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兴:一个华人,以杀害中国人为荣,死后断子绝孙,这就是报应|2019-04-09

2019年4月9日08:34:56 发表评论

2017年就有读者叫我讲下这个人了,我忘了,正好这段时间他又被屡屡提起。今天讲一下。

有一个美籍华人在中国有一定的知名度,这是因为他病死的时候,国内有些自媒体进行了报道。这个人就是吕超然,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中服役,并担任过军官。

而这个人为什么在国内有知名度,就是因为当时国内自媒体报道:他面对志愿军时喊出了一句“我是中国人,别开枪。”利用志愿军的犹豫,美国海军陆战队趁机反击。

但是这个事可能存在一些偏差,本文再来说下。

一、吕超然这个事是真实的,但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并不是长津湖战役

比如下图中也是网络流传的一种说法,并不对。

长津湖战役中美军陆战1师与第九兵团交战时间为是11月27日至12月12日。吕超然正是美军陆战1师7团B连机枪连中尉排长。

其实,吕超然说这句话的战斗发生在第一次战役的黄草岭阻击战中。

11月2日,美军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深感韩首都师、第3师作战不力,被迫命令美第十军预备队陆战1师投入战斗,与志愿军371团展开激战。

我们的自媒体直接引用美国人原文,这是不对的。美国人为了自己的脸面胡说,我们得查明再发布。

实际情况是:11月2日晚,志愿军371团1营、2营奉命阵前出击,对美陆战1师还以颜色。对手是美陆战7团一个整团。我们是2个营,美军1个团,我们怎么可能兵力比美军多?至于火力强更是笑话了,这一点是个人都知道。而且要注明的是,371团在10月30日接替370团进入防御,已经和韩军第三师团激战了3天3天,又和美陆战1师激战1天,自身有很大伤亡,所谓2个营,早已缺编严重了。

当时,美陆战7团B连首当其冲,前沿一个排丢掉阵地转身就逃,该连参谋军士维克尔后来回忆说:“不是我瞎编,这些年轻人转身就跑。”前沿排的逃跑导致美军防线暴露了一个口子,志愿军趁机向纵深发展进攻,B连迫击炮排倒了霉,其中一个炮阵地上所有人都被志愿军打死。

对这句话我只能表示同意,号称精锐王牌的美陆战1师这么不经打,那真是“情况非常危急了”。

当时的情况是,B连机枪排排长吕超然发现自己周围的友军都不见了。于是他决定侦察情况,当他在山坡上移动时,子弹向他飞来。吕超然本人在最初的时候是这么描述的:“‘不要开枪!’我用中文喊道。‘我不是敌人!’但是他们依然向我开枪了,我没有其他选择,只得继续攻击。”

可后来故事变成了:

“不要开枪!”他大喊到。“我是中国人。”听到有人说中文,志愿军疑惑不已,这短暂的瞬间为海军陆战队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海军陆战队开始还击。

这也是吕超然自己对美国媒体讲的。可为什么他的说法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本文要讲的。在叙述之前,先讲一下后一个版本的破绽,这种故事骗骗美国人可以,中国人应该一眼就看出问题。124师的官兵基本来自于东北和内蒙古的农民,在之前的战斗经历中也没有去过广东,甚至未和广东的部队交过手。而吕超然的父母是广东人,大概率是广东农民。

问题就来了,124师的官兵听得懂吕超然那一口美国加州腔的广东话吗?

二、吕超然的心路历程

1926年,吕超然出生于旧金山,他的父亲在20世纪20年代从广东移民到夏威夷,之后辗转去了加州定居。后又回到中国的家娶了吕超然的妈妈到加州,他是家中长子。后来他们全家都搬到萨克拉门托批发水果蔬菜为生,生活十分清贫和艰辛。据说吕超然的父母希望儿子能够保留中国传统。但吕超然并不这么想,他渴望摆脱贫困的生活,并且出人头地。于是在18岁的时候他就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但是因为美国军内的种族歧视,他未能参加二战。他被派到了海军陆战队于圣迭戈的新兵训练营,负责教日语。非常有意思,一个华人去教日语。

二战结束后,进了军校,毕业后成为了美国海军陆战队有史以来第一个非白人军官。

朝鲜战争爆发后,吕超然终于得到了上战场的机会。可是他依然面临种族歧视问题,他在部队里的外号叫做“中国洗衣店”。不仅是歧视,吕超然的同僚,包括他手下的士兵都怀疑他对美国的忠诚,特别是当美军遭遇志愿军后。

所以对吕超然来说,他最重要的事就是改变这种局面,这个黄皮肤的美国人必须拿出了他的行动来证明他是忠于美国的。

从美国人的角度来说,吕超然当时的行动挽救了他自己的排,是一个英雄。

(其他的文章都说是少尉,可照片上的军衔很清楚,是中尉)

可是吕超然自己心里很清楚,哪怕他立下如此功劳,并不代表就得到了美国人的认可。

11月3日天刚亮,吕超然被志愿军神枪手发出的一颗复仇的子弹击中,可惜打在右臂上,未能取他性命。随后吕超然被运至咸兴的后方医院治疗。

为了积极表现,他提前出院回到了美陆战7团,在随后的长津湖战役中和这个团一起被志愿军79师包围于柳谭里。这是一个挺讽刺的包围,美军陆战5团、7团两个团战斗群8千之众被79师1万人包围了,火力上志愿军那是绝对劣势。

顺便说一句,在前往柳谭里的进军中,吕超然的排是尖兵排,挺有意思的是不是。一个机枪排因为排长是华人,被派去当尖兵,太逗了。顺便再说一句,到达柳谭里的那天是西方的感恩节。但他们营似乎忘掉了他们的尖兵。全营都在啃火鸡大餐的时候,吕超然排的晚餐是两片面包和一杯奶粉。事后的解释是,忘了。

对此,吕超然自己的回忆是:“虽然不很丰盛,但是味道好极了。”你没有办法让一个跪久了的人站直身体说话。感恩节是西方重要节日,他被“遗忘”了,他甚至不敢抱怨。

不过在柳谭里,吕超然是幸运的,他所在的营负责后方,没有受到79师攻击。在美军两个团战斗群纷纷丢掉阵地的时候,吕超然事后吹嘘了一句:“出现在其地方的困境不会在我的防区里出现,因为我有一个强悍的巡防系统。”

一个黄皮肤美国人的吹牛也不必去揭穿他了,他在1276高地,前面有很多部队替他挡着志愿军。

随后,美陆战7团1营负责保护交通线的C连被志愿军59师赶出了阵地。吕超然跟随营主力参加了解救C连的行动,在1419高地上,吕超然右臂再中一枪,右臂被打断。

按照美军的规定,这时的吕超然已经是重伤员了,应该退出战斗待在医护所里。但是美陆战7团1营马上又进行了一次对F连的解救行动。吕超然再次率领尖兵在最前面。而且他不仅仅是尖兵,还是最前出的三人侦察组组长。

这次行动是柳潭里被围美军性命攸关的突围行动,美陆战7团1营是侧翼出发的奇兵。吕超然回忆:当他被告知“营里希望你部作为先头排。”的时候,他的反应是“我觉得很光荣”。

但是美国人是怎么看待吕超然在这次行动的表现的呢?评价是:行动中,李的尖兵越来越偏离正确方向。

身负重伤,同时在患病的吕超然出生入死,换回的是这么一句评价。不过吕超然不在乎,他觉得很光荣呀。

在这次战斗中,吕超然利用他的华人血统冲在最前面进行侦察,来分辨哪里有中国话的声音传来,说的是什么。很多志愿军的哨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遭遇突袭,可以说美陆战7团1营这次迂回行动的成功,吕超然是立功的。

后来在美陆战1师从古土里南逃的过程中,吕超然被机枪子弹击中,受了重伤,随后离开战场返回了美国。

三、美国人终于认可了吕超然的忠诚

1968年,吕超然从美国海军中退役,经过24年服役,他的军衔仅仅是少校。

本来美国人早已把他给忘了,因为要拍摄史密森尼频道的纪录片《非同寻常的勇气:长津突围》。吕超然又被美国人想了起来。

这一次他改变了自己最初的说法,改成我们现在熟知的版本。他喊了:“不要开枪!我是中国人。”然后利用志愿军的错愕,他扔出手榴弹开了枪。

一个小小的改动让吕超然一下子成为美国公众极感兴趣的人物。这个改动当然会让美国公众感兴趣啊,一个华人,利用自己的血统对中国人喊话,然后利用他们的惊讶,无情的射杀他们。如果按照最初版本,志愿军不为所动依然射击,这个故事就没意思了。

这才是真正的“美国英雄”,这才是真正的忠诚于美国,这才是美国人想听到的故事。

经过吕超然自己不懈的努力和美国宣传上的需要,吕超然最终被美国主流社会认可和接纳了,他终于成了真正的美国人。他一次一次的参加演讲和接受采访,兴致勃勃的讲述他的“光荣故事”。

国内甚至还有给吕超然洗地的人说:他是军人,这是战场。没错,说的真没错。美国很多黑人也跟吕超然一样的心态,比如NBA的那些球星。他们都想摆脱贫困的生活,出人头地。不同的是,NBA那些黑人球星的奋力向上爬,并不伤害他们的黑人同胞。吕超然却是以杀害中国人来换取美国人对他的认可。而且吕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无数次吹嘘自己的“光荣”来换取美国人对他身份的接纳。这就不能为我们所容忍了。

还有人给吕超然洗地说:他生来就是美国人,不是中国人,他做的没错。从美国人的角度,这话也没错,但是说话的你是中国人,你给一个美国人洗什么地呢?

2014年,吕超然病死。他结过两次婚,没有子嗣。断子绝孙,这就是报应。

最后顺便说下他的弟弟。

前面说到吕超然是长子,他还有两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后来三个男孩全部加入了美军,希望能找到向上爬的通道。但是这也让他们走上了和中国人民为敌的道路。

(吕超然全家福)

他的两个弟弟,二弟吕超芒,三弟吕超凡。三个妹妹分别叫福斯蒂娜·吕,贝蒂·马尔和朱丽叶·横江。他的二弟吕超芒和吕超然一样都是美军军官,也都曾参加朝鲜战争,还获得了优异服务十字勋章。在第二次战役时,是美军第2步兵师第9团H连中尉排长。

真可谓是“李家两豪杰,满门皆忠烈”。呸。三弟吕超凡只获得铜星勋章,本文就不讲他了。

而且吕超然是1968年时以少校军衔退役的,吕超芒要比他哥哥混得好的多。他是在军职上病死的,死于1972年,当时已经是上校了。

不过说起战斗历程来,弟弟吕超芒就逊色多了,他亲历了美国陆军最大的惨败。

这一战就是美军第2步兵师和志愿军38军的交锋,美国人称之为“印第安的笞刑场”。战斗的经过以前的文章都讲过了,这里就不展开了。

在那次撤退中,吕超芒度过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光,当他以为度过危机时,就会发现前面还有更大的痛苦等着他。这种痛苦让吕超芒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当时在志愿军38军的打击下,一路上散乱着被破坏、焚烧、遗弃的各种车辆、成堆的尸体以及成群的美军伤兵。 幸存下来未受伤的美军官兵们也都潜伏在壕沟和岩石背面,完全丧失了战斗意志。这些美军伤兵,向后来者招手,祈求能停下来帮他们一把。可是没有人会停车,每个人都害怕稍有停顿,中国人就会摧毁车队,失去逃生希望。

别说是停车了,为了逃命,为了能先上车,美军士兵们甚至爆发了群殴,凡是打不过别人的士兵基本上都留下来成为了38军的俘虏。

而吕超芒就是这些伤兵中的一员,后来他告诉哥哥吕超然:当时他无助地倒在路边,胸膛上一个弹洞,肺里充满了血液,亲眼看着美军坦克惊慌失措、夺路而逃,从自己这边的伤员身上碾压过去。直到他营里的人认出了他,才将他扶到一辆仍能行驶的卡车上。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这才是战争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