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真人:大框架下看风云 谈判“自封”和放人|2019-02-02

2019年2月2日08:19:42 2

顺延前文的分析。

为什么36计、百战奇略不实用?

根本就是失去了大框架,迷失于具体琐碎,让读者不自觉陷入窠臼,不是行家根本搞不懂什么是正确运用场景,也无助于从外行升级为内行。

为什么孙子兵法看的人都说好,运用却有严重的成败之分?

根本就是它在宏大框架下舍去了具体环境的敷陈演绎,把“每一句都可以铺排解释的精彩”这个宏大任务留给了读者,让他们自己根据理解程度去阐释,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好比作画,心中没有大背景意识,画出来的没人会长久欣赏;只有大背景意识却不会作画,还是什么也画不出来。

现实环境下,为什么我们对世界风云往往没有正确把握,根本就在于大背景掌握不确。基于我们中大多数人都能对世事侃侃而谈角度来说,画具体往往不是这个初始阶段最重要的任务,正确把握大背景才是最最关键的。

大背景下画具体,然后才有精彩画卷的诞生。

明白这一点,非常重要。

 

很多人说上次的文章看不太懂,从画背景角度这里简单解释一下。

想把握今天世界的精彩,首先你就必须先得懂得今天世界的气韵流动。想认清今天世界的气韵流动,就必须横向把握的同时,懂得历史纵向的演变。

经济决定政治,世界是围绕经济这个内核转的,而经济又是围绕社会生产技术这个内核转的。

世界近代以来的发展演变,一直是以西方为中心的,从英国发生工业革命,率先掌握近代社会生产技术内核开始。

经济内核和技术内核统一,这个世界就不会出现严重动荡。不统一,如近代英国崛起之初,世界最大经济内核国是中国大清王朝,而先进生产技术内核国却是英国,结果很自然导致了世界动荡,最终世界经济中心从东方转移到了西方。

工业革命首先自蒸汽机引领近代工业诞生开始。

蒸汽工业革命发端自1760年代,这是千万人口级别的工业革命,因为这个先发优势,英国成为了西方世界的老大,最终缔造了以英国为中心的近代世界经济秩序。

第二次不统一,发生在电力工业革命之后。

电力工业革命发端自1880年代,是亿万人口级别的工业革命,赶上时代的德国和美国都想弯道超车“日不落”英国,但最终却是德国从云端掉了下来,是人口规模全方位碾压英国的国家胜出,美国、苏联。因为同等人口素质下,他们人口规模级别更适合电力全产业体系需要。

至于为什么美国是最终全面胜出,苏联则解体失败,单从经济角度讲,根本则在于总产业人口规模不同,本国之外,美国的产业郊区是西欧盟国是传统帝国主义核心区,人口优势技术优势均全面碾压苏联的郊区东欧各国,长期斗而不破情况下苏联天然不利,而唯一能翻盘的机会又让苏联错误操作给舍弃了——诚心诚意把中国拉入苏联产业体系(虽然这样最终结果可能是中国取代苏联位置)。

在电力工业革命内容不断充实,本国核心人口有限的情况下,比拼郊区同素质人口规模就有了很大决定意义。郊区人口多,整个产业体系就越充实,就越容易在长期比拼中胜出。

而此后的集成电路、空间技术、原子能(还是转化为电力应用为标志)的所谓“第三次工业革命”,本质上还是电力革命的内容充实,或者说电力革命的2.0版本。

苏联败就败这里了,总体工业人口规模完败。

现在是真正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也就是说,前两次的“两个内核”不统一问题再次浮出水面了。

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互联网工业革命。

和前两次特征有严重不同,前两次产业体系核心内容是硬件替换,硬件决定内容升级。

这次呢,是首先以能实现无限扩充内容为基本特征,进而对应提出硬件设备要跟着无限扩张提升要求,造成“万物互联”,这种过去只能想象的人类社会宏大场景。

互联网革命产业化发端自1990年代,最终大家看出端倪时,才明白这是万物互联级别的革命,这个产业升级背后至少需要10亿人口基本的国内市场,才可能支撑全面掌握先发优势。显然,考虑到背后需对应的人口素质(生产力),全球就只有我们了。

这里也普及下马克思主义口中的“生产力”知识。

根本讲,社会生产力就是人本身,人口素质决定社会生产力高低。

按照生活中马哲教员牛嚼牡丹、鹦鹉学舌、囫囵吞枣的说法,社会生产力包括人、劳动工具、劳动对象三样东西,他们共同构成了人类社会的生产力结构。

其实呢,劳动工具就是人劳动生产能力的外化,什么素质对应工具,他们这个素质社会能创造出来的工具,特别是普遍工具。而劳动对象呢,其实就是人口和工具的外延表现,有这人这工具,才有这劳动领域劳动对象。

所以,素质就是生产力。

素质前提下,人口规模决定相应的社会产能规模,社会市场规模。正如前文所说,没有那对应社会生产技术内核的足够人口规模,相应的人类社会新发展使命是承接不住的。

英国为什么在电力革命后会掉下来,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德国为什么会挑战英国失败,最终成全的是美国苏联,根本原因也在于德国人口规模和英国差不多,担不起整个革命重任。

这就是前文为什么说,想承接这个人类发展时代新使命,美国是有技术没人口规模条件,欧盟有技术条件有人口规模条件但是形不成国内统一市场,印度除了查人头数目级别刚够外,什么条件都不够,全球只有我们具备基本条件。

谁也不可能对高自己至少一个数量级的未来“太阳”形成真正挑战。

这是历史反复证明了的。

把一战、二战都打赢,也改变不了英国不得不将西方为内核的世界秩序霸主地位交给美国的命运。

今天也一样,想明白为什么今天的世界突然这么风云激荡起来,看看电力革命发生,到二战结束这段世界历史就明白了,因为类似的问题今天又发生了。

如狮王争霸一样,老狮王调动全部优势,想打掉青年狮子的竞争野心,结果怎么样呢?

如老霸主英国一样,集中全部优势渴望打掉后来者的上升势头,结果怎么样呢?

秩序转折期没有不动荡的,人类几千年文明史一直是这样的。

这不是秩序稳定期,可以放心夜夜笙歌的时代,而是危险时刻悬在头顶的利剑时代,没有居安思危意识,别想顺利渡过这个时期。

这个时期,对于当今世界,至少还需要20年才能过去,起码要熬走两代人。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和过去历史最大的不同,今天的核武器时代,没有一个大国敢贸然对其他大国动辄叫嚣武力解决了,但也因此替代形式比过去花样繁多层出不穷。但是,还必须明白,想续命的,想突破的,或者想不继续受压制的,其斗争内容和过去还是一样的。

站在这个角度看世界,我们才能明白当今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

能放人吗?

1.美国自己都因为开始处于历史下降期,内部撕裂成几股势力了,相互拖后腿,毕竟谁当家谁才能更好保护自己代表的利益范围呀!这边美国当家的12月1号刚和我们会谈,那边美国的另一股势力就下令“大家拿”抓人,憋劲儿冒坏水儿,想坏白宫的菜。白宫凉菜之前,这股势力怎么会同意放人?相互狠着折腾才是真的。坏人在没受到教训前,不会变好人,利益在真受到触动前,不会改主意。所以,单纯从看美国的角度,不必抱这个幻想。

我们和美国贸易谈判谈好了会不会放人?

看前面的分析就知道,也不会,即使用英语对话再流利也不会,扯没边儿点儿——就是诚心诚意想投降也不会(会留做人质)。

2.动手抓人的大家拿不会听我们的。不是我们对于大家拿不重要,而是美国对于大家拿更重要。一是地理威胁,我们很远,天堂很远,美国近在身边;二是大家拿经济严重依赖美国,而且是二战以来日甚一日,上世纪六十年代四眉毛总理老爹当总理的时候,还有顶撞美国的勇气,到今天四眉毛总理当家已经根本惹不起美国,特朗普骂他胆小鬼懦夫他也只能忍着,国计民生很大程度在人家手里攥着,换他爹诈尸回魂也没有高招。这种形势下,大家拿驻我使馆大使“仗义执言”,四眉毛总理及其代表势力当然会魂不附体,逼迫他辞职了事。面对我们从各个角度发出的善意规劝,只要还是不能“痛彻肺腑”,大家拿权衡之下就仍然只能忍痛做美利坚门下义犬,拉拢主子纠合同类向我们继续狂吠不已。放人,从大家拿角度,那是再想也不敢的事情。

直接拾掇老美相关人士或企业会解决问题吗?也不会,民主党正期待着事儿闹大呢,越大越好。还有一句,现在人还在大家拿,也不是直接动老美的时候。

所以,没有人家善心发不发的问题(何况本就不是善类),只有我们捏他们痛处捏准没有捏住没有、痛到位不到位的问题。看似一个人的问题,其实却是三国N方势力斗狠博杀的问题。

所以,前段省部级开班式上,老大才会明确提出要加强我们海外科技工商业人士海外保护。

所以,看似一个人的问题,本质却是一个“攻心为上”的问题,寇能来我亦能往,就看持续的“攻心”的效果,和如何继续斗争了。

一时半会儿人回不来,是现实;人必须回来,是我们的目标;在现实和目标之间,如何搭好我们的梯子或船,把人接回来,是方法。就斗争而言,方法是什么更重要,千方百计一句话,逼他们喊出“哎哟,我不干了”才能真正收到效果。

 

亚琛条约。

上世纪60年代,爱丽舍宫条约,中心内容是法国领导德国重建欧洲。今天的亚琛条约,是反过来,德国领导法国重建欧洲。原因无他,法国需要德国的钱,巨大国内债务危机已经快把法国逼上绝路了,“黄马甲”运动再闹下去,保不齐哪一天法国也会出现“自封总统”事件。德国也正是瞅准了法国今天的艰难处境,和法国签订了这个历史角色转换条约。这其中,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作为五常之一的法国,居然自降身段,和德国签订了“军事互保”协议,这等于为德国在二战70年后重整军备正式打开了放行绿灯

亚琛条约同样也是德法两国在今天历史大背景下谋求“共渡难关”的条约。因为美国谋划这次的战略收缩,是大的战略收缩,不仅中东要一地鸡毛,西方世界两大核心区之一的欧洲区很可能也会因此一地鸡毛。想摆脱这个局面,唯一良策就是抱团取暖,能不能渡过未来危局,这都是最好的办法了。

换而言之,今后美欧矛盾会越来越多,更多斗争激烈,更加不可调和。

 

英国脱欧。

老霸主混成鸡贼王,也算难得奇观。世界大势判断之下(何况我们都看出来了),采取了“脱欧”讹诈欧盟的方法,想最大程度敲诈勒索欧盟利益,只是没想到玩脱了,自己约的pào,含着泪也要打完,这才有了特蕾莎·梅政府在脱欧谈判中各种奇葩的表演。表演的目的,就是想扭扭捏捏不脱欧,在搅乱欧盟中继续讹诈欧盟,逼欧盟最大程度妥协,然后重新造势玩儿不脱欧操作,重新打欧盟内部制衡“德法轴心”的如意算盘。只是欧盟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双方谁玩儿得更高明了。

总之,英国轻易不会脱欧,脱欧也只会在欧盟注定要下坡解散背景下。否则,抱团取暖还是当前最佳选择。欧盟中的搅屎棍,这个角色才会让英国在欧美之间获得最大好处,中欧美三角大博弈中获得最大好处。三方都有求于英国,才是英国最想要的结果。

最新事件,就是德法英三国外长声明,将联合建立与伊朗商业结算机制INSTEX SAS,旨在简化欧洲经济体与伊朗之间的合法财务汇款。

英国还是重新以欧盟核心国面目出现了,“脱欧”会走到哪一步,不言而喻,谁都不想在“大收缩”中一地鸡毛,谁都想抱团取暖渡过难关。

题外话,今天的结论,也是本号对过去世界大双方博弈具体区域问题研判的一种修正。2年前,本号判断英国脱欧是对欧盟前景不看好的的操作,这没错,但结论到绝对化,的确有偏差。

 

自封总统。

这是美国石油金融垄断资本势力的操作。目的呢,至少两条。一是“对内”的,巩固基本盘,大收缩背景下,“美国人的后院”要更紧握着美国手里,美国才会放心对外。所以,今后中南美洲还会有更多幺蛾子事件出现,不仅委内瑞拉一处而已。二是最大程度控制全球传统能源——石油供应,委内瑞拉石油储量全世界第一,虽然重油居多,但却占据着明日传统能源供应的核心油区位置,远控制沙特,近收了委内瑞拉,美国控制全球能源供应的能力就会进一步加强,从这个角度卡世界卡金砖国家,确实是不二现实选择。

而委内瑞拉呢,如果不是严重依赖石油经济,石油市场严重依赖美国,国内工业基础薄弱,想讨好中下层又不敢触动国内既得利益集团,又怎么会陷入今天的困局?

外部有大国支持,当然是扛住美国压力的关键,但是国内政治大刀阔斧改革更关键,或者说自我革命更关键,稳妥操作手法至为关键。自己支持不住,任谁外部提供帮助也是空。所以今天困局难是难,但根本还是在自己内部所为,自救而后有天救。

美国是志在必得,刻意做这个局很久了。何况今天世界大势下,整合南北美对美国来说非常关键。所以,委内瑞拉这事儿善了不了,就看委内瑞拉自己了。民生不垮,民心不乱,委内瑞拉才能最终扛过去。因为只有在这前提下,“美国依然很需要委内瑞拉石油供应本国市场”这一条才会真正发挥作用,双方才有可能真正坐下来为阶段结束博杀谈条件。

 

廟藓弃核

这是自上世纪90年代南非弃核后的又一可能大事件。南非之后,印度巴基斯坦先后成为事实上的有核国,五常矛盾导致无法协调行动,当然也就去不了两国的核。伊朗核问题,本身不是问题,因为伊朗至今连基本核门槛都没有突破过去。如果特朗普这次真能把廟藓去核这件事做成了,那真是1991年南非弃核以来的成功大事件,特朗普和金元帅将有很大资格荣膺诺贝尔炸药奖。

最新事件是,朝美拟议2月底两国首脑二次会晤。双方都表示应该有实质内容,以推动这个进程。

谁来保证廟藓弃核后的应得利益和安全?

显然,仅有朝美两国相互背书远远不够,互不信任远未化解。

以下新闻不做评论。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月30日报道,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军30日在五核国北京会议开幕式上发言时表示,五核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承认的核武器国家,应加强核政策与核战略的交流,防止军备竞赛死灰复燃,共同维护全球的战略稳定。

五核国会议于1月30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会议主题是“加强五核国协作,维护《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机制”。五国代表将就核裁军、核不扩散和和平利用核能等议题进行磋商。

张军表示,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NPT(《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承认的核武器国家,五核国是维护NPT的中坚力量,也是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中流砥柱。面对国际安全等一系列重大挑战,国际社会期待着五国能够给出答案。五国应当展示责任担当,以大国协调代替大国竞争,以合作共赢代替零和博弈,为世界和平与稳定作出积极的贡献。

联系到不久前五常在尼日利亚浓缩铀的协同积极行动,这次会议会不会有给2月底事件集体背书内容,随便想象。

总之,你完全可以认为特朗普这次是来真的,老头子的确真有想法。

 

“天选圣人”

有新闻报道称,美国白宫发言人莎拉·桑德斯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说“上帝想让特朗普当总统,于是事情就这样成了”。嗯,浓浓的百宝经(Bible)味道。

桑德斯是30日在自己位于白宫西翼的办公室里接受基督教广播网(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简称CBN,在香港地区以“视博恩”为名)的采访时做出如上表态的。

按照新闻报道的说法,这不是特朗普团队和共和党第一次用“神谶”这一套来吹捧特朗普了。

特朗普前律师科恩2016年的推特画风。

万象真人:大框架下看风云 谈判“自封”和放人|2019-02-02

下面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2016年“圣诞节”祝贺特朗普当选的画风。

万象真人:大框架下看风云 谈判“自封”和放人|2019-02-02

(2016年25日圣诞节当天,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的例行贺词搅动了美国舆论。他在这段颇具宗教色彩的贺词中,用了“新王来临”一词)

2018年,美媒6月17日报道,6月14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生日(乖乖个隆迪咚,按时差算,中美老大生日同一天!),当天,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有人发现天上的云莫名眼熟,这片“特朗普云”非常像特朗普本人(见下图)。

万象真人:大框架下看风云 谈判“自封”和放人|2019-02-02

2019年1月2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对一些州引入“圣经读写课程”以使学生们可以选择学习圣经的情况表示赞赏。

万象真人:大框架下看风云 谈判“自封”和放人|2019-02-02

……

显然,特朗普团队和共和党在努力发起一场造神运动。问题是,现实社会是“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没难处,谁愿意没事团结在“神”的周围呀?

一句话,美国肯定是遇到比以往严重得多的难题了,所以精英阶层首先想到了“造神”以稳定危局。

是呀,连加息缩表这事儿筹划N年,2017年就表示时机已经成熟、银行危机测试不在话下的美联储,都表示既定的加息和缩表2019年要暂停下来了,特朗普都老老实实表示不想再搞摩擦要全力拼国内经济了,你说这问题能小吗?

 

**

其他先不论了。今后分情况一一继续谈,大家也可以根据大背景下画具体的方法,自己画最逼真切实的图画。

受制于末日武器的心理恐怖,失去动辄叫嚣武力解决这个大国间传统讹诈法宝后,世界很可能权力交接不再如中国近代对外反侵略战争、世界一战二战,而是从旧的有序走向新的有序。

但是,还需提醒,过程中的无序感仍然会是世人普遍的感觉。

这必须明白。

现实秩序法则还是西方文明丛林法则那一套,在战胜丛林法则那一套之前,有什么想法你也只能先服从丛林法则这一套再说。这和中国传统说的“止戈以武”没什么两样。只有新秩序建立起来后,东方文明秩序法则才会开始在一定范围起作用。之前,想都不要想,作为一种愿景倡导是一回事,现实该怎么操作又是一回事,千万不要搞混了。

今后,以下这样的事情很可能是越来越常见和大家喜闻乐见的:文明人不是不流氓,而是流氓是为了更文明,是为了文明而更流氓。

人本来就是社会心、生物体,当然操作也应该是君子心小人体,对付真流氓,你不小人也是不行的。

什么叫我们是有天运的?

客观的说,就是在混乱的环境中,我们更能自觉追求和保持团结稳定,因为最后谁能活下来,谁损失最小,谁就能在大地一片鸡毛时最大程度收割成果。

文言的说,就是努力做到了“以整待乱”,敌人动摇不了我们根本,敌人却会因为自身还有我们的努力,动摇自己的根本,当然胜败不同。

西方宗教神话的说,就是大洪水来临时,谁有“诺亚方舟”,谁就有收割今天、主宰明天的实力。

就这么简单。

为延缓我们步伐,人家很可能强行会把4V岛给我们“送来”。

为延缓我们步伐,西方一些人已经无师自通“郑国渠”操作,开始诚心诚意建议我们重视理论研究基础不足、工业起点基础不足问题了,建议我们补齐短板后,再来潇洒问鼎。

今天的时代会怎么样发展,历史图景已经给我们大体描绘差不多了,心中有数就好。

期待。

期待我们大家共同把祖国的今天和明天建设得更好,承接好这天心不改的使命和好运,不负先人,不负后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墨山飞云 墨山飞云 3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不假,但是没有和谐而使第一生产力产生的土壤,也是要延迟的,延迟了,别人就有机会了。

      • 君子兰 君子兰 0

        👍分析的带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