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后沙:德国历史性时刻!喜迎大麻合法 |2024-02-25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守了十六年的红线,最终还是没能守住。

据德国《图片报》、《法兰克福汇报》等媒体报道,2月23日,德国联邦议院以407票赞成、226票反对和4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大麻合法化法案。

该法案已是定案,因为无须德国联邦参议院批准。

图片

德国的大麻吸食者在街头举行了庆祝。

根据该法案,从4月1日起,德国成年人可在公共场合持有25克以下大麻,家庭可种植3株大麻供私人消费。

7月1日起,非营利性质的大麻可公开种植,并允许会员从政府批准的“大麻俱乐部”里限量购买。

德国媒体将其称为“历史性时刻”,是“遏制毒品“政策的转折点。

德国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社民党)表示,大麻将从官方禁毒清单中删除。

图片

他还称政府从毒贩手中夺回了市场,德国将近700万经常吸食大麻的人将不必再从毒贩手中购买大麻。 

德国,长期以来是以工业著称,德国人给人的印象也是“严谨、节制、守规矩”,虽然在20多年前,德国就有“大麻合法化”呼声,但无论是科尔、施罗德还是默克尔政府都不让“大麻合法化”这件事摆上台面。

随着美国大麻“去罪化”的浪潮扑向欧洲,但默克尔打击毒品的态度在欧盟国家之中是最为坚决的。

欧盟成员国对毒品并没有统一政策,比如荷兰早就放开大麻了,但那只是欧洲的一个“景观”,德国仍坚持禁毒政策。

用默克尔的话来说就是:德国最重要的是发展经济和提高工业制造能力,而不是花时间去争论毒品问题。

那么德国为何会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就走到了“这一步?

最主要推手是绿党这帮人,它们屡屡在内部推动大麻合法议题,称大麻合法化“好处多多”,在默克尔执政后期,大麻合法已变成政治议题。

图片

绿党两位主席(现任外交部长贝尔伯克和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将取消大麻禁令视为其收获选票的捷径(德国至少有5%的人有吸食大麻行为,这意味着有400多万张选票)

绿党尝到了选票的甜头,又变本加厉地为大麻合法化造势,想吸大麻的人越多,对它们取得权力就越有利。

而同样急于获得选票的社民党、自由民主党、左翼党也摆出了一副“急选民之所急”的样子,去迎合绿党的口号。

图片

社民党领袖朔尔茨,在2021年议会大选前抛弃了反毒原则。

朔尔茨是半推半就,他主张吸食大麻去罪化,但不允许生产和销售。

2021年底,三党联合政府成立后,朔尔茨就不再遮遮掩掩,主动配合绿党和自民党推动“大麻合法化”政策。既然阻止不了,不如躺平配合。

2022年8月26日,朔尔茨透露,大麻在德国合法化的脚步正在加快。

他表示,虽然毒品会使人堕落,但他的政府还是勇敢地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同时他称自己从未吸食过大麻等毒品。

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以及右翼党派仍然反对大麻合法化,使得“大麻合法化”议案在议会受到阻击。

去年下半年,社民党、绿党、自民党的民调雪崩式下滑,更加刺眼的是,极右翼党派民调却一路升到了第二。

图片

魏德尔领导的“选择党”在对待毒品问题上的态度比默克尔更坚定,“选择党”认为,使用大麻只是在医疗监督下一种无奈的选择,应当“对大麻成瘾者用精神病治疗方法帮助其永久戒毒”。

对绿党来说,在野党反对放开大麻,这可是个“好消息”,于是,它们又祭出了“大麻合法化”这个政治法宝,以挽回颓势。

图片

蹦床妹还把吸大麻与价值观捆绑,跟支持LGBT、气候保护列为一起。

直截了当地说,蹦床妹就是德国大麻合法化运动的主力战将。

2015年、2020年,她带领绿党议员两次在议会提出与开放大麻有关的提案,但都被基民盟挡住。

2020年,她和绿党再度冲击德国传统红线,它们的理由是:

一、取代毒品黑市,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注意是取代,而不是取缔);

二、减轻警察负担,节约警务经费开支(德国警察工会向来主张打击毒品泛滥,但绿党就要为警察减负);

三、对大麻种植、销售等环节收税,可提高政府收入;

四、大麻质量得到保障,吸食者不用再被伪劣大麻伤害 。

绿党认为开放大麻的好处说不完,但还是被默克尔以及联邦议会否决。

不过,绿党终于赢了,因为默克尔滚蛋了,而天才的贝尔伯克进入了政府。

她一上来,就在联合政府颁布的施政方案中塞入了“大麻合法条款”(第87条),而绿党其它人物则更进一步,提出不仅要让大麻合法,其它毒品也要去罪化。

德国政客难道不知道大麻的危害性吗?不知道毒品泛滥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吗?不知道全民吸毒将会毁灭德国未来吗?

执政者当然知道,所以朔尔茨会说,“德国政府勇敢地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但这个说法非常荒唐,就好比是“我知道便便不能吃,但我还是勇敢地做出了吃便便的决定,大家一起吃!”。

当政客们为了保住权力而发疯的时候,德国一些学者忧心忡忡地指出:

一旦德国实行大麻合法化,将意味着大麻的种植、生产、加工、流通、批发、零售等环节都将成为合法行为,结果就是毒品产业合法化,令社会上的毒品失去控制。

在争议四起的情况下,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的立场就非常关键,他是医学博士、学术专家,疫情期间还成为了“网红”。

劳特巴赫原先坚决反对大麻合法化,德国“全面禁止烟草广告”法案,就是他在担任社民党议会小组副主席时(2013-2019年)推动的。

然而,在2021年12月6日,当他成为卫生部长后,立场却出现了180度大转弯,他从大麻反对者变成了支持者。

他可不是蹦床妹这种不学无术的政客,劳特巴赫转弯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问题。

换句话说,德国毒品政策出现历史性的改变,背后水很深。

2021年底绿党上台,11月24日将“大麻合法条款”(第87条)塞入施政方案,最大的受益者是德国Synbiotic公司。

这是一家与大麻生产有关的上市企业。11月26日它的股价收涨69.81%,报36.00欧元,创1月6日IPO(首次公开募股)以来单日最大涨幅和最高位。

如今议会法案通过,Synbiotic公司恐怕要笑翻了。公司的主要投资人安杰梅耶称,Synbiotic已在德国建立了强大的市场地位(垄断型),接下来有信心成为欧洲大麻市场的领导者。

而Synbiotic公司正是绿党政治资金的提供者,安杰梅耶本人还支持“摇头丸”等毒品在德国合法化,他还投资了一些生物技术公司和制药公司。

安杰梅耶现年45岁,是来自巴伐利亚的犹太人,也是一名基督教锡安主义者(Christian Zionism),他的主要合伙人在美国华尔街。

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利益链有多长?恐怕不是德国老百姓能够想象的。

Synbiotic这样的公司要的不仅仅是德国毒品市场,更是全欧洲毒品市场,而绿党政客无非是为他们利益服务的工具,拿钱办事。‘

图片

打击毒品交易,遏制毒品泛滥,本来就是德国政府的责任,作为欧洲经济领头羊,全球性的工业大国,德国的财政需要用毒品来支撑?

德国工业需要的是廉价的能源、广阔的市场、有创造力的人才梯队,不是什么大麻税收。

但跳蹦床这伙人却偏偏要反着来,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毁掉国家。

基民盟已经表示,如果它们重新执政,将会寻求推翻大麻合法化法案。

不过,这口子一开,再想收回就难了。

绿党还鬼扯什么价值观,如果说吸毒是“文明和自由”价值观的体现,那么大清帝国岂不是今天西方价值观的标杆?

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就被摧毁了。

现在,西方却以开设大烟馆为荣,它们子孙的好日子能坚持多久?

在某些势力的推动下,“毒文化”正在西方遍地开花,这种”毒“比大麻本身更可怕,我们必须警惕。

德国爱怎么折腾是它们家的事,但我们决不能让“毒文化”在中国有任何舆论空间。

列强无不怀念我大清,列强正在成为大清!

赞(13)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后沙:德国历史性时刻!喜迎大麻合法 |2024-02-25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