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做工业党的这些年,我一直在坚持怼各种可疑的报告 |2019-04-16

2019年4月16日08:24:45 发表评论
导读

工业党”被学术界关注了!典型的工业党代表陈经,自己是如何看工业党这个现象呢?请看陈经在观学院的演讲,工业党的修养都有哪些,缺点是什么。

 

一、工业党现象的历史回顾

1990年代中后期,以何新(《世纪之交的中国与世界》)为代表,对西方政治经济思潮的反思,为工业党理论作出了准备。

2011年,王小东在博客文章《中国的工业化将决定中国与世界的命运——兼论“工业党”对决“情怀党》中第一次提出“工业党”一词

2003-2006年,钟庆《刷盘子,还是读书》、陈经《中国的官办经济》,进一步丰富了工业党理论。

2011年后军工、基建、产业的工业化成就不断涌现,工业党在与崛起的公知、大V的正面交锋中,不断取得胜利,力量得以发展壮大。

2018年,卢南峰和吴静在《东方学刊》的创刊号上发表了《历史转折中的宏大叙事:“工业党”网络思潮的政治分析》,“工业党”首次出现在正式的学术刊物上。

有人说工业党是不是代表着网络民族主义,就是西方和一些自由派、公知对我们国家进行攻击,我们就要反对他。其实这个只是表现出来的姿态和倾向,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去选择这个姿态,是因为我们有工业党人的修养。

 

二、工业党思维基础

1.对数据和事实的重视

例子A.

2002年,台湾媒体引用了经济学家Frank R. Gunter的文章,声称1997年到2001年,中国的资本外逃高达每年1000亿美元。

当时中国的经济还不像现在规模这么大,如果真的是每年逃走1000亿美元,对中国是一个很大的伤害。

Gunter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呢?当时我就搜来他的论文进行研究,发现了一个计算公式:

顺差+FDI(外商投资)+新增外债=外汇储备增额

1997年中国的外汇储备1390多亿,到1998年1400多亿多一点,只增加了几十亿美元,但是在1998年我们的顺差有300多亿,FDI 400多亿,新增外债150多亿,加起来应该是800多亿,因为增加值达不到预期,所以Gunter判定肯定发生了资本外逃。

Gunter的计算有什么毛病吗?

第一,外汇储备没有增加,可能不是资本逃走,而是有些企业或者个人手里拿着外汇,没有进入国家的外汇储备的那些数据里边。

第二,Gunter夸大了外商对中国外汇储备的贡献,他认为外商会老老实实向中国交税,中国每年外汇储备能增加个2000亿美元,但外商肯定会转移利润的,没有任何一个外商会到一个国家去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把大头的利润放在你这个只做组装加工出口的国家。

所谓的每年外逃千亿美元就是这样算出来的,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当时台湾媒体渲染中国因为每年高达1000亿美元的外逃而导致经济崩溃,都是不成立的。

 

2.怀疑精神,质疑“权威”

例子B.

波士顿咨询(BCG,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2014年发布了一个制造业成本报告,说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只比中国高5%。如果在美国制造一个东西需要一美元,那么在中国需要0.96美元,不便宜多少。(骗子与傻子——中国制造成本接近美国? | 陈经

我对这个报告表示怀疑,中国制造成本不应该只比美国低这么一点点,然后我发现了它计算公式的两大问题。

1.BCG默认所有国家的其他成本都是一样的,而且是一个绝对的最大头79.2。也就是说,即使一个国家的天然气、劳动力、电力都不要钱,制造成本也需要79.2,只比美国低20%。BCG当初制造出这么一个指数,就是为了形成美国的成本没多高这么一个概念。

2.BCG玩了一个障眼法,它这个计算公式实际上假设制造一个东西需要的各项成本对美国自己是成立的,但是对其他国家未必如此。

假如中国制造一个东西,如果劳动力成本10.2,那么电力成本1.8好像还正常,而天然气成本4.4已经相当于劳动力成本的一小半了,有这样的中国制造企业吗?说白了,BCG就是假设有一个很傻的中国制造企业,然后再拿它去跟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做比较,这种比法是绝对不对的。

 

例子C.

2006年,世界经济论坛(WEF, World Economic Forum)公布了一个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国排在第54位,比印度的43名还差很多。(“全球竞争力报告”的全面解析(三) | 陈经

我们来看一下,它是怎么把中国排名搞那么低的?

全球竞争力指标有三个重要的东西决定:

中国的宏观经济表现非常好,那年增长率在百分之十几,是世界第一,且保持着低通胀。FDI也持续涌入。

政府部门素质是一个主观打分项,中国排到全球的38名,说不清楚好不好,还算可以接受吧。

最无法接受的是技术指标,中国排在63名。排在中国前面的,居然是突尼斯、毛里求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巴拿马、摩洛哥、博兹瓦纳、纳米比亚这些小国。

这跟我们平时的印象很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技术指标等于2个大项:

每100万人在美国专利数+信息与通信技术次指数……

首先,每100万人在美国专利数,中国当时一些企业,搞国防科研有成就,是不可能到美国去申请专利的,当时的企业也不太可能有出海申请专利的意识,中国大陆百万人口的专利数才0.15,同期美国是300多,连台湾地区都有240,我们在专利数上吃了大亏。

其次,中国的信息与通信技术肯定是优势行业,按理说不太可能在国际上是个落后行业。但是它看中的是百万人口的手机、电脑、上网、电话,这些应用型的指标,研发是根本不看的。

华为到博兹瓦纳这种国家做生意,建一个3G网络、4G网络,那个小国的指标马上蹭蹭蹭往上涨了,排名就超过中国了,反而是中国研发对中国自己的排名效用不大。

所以不要因为WEF说中国竞竞争力不行就失去信心,我们是可以搞清楚它们用了一些小trick,才把中国的排名给压下去的。

 

例子D.

去年年底,WEF又出了一个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在149个国家中,2018年中国排名惨跌至103名。

当时,复旦大学在联合国实习的一个中国学生,揭发出报告中用错了一个数据。

报告把女生和男生的入学比例(47.1:52.9),弄成了只有47%的女生上学。所以即使是权威机构的一些报告,也可能犯一些非常离谱的错误,我们要敢于大胆的怀疑。

 

3.分析问题抓住主要逻辑

人类的语言是无敌的,我发现人文社科有一个特征,就是怎么说都行。只要选定了立场,一定可以自圆其说,一直往下说。比如,章家敦的“中国崩溃论”就可以一直说下去。

我们在分析问题时会碰到很多复杂的数据、现象,正确的做法是抓住里面的关键因素,抓住主要逻辑,这样才能找到符合现实的立场和方向。

 

例子E.

2004年底2005年初,我和钟庆进行了30个回合的争论,钟庆预测中国经济会崩溃,中国的外汇储备会出现雪崩。

当然,事实证明他的预测肯定是错的。当时我跟他论战的逻辑是这样的,你要去预测中国的外汇储备到底是会增长还是崩溃,可以去看顺差,这个是最直接的证据。2005年中国的顺差1020亿,跟之前比一下增加了700多亿。这表明中国以自身力量为基础的贸易模式已经可以独立应对出口换汇,可以依靠自身的力量实现外汇资金的正循环。

 

例子F.

我在观察者网发过一篇文章,分析中国的空调使用的情况。下图最大的圆圈是中国,空调渗透力是60%。而左下角一堆小点是土耳其、泰国、阿根廷、巴西、马来西亚,这些国家空调渗透率只有20%、30%。这些国家比中国热多了,人均GDP当时也比中国高,难道他们不想用空调吗?

所以从这里可以推出来,中国虽然人均GDP不显山不漏水,但我们的制造业非常发达。我们的空调制造业在全球是属于绝对领先的。而且我们的电网非常厉害,这么多人一起用空调,电网居然不崩溃,这是个很了不起的事儿。

 

4.不断学习,收集理解信息

我们看问题的水平是由信息决定的,信息不足,再能分析也没用。信息决定眼界。

其实有很多常识普通人是不知道的,所以需要专家用大众语言来科普常识。

另外,在人文社科领域,有很多名词、数据,看上去好理解,其实很多人是不懂的,需要结合新出来的各种数据不断的去理解、不断深化。

 

三、工业党的不足

1.业余。工业党都是有本职工作的,研究只是出于业余兴趣,和专业的人士肯定不一样。2016年我出版了一本书,因为写作不规范,国家出版总署的人查出了20多个错误。

2.工业党理工科比较多,缺少想象力,文艺表现力不够。而《三体》、《流浪地球》则是很好的符合工业党价值观的文艺作品。

3.工业党是直男团体,我现在连一个女性的工业党都不认识,我非常希望能够看见有一些女性能够具备工业党的思维,工业党特别需要女性作出贡献。

扩展阅读:

骗子与傻子——中国制造成本接近美国? | 陈经

“全球竞争力报告”的全面解析(一) | 陈经

“全球竞争力报告”的全面解析(二) | 陈经

“全球竞争力报告”的全面解析(三) | 陈经

“全球竞争力报告”的全面解析(四) | 陈经

“全球竞争力报告”的全面解析(五) | 陈经


更多陈经的文章:

进出口贸易额重回2011年,但顺差狂增 | 陈经

对付美国猖狂进攻的终极大招 | 陈经

这个湖南中部小城,让人明白中国经济未来的模式 | 陈经

莫悲观看待中国的科学精神 | 陈经

四线小县城黑社会消亡史 | 陈经

2020年300万亿M2可能么? | 陈经

大投资 | 陈经

都等着中国买单 | 陈经

外汇储备2011年亏了4660亿美元是如何算出来的? | 陈经

如何评价金庸的文学成就 | 陈经

茅台背后的中国价值投资危机 | 陈经

人工智能与产业的结合趋势 | 陈经

中国人均包裹数已超美国,张勇的雄心壮志还能实现吗? | 陈经

关键洞察之“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 | 陈经

区块链技术泡沫何时破灭 | 陈经

美欧限制中资技术投资无法阻挡中国技术进步 | 陈经

面对美国霸权恶法,国际大公司玩起了敌后地下工作 | 陈经

光纤激光器产业:始于苏联,兴于中国 | 陈经

甩锅中国?苹果口碑崩盘更厉害的业绩下滑还在后面 | 陈经

被卫龙辣条毁掉的发财计划 | 陈经

这个贫困县乡镇的生活水平,快和美国人差不多了 | 陈经

郎咸平改口夸中国制造业,出了什么问题? | 陈经

新人出书必读:从一本科幻小说的离奇营销,看出版发行的逻辑 | 陈经

背景简介本文作者笔名陈经,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香港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员,《中国的官办经济》作者,微博@风云学会陈经。

 

  • 我的微信
  • 微信号:hanfeng1918com
  • weinxin
  • 资助本站二维码
  • 非常感谢!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