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静思有我:美国,众议院为什么搞不定国土安全部长?|2024-02-18

过去几天,国际上的大新闻比较多。

普京接受了一个美国媒体人的采访,这是2022年初俄乌冲突爆发以后的第1次。采访他的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了10亿次。这是普京在对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开展宣传工作,自然是有利于俄罗斯的。

由于这个采访行为代表的是美国共和党的立场,所以就遭到了美国民主党人、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痛斥,他说采访普京的那个媒体人卡尔森是“一只小狗”,是一个“有用的傻瓜”。

反正,这个行为让很多美国人感叹,援助了乌克兰快两年了,原来搞错了。

除了这个爆炸性新闻以外,还有特朗普这两天又口出奇言了。

2月11日,特朗普说,如果他当上了美国总统,就不会保护任何“拖欠费用”的北约国家,还将“鼓励”俄罗斯去攻击这些国家。

请注意,关键词是“鼓励”,还不是放任不管。这下把欧洲国家,还有欧盟,吓得不轻。

2月17日,乌克兰新任的武装部队总司令瑟尔斯基宣布,乌克兰从顿涅茨克地区的重镇阿夫杰耶夫卡撤军了。

……

所有这些消息都是重量级的。

然而我今天却不想说他们。

我今天想说的这个消息,猛一听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要从历史的长河中来看,分量其实还要超过前面几条消息。

因为这件事情是美国自1876年以来的第1次,媒体上通常简单地说是美国150年来的第1次。

什么消息呢?

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对美国国土安全部长的弹劾。简单的说就是,要撤这个大官的职。

美国的一个大官当不成官了,对中国人不是什么大事。但在美国,毕竟是150年来的第1次。请注意,不是自己主动辞职,也不是总统对他解职,而是国会对他进行弹劾,也就是免职。

这事儿,你觉得大就大,你觉得小就小,反正,我冲着“150年来的第1次”这个说法,我觉得大。

这件事之所以吸引我的注意,还因为,当下美国国会众议院430多名议员为这件事情,拼了。老话说,叫做特别攒劲。还叫,使出了吃奶的劲。

所以我也觉得这是个大事,毕竟,就像乌克兰从阿夫杰耶夫卡撤军这样的大事,美国人到底又操了多少心呢?

那么,我们来看看美国国会众议院430多名议员为这个事攒了多大的劲?


他们在2月6日那一天表决了一次。

最开始的投票结果是:215票赞成,215票反对。

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这其实就是攒了很大的劲了,就像拔河比赛,你看到那个绳子不动、双方僵持的时候,其实是双方攒最大劲的时候。

稍微分析一下:美国国会众议院现在有221名共和党人,有212名民主党人,按理说如果共和党全部投赞成票,民主党全部投反对票,那么就是221对212。共和党赢,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法案就成。

可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

共和党的221个议席里,名叫凯文·麦卡锡和比尔.约翰逊的两个议员离任了,新的人选还没选上来。这就少了两个人。

还有一个名叫乔治.桑托斯的人,在2023年12月1日被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驱逐了。

他是美国历史上第6个被投票驱逐的众议员,也是第1个被逐出众议院的共和党议员,还是目前唯一一个在没有被判定有罪或叛国的情况下就被驱逐的众议员。

总之,滚蛋了。

这样,共和党在众议院里面就只剩下218个人可以投票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218个人都赞成本来就是他们党提议的议案,那么就会是218票赞成。即便众议院里212个民主党人全部反对,那最终结果也还是218票赞成,212票反对,议案会被通过。

然而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

这218个众议院共和党议员里面又出了三个叛徒。三个叛徒的名字分别是肯·巴克、迈克·加拉格尔和汤姆·麦克林托克。

他们三个人不仅没有支持本党提出的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提案,反而站在了他们的对头——民主党那一边,投了反对票。

这就导致美国国会众议院里面218名共和党议员里只有215人投赞成票,而反对票那边,有民主党212名全体,再加从共和党那边叛变过来的三个人,总数也是215票。

于是票数相等。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办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想嘿嘿一声。

美国的民主能有啥办法呢?天大的事也好,芝麻大的事也好,解决的办法就是两个字:投票。

所以,他们就继续投票。

结果怎么样了呢?

晚一点点时间,形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有一个名叫艾尔.格林的民主党众议员,赶过来了。

为啥他赶过来投票呢?

答案很简单:他在做手术。

可能他手术刚好做完了,或者躺在医院里感觉不对劲。就神功附体、着急忙慌地跑到国会大厅参加了关键的第2次投票。

他这一参加,就让代表民主党观点的反对弹劾案的票数,从215票,涨到了高达216票。

与此同时,共和党祸不单行,又出了一个叛徒,名叫布莱克·摩尔。所以共和党的主张赞成的票数,从215票降成了214票。

于是投票结果就变成了:赞成214票,反对216票。于是,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议案,就没有被通过。

这里面的关键的关键是,第2次投票的时候,有一个反对弹劾案的民主党众议员,从医院赶过来参加了投票,决定了大局。

为啥我说美国国会众议院430多名议员这一次非常攒劲呢,就从那个名叫艾林.格尔的民主党众议员从医院直接跑到国会大厦,就为了参加投票这一个细节,可以看出来。


然而不管咋说,2月6日那一次的投票是没有通过这个弹劾案的。

而我今天说的主题是通过了。

因为,2月13日,他们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再一次开展了投票。

这一次的投票结果是:

共和党主张的赞成弹劾案的票数是214票,和2月6日的最后投票结果相同。

但是民主党主张的反对弹劾案的票数,由2月6日的216票,降为213票。

降下来的三票是咋回事呢?我们可以推理一下:加上上一次投票当中从医院赶过来的那个艾尔·格林,民主党总共也就只有213票,这是天花板了。

上一次他们之所以能够获得216票的支持,是因为有三个从共和党那边过来的叛徒。

这一次共和党的三个叛徒,虽然继续叛变共和党,但是没有上一次叛变得彻底。

上一次是直接叛逃到民主党这边,支持了民主党的观点。而这一次,是既没有支持他们自己党的观点,也没有支持他们的对手民主党的观点,投了弃权票。

啥叫弃权票?通俗的说就是:不干活。

但是,决定大局的,就是这三个人的不干活行为。

这直接导致了共和党主张的赞成票保持在上一次一样,214票。而民主党主张的反对票由上一次的216票悲催地降成213票。因为上一次那多出来的三票,本来就是靠对方的叛徒提供的。

复习一下小学数学:213小于214。

于是,214票的那帮人就赢了,那帮人主张弹劾美国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

就因为1票之差,而这一票之差又来源于3个人不干活,美国历史上150年来的首次内阁部长被众议院弹劾的事件,就发生了。

这个过程,堪称惊心动魄。


按照世界通行的逻辑,一件事情如果经历了惊心动魄的过程,那么这个结果一定是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的。同时,对于胜利的一方,也完全可以称之为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然而我要说,美国国会众议院这一次经历了惊心动魄的过程所取得的这个结果,既不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也不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对于胜利的一方也根本就不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总之,一丝一毫都配不上伟大和深远这两个惊心动魄的词。

那有的朋友可能会说:那你给个词,来评价一下他们这件事情,好吗?

好的,我给一个词,我给的词是:没有。

也就是,没有任何意义。换个说法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意义。我还要带着情绪说一下:狗屁意义都没有。

有的朋友可能又会说:我这又是趁机要黑美国。

那么请听我的理由。我的理由也很简单,请朋友们听好了:

美国国会众议院这一次的投票结果,不可能变成现实。

也就是说,虽然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议案,但马约卡斯这个人肯定不会被弹劾。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你这简直就是绕口令了,前半句说是弹劾了他,后半句说他肯定不会被弹劾,这是啥意思呢?

意思就是,要弹劾这个人,还要得到参议院的同意,而且要参议院2/3以上多数同意才行。

可是,这不可能。

我们来看一看美国参议院的构成:有51个民主党议员,有49个共和党议员。

更重要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民主党无比团结,不会出叛徒。

那么,这事拿到参议院一投票,即便共和党不出叛徒,49个议员全部投赞成票,赞成弹劾这个名叫马约卡斯的国土安全部长。

那么,这个弹劾案也只能获得49票赞成。

49票什么概念?距离2/3多数的67票还差得天远。

所以,美国众议院这一次惊心动魄地推动了弹劾马约卡斯的投票,结果就是个空气。

这才是我今天说这件事情时,想说的重点。


首先要强调一点的是,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议案在参议院肯定通不过这事儿,美国国会众议院430多名老爷们,能预料到吗?

我的回答是:

连我这样一个普通中国网民都能预料到,你觉得美国最高国家机构当中的官老爷们能预料不到吗?

回答完毕。

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他们明知道这件事搞不成,他们为什么还要动这么大劲去做?

按照我过去做节目的惯例,我一定要长篇大论地分析一家伙,以显得我很有水平。

可是我今天想换个频道,我不想分析了。太累了,以前分析过很多次了。我今天只想就事论事。

就事论事的结果就是,美国国会众议院430多名国家最高级别的官老爷们忙活过来忙活过去,最后就是忙乎了个空气。

我想特别提醒朋友们注意的是,这就是美国的民主。

我还想说,今天我不想多说话。我只想说这一句,这就是我今天想表达的主题。

国家最高级别的430多名官老爷们,每年要浪费国家多少资源,包括金钱、舆论、信息、人心等各方面,他们一年到头干了些啥呢?

就干那个这!

虽然他们不是每次都这么无聊,但是他们一年当中的很多事情都是这么无聊,我在以前的节目里面多次说过。

搞得我做节目都很难出新意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多年前听到的一名据说很知名的中国专家的讲演。

那名专家当时对着我这样的一大群听众慷慨激昂地说:

国会,国会,国会就是开会的。你看人家美国国会多么勤劳,恨不得天天都在开会。

那位专家批判了中国的政治制度,说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开会次数相对于美国来说要少,由此论证中国的政治制度没有美国好。

而我们今天分析了美国国会众议院这一次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开会行为之后,我的感慨就是,

美国国会天天开会,本质就是天天无聊。官老爷们不干正事,做事做不到点子上去,白白浪费国家资源,这是什么破制度,还被中国的有些专家奉为神明?


既然说到了美国的政治制度了,那我们就顺便说一下美国的民主。

美国自认为是民主的灯塔,拜登这几年每年都还召开全世界民主峰会,每次还邀请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会。

美国现在对中美博弈的定性就是所谓民主和威权的博弈。

总之,搞得好像他们很民主似的。

那么,我们今天再来掰扯一下,啥叫民主?

民主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人民做主。从历史渊源上来说,它脱胎于君主制,因为在君主制的框架下是君主做主,而不是人民做主。

人民做主这个原则在操作上有一个技术性的困难,人民的人数太多,不可能所有人的意见一致。于是就衍生出少数服从多数这样一个民主的具体实现方式。

简单的说就是,按多数人的意见办。

它所对应的场景是,按所有人一致的意见办,不具有操作性,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可能所有人的意见都完全一致。

那么,我们来看看美国是不是按照多数人的意见办。

就这一次美国众议院弹劾国土安全部长的事儿来说。

2月6日的第1次投票结果是215票赞成,215票反对。然后,刚刚做完手术的民主党众议员艾尔·格林赶到会场,让反对票从215票上升为216票。这一票成为最为关键的一票,从而导致2月6日那一次没有通过这个弹劾案。

我们不去分析这个弹劾案是通过对美国好还是不通过对美国好,总之是这个结果。

而决定这个结果的是多数还是少数呢?回答是,那个从病房里跑过来的名叫艾尔·格林的那一票决定了结果。

一票定乾坤,到底是按照多数人的意见办,还是再按少数人的意见办?

我们再看2月13日的投票结果。跟2月6日的投票结果的唯一区别是,三个共和党的叛徒在2月6日是投的反对票,在2月13日投的是弃权票。

于是赞成票还是跟2月6日一样——214票,而反对票从2月6日的216票降为213票。于是表决结果就跟2月6日的结果反过来了。2月6日的结果是不通过,2月13日就变成了通过。

从2月6日的不通过,到2月13日的通过,是谁决定了大局呢?是共和党的三个叛徒。

而且这三个叛徒决定大局的方式并不复杂,基本立场还是叛徒,但是前一次叛变的厉害些,彻底跑到敌人阵营。后一次是不到敌人那边去,但是待在自家的茅厕不拉屎,具体表现形式就是投弃权票。

在美国430多人的众议院官老爷当中,真正决定大局的只有三个人,而且是三个人采取不干活的方式,就决定了美国的大局。

说实话,弹劾一个内阁部长是美国历史上150年来的第1次,这应该是很大很大的事,按理说应该是极其慎重。然而,其实就是三个搅屎棍,决定能弹劾或者不能弹劾(我们今天不谈弹劾对美国好,还是不弹劾对美国好这个问题。)

面对这种操作,我说一句“把国家大事当儿戏”,朋友们觉得过分吗?我觉得不过分。


然而,这还不是这件事情的最荒谬之处。

这就要从这一次为什么美国众议院要弹劾他们的国土安全部长说起。

原因是因为边境墙,这个话题我们在前面的节目里说过。

简单说就是,由于国土安全部长对美国的边境管控不力,导致了过去三年大约有850万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其中2023财年大约320万非法移民进入美国。

在美国,共和党的态度是反对非法移民,主张管制非法移民进入美国。而民主党相反。

我们再来看看共和党的那三个叛徒,因为他们在2月6日投票是投了反对票,和民主党的立场相同。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三个共和党的叛徒是真心欢迎非法移民吗?

回答是:不是的。

我们通常说那三个人是民主党当中的极端右翼,和特朗普特别靠近。而就在不久前,美国因为非法移民的问题,德克萨斯州政府和中央联邦政府的武装力量对峙的时候,特朗普振臂一呼,站在德克萨斯州政府一边,反对非法移民,还招呼来了全美国另外25个州支持德克萨斯州,反对美国联邦政府。

所以,共和党的那三个叛徒,他们是反对非法移民的,是痛恨国土安全部长的,所以他骨子里面是主张弹劾国土安全部长的。

在这三个叛徒当中,有一个名叫迈克.加拉格尔,他是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的联邦众议员,也就是前不久组织武装力量就非法移民问题跟联邦政府武装对峙的那个州的。他肯定是反对非法移民的,所以他应该是赞成弹劾国土安全部长的。

然而,投票的时候他变成了什么呢?

变成了他反对弹劾那个他很讨厌的国土安全部长。仿佛他们一夜之间又成了亲戚。

这直接导致共和党的主张在众议院不能获得通过。

你说这是为什么?

你使劲想,使劲想,使劲想。

我经过使劲想了之后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要让他们本党的人去求他,因为他的票变成了关键的决定大局的票。

即便是在共和党党内也是这样的内讧,迈克.加拉格尔这样的人要让他的本党人士去求他,无非就是想在以后他所发起的议题中,别人也要支持他,要给他一份薄面。

看到没有,美国的民主豢养出这样的怪胎:利用自己能决定大局的关键少数票,为自己想做的事情获取资源。这其中,不惜牺牲大局(也就是本党)的利益。

这要在中国,那是要开除党籍的。

可是在美国,他却能混得风生水起,就成为了决定美国大局的少数少数。

这就是美国的民主。


说到这里,说的已经比较深刻了,然而我仍然意犹未尽,还想再说几句。

我们前面说了,美国国会众议院在2月6日和2月13日经历两天的惊心动魄的过程,终于把这件事情搞定了,通过了弹劾案。

然而,这事情其实根本就没有搞定,而且肯定搞不定,因为还要经过参议院2/3多数才能真正搞定。而要达到参议院2/3多数,基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忙活了这一两个月,投票都投了两天,其实忙乎了个空气。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件事,真的很难搞定吗?

这一次这个弹劾案要弹劾的那个国土安全部长叫马约卡斯。他负责国土安全问题,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防止非法移民。

请注意“非法移民”这个词,这个词由两个词构成,一个词是非法,第2个词是移民。

我们关注最关键的那个词:“非法”。

那些移民是“非法”的,这在美国不是问题。没人敢说他是合法的,即便是民主党也要承认那是“非法”移民。

我在前面的节目里面给朋友们介绍过,拜登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给历史上的“非法”移民画了一个大饼。大体是,5年之后,很多历史上的“非法”移民就可以合法化。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认定有相当一批人的身份是“非法”的。

这个没有争议。

把这个事弄明白了,事情就简单了,变得无比的简单。

我们回头说一下前面提到的那个数字。

自从拜登上台以来,在美国的那个国土安全部的管理下,三年总共进入了850万非法移民,其中2023财年就高达320万。

三年850万,这可不是个小数字。

这是中国的一个特大城市的人口数字。

这要是在中国,这是严重的失职渎职。

朋友们想一下,这事要是发生在中国,相关的官员会被怎样处理?

这里要再次提醒朋友们,关于这800多万人口在法律上属于非法而不属于合法,这一点在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以及各门各派的人士当中,是没有不同看法的。

一个主管国家边境的部门和官员,三年放进来了800多万“非法”人口,该当何罪?

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事儿很难判定吗?

还用得着众议院430多名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那么劳神费力的来投票吗?

有的人还刚刚做完手术,从病房跑到国会大厦去投那关键的一票。

2月10日为这个事召开听证会,展示了大量的证据,听证会开了高达15个小时。

我就想问一句:犯得着吗?

我还想问一句:你们累不累啊?

可是,在美国的所谓民主制度下,这事儿就是怎么搞都搞不定。把一个刚刚在医院做完手术的官老爷,从医院叫过来投下关键的一票,仍然搞不定。

总之,就是搞不定,搞不定,搞不定。

你说奇怪不奇怪?

还要进一步说明一下:所谓民主,那就要关注人民的呼声,听听人民的意见,看看人民的态度,然后做出相应的决策。

那么美国人民在这个问题上是什么态度呢?

马斯克这一次也跟着凑了一下热闹,在2月3日就在x上发起了一次投票。投票结果是:89.8%的人赞成弹劾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

那么我就想请朋友们稍微地、不要过于伤害脑细胞地思考一下:

“非法”的定性,摆在那里,而且大家意见一致。

人数高达800多万的事实,摆在那里,无法更改。

网上89.8%赞成弹劾的意见,放在那里,白纸黑字。

那么弹劾一个人,还那么难吗?怎么就那么难呢?

原因无它,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下,就是搞不定,就是搞不定。至于怎么就搞不定,请复习今天节目前面的内容。

这就是美国民主。

美国的那个劳什子民主,就让美国人自己抱在怀里好好用吧,咱中国人可千万要离它远点

赞(1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静思有我:美国,众议院为什么搞不定国土安全部长?|2024-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