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大树镇助理:经济数据注水的幕后黑手|2024-02-19

数据看似客观,但有时也很魔幻。


比如2023年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9%,但名义GDP跌出全球前三,被德国反超。


那是德国GDP是很好吗?也不是。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本月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受制造业、政府支出和私人消费下滑的拖累,2023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上年下降0.3%,已经实质上处于衰退状态。


德国甚至被调侃成“欧洲病夫”。


图片


这里面的也不是违反了什么经济规律,其实就是跟通胀水平和汇率水平有关。


对于普通人而言,如果不想了解那么多经济知识,只要看实际GDP增长就够了,绕来绕去、大谈特谈其他名义数据的自媒体本质上都在制造焦虑。


同样让人感到魔幻的是咱们的经济增长数据。


普通人感到生意不好做,工作不好找,怎么数据还不错?于是便质疑起数据。


有质疑对的。大家对经济的冷热感受可比数据直观。


大树要说,一个人如果尽信数据,那说明他没什么社会经验;但一个人如果只信“身边统计学”,那同样也说明他现代社会的常识不足。


那究竟怎么看数据呢?大树在这提供几条建议。


首先,越是统计实物的数据,越比统计金额/货币的数据可信。


比如前总理提出了著名的克强指数,他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分析经济状况。


其次,越是有交互的数据,越可信。


比如贸易进出口额,这不是一国能随意作假的数据,各国海关往往可以互相印证。


再比如,需要利用统计方法进行抽样调查的数据,往往就容易有偏差。不是说统计方法有问题,而是运用统计方法的人可能存在问题。


比如,2023年的美国经济看起来相当火热,就业市场也十分火爆。可当真如此吗?至少不如它自己说的那样。


如下图所示,2023年除7月外所有月份的非农就业预测数据全部在之后的月份向下修正。每次数据新鲜出炉的时候大都超过预期,结果等风声一过,事后的校正数据基本全都下修。


图片


你不能说它造假,但是你可以说它呈现了一种“迟来的真相”。这就是预期管理的高手。


我们姑且称之为“数据管理”。


这种还算是合理运用规则管理预期的小技俩,人为注水就比较故意了。


大树在这不去讨论什么数据容易注水,而是打算讨论这种“数据管理”背后的权力逻辑。


本质上,所有依赖文官系统进行治理的组织都会有“数据管理”的动机。


治理要有政绩,政绩就由数据体现,良好的数据可以让官员有资格“进步”,而挤水分的数据,则是一种问责,会打断这些官员“进步”的阶梯。


在国外,拜登竞选也要数据,要好的就业数据、好的通胀数据来说服选民,来塑造信心;在国内,我们的晋升锦标赛也要数据,快速的经济增长就是最直观的进步筹码。


不过不得不说,用数据竞争,其实还是一种更加文明的竞争方式,至少上层关注的指标都和普通人息息相关,不用再谈什么天命论,天人感应,因此也不再是小圈子游戏。


回到“数据管理”本身。


由于大家公认了数字标准,于是注水就更方便“进步”,进步的人就能提携原有班子,因为提携于是上下利益一致,更加有动力“管理”;相反地,挤水分也就成为打击的手段。


因此,这种数据管理是所有文官系统的通病。


但是,数据管理危害不大,真正有危害的是,为了数据而真正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这才是最大的危害。


图片


经济数据的管理在上行期,因涉及地方竞争,所以被宽容,东西方都一样,这是文官系统的通弊。


但在必须慎之又慎、排雷拆雷的下行期,数据失真会导致宏观经济政策精准性大幅下降。


在“要立要破”的时期,为了数据上项目只会加大“雷”的分量,空耗政策的空间,是一种广义地“损公肥私”。


中国的集中体制此时能祭出纪委,力挽狂澜,尤未晚矣。相比之下,同样存在“政绩锦标赛”的一些西方国家可能就难踩刹车了,注水之路恐怕没那么容易停止。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全球都在路上。

赞(10)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大树镇助理:经济数据注水的幕后黑手|2024-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