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归来
惟有中华

暗影小队:一枕梦魂惊|2024-02-27

    春节假期的前一天,我突感身体不适,许是多年未生大病,这病痛一来,果然如山崩一般,直接让我推金山倒玉柱圆润的躺倒了…好在是送医及时,再加上既往的底子还在,所以在奈何桥边儿溜达了一圈,为孟婆添妆增彩之后便被撵了回来。这一场病来的快去的也快,如果不是还需药再吃些时日的药,我都感觉前些日子浑身插满了管子都似错觉一般…不过到了这个岁数吧,三灾八难什么的总是会遇到的,扛的过去就过去了,而要是扛不过去…那同样也是过去了,只不过…过去后再也过不来了而已。其实啊,人生总是在磕磕碰碰中蹒跚前行,而越是这些艰难困苦的时刻,对于人生的体悟便越是真切实在,毕竟只有躺在病床上任人摆弄的时候,才明白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无谓的。
    譬如,古今之事,今古之史…说实话,我从小呢,是一个比较看书的人,这倒不是说家教有多好,而是在我小时候确实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娱乐活动,加上当时家里管的也严,不让到处跑着玩,所以穷极无聊只能窝在家里看书。好在家里别的东西不多,但书却是管够的,那几屋子的书,就是我童年最真情的陪伴。而在读书学史之间,不免会有极强的代入感,会在下意识中将自己代入历史,代入那些金戈铁马、风云变幻的时代。所以在后来在上学之后,特别是对近代和当代历史的学习了解以后,自己总会梦想成为改变家国乃至世界的人。正所谓少时心中英雄梦,唤醒无数迷茫人,那个时候总是热血激昂,觉得这也软、那也弱,若是自己,当是如何…没错,颇有种当年项羽见始皇车驾,发自内心的喊上一句“彼可取而代之”的观感…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慢慢的我也发现,世界或许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天下大事固然关切你我,但日常琐事更需事事关心…而与此同时,对于历史的学习也让我有了新的观感,那就是以我当下之能,真要是回到历史,嗯…用当年比较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穿越,穿越回古代的话,可能我不仅成不了张角黄巢,甚至连那些打酱油的角色都未必担当的起,因为任何一个青史留下名姓之人,都远比当下之我厉害的多的多的多…所以真要是能回到历史的话,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一定是那无数具“无定河边骨”中的某一具,甚至连“春闺梦里人”都未必有,毕竟在过去能娶亲至少说明过的还算行,而穿越回去后我大概率是娶不上媳妇的,更别说三妻四妾了,所以自然也就难以成为“春闺梦里人”啊…这些话听上去很扎心,但却是真切的事实,因为绝大多数人其实就是历史的过客、生活的行者,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做自己喜欢的事,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早些年的时候,我也同明月先生聊过这个话题,其实它的理念也是如此,所谓王侯将相、天下霸业,到了最后不过是烟云雨散、化为尘埃…所以它才在其书中推崇徐霞客那样的活法,那就是与追求功名利禄、万古流芳相比,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才是真正的洒脱。只是…我也当场反驳了明月先生的论断,当然…对人不对事儿…是的,就是对人不对事儿,而不是对事儿不对人。因为徐霞客…也不是徐霞客…这个故事呢,以后我会给大家细讲,但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这没有错,但如果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就是妥妥的为祸为恶了…所以严格的讲,应该是这么说来着,在不影响它人生活的同时,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才是真正的洒脱与飘逸,方无愧于来世上一回…这个道理啊,不仅当下的我很明白,古往今来无数仁人志士也都明白,所以才有了“三千年读史,无非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歌田园”的至理名言…
    天上乌飞兔走,人间古往今来沉吟屈指数英才,多少是非成败富贵歌楼舞榭,凄凉废冢荒台万般回首化尘埃,只有青山不改…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一直很喜欢杨慎所作的《廿一史弹词》,因为每一首都很质朴且超然,正如当下我对人生的态度观感一样。当然了,杨慎之所以能够如此看得开…不也同它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么?试想,鲜衣怒马搅动京华烟云的杨慎,是无论如何都作不出这样的佳作的,也只有贬斥千里烟瘴之地的杨慎,在历尽人间繁华苦楚之后,才能如此大彻大悟、大通大明…但话说回来,喜欢它的词,不表示喜欢它这个人,没被廷杖至死属实令人遗憾,但真要死在阙下,却也没有如此佳作,确实是令人矛盾啊…其实,我这回生病也算是遭一大劫吧,西风别落叶,一枕梦魂惊,说到底人生还是得看开啊…今年若是得空,还是要多出去走走,遍览山河,历经岁月,悠游岁月,不负此生…

赞(12)
请您分享转发:汉风1918-汉唐归来-惟有中华 » 暗影小队:一枕梦魂惊|2024-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