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饮丨恐怖分子响应美国号召禁购华为,180年来中国最凶残敌人浮出水面!|2019-06-25

2019年6月25日13:27:37 发表评论

2019年5月28号,据塞尔维亚国家电视台报道,全副武装的科索沃警察特种部队,在塞族占主导地位的科索沃北部进行大规模行动,逮捕19人,炸伤6名平民。此次行动中,科索沃方面直接抓捕了联合国科索沃特派团的两名成员,并将其中一名俄罗斯特派团成员米哈伊尔·克拉斯诺什科夫殴打进了医院。俄罗斯外交部抨击科索沃警察部队的行动是一种挑衅行为,其目标是“恐吓和迫害非阿尔巴尼亚人民并强行控制该地区”。   

 

那么,究竟是谁在主导这次事件并从中牟利呢?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塞尔维亚议会中说,在科索沃北部行动期间,北约维和特派团的匈牙利特遣队试图针对科索沃警察特种部队的突袭作出反应,但北约指挥官阻止了他们。原本联合国驻科索沃特派团的安全应该由北约维和特派团保障,但北约却阻止匈牙利特遣队的应急行动,说明作为北约老大的美国不仅提前知道该行动,而且放任科索沃警察特种部队殴打联合国特派团的俄罗斯外交官并导致其住院。

 

 

科索沃北部地区90%的居民都是与俄罗斯同源的斯拉夫塞族人,指使走狗殴打俄罗斯外交官意在公开羞辱俄罗斯。而只有8000人的科索沃武装分子胆敢挑衅80000人的塞尔维亚武装力量是典型的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美国借科索沃之手挑衅羞辱俄罗斯,显然是在针对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不断升温的军事合作态势。2019年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塞尔维亚;2019年2月,塞尔维亚从白俄罗斯接收了4架米格-29战斗机;此后,塞尔维亚武装部队还将接收来自俄罗斯的7架新直升机,特别是4架米35和3架新的米17运输直升机,以及9架用于军队和警察部门的H-145直升机。

血饮在之前文章说过,塞尔维亚是什叶派管线从中东进入德国的必经之地,科索沃本次突袭与塞尔维亚交界地区的塞族聚居区,无疑就是在更加靠近管线的必经之地制造骚乱,以图在这里牵制欧俄、俄土,甚至是阻断一带一路进入欧洲的主干线。目前,中国已经修建了塞尔维亚到匈牙利的铁路,塞尔维亚也已经同意与俄罗斯合作修建管线,只要塞匈铁路进一步延伸进保加利亚再对接土耳其,那么什叶派管线将正式贯通。一旦建成,欧洲能源供应问题和俄罗斯、伊朗对欧能源出口问题都将得以解决,中国一带一路南线也将全面贯通,这是美国绝对不希望看到的。所以,美国此时指使科索沃闹事,明显是剑指这条管线。

 

图中黄色美国主导的中东翻盘B计划管线与绿色中俄土伊主导的什叶派管线都必须经过塞尔维亚地区。

 

血饮在本次文章中不仅要揭露这次科索沃突袭的幕后黑手是美国,还要进一步解开当年南联盟战争之谜,厘清这一地区长期征战的历史脉络。一直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舆论都认为,南联盟战争是由内部民族和宗教矛盾激化才导致北约武力介入而引发,而随着更多情报信息出现,血饮更加确认当年那场战争实际上由科索沃本土势力勾结基地组织的瓦哈比(简称瓦派)恐怖分子与美国中情局联手制造。   

 

根据巴尔干问题安全专家的数据,现在已有50,000名科索沃人成为瓦派恐怖主义团体的成员,这仅仅是正式成员数量,瓦派恐怖主义信徒整体数量只会更大。2016年夏天,科索沃政策研究与发展研究所(KIPRED)发表了一项关于宗教对科索沃身份影响的研究,该研究报告显示:90%的科索沃人的宗教认同强过对国家身份的认同,而且他们都宣扬以宗教名义对其他教徒发动杰哈德圣战。这份研究报告说明,在科索沃地区最为广泛传播的就是瓦派极端主义,如此高比例的信徒数量都是瓦派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极度扩张的结果。

 

要知道在冷战结束前,包括科索沃在内巴尔干半岛信仰的是苏菲主义正教,为什么冷战结束后十年时间不到,瓦派恐怖主义就全面控制科索沃并辐射巴尔干呢?根源在于冷战结束以后,沙特全力支持瓦派恐怖主义在巴尔干半岛迅速扩张。这种扩张模式与在经济落后地区传播瓦派一样,经济困顿的当地人遇到挥金如土的沙特瓦派传教人员,两者一拍即合,瓦派恐怖主义开始全面扩散。到目前为止,身穿罩袍等极端主义服饰的妇女已经从科索沃山区扩展到了其首府普里什蒂纳街头,而面积只有4200平方公里的科索沃居然有742座瓦派清真寺,剥离塞族聚居区后,平均每5平方公里就有一座瓦派清真寺。这些庞大的设施为恐怖主义源源不断地输送恐怖分子。除了大量扩充KLA外,据2016年12月科索沃内政部消息,自2012年以来,已有316名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科索沃人离开该国加入ISIS恐怖主义组织。按地区人口比例计算,科索沃算是为ISIS贡献恐怖分子最高的地区之一,其比例甚至高于中国境内的东突TIP。

 

 

随着瓦派恐怖主义不断发展壮大,恶果开始在巴尔干半岛显现。

 

首先,瓦哈比恐怖分子建立了号称“自由战士”的科索沃分离武装——科索沃解放军。将时间追溯到1998年,当时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科索沃恐怖分子就积极参与组建科索沃分离武装对抗南联盟军队,最终帮助北约打击南联盟军队,将科索沃强行从南联盟领土中分裂出去。这是美国与瓦派恐怖分子冷战后第二次联手制造的局部战争,第一次是车臣战争。

科索沃首任总理哈希姆·萨奇就是“科索沃解放军”的创立者,是个臭名昭著的瓦派恐怖分子。1997年7月,南联盟普里什蒂纳(现科索沃首府)地方法院缺席审判萨奇有期徒刑10年,指控罪名是“从事恐怖主义”,引发塞尔维亚为首的南联盟军警全境搜捕萨奇。此后,萨奇配合西方势力投入到反南联盟的科索沃战争中,他领导的科索沃解放军配合北约,成功将科索沃从南联盟分裂出来,直接导致南联盟解体。

 

那么萨奇“从事恐怖主义“的罪名是否南联盟政府故意安在他头上呢?时间做出了最公正的裁决。除了创立科索沃解放军以外,萨奇还一手创立了“特莱尼察”这一危险的恐怖组织。“特莱尼察”组织参与了大量非法走私活动,甚至包括走私人体器官。科索沃战争中,萨奇领导的“特赖尼察”俘虏了很多塞尔维亚人和反对者。这些俘虏中的一部分人被带到了阿尔巴尼亚,他们被关在那里的一些临时中转站,经过体检和验血之后,合格的俘虏会被送上手术台,等待他们的是肾脏和其他器官的摘除手术,术后他们会被射杀。萨奇于2008年到2012年间担任科索沃总理,在其庇护下,科索沃成为欧洲早期器官非法移植交易的核心地带。恐怖分子萨奇大量从事人体器官贩卖的肮脏勾当,引起欧盟警惕并遭到欧盟全面调查。2012年,欧盟在科索沃地区的人体器官贩卖调查取得重大突破。在欧盟强烈施压下,2012年8月,科索沃警方被迫对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郊外鲁特菲·德维什博士的诊所进行了搜查,经调查发现自2008年起至今,梅迪库斯诊所共进行了至少30例非法肾脏摘除和移植手术。从那以后,恐怖分子萨奇及其庇护的人体器官买卖才最终停止,而恐怖组织特莱尼察和萨奇却没有得到任何惩罚。2016年4月7号,恐怖分子萨奇继任科索沃总统。

 

科索沃解放军(KLA)是由恐怖分子萨奇创立的,那么他们与ISIS相互勾结也就不足为奇了。2016年7月22号,俄罗斯卫星网援引情报部门信息称,科索沃地区至少有五个ISIS军事训练营,位于科索沃与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边境附近的偏远地区,ISIS在那里训练恐怖分子参加战争和自杀式爆炸。招募未来的恐怖分子分为两个培训阶段:首先,在科索沃和许多私立学校开展第一次非政府组织活动,这些未来的ISIS恐怖分子在那里被“洗脑“,学习阿拉伯语和恐怖主义思想;其次,再由科索沃解放军(KLA)前成员传授所谓战斗实践训练课程,他们通常会教新手们进行游击战,其中包括使用枪支和爆炸物。此外,每个营地都有几名ISIS恐怖分子,他们决定派遣新手参加战争或让他们为自杀式炸弹袭击做好准备。

 

上图为科索沃境内的ISIS训练营

 

2017年6月18号,俄罗斯和叙利亚联军攻破ISIS在叙利亚最后一个大型据点—阿布凯马勒以后,恐怖分子开始四散奔逃。2018年12月,科索沃议会以压倒多数批准了将科索沃安全部队变为正式武装部队的决定。这一决定公然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该决议只允许受国际管制的多国特遣队出现在该领土上,且无法保证不会对塞尔维亚人使用这支部队。更为严重的是,科索沃为招募从叙利亚和伊拉克返回的恐怖分子大开方便之门。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打败ISIS以后,科索沃籍恐怖分子,甚至是非科索沃籍ISIS的前成员,正在源源不断加入科索沃部队。

 

除了由恐怖分子组织和领导的KLA外,科索沃等巴尔干地区恐怖分子还积极配合美国战略,将打击目标扩散到了境外。拥有40万科索沃移民的德国首当其冲,2016年12月23号,德国警方在杜伊斯堡附近逮捕了两名涉嫌策划袭击德国西部奥伯豪森购物中心的科索沃籍瓦派恐怖分子。2018年10月,据土耳其媒体yenisafak报道,卡舒吉手中握有萨勒曼勾结阿联酋王储颠覆埃尔多安政权并计划绑架暗杀埃尔多安的黑材料,这是卡舒吉被杀的原因之一。在此之前的2018年5月21日,土耳其媒体援引该国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土耳其和巴尔干国家的情报部门正在协作调查有关一群巴尔干人准备在波黑暗杀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消息。本来埃尔多安认为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想要暗杀他,但事后证明阿联酋和和沙特也参与其中。因为巴尔干地区瓦派恐怖分子是沙特和阿联酋支持的,由他们出人在波黑地区暗杀埃尔多安正好可以尽“地主之谊”。阿勒颇战役后,土耳其靠拢中俄,严重撕裂美以沙战略,直接暗杀埃尔多安无疑是能迅速扭转局面的最直接手段。除此之外,巴尔干地区恐怖分子已经成为中情局从中东ISIS和阿富汗地区转运毒品进入欧洲的重要帮手,巴尔干地区也成为中情局将东欧、乌克兰地区的苏式武器装备转运给叙利亚ISIS等恐怖分子的重要通道。从瓦派在巴尔干扩张到现在,其完美地、力所能及地配合了美国在南欧、中东地区的战略行动。

 

分析上面这些就会明白,当年的南联盟战争根本就不是民族宗教问题引发的,而是一场由美以沙三国支持的瓦派恐怖分子蓄意挑起的局部战争。准确说,波黑战争以及南联盟战争是南联盟政府展开的打击国际恐怖分子,但被美国为首的北约成功阻断的国际反恐战争。战后20年历史表明,该地区的瓦派恐怖分子在获胜以后,改头换面披上人皮又开始继续以国际主体的面目出来配合美国全球战略。可以说,由瓦派恐怖分子组成的科索沃就是美国的一条狗,让它咬谁就咬谁。

 

美以沙三国特产-恐怖分子

 

2019年6月9号,马里中部的一个多贡部落村庄遭遇武装分子屠杀,至少95人死亡,这是ISIS和基地组织分子挑拨当地部族武装所制造处的的新一起屠杀事件。有理由相信,由瓦派恐怖分子组建的科索沃解放军,不排除未来在科索沃北部再次制造屠村事件,这次屠杀的目标将会对准科索沃境内的塞尔维亚人。一旦美国在中东的失败扩大化,它将藉此颠倒黑白继续绑架欧洲在巴尔干半岛制造新的大规模混乱,再次肢解塞尔维亚,阻断什叶派管线。这次行动中,当年肢解南联盟的瓦派恐怖分子将再次充当美国战略进攻的马前卒。

 

沙特虽然没有参加南联盟战争,但波黑战争、科索沃独立均发源于沙特在巴尔干大规模传播瓦派,沙特就像一个站在阴影中见不得人的影子杀手。

 

从车臣恐怖分子到科索沃解放军,这些组织背后都与基地组织、ISIS联系密切,而ISIS的前身就叫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而基地组织本身就是由美国中情局与沙特、英国军情局、以色列摩萨德联手打造的,沙特在其中尤为突出。2014年2月1日,沙特官方电视台Al-Arabiya宣布,ISIS由阿卜杜勒·拉赫曼·费萨尔亲王领导;2017年,沙特在缅甸领导着罗兴亚恐怖组织“罗兴亚拯救军”,所有这些都表明沙特利雅得直接控制和领导这些瓦派恐怖分子。

 

那么,沙特又是如何传播瓦派恐怖主义的呢?具体而言,其手法与植入病毒类似。首先,沙特利用其他国家教徒朝觐麦地那和麦加圣城的机会收买拉拢朝觐者,通过它们输出瓦派恐怖主义意识形态到所在国,待生根发芽以后沙特再派人前往该地继续金钱收买相关人员。瓦派恐怖主义势力通过对宗教话语进行筛选和重组,扭曲、片面解读宗教原典构建其特殊的话语体系,又在此基础上又针对性地选择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民族宗教矛盾突出地区的信教群体进行政治动员,他们使之能够以最接近宗教经典的方式宣传其极端主义思想,悄然实现从信仰层面到世俗层面的过渡,从而实现宗教极端势力的政治诉求,因此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不知不觉间,信徒就已经背离了宗教追求善良、宽容、和平的本质,更与之前坚守的正教信仰本身背道而驰,甘于成为走狗供其驱策。

 

输出完成以后,他们就开始鼓动在当地兴建瓦派清真寺,并以此为据点扩大洗脑,他们甚至敢于对揭露瓦派本来面目的正教教职人员进行暗杀,在金钱和暴力支持下,瓦派就像癌症一样扩散。当囊括的国家和据点越来越多时,沙特就将遍布全球的瓦派据点编织成一个输送恐怖分子的马德拉斯佣兵网,并以哈瓦拉洗钱系统进行扶持培育。对外,再与美国全球战略配合,打击共同的地缘对手,比如俄罗斯和叙利亚:车臣战争爆发后,全球恐怖分子响应沙特号召从各地转进南高加索车臣地区与俄罗斯军队作战,包括东突TIP和乌伊运;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全球恐怖分子再次响应美国沙特以色列号召,从全球各地转进叙利亚战场,配合美国颠覆巴沙尔政权,东突TIP甚至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建立了大本营-季斯尔舒古尔镇。

 

今年4月21号在斯里兰卡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复活节爆炸恐怖袭击事件,事件导致近270人丧生,500多人受伤。之前文章血饮分析斯里兰卡恐怖袭击事件是美以沙三国情报部门勾结ISIS联合实施,而后来的事实验证了血饮的判断,且沙特直接参与这起由瓦派恐怖分子实施的恐怖袭击事件。

 

2019年5月21日斯里兰卡警方逮捕了瓦派教派传教士穆罕默德·阿里亚尔,他是恐怖组织头目扎赫兰老家卡坦库迪的瓦派指导中心主任,与领导复活节恐怖袭击的扎赫兰·哈希姆有亲戚关系。该指导中心由当地的ISIS领导人参加,资金来源于穆罕默德·阿里亚尔在沙特利雅得的同学捐款。2019年5月15号,总部位于黎巴嫩的真主党媒体阿拉哈德新闻报发布了一封沙特外交部长阿萨夫给沙特驻斯里兰卡大使的电报传真。这份电报的日期是2019年4月17日,内容如下:

【紧急-绝密】致阿卜杜勒·纳赛尔·本·侯赛因·哈勒蒂大使阁下,你必须立即采取以下步骤:

1、你必须删除所有文件、电脑数据以及与国内外成员和团体的最后通信,你还必须对使馆工作人员实行宵禁,除非有必要外出旅行。

2、你必须通知所有与沙特阿拉伯王国有关的人,包括顾问、安全部队和情报机构,在今后三天内避免出现在公共场所和拥挤的地方,包括教堂,特别是复活节基督徒的教堂。

3。你应该定期向外交部发送有关斯里兰卡当局及其观点的书面新闻。

署名:易卜拉欣·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萨夫,外交部长。

 

电报发出三天后的2019年4月21日复活节当天,斯里兰卡袭击惨案准时发生!沙特外长发给沙特驻斯里兰卡大使的电报,不仅提前三天就明确无误地指出恐怖袭击即将发生在复活节这天,而且重点提到了遭到恐怖分子袭击的地点——基督教天主教教堂。这些证据表明,沙特阿拉伯政府不仅提前预知了残酷的爆炸事件,还可能在流血事件中起到了更积极和直接的作用,沙特的手上沾满了斯里兰卡的鲜血。跟美国国务院在今年3月10号埃塞俄比亚波音737MAX客机坠毁前两天就公开发布通知,建议美国官员不要于3月10日迁往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国际机场一样,沙特和美国均提前知道即将发生恐怖袭击的精确时间和准确地点,这些都只能证明一点,恐怖袭击事件本身就是由沙特和美国遥控策划甚至直接指挥的,这两国本身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再结合以色列扶持HTS和ISIS,在戈兰高地的以色列战地医院为恐怖分子治疗等证据来看,美以沙三国才是国际恐怖主义的黑手。

 

 

从911到现在,几乎所有的恐怖袭击事件背后都有犹太复国主义身影。加入犹太共济会要求必须是一神论者,无论这个神是什么,而瓦派教派就是缩小版的犹太教,美以沙三国结合起来就组成了犹太-瓦派联盟!美国提供军事支持,以色列提供情报支持,沙特出钱出人,这是一个跨国恐怖主义联盟。这个联盟在以色列的代理人就是内坦尼亚胡为首的极右翼利库德集团,在沙特的代理人就是沙特内部以萨勒曼王储为首的瓦派恐怖主义势力,在美国的代理人就是以犹太复国主义为意识形态核心的美国新保守主义政府。小布什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均奉行新保守主义。

 

美国这两届政府的中东政策都围绕保护以色列安全,甚至为以色列不惜牺牲美国的中东利益,比如出兵伊拉克、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放弃两国论这一美国中东政策基石,这三者都主张反对全球化、主张王政复古回到恐怖保守的原始状态、奉行对人进行恐怖压榨剥削。犹太-瓦派联盟不在乎什么具体国家利益,一切行事以维护联盟下的犹太资本集团利益为准。

 

在这个结论前提下,让我们重新回顾历史,就会有如下反思:

 

反思一,美国领导的反恐战争是一场正义的战争吗?答案是否定的!美国嘴里的全球反恐战争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谎言!信奉瓦派和萨拉菲耶的恐怖分子一直在配合美国,打击包括中俄欧伊朗甚至土耳其在内的地缘对手:车臣战争是瓦派恐怖分子配合美国挑起的局部战争,不过这场战争输给了俄罗斯;现效力于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HTS的东突,同样是瓦派恐怖分子,它们配合美国中情局就是要在新疆挑起局部战争,不过中国成功将战争消灭在萌芽状态;叙利亚内战其实并不是内战,而是一场中俄伊叙与美以沙支持的、以欧美雇佣军为首的恐怖分子的国际反恐战争,不过这场战争在中俄联手出兵叙利亚以后被逆转。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全球恐怖分子也都在配合美国的能源战略:科索沃恐怖分子配合美国颠覆南联盟,先打断从巴格达-柏林走廊最脆弱的连结部,然后再于2003年入侵伊拉克,打掉走廊的源头;2014年以后ISIS恐怖分子频繁袭击德国,再打击该走廊的末端——柏林;而叙利亚战争则是为了打断大马士革-德黑兰什叶派之弧,美国占领伊拉克后,再打掉西部最孤立的叙利亚,然后颠覆伊朗,以色列支持的库尔德再建国,控制两河流域的中东核心区就可以永久性捏住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能源命脉。

 

 

反思二,威风八面的美国真的是全球反恐战争中最大的赢家吗?不!911事件爆发已经过去18年了,现在全世界依旧公认911事件是基地组织对美国发动的恐怖袭击事件,但在之前的文章中血饮判断,911事件是以色列勾结瓦派基地组织对美国发动的金融恐怖袭击事件,现在这个猜测有了最新的证据。

 

美国联邦调查局2019年5月7号的一份报告牵出了恐怖分子最大的后台—犹太以色列!报告显示: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当天上午8:46,也就是在第一架飞机撞击世贸中心几分钟后,五名以色列男子将自己准确安置在新泽西州联合城多立克公寓大楼的停车场,对911袭击现场进行精准拍照和摄像,飞机摧毁塔楼以后,五名男子互相“击掌”并欢欣鼓舞地“跳舞”。早在当天上午8点,即袭击发生40多分钟前,至少有一名接受FBI采访的目击者在停车场看到了以色列人的面包车。这个事件在当时得到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但后来基本上“被遗忘“了。事后布什政府故意掩盖以色列丑行,不仅隐瞒照片,而且在911事件71天后便释放了这五名以色列人并允许其返回以色列。

 

这张照片是911当天跳舞庆祝双子塔倒塌的以色列特工所处的地区景观对比。

然而,美国联邦调查局今年5月7号最新公布的五名以色列人的照片副本强烈表明,这些人事先知道世贸中心将遭到袭击。从公布图片看,其中有两张以色列特工库兹伯格手持打火机站在双子塔前的照片,一张摄于袭击前的9月10号,另一张摄于袭击时,库兹伯格手持打火机置于双子塔之前模拟911事件当天世贸中心被烧毁的情景。联邦调查局调查表明,上述五人均服务于以色列军队和摩萨德,这意味着以色列情报部门提前知道911恐怖袭击即将发生。

更有意思的是,以色列总理内坦尼亚胡召开的911事件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他早在其1995年出版的书中预言了世界贸易中心的袭击。在那本书中,内塔尼亚胡假定与伊朗有关的“激进分子”将在世贸中心的地下室引爆一枚核弹。以色列跟沙特、美国一样,提前准确预测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地点和准确时间,911事件中更指派摩萨德特工提前踩点,并在最佳观测地点准确拍摄双子塔倒塌场景、相互击掌庆祝。

 

以色列特工西万·库兹伯格拿着一个打火机,背景是纽约曼哈顿的天际线,右下角日期2001年9月10日清晰可见。

 

基地组织是美以沙三国联合扶持的,基地组织的瓦派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本质就是缩小版的犹太教,而犹太以色列又是恐怖主义鼻祖,犹太复国主义与瓦派联手制造911事件毫不意外,而当年的证据又被犹太资本财团扶持的小布什政府故意隐匿,最终的结果是美军在阿富汗、中东伤亡巨大,在中东地区花费超过7万亿美元,间接导致美国政府从财政盈余到现在负债22万亿美元,美军还帮助犹太以色列消灭打击萨达姆、塔利班,打击黎巴嫩珍珠党和哈马斯等武装,而犹太华尔街则赚了个盆满钵满,获利最大的就是以色列。

 

911事件爆发多年后的2008年,以色列报纸《Maariv》报道称,内塔尼亚胡曾表示,911袭击给以色列带来了极大的好处。他说:“我们从一件事中获益,那就是双子塔和五角大楼的袭击,以及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PS:大以色列计划中,攻占分裂伊拉克是以色列第一战略目标)。就像内坦尼亚胡说的那样,美国人“很天真”“爱冲动”,潜台词就是美国人很蠢,极容易被犹太以色列利用。

 

反思三,中国的敌人到底是谁?犹太复国主义。犹太-瓦派联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行事极其歹毒狠辣,比如: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现在,奉行反闪米特主义的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区多次制造大屠杀,残杀当地巴勒斯坦居民,震惊世界的杰宁难民营大屠杀、贝鲁特大屠杀更是丧心病狂地射杀巴勒斯坦居民,并把他们的器官予以贩卖;以色列是全球唯一一个允许军方射杀儿童的国家,整个巴勒斯坦地区死于以均枪口下的儿童数量超过13000名,年龄最小的不足三个月。前面说到的科索沃总理萨奇领导下的“特莱尼察”参与贩卖塞尔维亚战俘和中东欧人体器官就是全部卖给了以色列富商;2018年10月1号,在沙特王储萨勒曼指挥下沙特记者卡舒吉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沙特大使馆被杀,他是在清醒状态下被杀并被肢解,死后尸体被强酸腐蚀分解,惨烈程度震惊世界。二战结束后,绝大部分的屠杀事件都是犹太—瓦派联盟干的。长期以来,很多人都认为瓦派意识形态跟贫穷、愚昧、落后有关,但是犹太财团和萨勒曼却是当今世界财富权力塔尖上的人物,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数字而已,这再次说明瓦派这种残酷和泯灭人性是这帮畜生骨子里自带的。金钱不会改变本性,只会让其显出本性。说他们畜生不如,简直是在侮辱畜生。

 

那么犹太-瓦派联盟泯灭人性与中国有什么关系呢?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中国境内发生了包括乌鲁木齐火车站、昆明事件等诸多恐怖袭击事件。在很多人眼里,包括瓦派在内的恐怖主义似乎是90年代以后才有的。但实际上,瓦派恐怖分子从建国以后就开始对付中国,特别是我们需要重新认识的两个事件,即1965年发生的930事件和1998印尼屠杀华人事件。

 

长期以来,国内和世界舆论都将矛头对准了印尼总统苏哈托以及背后的美澳情报部门,实际上印尼本土庞大的瓦派恐怖主义势力一直在屠杀华人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瓦派畜生本身就是泯灭人性的畜生,这也是930和1998年两次事件屠杀华人极其惨烈的原因所在。苏哈托与瓦派恐怖分子勾结屠杀华人证据如下:

 

1、1804年,瓦派攻克麦加和麦地那,捣毁先知穆罕默德陵墓后建立沙特第一王朝,瓦派也随机扩散传播到了印尼,1850年代的时候当时印尼一位苏菲学者专门写了一本小册子揭露瓦派反人类的邪教真面目,当时瓦派在印尼的势力就已然崛起。冷战结束后,在沙特的怂恿之下,印尼瓦派恐怖主义思潮已经蔚然成风。印尼成为东突进入叙利亚最重要的东南亚中转站,东突恐怖分子得到当地瓦派保护,并为之提供避难和护照便利,而瓦派的迅速发展得到了930事件和1998年印尼屠华事件黑手印尼总统苏哈托的支持。

 

瓦派同样也参与了苏哈托主导的两次对华人的大屠杀,其中930事件保守估计有30万华人被杀,得到美国源源不断的武器装备援助以后,屠杀正式开始。苏哈托为了推卸责任更放纵瓦派恐怖分子对华人屠杀,苏哈托和瓦派手上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美国使馆1965年10月的电报显示,印尼军队和瓦派恐怖组织成员联合进行了屠杀。11月的电文显示,在苏拉威西省的Bone县,瓦派暴徒冲进拘押营地屠杀了200多被指为亲华的被拘留者,印尼最大的宗教组织下属的班瑟青年团成员在苏哈托发动的930事件中处决了众多华人,2015年该组织更在爪哇东部焚烧镰刀斧头旗帜等等。

 

 

证明瓦派与苏哈托勾结制造大屠杀的另一个证据就发生在今年5月21号爆发的印尼骚乱中,印尼政府宣布佐科赢得大选获胜连任以后,得票率第二的普拉博沃拒绝承认败选,并号召支持者上街抗议,而普拉博沃就是苏哈托女婿,是1998年印尼屠华事件幕后指挥者。在这个过程中,其制造谣言说中国执法警察出现在了镇压抗议的印尼警察队伍之中,引发大量瓦派分子疯狂涌向雅加达。中国警察出现在雅加达街头的谣言为什么会让瓦派分子如此疯狂呢?答案只有一个,当年他们与苏哈托和普拉博沃都参与了屠杀华人,所以这个谣言才会让他们极度恐慌,害怕遭遇中国报复,才会像疯狗一样扑向雅加达,指望把佐科这个亲华的总统赶下去以求阻止这一切,造谣者精准地把握了暴徒的心理。

 

这里说下佐科的政治背景。1998年苏哈托倒台以后,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被苏哈托推翻并软禁的印尼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梅加瓦蒂在2001年当选印尼总统,随后印尼逐渐废除了苏哈托执政32年所实行的大部分排华政策。2014年3月16日,印尼最大反对党民主斗争党总主席梅加瓦蒂宣布,该党将提名雅加达省长佐科为总统候选人。与梅加瓦蒂一样,佐科政治立场亲华,致力于改革开放并反对瓦派恐怖主义扩张。2012年,华人钟万学更与现任总统佐科搭档竞选雅加达首长。2017年4月19日,雅加达首长次轮选举落下帷幕,遭到宗教极端势力反对的钟万学败选。从这些事件可以看出,几十年过去了,印尼国内一直存在着庞大的瓦派恐怖主义势力,他们坚定奉行反华政策,并多次策动屠华事件。这么多年来,国内只将目光对准苏哈托势力,却忘记了背后一直亲自操刀屠杀华人的瓦派畜生。瓦派欠下中国人的血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血饮一贯主张对瓦派恐怖分子斩尽杀绝。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曾经的中国,瓦派恐怖势力斗胆敢再次对华人的屠杀,那就试试中国的刀锋快不快。1965年东风导弹射程只有1000公里,现在东风导弹快递已经全球无死角送达,220万解放军战士枕戈待旦,航母战斗群也已经形成战力,这些都是正告那些野心家:惹毛了中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林则徐虎门硝烟中10%的鸦片是犹太沙逊家族的,发动鸦片战争也有犹太沙逊家一份;1965年930事件瓦派亲自操刀屠杀华人;1997年金融打击香港的是可萨犹太人索罗斯;2014年坐镇指挥港毒的幕后人物是犹太人沃尔福威茨;2018年5月美国贸易代表团来华,四大金刚里面包括美国财长姆努钦在内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就有三个,频繁借助台湾问题对华施压的强硬派副总统彭斯和博尔顿更是铁杆犹太走狗。而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借口也与当年犹太宿主大英帝国发动鸦片战争借口一模一样,这难道只是巧合?从1839年虎门硝烟到现在的180年里,中国始终不变的敌人就只有一个——犹太复国主义。

2017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犹太-瓦派联盟的行事出现了两个变化:

 

首先,犹太复国主义打造的颜色革命和瓦派恐怖主义开始全面合流,组织打击能力全面增强。第一个证据便是委内瑞拉伪总统瓜伊多就是通过非政府组织NGO从巴尔干的中情局颜色革命训练基地回来的,而那里也是瓦派巢穴。第二个证据就是瓦派恐怖分子在印尼骚乱中使用的颜色革命手段,散布谣言同时大搞串联,以颜色革命的游行示威直接颠覆政府。2019年4月24日,与ISIS有联系的一个印尼电报组织的成员赞扬了2019年4月20日斯里兰卡复活节爆炸案,并讨论了针对印尼华人和教堂的袭击,煽动“将会有另一场更强大的袭击“,随后骚乱证实这并非空穴来风。ISIS是美以沙三国支持的恐怖组织,这些足以证明印尼骚乱就是三国支持发动。美以沙三国通过互联网和情报支持发动骚乱,从该新闻到事发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说明美国操纵全球恐怖主义网络打击对手的能力指数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其次,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开始将恐怖主义手段应用于经济政治领域,极限施压和高强度非对称攻击是其主要特征。特朗普上台以后对俄罗斯和伊朗的制裁全面加紧,并开始利用舆论攻击栽赃陷害俄罗斯和伊朗,从间谍毒杀案到阿联酋油轮“遇袭“到6月13日在阿曼海发生了两起爆炸事件,美国在没有任何证据前提下即栽赃是俄罗斯和伊朗所为。这些都是将恐怖主义连环打击和着力于重创对方心理的心理战发挥到了极致,而对中国则以不公平贸易为名发动了对华毛衣摩擦,狗急跳墙的犹太复国主义以压倒性姿态连环出击,对中俄伊在内几乎全球国家发动经济政治恐怖主义袭击,而恐怖分子也不忘跳出来支持下自己的犹太主子。2019年5月7日,叙利亚ISIS组织神职人员公开呼吁敦促信徒抵制中国货物,特别是不购买或使用华为制造的手机。瓦派恐怖分子们为了配合亲爹主子的毛衣战、科技战攻势已经迫不及待地为美国的经济恐怖主义助攻了,也难为这些瓦派神棍居然还知道华为这个手机品牌。

 

从乌鲁木齐到昆明恐怖袭击事件,从车臣战争到别斯兰人质事件,从德黑兰恐怖袭击到阿瓦士恐怖袭击,长期以来,中俄伊这三个犹太资本集团的眼中钉就一直是国际恐怖袭击事件最大受害者。特别是作为国际反恐急先锋的俄罗斯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2015年93抗战胜利大阅兵后,中俄同时从欧亚大陆两端发力,中国出钱、俄罗斯出兵;2015年10月31号也就是俄罗斯出兵叙利亚一个月后,ISIS在以色列和美国情报支持下成功炸毁俄罗斯从西奈半岛飞往莫斯科的客机导致224人丧生;2016年12月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遭枪击身亡;2017年9月24日,俄罗斯陆军瓦列里·阿萨珀夫中将在叙利亚代尔祖尔遭遇恐怖分子炮火袭击,不幸牺牲;2018年9月17日,俄罗斯的伊尔20飞机被以色列击落,机上15名俄罗斯军人牺牲等等。

 

牺牲很大,成绩也是突出的,从俄罗斯2015年9月底出兵叙利亚打击ISIS和HTS恐怖分子到2016年中国派遣军事顾问团进入叙利亚,再到伊朗Yi斯兰革命卫队2017年6月18发射导弹打击ISIS,中俄伊三国已经成为国际反恐战争的中坚力量。以中俄为首的打击三股势力的上合组织,不仅将联合反恐扩大到了叙利亚、伊拉克,而且将联合打击扩展到了埃及、利比亚所在的地中海、黎巴嫩、土耳其所在地中海东岸,甚至是印度巴基斯坦所在的印度洋地区。上合组织中的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更是直接派兵参加伊德利卜降级区维和,并利用自身突厥系国家身份帮助中俄瓦解突厥系叛军。2015年参加93抗战胜利阅兵的塞尔维亚政府也派出国际志愿军加入叙利亚政府的第五军团,打击叙境内的瓦派恐怖分子。这是中俄领导包括Yi斯兰、东正教、天主教在内的全球正义势力全面对决瓦派及其背后主子的全球反恐战争。

 

 

从本世纪初,网路进入中国社会以后,中国网络上就有一群专门离间中俄关系的水军软汉奸,叙利亚战场俄罗斯士兵或者飞行员牺牲,他们就将俄罗斯反恐行动牺牲说成是抢夺地盘的咎由自取等。除了中俄关系外,软汉奸还在不遗余力地离间中国与叙利亚/伊朗关系以及俄叙/俄伊关系,实际上目前俄罗斯、叙利亚和伊朗军队正在大规模攻击伊德利卜,而东突TIP大本营就位于该省西北部地区。二十年来的历史发展表明,中俄、中伊关系超越了各自制度、文化、历史矛盾走到了今天的新的历史高度,结结实实地打脸了那些软汉奸。

 

中俄肩并肩在上合组织框架下维护世界稳定,事实证明中俄已经成为世界和平的压舱石。2019年6月5号中国最高领导人访问俄罗斯,将中俄关系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提升到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这里的“新时代“针对的就是美国开始将恐怖主义全面引入地缘斗争带来的新态势、新挑战和新问题,中俄协作也将从政治军事向经济金融非传统安全领域全面扩展深入,俄罗斯也从过去拉拢中国对抗美国,转变为全面向中国学习。这是俄罗斯500年来战略思想最深刻的变化,照此下去,中俄未来的联盟关系将全面深化,面对中俄肩并肩的全面战略协作,美国将无计可施。美国对全球各国发动经济恐怖主义打击,最终目的是要逼迫全球为美国天量债务买单,而只要中俄领导下全球货币起义按部就班进行,不断抛售美债,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去美元化,那么美国无论是加息缩表还是降息QE4都将是死路一条。美元最终必然回归他的真正价值——厕纸。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新世纪的金融海盗已经准备弃船上岸,让我们站在国家的旗帜下与其殊死搏杀。原创不易,喜欢这篇文章就打赏一下吧。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