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卢克文 暴躁老王:股市和三体有什么共同点?|2024-02-18

股市和三体有什么共同点?

 

“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纷繁喧嚣,皆为利往。”这不仅仅是一句描绘人性的诗句,更是对股市众生相的精准诠释。这里,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小算盘,都渴望在股市的大潮中捞得自己的那一桶金。

我们不禁思考:我能从股市赚到的钱,到底来自哪里?总不会是央行特地给我印的钞票吧?

我们竭尽全力想弄明白股票的收益归因。

股价如同天体间的奇妙律动,引力使它们相互牵制,运转不息。但收益只属于把握下一秒天体运动方向的人。

于是我们又开始摸索每个天体的运动规律,以期盼能够准确把握每个恒纪元和乱纪元。

第一个星球:饿鬼道,离地狱不远

在这片星球之上,生存之道往往源于掠夺、斗争与搏杀,因果逻辑则是混乱不堪。我们口中的优胜劣汰、胜者为王,或许并不代表智慧、勇气和实力,有时仅仅是运气的眷顾和幸存者偏差的体现。

1877年7月26日,马萨诸塞州什鲁斯伯里一个贫困家庭出生了一个小子,他第一份工作是在波士顿的证券经纪公司当擦写股价的黑板小弟,每周挣5美元。

16岁那年,他辞去了在经纪公司的工作,当起了全职的投资客。从那以后,他因为不断地赢钱而被当地的对赌行禁止入内,最后只好带着1万美元来到华尔街打拼。

来到华尔街后,因为当时的纸带传递消息太慢,以至于他无法做出准确的交易决策,最终导致第一次破产。

1901年,因为投资北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股票,24岁的他,资产从1万美元增至5万美元,赚到了人生第一笔大钱。

1906年,他在旧金山大地震的前一天大量做空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赚了25万美元。但这时他的朋友却错误地说服他不要停止做空,他因此损失了4万美元。

1907年金融危机,他再次大量做空,一天之内赚了100万美元。金融大亨请求他不要继续做空市场,他应允并开始做多出手干预,挽救了纽约证券交易所。

1908年,他听信朋友的话,做多棉花期货,但他的朋友却悄悄做空,他由此再度破产。

1915年,第二次东山再起的他再次申请破产。

一战结束之后,他悄悄地垄断了棉花市场。当时美国农业部长打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希望到白宫商议对策以制止他的垄断行为。在多方劝说下,他答应在自身收支平衡的价格下抛售棉花,以免棉花价格暴涨。当被问及为何要垄断棉花市场时,他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看看能不能做得到而已,总统先生。”

1924-25年间,他在棉花市场上汲取了垄断带动价格上涨的经验,通过市场操作,在小麦和玉米期货一次性赚了1000万美元。

1929初,他又策划了一次大手笔,雇佣超过100位证券经纪人来隐藏他的真实意图。当年的华尔街股灾当中,他净赚了1亿美元。

1932年,他第二次离婚。1935年,他的妻子开枪打伤了他的儿子,但伤不致命,同年他被俄罗斯情妇起诉,这些事情使得他罹患心理疾病。

1934年成立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推出了一些新规定,这些规定影响了他的交易。

1934年,在不明原因下,他用光了全部的运气,第四次申请了破产。

1940年11月28日,纽约曼哈顿的雪莉-尼德兰酒店的衣帽间,“投机之王”杰西·利弗莫尔开枪自杀。

在这个充满算计和狡诈的星球上,对天才的同情和怜悯似乎显得有些微不足道。每一个交易天才的背后,都可能隐藏着无数投资人的血汗和无数家庭的破碎。

股价的波动在这里有规律吗?没有!

轻描淡写一句话:我只是看看能不能做得到而已,总统先生。

纯粹的交易毫无意义,有些人穷其一生探索的只不过是别人的刹那任性,这事本身就极度悲哀,是对生命美好时光的莫大亵渎。

第二个星球:修罗道,一念善恶

抓住公司成长的机遇,就如同握住了一把财富的钥匙。想象一下,现在的万科与二十年前的万科,它们之间的赚钱能力有着天壤之别。当我们将赚钱能力与股票价格相对应时,便能清晰地看到:随着公司的成长,股票价格的上涨是必然的,这是一种不容忽视的规律。

在这片星球上,有连绵的山脉、无尽的深渊、巨大的岩石和无数个西西弗斯。西西弗斯们日复一日地推着巨石上山,有的选择平坦之路,稳扎稳打;有的则挑最陡峭的山坡,与时间赛跑。每个西西弗斯都有自己片刻的辉煌,有些片刻跨越世纪,有些片刻则只是一刹。

2015年,暴风集团,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5.5年时间,对应退市当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99.25%。
2020年,紫晶存储,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3.3年时间,对应退市当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98.97%。
2015年,ST中新,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6.4年时间,对应退市当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98.88%。
2000年,中昌数据,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22.5年时间,对应退市当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98.64%。
2015年,易尚展示,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8.2年时间,对应退市当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98.52%。
2010年,拉夏贝尔,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4.6年时间,对应退市当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97.91%。

深邃的深渊里,无数巨石纷纷坠落,人们早已不再关注它们。这些曾经引人注目的存在,如今正悄然消失在这个星球上,甚至连微不足道的尘埃都不复存在。

1994年,泸州老窖,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29.7年时间,对应今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414.5倍。
1996年,伊利股份,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27.9年时间,对应今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184.8倍。
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22.4年时间,对应今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154.8倍。
1994年,山西汾酒,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30.1年时间,对应今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138.2倍。
1993年,云南白药,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30.1年时间,对应今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120倍。
1996年,格力电器,上市期初投入10万元,持有27.2年时间,对应今天的股价,总收益率为101.2倍。

你再瞧瞧,远方这些杰出的西西弗斯们,他们已将巨石推向了云端之巅。每一次的推进,都是对历史的超越,都铸造着前所未有的高度。

也有人看到了某一群西西弗斯的所作所为,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现在的中国股市,是一部分金融特权集团,疯狂收割中国中产阶级的平台。

2017年-2019年上半年,广东紫晶信息存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被曝涉嫌通过与深圳市宇维视通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富宏华实业有限公司、南京叠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单位开展虚假业务,虚增营业收入、利润,也成为首个被立案并处罚的科创板上市公司。

不难发现,有些西西弗斯通过各种伪装、权术,毫不费力地将棉花伪装的巨石推上云巅,只不过最终他们都会随之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将星球上的山坡改造得平坦易行,这正是每个国家主体应该追求的目标。试问,为何大洋彼岸的公司能发展至几万亿美元市值,而我们的公司才刚突破8000亿美元便面临重重压力、内外交困?

第三个星球:人间道,能量守恒

为了搞清楚我们这个市场是否真的毫无回报,还是需要梳理一些数据。

赞(7)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卢克文 暴躁老王:股市和三体有什么共同点?|2024-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