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我亲历的海南决策!|2019-04-13

2019年4月13日10:49:04 发表评论

1988年4月13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设立海南省的决定》。决定将海南行政区从广东省分出,设立海南省,简称“琼”,省会设在海口市。同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关于建立海南经济特区的决议》,决定划定海南岛为经济特区。

海南建省至今,这个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就是这段历程的亲身参与者,海南省的诸多重大建设项目都由他经手经办。看看他如何通过“大”项目中的 “小”花絮回顾海南省建省和建中国最大经济特区过程中的状况和波折。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海南岛的开发建设也提到了日程上来。海南岛是我国第二大岛,面积和台湾相差不多,但是经济差距非常之大。于是,把海南建设成为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的想法浮现出来。

那时,中日关系处于蜜月期,由日本海外协力基金出资搞了一个海南岛的开发规划,规划文本全部用日文书写,送到国家计委来翻译成中文。那时国家计委会日语的人很少,除了外事司有个把日语翻译外,找不到人翻译了。我那时在国家计委机电局工作。之前在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工作了一段,我会日语,所以我也成了翻译的主力。

后来海南省准备建省,要从国家计委调一批干部到海南工作,共选了七个人,由一位负责带队,就想到了我。可是这时国家计委综合司回来了一位援藏干部,他的年龄已经五十岁左右了,带队去海南在职务上可以晋升一级,于是把带队去海南的差事给了他。后来海南建省,国家计委派一人去当计划厅长,国家计委综合司的姜巍和王春正同志差不多时期到国家计委工作的,资历很老,而没有得到更高的提拔,姜巍就去了海南,但遗憾的是他在海南栽了跟头,进了监狱。这是我第1次与海南失之交臂。

在制定第七个五年计划时,国家计委按大区划分到各大区去衔接调研,其中中南区由国家计委委员石启荣带队。现任中央深改办常务副主任的穆虹和我都编在中南组。我们先到了广州,海南、湖南的同志也到广州来汇报。那时候在广州刚刚落成了湖南大厦,湖南省由时任湖南省副省长的汪啸风同志在湖南大厦带队汇报。汪啸风同志曾任湖南省计委主任。在这次工作中,我认识了汪啸风同志,他对我印象很好,我对他的印象也很好。后来汪啸风同志调到海南任省长,后来任省委书记。

那时海南的洋浦开发区是作为特区中的特区,可是洋浦的开放开发一直没有大的起色。朱镕基任总理后到海南视察,由湖南老乡汪啸风省长全程陪同。在谈到洋浦开发不尽人意的时候,汪啸风同志汇报,主要还是缺乏一个有力的领导。于是他要求朱镕基把我从国家计委调到海南任副省长,负责洋浦开发工作。据汪啸风同志后来对我讲,朱镕基听了以后说,张国宝同志国家计委还要用呢,没有答应。我和海南省的情缘第二次擦肩而过。

也是在这次视察中,海南省向朱镕基总理反映,中央原打算给海南省的许多特区政策,由于受雷宇的汽车走私案影响,许多政策收回了,实际上海南没有享受到多少特殊的政策。于是朱镕基总理回到北京后,派我带队到海南省做一次调研,看看有哪些政策没有落实。这次调研中,海南省提出了很多要求的政策和一些具体项目。我把它写成了调查汇报上呈。后来由于当时的大环境影响,有关的政策基本上没有落实多少。但是对于海南省提出了一些具体项目要求,朱镕基总理基本上都予以满足。

其中我记得有:海南省的西线高速公路没有经过洋浦开发区,距洋浦开发区还有几十公里。海南省希望中央能出资将西线高速公路通到洋浦开发区。另外洋浦开发区缺少淡水,海南省希望能够把大广坝水库的水引到洋浦开发区。这些要求都满足了。

这份调查报告我一直都留着,后来由于我工作频繁调动,这份报告我锁在投资司办公室的一个铁皮柜里,后来连这个铁皮柜也找不到了。但是当刘淇同志从国家计委调任海南省,先任发改厅厅长,后任副省长,组织部长时,我把这份报告给过他。他也说看到过这份报告,但是也找不到了。

尽管我与海南省的情缘两次擦肩而过,但是从那时起,在这个历史阶段海南省的诸多重大建设项目都是由我经手经办的。包括海南最初的工业项目:汽车冲压线(后来演变成海马汽车),海南的福岛大化肥、昌江水泥厂、印尼金光集团在洋浦的纸浆项目、三亚的大隆水库、海南航天发射场、洋浦大炼油厂、海南昌江核电厂等。

我不是要把这些对海南经济影响较大的项目完整记录下来,只是谈谈在这些项目背后的小花絮,通过这些小故事反映当时海南省建省和建中国最大经济特区过程中的状况和波折。现在海南省在新的开放形势下,正在谋划建设全岛自由贸易区。这些小花絮,也许可以作为今后工作的一些借鉴和参考。

1

海南汽车冲压件生产线项目


海南省开发初期,由于技术太差,经济十分落后,交通十分不便。那时全岛几乎没有硬化路面,全是红埌土的土路。仅海口市有一些简易的四层楼的楼房,乱七八糟地晾着衣服裤子,五颜六色,我们戏称它为联合国。岛上的居民除了渔民和农民外就是驻军了。那时海南省几乎没有工业项目。

海南省建省不久,听说菲律宾有一条美国汽车公司投资的汽车冲压件生产线,几乎没有生产过,准备出售。那时各省、各部门搞项目的积极性都很高,有兵器工业部和其他几个省也都看上了这条汽车冲压件生产线。海南省时任管工业的副省长是孟庆平,他到北京来专程汇报,希望国家计委能够支持海南这个项目。孟庆平曾在海南的石碌铁矿当领导,后来由于经济问题,在调湖北省后落马。

那时国家计委机电局的局长是唐自元同志,我在他领导下工作。他为了支持海南省的发展,劝说兵器工业部和其他部门不要再和海南省抢这个项目了。于是这条汽车冲压件生产线就落户在海南。但是其实海南省也不知道这条生产线能为谁生产东西?也是由国家计委机电局出面协调,让上海桑塔纳和第一汽车制造厂的一部分汽车冲压件委托海南来加工生产。

但是海南的工业和技术力量实在太薄弱,最后就由第一汽车制造厂来合资管理这条汽车冲压件生产线。但是,一汽和海南省合作得并不好,矛盾不断,经营也不好。最后几经改组,由一位叫做景柱的承包了这个项目,发展成了后来的海马汽车厂。但是海马汽车除了在海南省内有一部分销售外,始终没有能够发展起来。景柱也回到他的老家河南省去建厂。现在这个厂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2

海南富岛大化肥


海南岛附近的海域发现了海上天然气田。莺歌海的天然气通过海底管道卖给了香港。在第八个五年计划中规划了在海南岛建设几套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化肥厂。

第一套是由海南省建设省属的海南大化肥厂,地点选择在西线的东方市。当时化工部副部长潘连生推荐河南濮阳化肥厂的原负责人刘国儒来筹建这个项目。刘国儒原在山西化肥厂工作,后来调到河南建设了濮阳化肥厂。濮阳化肥厂建成后他又调到濮阳乙烯的筹备办公室,准备建设濮阳小乙烯。

当时刘源同志出任河南省副省长,由他带队到意大利去考察。我和刘国儒随同一起去考察。那时条件差,两人一间房。考察期间我和刘国儒一直住在同一间房间,相谈甚欢。我感觉到刘国儒调到濮阳乙烯筹备办公室后工作并不愉快,深感人事关系复杂。后来潘连生推荐他到海南筹建海南大化肥,我觉得这一安排很好,有利于发挥他的专长。

刘国儒去后,带去的骨干都是从濮阳化肥厂调去的。那时正值海南省房地产价格暴涨,炒房成风。他到海南后给我的第一个电话是说,“唉呀,海南的钱太好挣了!我们在海南买了一些房给筹备组的人住,不到一星期价格就翻番了,很多人要买我们的房”。我到东方市的现场去看过他,隔壁好像是一所军事学校,破旧的围墙上有一个缺口,我们就从这个缺口爬进爬出。筹备组设在一个破庙或者祠堂里。刘国儒很有建设化肥厂的经验,海南大化肥厂很快就顺利的建成了。

这时中海油也想利用他们自己在海上气田生产的天然气在海南建设一套大化肥,地点也选在东方市。当时中海油的负责人是后来任海南省省长和书记的卫留成同志。卫留成同志是我很敬仰的一位领导,做事比较大气,遇事好商量。他来找我谈海南建大化肥厂的事。我向他介绍了已有的海南大化肥的情况,也向他介绍了刘国儒同志。

我的意见是这两套大化肥最好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大厂。但是由于隶属关系不同,原来的海南大化肥是省管,现在要建的中海油大化肥是央企的直属企业,要合在一起并不容易,需要做很多工作。首先要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我向卫留成介绍,如果要把这两套大化肥合在一起,关键是要做好刘国儒的工作,把刘国儒的工作安排好,使他全力支持合并的方案。后来我们又分别去找了海南省的省长汪啸风。汪啸风同志很同意把这两套大化肥合在一起的想法。他作为省领导做了刘国儒和其他同志的工作。他是直接领导,力度比较大,最后终于同意把这两套大化肥建成海南富岛化肥厂。卫留成同志也很大气,就让刘国儒同志作为这个项目的一个主要负责人,这样就得到了刘国儒同志的全力支持。富岛大化肥也顺利建成了。开始我还有点担心经济效益问题,后来因为中海油选择的是大颗粒缓释化肥的方案,市场和价格都很好。

说起海南大化肥的厂址选择东方市还有一段故事。从莺歌海海上气田过来的天然气管线登陆点是在三亚市的南山。那时三亚没有工业项目,为了有GDP和税收,时任三亚的书记和市长都希望能把大化肥厂放在三亚的南山。那时我在国家计委正分管工业,我觉得三亚应该作为一个热带的旅游城市,不应该再去搞化肥厂这样的化工项目,就一直没有同意。

三亚市的领导就说,“张国宝不了解三亚市”。他们说南山虽然属三亚市,但是距离亚龙湾海滨浴场有差不多80公里的距离,化肥厂排出的废水不会影响到亚龙湾海滨浴场。我听说后说,你们对三亚的情况肯定比我了解,但是作为三亚这样一座旅游城市,不管有多远,建一个化肥厂总觉得有点不协调。再说化肥厂也不是没有地方可建,为什么非要建在三亚呢?他们看过不了我这一关,意见很大。

正巧有一次江泽民同志到三亚市,三亚的领导看机会来了,就直接向江泽民同志反映他们的要求,想求得江总书记的支持,没想到江泽民同志的答复和我的意见是一样的,说三亚这样一个美丽的热带旅游城市还搞什么大化肥?他们这才死了心,最后把化肥厂的厂址选择在东方市。现在三亚的南山也成了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

3

三亚大隆水库


海南省属于设施型缺淡水的地方,也就是说能够储存雨水的水库不够,雨水都流到海里去了。当时海南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大水库,如松涛水库、大广坝水库。随着海南省的发展,人口增多,旅游人数增多,三亚市的淡水供应已显不足。海南省和三亚市就提出了在三亚建设大隆水库的意见。

但是当这个项目上报到国务院去审批时,恰逢朱镕基总理视察海南省回来不久,朱镕基总理对保护好海南的生态环境意识很强烈,他担心建这个水库又将淹没掉一大片宝贵的林地,所以第一次汇报没有同意,被打了回来。我将这一情况转达给海南省和三亚市(大隆水库属水利项目,归国家计委农经司管,当时所有需报国务院审批的大型项目都是由我代表国家计委向国务院汇报)。

但是海南省和三亚市经过反复研究,觉得如果不建这个水库,三亚市的淡水供应怎么也是个问题,所以仍然强烈要求建设这个水库。我对他们说,朱镕基总理的脾气你们也是知道的,他的意见也是对的,如果还是原样的报上去,肯定不会得到批准,还是要想一个两全的办法。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占补平衡的方案。也就是说水库淹没掉多少林木,就在其他地方再种出这么多林木,保证林地的数量不减少。我印象当中大概是600亩,记得不是很准确。这个方案报上去以后,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

后来我退休后到三亚市去,特意去看了一下大隆水库,了解一下大隆水库发挥的作用。一看大隆水库库水清澈,周边植被非常好。三亚市的同志们说,幸亏有了大隆水库,否则三亚市的淡水供应根本保证不了。

4

海南昌江核电


海南建省初期,由于经济总量小,用电负荷很低,全省的装机容量很小,即便是小型的发电机组也不多。洋浦作为经济特区,香港的熊谷组在洋浦建了一个20多万千瓦燃油发动机组,但是由于电价高也很少开,每年也只是为了保养开一下。后来还是我找了时任中海油负责人的卫留成请中海油把熊谷组的这个机组买下来,改成烧天然气。卫留成同志是一个很大气而又顾全大局的同志,中海油把熊谷组在洋浦开发区的这一台燃油发电机组买了下来。随着海南的经济发展,人口增多,用电负荷迅速攀升。为了满足海南省迅速增长的电力需要,华能公司在海口和其他地方建了几个燃煤发电厂,但是我一直认为海南岛要保持好的生态环境,不宜多发展煤电,权衡比较下来还是以发展核电为妥。但是海南省电网小,在电力体制改革前海南电网还没有和大陆相连。在电力体制改革时把海南省划归了南方电网范围,海南省汪啸风书记还专门为此打电话给曾培炎主任,说海南岛是一个独立电网,为什么要划到南方电网?曾培炎主任答应成立南方电网后建设海底电缆把海南电网和大陆的电网连接起来,汪啸风书记这才同意了。由于海南岛的装机容量小,而核电机组一台机组的容量又相当大,所以如果在海南岛建装机容量大的核电机组,恐怕不太合适。所以这才选了单机六十万千瓦的核电机组。并且通过海底电缆可以和大陆进行电量交换。

应该说最早在海南岛选择核电厂址的是中广核。他们选中了海南岛西线濒临北部湾一侧的棋子湾,属于昌江县。但是当时由于中广核在选厂址上比中核总力度大。拿到的核电场址比中核总多,中核总有些意见。我就说服中广核把海南岛的厂址让给中核总。中核总选的厂址是在棋子湾的更北边,地点也属于昌江。应该说中广核的钱智民同志还是很有大局观的,他们没有过多的争执,就从海南岛退出了,把在海南岛建核电的任务给了中核总,这在其他公司是比较难以做到的,总会争来争去。

 

大的框架定了以后,我到海南省所选的核电预备厂址去考察,由时任中核总副总经理余剑锋同志陪同(现任中核总董事长)。我到了棋子以后看到,棋子湾在风景点较少的西线是比较好的一个景区。这里之所以叫棋子湾,是因为海滩上有和围棋子大小相似的卵石,有黑有白,常有人在这里捡拾这种类似于围棋子的卵石,因此得名。在棋子湾的周边有20公里宽的防风林,基本上都是麻黄树。还有一人多高的仙人掌,开了仙人掌花。此地如果加以开发,是一个很好的旅游景点。所以我认为在这里作为核电站厂址有点可惜。我当即在汽车上做了一首清平乐词,发给海南省的领导卫留成同志词的内容如下:

“棋子湾畔,

海天景壮观。

登高极目北部湾,

碧水茂林沙滩。

雄奇崖岩嶙峋,

浪卷奇石拍岸,

绝好旅游景点,

此处莫建电站。

我们乘车继续向北去看中核总在昌江县的核电厂址,最后确定在中核总选的昌江核电厂址建设海南核电站。这里人烟稀少,濒临大海,也不破坏什么景点。现在海南昌江核电站的两台六十万千瓦机组都已经建成,为保障海南省的电力供应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沈晓明任海南省省长以后,主张海南省不要再搞煤电,再建海南昌江核电厂二期工程,以后逐渐把海南岛变成无煤电的省。我认为海南省是最有可能建成无煤电的一个省。

5

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


2016年首次启用了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长征7号卫星。据报道,周围的宾馆全部订满告罄,地方政府开放海滩供游客参观发射。对海南省来讲,这是一个万人空巷,目睹航天发射的一个兴奋时刻,我虽无缘去现场感受这种气氛,只能回忆一下文昌航天发射场决策的一些轶事。

我国航天发射基地原有西昌、酒泉、太原发射中心。其中西昌卫星发射基地是最重要的一个。之所以选择西昌作为卫星发射基地,是因为西昌又称为月亮城,天气晴好,符合卫星发射要求的气象窗口较多。西昌位于我国的内陆深处,从安全保密等角度考虑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我在担任国家计委副秘书长时协助甘子玉副主任分管国防方面事务,1999年我担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后仍继续分管这块工作,后来成立国防科工委,国家发改委保留国防动员办公室,我一直分管到退休。

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在九十年初时曾发生过一次泥石流灾害,我和原国防科工委一位姓张的领导同志,是副主任还是副参谋长我已经记不清了,到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去处理泥石流灾害,后来也几次到西昌卫星发射基地观看卫星发射,所以和当时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的胡世祥司令(少将)也算很熟了。后来胡世祥司令调国防科工委任参谋长,有一次他到我办公室来找我,和我谈海南欲建设文昌航天发射场的事。

根据当时的体制,西昌、酒泉、太原等卫星发射中心都隶属于国防科工委,而研发生产卫星、火箭的则是航天工业部,后改名航天工业总公司。国防科工委和航天工业部门是谁也离不开谁的两个机构,但是就算是亲兄弟也免不了有矛盾。从航天工业部门的角度看,他们在卫星发射上处于从属的地位,一切要听国防科工委的,心里是不太平衡的。所以一心想有一个自己能说了算的发射中心。这的确是他们当时心里的想法。同时从技术角度看,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在发射时脱落的火箭残骸散落在飞行途中,有时会砸坏民房和人畜,存在安全隐患。第二个问题是西昌位处四川盆地深处,要将火箭和卫星运抵西昌需要经过很多山区的隧道和桥梁,受运输条件的制约,火箭口径很难做到5米以上,否则就运不进去,这就制约了火箭口径向更大发展,向获得更大推力发展。另外卫星在发射过程中要克服万有引力,达到第二宇宙速度,理论上越靠近赤道越好。

现在海南建省了,国际环境也进入到了一个相对和平发展的新阶段,如果能在海南建设一个航天发射场,可以克服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的两个弱点,散落的火箭残骸落入海中。另外克服地球引力所需要的动力比较小。这对于正在发展的海南省来讲是一个难得的好项目,可以展示海南的形象,也可以把海南航天发射场建成一个像美国休斯发射中心一样的,可以对外开放的航天教育基地和旅游观光基地。而对于航天工业部门来讲,也是一个在国防科工委体制外,按市场经济建设的一个商用发射场,也正是他们内心所希望的。

所以最初的文昌卫星发射场主要是由航天工业部门和海南省在推动,这是否和海南省当时从航天工业部调去的鲍克明副省长有关,我不得而知。但是对于国防科工委来讲是要在自己的体制外另起炉灶,是不欢迎的。所以当时胡世祥参谋长到办公室来找我,就是告诉我国防科工委的一些意见。他们担心一旦海南的航天发射中心建成,具有很多优势,长期以来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建设在三线地区的西昌卫星中心会受到影响,走向衰落。

我对胡世祥参谋长讲,希望国防科工委和航天工业部门及海南省好好协商一下,因为当时确有要发展5米以上更大口径火箭的设想,主要的障碍就是怕研发出来后无法运到西昌。如果将发射中心放在海南,通过海上运输这个问题就较好解决,为我们研制5米以上大口径火箭提供了条件。至于体制问题,希望他们三方能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办法。此外我也讲,在改革开放的条件下,航天发射场不应该再是个神秘的地方,应该成为一个集教育、科研、观光旅游、发射相结合的多功能的基地,这有利于海南省的发展。至于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的地位问题,希望国防科工委能界定一个合理的分工,如商用大口径的发射可以放在海南,而军用性质的仍主要放在内陆地区。胡世祥参谋长也同意这个想法。表示将与这几个单位协商。

以后国防科工委多次和航天工业部门、海南省进行磋商,大家从大局出发,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这个意见就是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和西昌卫星发射基地隶属于一个单位,统一管理,仍旧归国防科工委系统,即现在的总装系统。胡世祥参谋长后来见到我也表示国防科工委(现在的总装备部)同意在海南文昌建航天发射场,主要工作也转由他们负责了。现在海南省文昌航天发射场正式建成了,值得庆贺。

6

后   记


我还经办了海口的聚酯项目以及韩国企业在海口的光纤棒项目等,以及西沙永兴岛、南沙美济礁的海岛建设,就不一一讲述了。

张国宝在西沙永兴岛植树

 

值得一提的花絮是距永兴岛约半小时航程有一个叫东岛的小岛,西沙和南沙的很多岛礁是没有植被的,而东岛上却有茂密的植被,生长着高大的肉科植物,因此成为海鸟的栖息地。岛上没有常住人口,长年累月海鸟的粪便堆积有一两米厚,所以过去常有大陆的渔民到海岛上去挖鸟粪作为磷肥。更有意思的是东岛上有一群野牛,大约有上百只,很可能是过去不知什么岁月人放养在这里的,后来繁殖成了群。并不是每个登岛的人都能看到这群野牛,我登岛时有幸看到了这群奔跑的野牛。东岛上没有常驻居民,只有一定数量的守岛部队,平时没有人去,高层领导更没有人去过了,所以守岛部队对我的到来分外热情,坚持要搞一次阅兵,向守岛战士鼓励几句,但岛上仅有一台手扶拖拉机,于是我站在手扶拖拉机上,和我同去的同志坐在手扶拖拉机两侧的槽帮上,搞了一次也许是绝无仅有的海岛阅兵。也就是这时,不远处100多头野牛飞奔而过,尘土飞扬。

现在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南海研究院、深海能源大会等一批无烟产业落户海南,写写上面一些花絮是想从一个侧面表明海南的发展,需要和保护海南热带岛屿统筹考虑。海南的独特的地理位置也要求海南的经济发展与国防建设统筹考虑。同时也要吸取海南建省以来所走弯路的经验教训。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