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九边:商鞅那一套,才是真正的辟邪剑谱|2024-02-17

最近又看《史记》,非常感慨,写一篇历史吧。很早之前就一直有小伙伴让我讲讲商鞅,一直拖到现在。不下笔的原因,也是因为担心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大家想看的。

其实他的观点全在那本《商君书》里,大家有兴趣翻看看一下就知道了,非常浅显易懂,会骑自行车就能看得懂,不过很多人看完之后都被气得够呛,感觉啥地方不对。

因为我们的观念里,商鞅变法导致秦国国力暴涨,统一六国,那商鞅的东西一定是进步的,牛逼的,甚至应该是什么绝学。

但是打开那本书,大家却发现暗黑不堪。

因为在商鞅的眼里,想让国家强大,核心并不是什么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毕竟在他那个时代,全世界都靠天吃饭,每年产量有多少,人其实没法控制,技术改进也极其缓慢,大家自然不往这个方向想问题。

既然生产力没法发展,科技也没啥进步,那就想想怎么让现有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那商鞅是怎么做的呢?

他的核心思想主要是:

以善民治奸民,国削至乱;以奸民治善民,国治至强。

还有著名的驭民五术:弱民、贫民、疲民、辱民、愚民。

为了阅读通顺,不想多放古文原文了,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看,他一生的核心思想就这些。

说得很清楚了,对老百姓狠一些,让坏蛋酷吏去管理他们,国家就会强大。而且要让老百姓贫穷而愚蠢,疲于奔命。

这么做的好处非常明显,老百姓又穷又蠢,自然没工夫去乱想乱动,节省下来精力去种地不好吗?而且还可以把他们的劳动果实全部顺理成章变成国家的战略资源。

这事稍微得往前追溯一些,在战国之前的春秋,那也是个种姓社会,当时金属冶炼还不成熟,国家的全部金属凑起来,也武装不了多少人,加上地广人稀,训练农民兵相对不太划算,有限的资源主要是给贵族用。你拿着金属武器打拎着棍子的人,效率自然高得多,这种情况下,战争的整体形势是贵族竞技,贵族们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互相通婚,为了避免伤了和气今后不好相处,大家很讲究“礼”,比如不会趁着别人过河去打他,大家都彬彬有礼,一般打完仗甚至都不追击。

咱们看《三国演义》,那种两军阵前武将冲杀,士兵们在后边围观,这就是典型的“春秋模式”,真实的历史里,到三国早就不那么打了。

进入战国时代后,形势有了一些变化。由于铜铁之类的东西不再稀缺,国家可以大规模低成本武装农民,一个贵族骑士可以单挑两个农民兵,但肯定打不过三道五个拿着铁制尖头的长枪兵。而且那时候还大规模引入了弩机,训练几天的农民就可以一发入魂,还没等对面的贵族骑士开口问“来将可留姓名”,就把他给射下来,如果一发不行,那就二十发,看你还嚣张,还贵族,打的就是贵族。

这种情况下,鲜衣怒马的贵族骑士不再充当“前三排”,双方都把农民兵摆在最前边,农民兵举着两层楼那么高的长枪顶着箭矢往前推(古代真实作战长枪都非常非常长,不是电视里看到的那样),将军们根据爵位高低在后边喊着口号组织进攻。这也成为中国整个漫长封建社会的主流,一直到清朝,依旧是这种模式。

到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战国七雄,谁能动员更多的农民兵,谁可以收集很多的粮食和铁器用于战争,谁就可以在残酷的斗争中胜出。

所以各国都走上了疯狂“挖掘国力”的路线,让每个农民都去种地,种更多的地,把地种到所有能种的地方,让他们尽早结婚,生更多的孩子,等到秋收完就去打仗。各国变法,其实都是往这个方向变,展开了激烈的军备竞赛,极限地挖掘国力用于战争,最极限的操作,就是商鞅搞出来的,每年给老百姓留一点他们勉强能活下去的资源,剩下的全去打仗,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地提高战争胜率。

后来长平之战,为啥赵国换下走稳健路线的廉颇,让倡导“进攻主义”的赵括执掌军队?因为赵国的战争潜力挖掘能力不行,前线再耗下去,资源层面已经不支持了。而秦国尽管是客场作战,但是能挖出来的资源多,赵国被迫正面迎战,随后秦国进一步动员,把16到60岁的男性全部投入了战争,赵国野战部队被一举打垮。不过秦国也伤筋动骨,以至于长平之战打完后,没有再组织攻势,收拾回去了。

那些变法的法家,一个比一个极端,而且互相吸收彼此的经验教训,比如秦国商鞅变法就吸收了大量魏国变法的精髓,他不叫“公孙鞅”嘛,暴露了他自己是贵族,以前在魏国混,后来不受待见,跑秦国去了。功成名就后,秦国把现在商洛那一带分封给他(那时候叫“商於”,那个字读“于”),就成了“商鞅”。

商鞅极限挖掘国力的操作都写在了他的书里,包括上文提到的,把老百姓改造得又穷又蠢,就是个打仗种地生孩子的机器。

当然了,变法的内容非常非常庞杂,从政治到经济,再到财政,还包括文化改进,属于配套体制改革。

比如商鞅认为,诗书礼乐这样的传统文化就是垃圾,对国家治理没啥用,反而会让大家不好好抓生产,要啥娱乐,要啥文艺,要啥自行车,所以干脆都废了。

不仅废了这些娱乐项目,还对一些传统观念下手,类似“修善”,“诚信”,“仁义”等等儒家奔走呼号几百年的项目,都是传统垃圾,都打成了“六虱”,也就是六种臭虫,应该坚决予以清理。人民就该是机器,要啥道德仁义?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其实原教旨法家是反儒家的,儒家的东西在商鞅那里全是垃圾,甚至禁了《诗》《书》等儒家教义。孔子是提倡“人性光辉”的,他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说的就是人民群众有智慧,不然能做孔子老师的人密度不会那么高。但是在商鞅那里,人民群众竟然可以思考?看来我的工作不够努力啊。

而且商人跑来跑去不好管,增加了社会流动性,当时也没有国际贸易,属于零和博弈,禁了吧。重农抑商这种思维持续了接下来的两千年,后来从汉朝开始被吸收到了儒家观念里,那次著名的“盐铁会议”上,大佬们认为农民更有道德一些,毕竟商人到处跑,有了钱就胡吃海塞骄奢淫逸,不如农民,这种观念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还有很多人是这么理解的。那次会议后,重农抑商也被吸收入了儒家教义。

作为法家核心人物,商鞅很明显对人性有很深的理解,他还想了一个激励措施,也就是那个军功爵制。

我以前就有个纳闷,如果砍人就可以升级,那秦国打了那么多年仗,砍下的头颅堆成山了,那不得官员泛滥了?爵位不得通货膨胀?

赞(11)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九边:商鞅那一套,才是真正的辟邪剑谱|2024-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