网络青晚#的策划人。网络思想课程《黑魔法防御》、“青年网络公开课”、《tg有点甜》、《天行健》等等各类网络文化产品的主创者。

 

 


进击的破壁者

——根据闫光宇在中信研究院传媒互联网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首先说一点,实在不好意思,刚刚主持人介绍我是@共青团中央新媒体负责人,这个我不敢当,负责人是德祖同志(众笑),我最多算是“负责人之一”,所以这个“之一”不能落。

 

今天我本来不是来发言的,而是来学习的,这个不是谦虚,而是事实。一方面我们平时工作的领域和咱们交叉的不多,我个人对这个还是小学生;另一方面是一个具体的原因,我们前段时间已经谈好合作意向的一个动漫团队突然间挂掉了,据说是因为这段时间游戏领域震荡直接关联动漫投资产生的变化(众笑),所以刚好借咱们的论坛了解下目前在这些个领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确实不准备发言,但蒙唐思思老师看得起,要求我务必发言,所以我就把我这段时间以来对于当代青年网络聚集现状思考的一些浅见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刚才听了唐思思老师的演讲,让我收获许多,特点是数据翔实,有说服力,而我的分享则以个人观察为主,比较感性,如果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批评指正。

 

今天我分享的题目是《进击的破壁者》。

 

在开始之前,我们先做一个简单的测试,测试时大家如果知道就请举手,如果不知道就请不要举手。知道的话一定要举手哦,好,首先问大家第一个问题:

 

知道刘德华的请举手,(众笑,并皆举手),好,看来大家都知道刘德华(众笑);那么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

 

知道任贤齐的请举手,(众笑,并皆举手),好!下一个:

 

知道周华健的请举手,(众皆举手);

 

知道李宇春的举手,(众皆举手);

 

知道张靓颖的举手,(众皆举手);

 

知道圈9的请举手,(众皆疑,并有人问“谁?”,只有一人举手),大家不用问,问就代表你不知道,(众笑),好,只有一个人举手,下面我们继续:

 

知道李玉刚的请举手,(众皆举手);

 

知道凤凰传奇的请举手,(众皆举手);

 

知道银临的请举手,(众又皆疑,并有人问“谁?”,只有一人举手),嗯,银临小姐姐只有一个人知道,我们继续:

 

知道河图的请举手,(众又皆疑,只有2人举手);好,两个人,我们继续:

 

知道黑猫警长的请举手,(众大笑,并皆举手);

 

知道葫芦娃的举手,(众笑,并皆举手);

 

知道擎天柱威震天的举手,(众皆举手);

 

知道舒克贝塔的举手,(众基本都举手);

 

知道张楚岚、冯宝宝的请举手,(众又皆疑,并有人问“谁?”,只有2人举手);好,只有两个;

 

知道魏无羡的请举手,(众又皆疑,只有1人举手);好,只有一个;

 

知道叶秋苏沐橙的举手,(众又皆疑,只有2人举手);好,两个;

 

好了,我们的测试测完了,至于为什么要测试这些,一会我们再聊。我们现在先聊点令人伤心的事情。

 

前不久,有一位老人去世了,我很伤心。大家猜猜会是谁?(有人答:“金庸”,也有人答“漫威之父”、单田芳),对,是单田芳,单老去世,我是真伤心,为什么我会对单老有感情,因为我刚刚记事的时候,家里是没有电视机的,家用电器“三大件”:电灯、收音机和手电筒,(众笑),电视都是后来的事了,我依稀记得我二婶嫁过来时,陪嫁了一台八英寸的熊猫彩电,然后我们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我们家大院看电视,毕竟是全村第一台彩电,电视就那么孤零零的支在院子中间的桌子上,然后男女老少自带马扎板凳进行围观,电视接上电线和天线,手动调了调就放出来一个我毕生难忘的节目,(众笑),大家猜猜是啥节目?(很多人回答:“西游记”、“聊斋”等等),都不是,是《动物世界》。(众笑)。当然,电视机毕竟是后话,陪伴我时间最长的,还是那台红梅牌收音机,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听评书的习惯,当然不光是我,相信和我同龄的小伙伴们都或多或少形成了这样的习惯,呼家将、杨家将、三侠五义、三侠剑、童林传、三国演义、水浒传,单田芳、刘兰芳、袁阔成等等艺术家就成为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童年最为精彩的偶遇

 

单田芳评书

 

是的,是偶遇,如果换成是新媒体时代的今天,换成今天的懵懂少年,他们会去听评书么?他们还会认识单田芳、刘兰芳么?我相信,同样的少年心境,遇上了不同的时代生活,都会有不同的选择。所以正是因为那个时代,我们才会去听评书,正是因为那个时代,我们才会认识单老,究竟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乘势而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自己的生命中认识一些人和事物,其实并不取决或者很少取决于我们的自主选择,更多的是时代给予的结果

 

没理解我的意思不要紧,我们可以换个问题问一下,比如: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比起那个只有收音机电视时代的人,人们的眼界究竟是更加开阔了呢,还是更加狭窄了?

 

在座的有很多年长的长辈,你们可以思考一下,在那个我年龄还很小的八、九十年代,你们已经是成年人,但是你们是不是依然知道我们小孩子每天看的七巧板、大风车、鞠萍姐姐、葫芦娃、舒克贝塔、擎天柱威震天,(众点头),你们依然知道我们最喜欢的黑猫警长一只耳,甚至连在新婚之夜母螳螂会把公螳螂吃掉这样的桥段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众笑)。同时,在座的跟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们也可以回想下,当年我们作为未成年的小朋友,是不是也都知道国家领导人是谁、香港快要回归、亚运会的熊猫盼盼、新疆的棉花常年丰收,(众点头),我们还会知道当初的成年人当时最喜欢的歌星不仅有杨钰莹、毛阿敏,还有张学友和刘德华,我甚至会知道老年人应该如何保养身体,因为当时有一个节目叫《夕阳红》我爷爷奶奶很喜欢看,(众大笑)。

 

由此可见,在那个大众传媒还是信息单向传输、信息渠道相对单一的时代,我们的眼界其实相对比较开阔的。尽管有些信息你并不喜欢,但你依然会知道。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看,这些我们在当初并不喜欢的信息就代表对我们没有用么?显然不是。

 

让我们把思绪回到现在,首先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一个普通人每天有几个时间段可以较长时间使用手机?”我想起码应该有三个,一个是中午休息,一个是晚上睡觉前,一个是上大厕,(众笑),当然,很明显,这三个时间段当中有一个是最长的,那就是晚上睡觉前,但是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受:你今天晚上刷了微博是不是就没时间刷朋友圈?刷完朋友圈就没有时间上B站看鬼畜看番剧,(众笑),上B站看完鬼畜,就没有时间去知乎装逼,(众笑),知乎分享完你刚编的故事,就没有时间去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看片,(众笑),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看完片就没有时间去网易云音乐听歌,网易云音乐听完歌就没有时间去起点看书,起点看完书就没有时间刷抖音快手,刷了抖音快手就没时间打王者荣耀,(众笑),打完王者荣耀你发现——天亮了。(众大笑)。

 

我们喜欢的APP是如此之多,而我们的时间却是如此之少。我们有那么多东西都很喜欢,但我们却没有时间雨露均沾。(众笑)。

 

当然,我们不是来声讨或者控诉这种时代的无奈。

 

而是想跟大家说:在这个信息双向互通、信息渠道多元、信息飞速传输的时代,移动互联给我们提供了无数种可供选择的内容,五花八门,都能让我们很爽,迎合了我们每个人不同的兴趣爱好。同时这个时代也给了我们选择的能力,我们可以尽情的自主选择我们感兴趣和喜欢的信息进行获取,喜欢听歌我就可以一直听歌,随时随地,喜欢看片我们可以一直看片,随时随地,喜欢打游戏我们就可以一直打游戏,随时随地,喜欢聊天我们就可以一直和网友聊天,随时随地……我们由着自己的性子,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和欲望在这个时代予取予夺,这样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

 

当然,我们可以先不下价值判断,让我们回顾下最初的那几个问题,刘德华我们都知道,这很正常,同样的问题我们去祖国西部农村的田间地头问老大爷:“大爷知道刘德华么?”相信老大爷也会回答知道,因为不知道刘德华的人已经死了,(众笑),当然我说的是一个寿命的问题,现在还在世的老人相信都是在电视时代的看过来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刘德华。但是圈9呢?我们几乎都不知道,我们都知道李宇春、张靓颖,但是我们却不知道圈9,这不正常,为什么?李宇春、张靓颖是当年超女的冠军、季军,圈9同样是2016年全国超女的总冠军,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是超女不好看了?还是我们不看了?

 

(众:不看了)。

 

为什么我们不看了?

 

同理,我们都知道当初的李玉刚、凤凰传奇,却不知道河图、银临是今天最火的国风音乐人,为什么?

 

同理,我们都知道当初的黑猫警长葫芦娃,舒克贝塔擎天柱,却不知道今天最火的动漫《一人之下》、《魔道祖师》、《全职高手》和它们的主人公冯宝宝、魏无羡、叶秋、苏沐橙。为什么?

 

是他们的歌不好听、使它们不好看?还是我们不看了?

 

(众:不看了)。

 

为什么我们不看了?

 

因为在这个可以选择、有选择的时代,我们选择了我们的兴趣爱好,我们的兴趣爱好就是我们的视野,甚至是视野的全部,我们的视力很强,但我们的视野很窄,不在我们视野范围的,我们就是看不见,我们也没有时间看,因为我们的时间都被我们的兴趣爱好夺走了。

 

我们有很多人,成天嘲笑着《新闻联播》和看《新闻联播》的人,却不知道一部《新闻联播》背后是有多大的内参体系、研究机构和信息渠道运转的结果,并且传递着什么。我们有更多的人,根本不会懂得在当初那个时代“政治家办报”给我们设置议程的可贵。

 

我们获得了选择的自由,却沉沦于自身的选择。

 

就这样,我们与自己的选择越抱越紧,我们与自己的兴趣爱好越抱越紧,我们和与自己有同样选择的人越抱越紧,我们和与自己有同样兴趣爱好的人越抱越紧,在移动互联的加持下,我们随时随地就可以为同一首歌欢喜,为同一个鬼畜视频欢笑,为同一个桥段流泪,为同一个观点热血沸腾,我们虽然天各一方,却随时随地生活在一起,我们身处社会不同的角落,却有着共同的视野,我们在现实中操着不同的口音,在网上却说着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听懂的专属名词和黑话。从“呆毛”、“绝对领域”到“压枪”、“打野”,再到“马面”、“穿山”等等,伴随着这样的专属名词和黑话的诞生,一个个基于“同好”而网络聚集的圈子逐步产生。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样的文化圈层也不例外。放到以前,一首如《牵丝戏》的国风歌曲如果想火,必然需要相应的平台提供渠道,没有电视、广播、唱片等渠道,作品再好也难传播,但一旦传播就有可能全社会皆知。如果换成今天,它就可以借助国风圈本身得到近乎“圈内皆知”的效果,但同样,想要打破圈层壁垒,“出圈”传播,就太难了,除了有数的几个平台和渠道力推,想要做到全社会皆知,几乎不太可能。

 

今年10月,我在上海ChinaJoy见到了国风圈的某位知名音乐人,我告诉她,你将来想出更大的名,真的很难,主要是因为你年龄太小了,才92年。她不理解,说年龄小不是更好么?我说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说你年龄太小的意思是说你没有赶上2008年、2009年以前的时代,在那个时代,虽然已经有了网络,但移动互联和4G还没有普及,随时随地上网更或后来的随时随地看视频还没有实现,所以电视还很强势,在那个时代你完全可以借助电视一鸣惊人,举世皆知,就像李玉刚一样,而你和河图即便再厉害,想要获得和李玉刚一样的传播效果,就得付出百倍的艰辛和努力。她倒是很洒脱,说那唱给圈子的人听就很开心啦。

 

是的,在这个时代,在圈子内传播容易,但获得认可难,圈子形成越久,成员越专业,成员越专业就越挑剔,能够得到圈子的认可,已经是很令人骄傲的事情。作为一个已经很有成就的国风音乐人,当然可以洒脱的面对时代。

 

而我们不行。因为我们是共青团。(众笑)。

 

在座的很多朋友应该知道共青团,但对于我团是个什么组织,有什么职能,相信了解的应该不多,在这里我简单普及一下。

 

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团是什么组织,是由我党的党章规定的,在党章第十章,是这么说的:共青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的群团组织,是广大青年在实践中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校,是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很明显,我们是一个传递思想的部门。如何向青年传递党的思想,把团员青年培养成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是我们的中心工作。

 

紧追热点的@共青团中央

 

我经常遇到一些体制外的朋友问我,为啥你们@共青团中央 这个新媒体这么猛,什么都敢碰,什么都敢说?然后列举一堆如加多宝事件、赵薇事件、PGone事件等等。我说哪有啊,那只是你们对我们不了解导致的错觉,我们不是猛不猛,而是我们从来就不是一个市场中运营、受市场调节的媒体,我们是团的机关,是党的青年工作部。在市场中运行媒体的逻辑是首先服从市场调整,首先听金主爸爸的话,遇到很多“敏感问题”肯定是要首先服从理性选择前提、服从利益最大化前提的,或疯狂炒作、或者绕着走。而团中央作为团的机关,作为党联系青年的桥梁和纽带,其基本的逻辑是:在新媒体时代,通过网络渠道向青年传递党的思想,通过网络做好青年群众工作,通过网络对青年进行思想引导。所以,遇到问题肯定是迎着上。比如加多宝侮辱英烈事件,我们肯定要站出来还击,比如“反台独”立场,我们肯定毫不动摇,比如涉及到共产主义最高理想,我们肯定旗帜鲜明,比如“邪典视频”事件、敖厂长事件涉及到青年权益,我们肯定挺身而出。

 

所以,既然是传递思想,我们就不能像别人那么洒脱,青年人在哪里,我们就要去哪里,青年人在哪些平台,我们就要去哪些平台,青年人在哪些圈层,我们就要进入哪些圈层做工作。

 

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从哪些圈层开始呢?“破壁”前提是选择,总的先找到目标圈层。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有两个标准:哪个圈层影响青年最大,哪个圈层青年基础最好,我们就优先选择哪个圈层。经过我们的深入调研,我们决定首先对ACG、国风音乐、华服、修仙玄幻小说、网络自媒体、青年科学家等圈层逐步开展工作。

 

ACG作为当代青年聚集的最主要圈层,作为首先开展工作的对象是理所应当,当然我们内部也做了细分,分为:动漫(强调制作)、网配(网络配音)、cos、电竞、游戏主播五个圈层,分别开展了工作,后边我们有时间的话详细说。

 

选择国风音乐圈,主要考虑两点,一是深受95后喜爱,极速兴起。按照某音乐平台统计,国风音乐年下载播放高达120亿到150亿次,各垂类音乐排名第一,而且都是年轻听众;二是这样一种古典雅致、词曲唯美、具备独特中华美感的音乐形式是由80后90后发明的,从“墨明棋妙”的建立,到“万有引力向古风”的提出,再到“古风”向“国风”名称的转变,都充分彰显着当代青年挺拔的文化自信,无论是作词、作曲还是演唱、听众,喜爱国风音乐的青年人无一不对中华文化抱持着那份“温情与敬意”,群众基础好到难以想象,正是我团亟需团结、帮助、引导并依为臂助的最佳圈层。

 

牵丝戏银临/Aki阿杰 – 牵丝戏

(银临的牵丝戏)

锦鲤抄银临/云の泣 – 腐草为萤

(银临的锦鲤抄)

天命风流绯村柯北 – 天命风流

(绯村柯北的天命风流)

 

华服圈和国风音乐圈类似,从2003年到现在,从圈内公认的“王乐天穿自制华服上街”开始为标志,经过15年的发展,华服圈已经从最初由极少数青年群体的构成,演变成了泛华服爱好者将近千万,几乎所有大学和较大城市都有华服类社团组织的群众性运动,我们可以现场测试一下,来穿过华服的请举手,(众:三名举手),好的谢谢,看到别人穿华服的请举手,(众:几乎全部举手)。看来大家都感觉到了,(众笑),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虽然华服圈极少部分人群在民族观点上存在一些思想误区,但就其整体运动而言,确实也是由80后、90后这样的当代青年重新创造并发起的,充分彰显文化自信,极大增进爱国情怀的群众性运动,也是我团亟需团结、帮助和引导的最佳圈层。

 

很多人不理解我们为什么支持修仙玄幻小说圈层,我今天要解释的话就说来话长,在这里简单说两点,一是修仙玄幻类小说是目前我们国家唯一能够强势对外输出的文学艺术形式。特别是对北美、欧洲进行输出,西方人很喜欢看,去年有个新闻,讲的是一个小伙子看修仙小说把毒瘾给戒掉了,(众笑),前不久我去起点进行调研,听起点的小伙伴说起确有其事,当时还有一些笑话,我问起点的工作人员修仙西方人看得懂么?他们说看得懂,主要是翻译的好,然后我就问那“灵石”怎么翻译,他们说是“smart stone”,那“金丹”呢?他们说“golden core”(众笑),我就说那“金丹”可不是金子,而是完美无缺的含义,这个怎么表达?结果他们说,现在有些已经改了,“金丹”的翻译就是“jin dan”(众笑),这是赤果果的文化输出啊(众大笑)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修仙小说的基本套路,基本上都是从一个不屈的少年开始,凭着自己的努力,加上天性、性格,最后超越富二代、仙二代,实现阶层跃迁,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故事,(众笑),其强调上升通道,强调人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自己和世界,都是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观一脉相承的,和西方以“血统论”、“宿命论”为基调的文学艺术产品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正是我们要团结和帮助的地方,时间关系,在这里我就不展开说了。

 

网络自媒体圈层和青年科学家群体更是我们本身工作需要,时间关系我就也不一一展开说了。

 

最后主要聊一聊如何“破壁”。

 

我们讲一个内容或者一个IP在现阶段能够强势“破壁”的,个人认为只有三个方法,一曰上春晚(众笑),虽然春晚收视率逐年降低,但其强大的收视率和其打破收视阶层的传播效果依然是破壁的不二选择;第二个是拍电影(众笑),上院线,这个不如春晚那样立竿见影,但只要是一部好片,就可以逐步破壁;最后一个是像某部名为“环保片”实为政论片的片子一样,在制作精良的基础上,由人民网首发,各大门户头条推送,瞬间轰炸我们的朋友圈。当然,我们的工作破壁和单纯的内容破壁是不同的,但思路是相近的。

 

破壁首先破平台。我们没有前面说的那个片子制作方的能力,可以让自己的内容瞬间上各大平台的推送,但是我们可以自己上各大社交平台,通过持之以恒的努力在各大平台获得影响力之后,做“破壁”传播,同时,平台也代表了一定的圈层和群体,比如微博内容以时政、娱乐等圈为主,B站内容以ACG为主,QQ空间以学生群体为主,抖音以城市人群为主等等,通过“多平台战略”打破平台壁垒,本身就就意味着破圈层。所以,我们在2013年12月26日开了微博和微信(账号),在2016年12月主动要求开了知乎(账号),在2017年元月主动开了B站(账号),同年5月主动开了QQ空间(账号),同年7月主动开了网易云音乐,在今年3月24日主动开了抖音、快手、微视,我们先后在没有领导督促的情况下,主动开设了12个平台账号。那肯定不是吃饱了撑着,(众笑),毕竟光开不行,开了就得运营好。那么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微博、微信、知乎、B站、空间账号等等在各自的平台都是影响力名列前茅的大号,但是大家也许不知道,运营这么多平台,我们专职干部才5个人,加上工作经费招的4个全职小编,加起来也就是9个人。(众鼓掌)。可以说,从14年到今天,我们逐步摸索出了属于我们的工作路径:以扩大自身影响力为中心,一手抓议题设置,一手抓网络文化产品生产,不断跨越平台,冲破壁垒,进而传递思想,引导青年。其次是办晚会。我们当然不是办春晚,(众笑),我们的晚会叫“网络青晚”,“网络青晚”是我们从2017年开始举办的“金牌”活动,我个人也连续两届担任“网络青晚”的导演,网络青晚以各个圈层的代表人物为演员,以录播前期录制节目+主持人串场直播的形式开展,每年固定在5月5日晚。我举一些列子大家就知道我们是怎么玩的了,比如这个歌曲节目《骄傲的少年》,演唱者除了马龙、张继科、丁宁、刘诗雯等明星外,还有青年科学家王英民、医生苏佳灿,青年企业家余武以及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INFI(魔兽争霸3项目顶尖选手)、FLY(魔兽争霸职业选手,被称为中国兽王)和FAITH(Dota/Dota2冠军)等等。比如这首《父子》,我们就是邀请了B站“全明星”之一的“葛叔”(蓝猫淘气三千问配音演员)和著名网配山新(洛天依声源)演唱的;比如这个超搞笑的小品类短片《无神论教》,就是我们联合暴走漫画,邀请清华大学赵南元教授、中科大袁岚峰副研究员、浙江大学教授河清、知名作家张捷等等主演的节目,再如这首《TG有点甜》,就是我们根据汪苏泷《有点甜》的曲,参照《马哲有点甜》改编而成,并由动漫《一人之下》主角冯宝宝配音演员小连杀和B站22娘配音演员幽舞越山演唱的;比如这首《奔跑》就是由著名电竞解说黄旭东、著名电竞团队newbee演唱的;比如这首《诸子百家》就是由著名鬼畜up主非桥段填词,由奇然、小魂等国风歌手演唱的;比如这个人民币的cos短片,就是由著名cos团队杭州304主创的;再如我们的主持人都要穿华服,再如我们每届都有传统民乐,会邀请知名UP主柳青瑶、玉面小嫣然、陆二胡等演奏,再比如国风音乐歌曲类占比基本超半数。可以说,每一个节目都力求寻找圈层的代表人物,每一个节目都力求制作精良有吸引力,每一个节目都力求传递思想,连续两届青晚,仅传递无神论思想的节目就高达4个。当然,这样的一台晚会自然会非常吸取青年人的目光,17年第一届直播总量就高达300万人次,18年第二届时,直播总量就已经超过了2000万人次,切实起到了思想冲破圈层的效果。最后是建组织。如果说破平台、办晚会是传播内容破壁垒,那么依托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成立各类专业委员会就是从人的工作破壁垒开始,向壁垒内有参与工作的人进军。无论是今年4月我们组织召开的“中国华服日”及其研讨会,还是今年6月组织的“中国国风音乐发展研讨会”,更或是前两个月召开的“中国网络小说作家(玄幻)研讨会”,其实都是依托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成立该类专业委员会的前期准备。在明年,我们将正式推进这项工作,为更好的破除圈层壁垒,做好网络思想引导工作提供组织基础。当然最最后,拍电影我们是一直想做的,只是苦于没有条件,如果有在座的哪位愿意合作的,我们可以下来联系。

 

时间关系,我的发言就先到这里,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背景简介闫光宇,山西团省委学校部副部长,曾于2015年至2019年担任团中央宣传部新媒体处、网络舆论处副处长。@共青团中央 新媒体平台负责人之一,中国社科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理事。网络话题正能量话题“中国制造日”、“中国华服日”发起人,#网络青晚#的策划人。网络思想课程《黑魔法防御》、“青年网络公开课”、《tg有点甜》、《天行健》等等各类网络文化产品的主创者。
责任编辑项启瑞

 




此处已为本篇文章末尾。如果出现付费按钮,汉风网网站对非会员老友提示:
请您放心购买,如果您支付打不开的话,请联系我们微信客服,(微信号:hanfengkefu007 免验证),五分钟内发您全文
联系客服办法请点击网站地址http://hanfeng1918.com/baijia/92855.html
建议老友们升级会员,升级会员后,可以全部阅览。如果不会操作升级会员,请加汉风网客服微信,我们后台给您添加。
请老友们一定点击“立即购买 或 升级vip”按钮进行购买,因服务器反应慢点击购买后大概需要8秒左右,(如果等待8秒没有反应,可以再次点击一下)会跳转到支付页面。购买成功后才可以查看到剩余内容,购买成功后如果遇到服务器没有反应则请等待一会刷新(如果还是看不了,请再次刷新一下),或重新打开本篇文章,因技术原因请老友们尽量在半个小时内阅读完,超过时限会需要重新购买。
赞(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进击的破壁者》浅谈@共青团中央 在网络舆论上怎样从无到有,由弱变强|2019-02-26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