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上老平:解密航空业最大间谍疑案:是谁暗杀了运十?|2019-03-21

2019年3月21日09:43:35
评论

【老平按】就在美国波音因五个月内的两场血腥空难陷入危机时,中国展翅高飞的C919一再被全球媒体提及。但对于中国航空工业人士来讲,C919的多次成功试飞,总让他们想起1980年代曾经翱翔于神州蓝天的运十,而且想起来就是一阵揪心的痛!

且不说因为运十的下马,中国庞大的航空市场被美国波音和欧洲空客抢占,经济损失极为巨大。即便老平这个军迷门外汉,也知道多年来PLA最大的短板,是军力的远程投送能力!

而无论是运输机,还是后来极为重要的预警机,运十都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发平台,还是一个绝佳的技术演练场!可惜,由于间谍的出卖,由于美国方面厚颜无耻的欺骗,运十被迫中断,胎死腹中!

老平认为,而今C919的翱翔,是对运十最好的祭奠,也是对航空先辈最好的告慰!尤其是对1970年批准立项的主席和他的团队!

 

2014年11月14日至23日,原上海飞机制造厂车间主任、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党委副书记【任治侯】,应邀前往人大、北大、北航等七所高校做巡回演讲,讲述中国当年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制造大飞机的激情岁月和艰难历程。

另外,微信公众号老海军,登载了一篇讲述者为陈永平的文章。

本文为老平根据两个人的描述,结合部分网络资料整理而成。

C919首飞时前轮抬起的一瞬间

2017年5月5日,当中国自行研制的大型喷气式客机C919,一飞冲天的时刻,人们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当年的“运十”。

运十,当时已经在祖国的蓝天,成功翱翔了170个小时!为什么会被迫下马,致使中国大飞机制造停滞了30年?

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

下图为试飞中展翅飞翔的运十。

 

一、大型民航喷气式客机运十被“暗杀”

记得是1993年的冬天,在海军航空兵总部任职的我(陈永平),陪同首长到上海大场机场检查工作。

首长曾经在驻大场机场的航某师任职,所以对当时同在大场机场的上海飞机制造厂和上海飞机研究所研制“运十”的事很熟悉。

当工作检查完后,首长说:走,我带你们看看“运十”去。

图中为停放在大场机场的运十,远处隐约可见当时海军航空兵的主战飞机歼-6。

我(陈永平)当时就听说过,“运十”是我们国家自行研制的喷气式大型客机,曾经一飞冲天,使我国一举跻身于全球5个能生产先进大型客机国家的行列。

但让我(陈永平)没有想到的是,映入我们眼帘的“运十”,静静地趴在大场机场一个角落的荒草从中!

请看下图,巨大的身躯已经开始破损,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在寒风中无望地等待着什么……,让人悲自心起、欲哭无泪!

首长似乎动了感情,讲起了“运十”的事:

“运十”是在毛主席的亲自提议下,于1970年8月被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上马的,代号708工程

【注】:当时上马运十,有一定的时代背景。

1968年,美国波音公司研制成功波音747飞机,这是世界上第一架可以直接飞越太平洋的大飞机。1969年,美国实施阿波罗航天计划,把宇航员送上月球。而在1969年,中苏还在珍宝岛发生了边境冲突!

 

尤其在1960年代,我们氢弹爆炸成功,歼-8战机和轰-6中程轰炸机也试飞成功,09核潜艇即将试航,东方红卫星也在1970年4月24日发射成功,可谓科技成就斐然。

但是,我们有了原子弹、氢弹,但还没有远程轰炸机、空中加油机,战略武器的远程投送能力还很差;而研制大型客机、大型运输机,正是实现远程轰炸机远程投送的关键环节!

运十上马后,就在上海大场机场开始研制。当时驻大场的部队,在后勤保障上提供了许多支持和方便,所以两家的关系处得很好。

当时的“运十”,起步时只比欧洲的空中客车(AirBus)晚两年!

由于空军要求实用航程不少于7000公里,巡航速度每小时要在900公里以上,飞机升限为12000米,起飞滑跑距离不大于1300米;这就迫使708工程组不得不放弃最初的三叉戟方案,改为仿制波音707(但最终又完全不同)。

按照计划,运十飞机共制造三架,第一架用于静力试验,第二架用于试飞,第三架用于改进定型,进而在80年代形成年产十架的能力。

然后一切顺利。第一架运十飞机1976年出厂,运往陕西进行静力试验(也称为全机破坏试验)。机身达到105%的设计载荷,机翼达到100.2%的设计载荷,完全满足安全系数!最重要的是,运十飞机上飞机机体100%国产化,机载附件95%国产化!

 

1980年9月26日,运十在大场成功首飞,打破了由美国、欧洲、苏联对大型飞机的垄断,让中国的航空工业首次在国际航空领域扬眉吐气!

随后,“运十”又完成了各种科研试飞,并在1984年3月9日至16日,先后7次飞抵起降难度最大的西藏拉萨【贡嘎机场】,为驻藏军人运送军需物资。

请注意,是七次飞行均表现优异,而且曾上世界屋脊拉萨!老平不禁感慨,天啦,这是多大难度的飞行啊,可见当时我们的科技水平之高,技术储备之足!

工业控们常说,大飞机项目历来是世界强国皇冠上的最大宝石,运十同样也如此。据统计,当时全国共有21个省、市、自治区300多家工厂、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参加了运十飞机的研制,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要求之高,为新中国历史所罕见。

运十总设计师【马凤山】(1929年5月8日--1990年4月24日),生于江苏无锡,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飞机总设计师,是杰出的技术领导和科技专家。

他热爱航空事业,矢志航空报国,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航空事业,为发展中国军民用飞机特别是大型民用飞机,呕心沥血,无私奉献,鞠躬尽瘁,建立了不朽功绩。

他曾在70年代以前,在西飞主持设计重点型号,曾担任轰-6副总设计师;之后被调任上海,主持运十,担任总设计师。之后,在一些“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政策语境下,首飞成功的运十黯然下马,马老前辈郁郁而终!但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

 

陈永平介绍说,首长当年与【马凤山】讨论过,如果“运十”成功,将来发展大型军用运输机会非常容易。

当时海军航空兵没有预警机,【马凤山】还告诉首长,“运十”已经完成改装预警机的方案设计和风洞实验。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正当“运十”准备好大发展的时候,却被中断了后续经费(第三架运十制造经费中断),于1986年被迫下马。

而当时,与美国麦道公司的合作已经正式上马。

于是,“运十”的组装线被撤掉,为麦道腾地方。15年积累起来的技术资料,连堆放的地方都没有,好多都失散了。——呜呼,太悲惨了!

原准备做第三架“运十”的价值数千万元的材料,在为和麦道合作做准备时,练铆钉枪用了!

总设计师【马凤山】悲愤和抑郁地住进了医院。首长去医院看望他,他告诉首长:“运十”是被人暗杀的,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还告诉首长,如果民航像军方一样支持“运十”就好了。

他最后对首长说,他们杀死的不是“运十”,而是中国成为世界一流航空大国的希望……

 

没过多长时间,马凤山在郁闷中去世,享年仅61岁。

下图为运十总设计师【马凤山】与运十飞机合影。

二、凶手疑似民航局原局长

那么,是谁“暗杀”了运十?

多年后,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广为流传:《中国三十年重大间谍案揭秘》,其中排在首位的,就是运十下马案。

文中说到,当时的民航总局局长【沈图】被收买,力主运十下马

而这一说法,来源于美国《财富》:具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之子、时任麦道副总裁、美籍华人【张镇中】。

他透露,在1979年“运十”即将首飞成功之际,通过游说最高决策层,希望中国与麦道合作。

【张镇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打不倒‘运十’,美国飞机就不好进入中国。”

他还透露,【沈图】收受了麦道MD82项目的巨额回扣。

下图为时任中国民航总局局长【沈图】

1981年1月8日,时任民航总局局长的【沈图】,向中央上报了《对国产运十飞机的几点看法》的报告,大意是说:

运十型飞机基本上是仿造波音707,而波音707飞机已属淘汰机种,民航没有再添购此类飞机的打算。

报告结尾说:“目前国内继续研制类似波音707型的飞机是否可取,请郑重考虑。”

1982年5月24日,国家经委向民航总局征求组织“运十飞机国内长途航线货物运输试飞工作”的意见,再次遭到【沈图】的否定。

其后的1987年5月23日,中美合作生产的第一架MD-82飞机总装完成。

1986年至1994年期间,中国替麦道装配了35架飞机,返销美国5架,其余全部在中国境内销售,赢利颇丰。

下图为上海飞机制造厂组装的第一架麦道飞机。这个地方,原来是“运十”的组装车间。

后来的事实是:1973年至2013年的40年间,中国民航和各航空公司累计购买了超过1000架波音飞机。

仅2004年至2006年,中国国内各航空公司高价向波音和空客定购了近600架大型客机,共花费人民币4000亿元。

难怪这么多年过去了,网上还有那么多的人骂【沈图】是汉奸(只是一切只是传闻,不能100%考证)。

【沈图】后来事发,1985年4月被免去中国民航总局局长职务。1987年7月,被撤销中央委员的职务,并开除其党籍。

当年为什么没有以间谍罪或受贿罪论处?

据当年的内部人士透露:由于无法拿到充当间谍或收受贿赂的确凿证据,不能给其定罪。最后只好以收受外国航空公司免费机票,对其做违纪处理结案。

1993年1月17日,【沈图】在北京病逝,终年74岁。

下图拍摄于2006年9月5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几乎成为波音飞机的停机坪。

 

三、运十下马可能的特殊原因

 

其实,仅凭【沈图】的能量,还不足以把主席钦点的项目逼下马,其中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原因,就是政治:“运十”在1970年上马时,牵头的是上海市革命委员会。

1973年6月27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转了上海市革委会《关于研制大型客机的请示报告》,明确大型客机的研制工作由上海市统一领导。

但“四人帮”倒台后,“运十”就倒霉地沾上了“四人帮”的晦气,许多高层领导难免避之不及。

可以想象,即便是在最高决策者们的心中,运十可能也是一块心病。

——哎,那个特殊的年代出现的很多特殊事,是而今的我们难以理解的。

下图:1967年2月,在张某桥等的策划下,以王某文为首的造反组织夺取了中共上海市委和市人委的领导权,挂牌成立了上海市革委会。

当时,能够决定“运十”下马的,应该是国防科工委、三机部和主管国防工业和科技的国务院副总理。

由于这个原因,这些部门和国务院的主管领导,恐怕都主张或者不反对运十下马。

据资料显示,三机部副部长【段子俊】早在1980年4月,就知道了高层的意图:让运十飞机停下来,与美国麦道合作总装MD-82飞机。

286的原话是:民用飞机总得在国内自己生产,不能一直向外国买。上海原来搞的大型客机受“四人帮”干扰破坏,花钱很多,把握不大,办法不对,要停下来……

于是,1980年9月26日,“运十”在上海大场机场首飞成功;但在试飞的头一天,段副部长断然拒绝出席主持试飞典礼,并连夜赶回北京。

 

1981年6月18日至24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三机部联合召开运十飞机论证会。专家论证后一致认为,运十飞机造出来不容易,停下来损失太大;并建言:研制工作不要停,队伍不要散,成果不要丢,国家应对民航工业实行保护政策。

但是,报告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批复。

其后的1984年6月4日,上海飞机研究所219名技术人员,联名上书《不要花巨额外汇去组装MD-82,建议在运十基础上发展我国民航工业》,当时的高层批示:此事已定,不要再议了。

运十下马,可悲可叹啊!别的不说了,仅仅就航空工业材料上,运十夭折的损失就太惨重了!

现在我们生产的ARJ一21支线飞机,所使用的原材料、机载附件,均不得不高价从国外进口;甚至连铆钉、螺栓,也依靠进口!这使西方国家掌握了中国民航飞机制造的命运,一旦翻脸,我们就很被动。

麦道公司甚至曾在美国《财富》杂志上,毫不掩饰地说:“因为上海搞过运十,我们才与上海合作;如果不打倒运十,美国飞机就不好打进中国。

这是怎样的阴谋,又是怎样的悲剧!

图为运十试飞现场主席台。

四、32年内,中国再也没有大型飞机飞起来

据当事人介绍,其实自主席1976年9月9日离世后,第三架飞机的制造费用就一直没有下拨!

上飞厂一边安排着前面两架飞机的试验与试飞,7000多职工还为了生计,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研究项目,去生产一些民用产品来维持基本的生活。

最可悲的是,由于运十飞机连购买航空煤油的钱都没有了,万般无奈之下,上飞厂决定让运十飞机机载八吨蔬菜去哈尔滨进行贩卖,以赚一点小钱来购买航空煤油,继续进行各种科目的试飞。

这何其辛酸啊!可见当时运十下马是多少人的痛!

“运十”正式下马后,1986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重新研制国内干线大型飞机。六年后的1992年,主管部门才提出了个“三步走计划”的可行性报告:

第一步,中美合作制造装配MD80/90;

第二步,与空客合作研制AE100,约在2005年服役;

第三步,自行设计制造180座飞机,在18年后的2010年实现。

下图为美国产波音飞机,占了中国民航市场大半壁江山。

遗憾的是,1997年,麦道被波音兼并,中国与麦道的合作戛然而止,三步走计划的第一步提前over。——很显然,这是美方的有预谋行为。

1998年,与空客的 合作,也被对方单方面中止。——美国人离开了,空客也就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

“三步走”的计划看似完美,却最终全部落空!——由于最重要的竞争对手运十被我们自己“枪毙”了,欧美两大豪门纷纷毁约,让人欲哭无泪!

自“运十”停飞后,从此中国的天空中,再也没有了自己生产的大飞机;上千亿美元的市场,大都被波音和空客瓜分!

波音和空客,在中国的天空中自由的飞翔,并欢快地赚取着中国人用血汗和环境的代价创造出的财富,大快朵颐!

下图为海南航空购买的空中客车飞机。

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2003年11月,国务院委派科技部组建“运十”下马20年后的第一个“大飞机项目论证组”;这是三步走计划中仅剩的最后一步。

2007年3月,国务院正式对外宣布自行研制中国自己的大飞机立项!这是《国家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确定的16个重大专项之一。

整个大型飞机项目,国家将投入500亿-600亿元,包括大型运输机、大型客机和发动机。这与当年“运十”的5.3亿元人民币,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即使按照黄金与美元的兑价,从35到1250,美元贬值了35倍,人民币兑美元又贬值了近3倍,那也是相当的。

巨大遗憾之后,最大的欣慰是,2008年5月11日,中国商用飞机在上海正式成立并揭牌,中国大型客机的研制进入了快车道。

我们“吃一堑、长一智”,坚决靠自己!2017年5月5日,在“运十”停飞32年后,C919试飞成功!

下图为准备试飞的C919客机。

五、结束语:一飞冲天

如今,无数航空人心中的那个运十,那个曾经寄托了无数航空科技工作者无数梦想的运十,已成为中国航空人的一座精神纪念碑。

而这块纪念碑上,铭刻着的 “永不放弃”,是一代又一代中国航空人的精神写照!

请看下图。

记得运十的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感叹到:“中华民族在拥有了两弹一星后,要做两件大事,一是海里要有自己的航空母舰,二是天上要有自己的大飞机”。

是的,当代中国都做到了!

同样在2017年,从4月26日到5月5日,短短10天时间,中国自行研制的首艘航母正式下水,中国自行研制的大型客机一飞冲天!

就像首艘国产航母下水,象征着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中国海军成为一支深蓝海军一样;

C919的一飞冲天,也象征着再也没有什么力量(无论是间谍还是海外势力),能够阻止中国自行研制的大型飞机,翱翔于祖国,翱翔在蔚蓝色的天空!

据报道,截至2018年6月底,C919累计拥有29家客户共计1015架订单;其中有三家国际客户,订单34架。

中国商飞董事长【贺东风】在2019年2月的一个论坛上表示,公司将于2019年内完成余下三架C919的首飞试验,预计最快可于2021年实现首次交付。

我们终将龙入沧海!

我们终将逐梦星辰!

一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已经到来!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