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饮|美债收益率倒挂,全球金融市场大动荡进入倒计时!|2019-04-02

2019年4月2日17:02:19 发表评论

华尔街见闻3月24号消息,当天夜间3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之间的息差扭转为负值,这是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反向收益率曲线。

 

在之前的文章中,血饮一直持续密集关注美债收益率情况,现在美债长短端收益率倒挂的出现,不过是之前短期收益率倒挂的延续。早在在2014年血饮就曾作出美元走强无法持续的预判,因为加息天然抑制通胀,美联储一边加息一边拉通胀,这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现在看来这些预判都在逐步成为现实,美联储自相矛盾的货币政策开始回正。这一轮美债收益率倒挂是在美联储暂停加息导致国债收益率全面暴跌的过程中出现的,长短期倒挂意味着短期债券更能吸引投资者,而全线暴跌又意味着债市收益率下跌,熊市已经来临。暴跌过程中的出现的倒挂昭示熊市加债市流动性枯竭将全面到来,所以暴跌过程中的倒挂比上涨过程中的过挂更加危险。

 

 

对于倒挂,特朗普说那是美联储加息惹的祸,果真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历史上,同样的倒挂危机发生过三次,时间分别是1989年、2000年、2006年。但数据显示,美联储累计加息特别是1980-1986年美联储最高加息到23%,期间并未发生倒挂,而从2015年到现在美联储共加息8次,累计加息只有2%,远不如1980-1986的幅度。所以特朗普责怪美联储加息导致国债利率倒挂,是一种甩锅的说法,意在继续敲打美联储。

 

那么,倒挂出现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首先,中国长期狙击美元强势是出现倒挂的直接原因。特别是2016年9月,中国单月抛售1000亿美债且朝鲜核试验则直接击落美元指数,中朝联手之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重返2.0%以上,并将美元指数从100位置击落。在中国领导的货币起义下,俄罗斯、土耳其甚至印度等22个国家都在“去美元化”,大量抛售美债套现美元,美元流出导致债市资金不足,所以债市流动性趋紧才是最终导致美债收益率倒挂发生的直接原因。

 

其次,美国企业竞争力下降是美国出现国债收益率倒挂的根本原因。历史上来看,从1889年至20世纪70年代这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货物贸易差额实际上一直保持着顺差。美国货物贸易顺差在1889年至1975年间占GNP(国民总收入数据不受美元汇率影响,比较稳定,所以使用GNP这个统计数据)累计比重达到64%,即几乎占其GNP的三分之二。这说明,截至20世纪70年代,美国货物贸易具有强大的竞争力。但是,以20世纪70年代初为分水岭,美国货物贸易差额占GNP比重呈现系统性地急剧恶化,1975年至2017年美国货物贸易逆差占GNP比重高达96%。

 

 

70年代犹太华尔街的崛起和美国80年代开始的国企私有化彻底断送了美国经济的造血能力。至此,犹太华尔街开始全面控制美国经济,通过国企私有化大肆侵吞天量国有资产,里根本末倒置的减税政策不仅让犹太华尔街侵吞的国企变为私企以后税费大减,而且让这种侵吞国企合法化,美国国企体系瓦解后,犹太资本完成对美国企业的掌控,美国政府随之丧失市场调节能力,进而国家金融政策被绑架,这种绑架在次贷危机中尤为明显,因为部分私企大而不倒,牵涉面太广,犹太华尔街就倒逼国家印钱救它们。仔细观察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的1989年、2000年、2006年、2019年四个时间点,正好分别对应分别对应四位犹太共和党总统,和美国历史上的四轮国企私有化进程。

 

上述数据直接驳斥了美国政府关于“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和窃取知识产权导致美国处于不公平的贸易地位进而出现贸易逆差”的指责,特朗普简直是满嘴荒唐言,一口大黑锅。1972尼克松访华的时候,中美贸易微乎其微,而当时美国就已经开始出现贸易逆差,干中国何事?近年来,随着美国贸易逆差不断扩大,本国企业又不断向境外迁移,制造业脱实入虚,经济丧失造血功能,相互作用之下,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债务越滚越大。

长此以往,债务激增导致美国国债和金融衍生产品规模暴增,进而导致美债收益率倒挂。众所周知,2006年的那次倒挂直接引爆次贷危机,导致美国在2009年启动QE量化宽松(印钱)政策压低10年期长端国债收益率,美国国债规模从那个时候的7万亿扩张到了现在的21万亿,以更大的债务掩盖债务从二引发的次贷危机。

 

 

那么,为什么美国可以不负责任地发行美元,并且还可以持续四十多年呢?

 

仔细观察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的1989年、2000年、2006年,我们会发现这三个年份分别是美元货币中政策伴随石油美元扩张的原点,之后不久美联储就开始在石油价格暴涨情况下推动美元全球扩张。以石油涨价为契机,美元与之全面捆绑,带来美元使用量随之暴涨,直接稀释了美元债务,这就是美国能够在GNP逆差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安然无恙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说石油等大宗产品的刚需以及大宗产品全部以美元结算捆绑,导致各国必须储备美元资产来应对进出口,油价涨得越多,必须储备的美元就越多,以美元为基础发行的货币就越多。

 

石油美元的红移扩张带动全球央行资产负债向美元红端移动,贸易逆差下美国的债务不断扩张,各国建立以美元为基础的货币发行机制反过来促使了美元更加肆无忌惮地、不负责任地超发。由于债务已经通过红移扩张转嫁到了其他国家身上,这种债务是由他国居民和企业以他国货币形式表现在他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而已。而无论他国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大小,都可以由美国通过加息或者降息的方式,不断回收和扩张来进行调节,而调节导致的经济震荡和社会不稳定后果则由他国央行和政府承担。

 

美债就是美国欠其他国家的白条,抛售美国国债就等于向美国宣战。他国如果敢反抗石油美元,美国就会直接武力威胁、军事颠覆,毕竟美国拥有着所谓地表最强军队。过去几十年里,美国控制中东石油结算,军事上力压中俄,成为全球最大的流氓恶霸,无人能够挑战其地位。这个流氓恶霸手持一张拥有无限额度的信用卡,肆无忌惮地不断透支信用。

 

 

但是,道无所不在,再强大的国家也无法抗衡宇宙规律(道)。在前面文章(加链接)中血饮说过,美元体系中,美元发行(核聚变)所需的氢燃料(黄金和美债)的燃烧消耗速度极快,中心形成氦核(金融衍生产品规模)不断增大,特里芬难题无解,后果就是氦核向内收缩变热(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不断增高),而其恒星外壳则向外不断膨胀(包括高科技企业在内实体经济大量迁往国外),一旦温度上升到1亿度的点燃温度(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4.0%)时,氦核(金融衍生产品)内部的氦燃烧将无法及时通过热膨胀把能量传输出去(金融衍生产品规模巨大美国制造业无法解决其利润问题),就会出现热失控的氦闪(金融危机)。2007年-2008年的次贷危机其实就是美国金融系统氦闪爆发的预演。恒星核心再次缓慢积聚氦(实体制造业遭金融打击后进一步萎缩),较长的一段时间后,类似的氦闪(经济危机)又会在富含碳-氧内核外的氦包层(美国金融系统内部)中再次爆发。

 

美债收益率倒挂导致债市流动性枯竭,为了借到更多的钱,美国必然会再次提高短期国债票面收益率,导致倒挂基点进一步扩大,而美债问题客观上根本无解,所以收益率暴涨必然向长端转移,目前降低的10年期美债收益率必然再次突破4.0%,到时候美国经济危机将全面爆发。

 

 

面对这种危局,理论上美国只能从三个方面解决:第一,想方设法控制中东石油美元阀门,再次发动石油美元红移扩张,稀释美元债务;第二,对内改革,像罗斯福新政一样;第三,重新激活制造业造血功能,或者直接控制他国制造业,用本国或者他国制造业利润化解自身金融危局。  

 

那么,若美国从这三个方面入手,就能力挽大厦于将倾吗?

 

第一方面,美国要想重新打开中东石油美元阀门,就必须打垮中俄土伊四国联盟。目前美国和以色列已经在中东重启全面翻盘的B计划,该计划最大的拦路虎就是中俄两国。俄罗斯卫星网3月30号报道,土耳其总统宣布,31号土耳其地方选举结束后可能将在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打击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美国假撤军的图谋已经被土耳其看穿,相信这次美国再想糊弄埃尔多安就没那么容易了。进入2019年3月以来美国加紧制裁土耳其,土耳其隔夜拆借利率暴涨1200%和股市大跌都是拜摩根大通等犹太华尔街投行所赐,美土矛盾越来越向着刺刀见红的方向发展。土耳其已经与伊朗达成联合打击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协议,也与叙利亚达成了联合打击恐怖主义的协议,美国自2003年以来打下的中东核心区正在逐步回缩原点。

 

从外围看,土耳其将与黎巴嫩珍珠党和哈马斯、法塔赫等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组织合作打击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埃尔多安驱逐以色列驻土大使,支持哈马斯,土耳其与珍珠党将联合在地中海东部天然气田开采上合作打击以色列。借助珍珠党和哈马斯为媒介,被以色列吞并戈兰高地的叙利亚将进一步加强与土耳其合作,俄土伊叙四国联盟合作水平将进一步提升。四国联手卡住B计划必经之地巴勒斯坦和地中海东岸,那么英美以在中东翻盘就永无可能。

 

 

第二,像罗斯福新政一样启动对内改革。很多人会说,美国发生倒挂又不是第一次,以前美国都能挺过来,这次为什么就不可以呢?对美国来说,比次贷危机更严重的1929年的全球经济危机美国不是依靠罗斯福新政克服了吗?血饮认为,美国恐怕做不到。原因有以下几个:1929年美国克服经济危机依靠的是美国世界第一的工业产值,这是罗斯福新政能够推行的基础,而目前的美国已经丧失这个优势;美国国债利息总额已经超过其经济增长部分,这是美国建国来首次,预计美国国债规模将和美国贸易、财政双赤字继续快速扩张。

 

人人皆输,规则才可以重新制定!1933年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和2009年的《多德弗兰克》法案都是美国在金融投机导致国家和民众皆输的情况下设立的严格金融监管法案,而2018年5月24号,特朗普却事实废除了金融危机后加强监管的弗拉克法案,代表美国经济脱实入虚的进程无可逆转。说明什么呢?说明美国政府对美国经济政策的调节向着无需和混乱的高熵状态大踏步迈进,一旦达到熵增的上限-热寂状态,结果必然是系统毁灭。

 

三十年前的1987股灾美国逃脱,二十年前金融风暴美国又逃脱了,十年前的金融海啸美国也逃脱了,但是这一次,这张透支全球的信用卡已经被华尔街这帮混球刷爆了,所以这一波金融海啸美国一定逃不掉!

 

 

第三个方面,搞定中国。奥巴马再工业化和特朗普基建计划夭折说明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根本没有能力重塑美国制造业。共和党之前给奥巴马4万亿美元基建计划拆台,而他们上台以后又提出1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却依旧胎死腹中。一万亿美元的基建预期也只是为美股相关公司提前实现了1万亿美元的预期,既然利润已经兑现在股市,躺着就能挣钱,谁还会耗时费力地去做基建呢?和英法百年战争中的英国一样,国内问题无法解决就发动对外战争从外部来解决。这次美国将目标对准了GDP是其三分之二的中国。2018年5月初,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为代表的犹太四大金刚来华谈判,要求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放开美国商品全面进入中国限制,全面控制中国市,。其本质就是要控制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实体经济国家,用中国制造业的利润解决美国的金融危局,直接手段就是逼迫中国继续购买美债。要知道次贷危机是美国制造的,中国接盘美债等于接盘次贷危机,等于接过一个巨型金融大炸弹,而这个金融炸弹的开关却握在美联储手里,一旦美国触碰开关,中国将被炸得粉身碎骨。

 

美国计划得不错,但是理想很丰满,中国可能伸着脖子挨刀吗?当年美国眼中的肥猪中国,此时已经长出了獠牙和尖刺。你美国当年都未必能够拿下中国,现在就更无可能了。美国那帮新保守主义的高层大概是信奉犹太复国主义信傻了。朝鲜战争已经说明,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更别想拿到。都说日本人在故意篡改历史,现在看来美国是直接遗忘了历史,希望美国能够记住历史、认清现实。

 

 

既然三条路都是死路,那么按照历史规律,在大致间隔12个月以后美国经济就将陷入衰退,美国衰退的同时以美元为货币发行基础的其他国家,并没有如中国一样未雨绸缪进行供给侧改革、大量去杠杆,所以一旦美国陷入衰退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将全面扩大,其烈度将远超2008和2014年希腊欧债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地震。包括美国、欧洲在内的全球股市、债市暴跌将再次上演,2008和2014年中国经济遭遇的困难将再次出现,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实行的供给侧改革和去杠杆就是为了应对这种局面,L形经济走势中底部漫长的外部原因就在于此。

 

既然美国的举措无法解决危机,那么美国就真的走投无路了吗?当然,上天有好生之德,天无绝人之路,路其实就在传他衣钵的大英帝国身上。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中英国被美国当头棒喝,于是开始转变外交政策,全面跟随美国,建立英美特殊关系,并于1971年在美元持续打击下被迫答应废除帝国特惠制。从1956年开始,大英帝国开始向美国移交大宗和石油控制权,美国正式从“心甘情愿”的英国手里接下了全球霸权的权杖。所以,其实路始终是有的,只要向中国交出帝国权杖,就可以像大英帝国那样体面下台。

 

目前,中国对美政策就是坚守核心利益的前提下与美国达成双赢,美国对中国开放高科技领域,中国市场与美国科技结合,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下,减轻美国金融危局带来的阵痛。这个结局对中美来说是双赢,但对目前的美国来说是无法接受的。誓言让美国人“厌倦不断的胜利”的特朗普,想要的却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妄图以损害中国核心利益方法来填补美国债务黑洞,这方面需要特朗普扮演对华强硬的、守护美国利益的卫道士,同时又也需要获得一个“让中国付出代价”的“广为称道”的显著性竞选筹码。这表明,中美看待彼此矛盾的视野本身就存在格局上的差距。

 

 

退一步讲,博尔顿、纳瓦罗、莱特希泽等对美国霸权依旧梦不醒的鹰派环绕在特朗普身边,社会舆论又倒逼特朗普拿出对华战果,这就极大压缩了特朗普不找中国麻烦和与中国双赢的空间。2018年5月初中美达成贸易协议说明具体摩擦纷争是可以解决的,但美国总要展现出一幅世界老大羞辱了中国的姿态,这个心病中国治不了。

 

2019年3月25号,美国政府在华盛顿成立了“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同样的委员会历史上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二战后为了对付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全球扩张,第二次是1970年代为了应对与苏联的冷战,第三次则是2000年针对瓦哈比恐怖主义的全球输出,第四次轮到了中国。不得不说,美国政府直到现在还是不愿意承认中国崛起的事实,阻拦打击甚至毁灭的政策路径太难改变,要让美国认清现实,这需要时间。说到时间的问题,不得不提醒美国,相对中国,美国的时间恐怕已经不多了,从美债收益率倒挂到经济衰退只有300天时间,而距离美国大选时间也越来越近,别忘记当年斯诺登说过,特朗普如果对中国实施全面制裁,他必将会下台。所以,时间可不等人,更何况明年大选国内还有民主党虎视眈眈,内外夹攻下,特朗普先生还是早做决断为好。

 

中美的事情分析清楚了,血饮接下来为大家分析下美债收益率倒挂情况下对全球和中国经济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按照历史规律,在大致间隔12个月以后美国经济就将陷入衰退,美国衰退的同时以美元为货币发行基础的其他国家,并没有如中国一样未雨绸缪进行供给侧改革、大量去杠杆,所以一旦美国陷入衰退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将全面扩大,其烈度将远超2008和2014年希腊欧债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地震。包括美国、欧洲在内的全球股市、债市暴跌将再次上演,全球金融危机即将到来!

 

 

2007-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带给中国的冲击相信很多人还没有忘记。2014年年底-2015年年底中国也经历了大致同样的过程,同样的出口降低、经济增速降低,同样的房价暴跌以及惨不忍睹的6月大股灾。参照历史,2008和2014年中国经济遭遇的困难将再次出现,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实行的供给侧改革和去杠杆就是为了应对这种局面,L形经济走势中底部漫长的外部原因就在于此。

 

那么,面对美国经济衰退全球经济前景不容乐观的前景,中国应该怎么办呢?按照之前的货币政策路径就是大水漫灌。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一年后的2008年中国开启四万亿货币放水,而事实证明货币大水漫灌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会为将来埋下巨大隐患。2014年年底-2015年年底中国重演2007-2008惨剧,源头就是当年的四万亿。我们大水漫灌下中国非但没有解决自身经济问题,反而派生出了庞大的地方债问题,等于对外接了美国部分次贷危机的泡沫转嫁。

 

我们说,过去的十年是中国国民经济脱实入虚的十年,从2007年到现在,一轮轮房地产和股市上涨,最后都被证明不过是资本的赌博而已。在经济减速的背景下,持续发展下去则中国经济这个系统内部的无需和混乱(熵量)只会继续升高而不会降低,同时国民经济脱实入虚增加了经济的混乱。中美开始谈判以后,中国网络上开始出现一大批鼓吹楼市、股市暴涨的声音,实质上他们是想让十年前中国货币大面积放水的一幕再次重演,本质上他们是在豪赌中国货币向美国下跪,用他们的资本与中国央行进行货币政策对赌。只要大水漫灌,股市楼市必然铁定暴涨,他们就可以继续掏空银行里的居民存款储蓄,掏空这个国家。3月29日傍晚,一则假冒新华社记者发布的“4月1日起降准”的谣言在微信群流传开来,就是它们的“杰作”。

 

 

无数事实证明,中国最大的问题不是金融系统没钱,而是钱全部淤积在虚拟金融领域不断搏杀,最终买单的却是无辜百姓。所以,如何打通金融更好地为制造业发展和技术升级的服务路径才是货币政策的关键,也是唯一的出路。从2016-2018年国家贯彻脱虚入实政策,损失最严重的就是买办资本,他们急切炒作货币宽松的放水预期,无非是急于回本翻盘。本轮股市上涨,涨得最多的股票大部分为业绩垃圾股,所属行业正好也是2014-2015年股市上涨期间被套最严重的行业,这难道是巧合?

 

数据显示,本周内地资金绕道香港包装成北上资金连续十一周增持中国A股房地产市场,其中对两支房地产股票持股数量增幅超过十倍。这些资金从内地南下香港,然后包装成北上国际资本,让散户以为认为这是国际资本在不断流入A股。从这个链条可以看出,炒房和炒股的其实背后都是同一批人,股市不挣钱就去炒房,炒房不挣钱再掉头进股市,什么都干,就是不放弃以前睡着挣钱的金融圈钱模式。

 

股市未来如何呢?血饮认为目前的股市反弹,其实只是索罗斯反身理论下市场预期带动下的产物,而市场预期建立在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将全面宽松的前提之下,并深受到舆论风向影响。但是,金融并不产生利润,它的利润来源最终还是得依靠实体经济生产来兑现,预期落空后随着盈利不断恶化,股市必将再次探底。

 

 

国内:

 

政策面上,国家总理从2014年开始就分别在不同场合重申中国不会大水漫灌式货币放水,这个政策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反复确认,这是不会改变的,同时美国停止加息中国货币政策就会向中性回正,降准宽松就会停止,央行已就假冒新华社记者发布“4月1号降准”谣言致函公安机关,要求制裁造谣者。这些已经成为了限制股市上涨的顶棚。

 

生产方面,刚刚披露的三月份PMI数据环比回升到50以上,但三月份的PMI增长是受企业主动补库存带来的生产回暖驱动。实质上,PMI上涨并未带来利润增长,消费品库存较高的一二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14%。三月份补足库存以后,高库存企业又会为有限的市场展开价格战,利润依旧无法上升。据中泰证券研究所数据报告,从已经公布2018年报或业绩快报的2127家上市企业来看,企业亏损面较2017年明显扩大,并且已经超过了2008年的高峰。制造类企业亏损情况相对严重,汽车业亏损增速居行业之首。十年来,上市企业业绩最差的就是2018年。2019年中国更是再次下调经济增长预期,国民经济增长率将比2018年更低。

 

消费方面,随着过去两年房价上涨,中国居民杠杆进一步上升,目前正在逼近54%,在2018年12月到今年2月银行大力推销个人贷款、降低贷款门槛的情况下,居民信贷首次出现下降,下降了700亿。这显示高房价对居民消费的挤占明显,居民杠杆不断上升,消费当然随之萎缩。投资方面,依靠政府财政拉动基建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庞大的地方债下财政部正在不断问责处罚违规举债的地方政府,这种情况下基建投资不会有明显回升。房地产市场现在又面临房住不炒政策顶棚的压制,新开工和施工量整体都在下降。

房地产上涨提高了居民负债杠杆水平,导致居民消费放缓,消费放缓导致企业盈利大幅下降,盈利下降反过来又加速了投资放缓和消费萎缩,所以随着企业盈利的恶化,股市也将再次探底。

 

国外:

 

在美债收益率倒挂、美国经济进入300天衰退倒计时,国内货币政策保持稳健拒绝大水漫灌,这两个因素决定了中国A股的上涨只能是反弹而绝不是什么牛市。单纯叙述理论有点枯燥,来看下历史,2000年1月-5月,10年美债收益率下降31bp,而2年美债收益率上涨 43bp,收益率曲线不断扁平后发生倒挂。随后,科网泡沫破灭,美国股市从11723点暴跌到7174点,美国经济进入衰退。2001年4月中国股市从2200点一路暴跌到1080点;2006年6月美债收益率倒挂并开始持续下行,2007年4月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股市从14000点暴跌到6460点。2007年10月中国A股股灾爆发,从6124点暴跌到2680点。以此推论,2019年3月24号美债收益率倒挂并开始持续下行,而美国股市正在接近历史最高位26600点,A股后面怎么发展也就毋庸赘述了。

 

联系是客观的,差别只在于你是否愿意睁开眼睛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血饮从2015年5月26号到现在对股市的大势研判都是准确的,中国股市与散户对赌的是那些喝散户血的恶庄,不仅他们通过内部消息串谋操盘,还帮助腐化分子洗钱并向其输送利益,他们是啃散户骨头的人。这种股市背景下,提示风险本身就有风险,但知风险而不语,良心会痛,所以以上研判仅供参考,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无数惨痛的历史证明了这样一条金融炒作铁律:人人皆赢,等于人人皆输!股票市场就是这样,一旦输了钱就找人借钱以为可以再赢,赢的人想继续玩以为可以赢得更多,结果输的更多!输赢有什么分别?只有人人皆输,输的人才能够重新制定规则!目前的中国股市依旧有割韭菜的赵V们横行,规则的重新制定依旧遥遥无期。注册制遥遥无期,对股市作假的处罚如同隔靴搔痒,赵V操盘三十亿却只处罚60万,填平股民损失的法律原则没有适用,更别说按照操作获利加倍处罚了。

 

犯罪成本和信息披露造假说明,散户处于信息不对称的绝对不利地位。坐庄有坐庄的学问,而散户则是两眼一抹黑,很多散户是拿着血汗钱狩猎场中搏杀。你蒙着眼睛和人武林高手过招,你不亏钱谁亏钱?股市还是一门概率学,只要将做多的概率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庄家就会稳赚不赔,何来公平?股市还是一门厚黑学,当你与恶庄抢筹码的时候,人家分分钟打电话警告你,让你卖了股票滚蛋,何来公平?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股票不是小散能玩的,放弃投机心理踏踏实实挣钱,在这个经济不太景气的时候购买机构性存款、大额存单、黄金都是比较可靠的过冬方式,即使不想做这些投资也没关系,该吃吃该喝喝,别送钱到股市,庄家口袋你永远填不满。

 

 

房地产方面,2006年美债收益率倒挂的当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下滑,并于次年暴跌引发次贷危机,中国房地产市场也随之暴跌;2019年3月24号美债收益率倒挂的当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因为华人炒房团撤离而暴跌,2018年中国房地产价格整体下跌。所以长期看,美债收益率倒挂对中国房地产市场不是一个利好消息。

 

今年政府报告已经提出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这预示着房地产税的推出逐步到来。房地产税征收的技术条件便是不动产登记以及全国联网,2015年3月1号已经实行的《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完成了区域内的不动产登记,预计今年年中全国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将完成。同一身份证下,同一个人的所有房产信息将联网可查。有了这个基础,房地产税的征收将统一标准化。《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行后,统一登记那么某些见不得光的灰色和黑色收入将曝光,避免被查出的唯一办法就是抛售房产,这也是2014年年底到2015年年中全国房价暴跌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今年年中一旦实行全面联网,在配合2014年开始的公务员财产申报试点,将对房地产价格形成很大冲击。再加上未来的房地产税出台,房价将进一步承压。

 

 

对市场来说,房地产税出台以后,炒房团在高位买入的房产将每年按照一定的百分比被收取房产税,以美国2%房产税为例,50年就能够将购房投资的钱收完。而且这个2%是以当年房地产价格为基准收取,房子涨收的更多。对炒房团来说,这无疑将是重大政策利空。同时,如果想抛售房产的话,还将面临限购政策,而之所以有炒房团,本身就是因为本地人买不起本地房所以才让炒房团买走,现在让本地刚需购房者买,不降价肯定是卖不出去的。而一旦降价销售,就将发生连锁反应,房价下跌以后外资本无法进入限购城市接盘,炒房团手中的房屋筹码自然就转移到了当地刚需住房者手中,这样一个过程就完成了房地产市场的换筹,而刚需住房者是要居住几十年的,而且刚需住房大概率是不被征收房产税的,这真正贯彻了房住不炒。

 

炒房者如果要坚持房地产炒作,就只有转移阵地就只能去四五线,甚至更偏远的城市,那里资源相对一二线城市少得可怜,天然限制了房价上涨顶棚,而一旦出现资本局部扎堆炒作特定城市的现象,只要在该城市实施限购即可,这个手法类似于点穴,连续出手就能够封住炒房团的资金脉络,炒房资本一旦被限制死,就将沉淀在各个穴道中。我们知道房屋是有价值的,但如果无法出售、只能居住,就等于购房资金开始慢慢沉淀下来。这才能真正地实现房住不炒。

 

 

而房地产税的实行将为地方政府带来新的财政收入,破解土地财政的困局。地方政府很多陷入地方债,主要就是因为房地产、基建项目投资过大,现在征收房地产税等于将之前的投入不断收回,存量房地产市场将不断为地方政府提供收入;存量方面,目前农村土地建设用地也已经能够入市交易,这样又为地方政府带来另外一个收入途径。解决了地方土地财政问题也就破解了中国政府保汇率还是保楼市的阿克琉斯之踵难题,不再只依赖房地产配套的中低端企业税收,地方政府就能够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引导地方企业产业升级中来,企业收入增加、地方政府收入增加,房价下跌居民有更多钱投入消费领域,反过来拉动消费和高科技发展。我们知道,中国以美债为基础的货币发行模式和过剩的中低端产品对美出口,是美国敢于胁迫中国的最后依仗,一旦高科技产业发展起来以后,中国对美出口将升级到高端,去美元化战略成功,美国对华胁迫自然破产,只有巨大的内需+产业升级成功,中国才能赢得对美贸易交锋的最终胜利。  

从长远看,产业升级和个人消费起来以后,银行和国家就能够消化08年四万亿累计起来的债务泡沫,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引领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更能带动新经济和新产业的发展,经济腾飞了,那么中国货币政策就将从稳健向加息方向迈进,加息将进一步挤压影子银行,投机成本太高,则资本就会重新掉头投资实体经济。楼市股市投机成为暴发户的事例越少,投资高科技成功的案例越多,人才会更加专注于提升自我,而不是附庸资本和权贵,将自身物化迎合来获取成功机会,社会风气和道德风貌也才会随之好转。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请打赏一下吧。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