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未来十年,中国半导体行业前途无限|2019-06-26

2019年6月26日09:01:46 发表评论

【导读】6月23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应邀出席134期文汇讲堂,主讲《百年未有之变局下的中国外交》,与300余位听众热烈互动。金灿荣教授南下途中意外受伤,软组织受损,行走不便,但他依然坚持,就中国半导体产业,台湾、香港、半岛局势等热点问题作了精彩互动。现将现场精彩问答呈现如下:

未来十年,中国半导体行业前途无限

集成电路人才培训师齐畅:我从事集成电路的人才培训工作。在工作中发现,大家对集成电路行业不甚了解,集成电路的进入门槛较高。您对中国集成电路人才培训的发展有何建议?

金灿荣:这个问题非常专业,不是我的专长。我认为,这需要依靠国家重视和投入。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通过苏联帮助,我国初步建立起半导体产业,因为历史原因,未能获得后续支持。因此,虽有一定的工业根基,但却与世界脱节,导致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半导体产业较为落后。在此背景下,国内出现了两种思路。一是保留原有基础,与西方进行合资改造;另一种就是放弃。很遗憾,受当时的历史局限,我们没有坚持下去。

虽然有些科学家意识到这一领域的重要性,建议国家保持研发,但限于国力,资金有限,我们未能在这一领域进行重点投入。比如,1986年,我们的863计划,一年拨给半导体产业发展只有五亿人民币,而当时,西方每家大公司每年为半导体产业的投入都在百亿美元以上。

从九十年代开始重视半导体产业,特别是2003年以后,不断加大投入,此时国力显著提升,在持续投入十年左右后,建立起了产业基础。十来年中,我们追赶的速度非常快。

去年,“中兴事件”令全国震惊,举国达成共识——关键产业不能被别国遏制。未来十年是大发展的十年,必定会获得大量的资源投入,从业人员相应的条件也会同步上升。我的直觉是,半导体行业未来十年前途无限。

中国教育竞争力:每年400万理工科毕业生

上海生化所童明韩:教育是国家最应该重视的地方,现在似乎抓娃娃的多,大学教育比较放松,您如何看待?

金灿荣:在我看来,中国的教育非常成功。应试教育有其优越性。小时候让小孩死记硬背,会让其终生受益。并且,我们的孩子素质也非常好。我曾两度派往美国密歇根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研究生,感觉国内学生的素质和美国学生比更有其长处。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主要是学习美国,其一些负面结果是,一些人的利益和观念被美国和西方价值观所绑架,包括对中国教育的评估,盲目推崇减负,全面否定应试教育,从长远来看,对孩子不利。

中国的教育与民族文化息息相关。中国人特别重视教育,这是儒家文化所决定的,“学区房”是中华文明圈特有的现象,这在西方难以想象。现在越南富有了,也同样出现了“学区房”现象。人类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只有犹太文明可以与中华文明相媲美。因为中国具有重视教育的文明基因,也很难改变。正因如此,才有现在先进的华为5G技术,使得中国具有竞争力。去年,中国825万毕业生中,有400多万理工科学生。而美国44万理工科毕业生中,有52%是国际学生,主要是中国人与印度人,美国本土的理工科学生才20万。我们400多万理工科学生具有绝对竞争力。因此,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整体上非常成功,现在只要基本坚持原来的方向略加调整继续发展就可以了。

前几年许多人崇拜民国,认为民国盛产大师,我觉得这是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美化,真正的一流大师应该在今天和未来的中国高校里。

台湾和平解决是祖国统一的大方向

润园书院副院长段慧:请您谈一下台湾问题?

金灿荣:台湾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是国共内战的遗留物,也是百年国耻最后一页,只要存在,就是我们痛苦的现实。虽然这个问题难解决,但一定会解决,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在力量对比上形成绝对优势后,寻找机遇以突破历史性的方法解决——和平解决。

现在台独分子有两个心理支柱。一是觉得大陆穷。2015年有一位台湾名嘴在电视上公开讲大陆人连茶叶蛋都吃不起,说大陆人民吃方便面是奢侈食品,一个人吃七个人看。台湾2300万人,经常跑大陆、了解大陆的只有200万人,其他较为自我封闭,每天看的是关于大陆的负面新闻,内心瞧不起大陆,觉得大陆穷弱,没有决心解决台湾问题。第二是台独分子相信美国一定会插手保护。另一方面,台独分子和美国极右翼知道时间在大陆方面,所以有可能会提前闹事。

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基本上是血流成河,和平解决很少,现在是21世纪,中国寻求的是和平解决,主要是在意人类文明史上的政治、道德、历史评价,在乎台湾民众的利益,即统一后治理的高效。

赢得非洲民众好感需要时间和话语权

大学生戴赟:之前您提到七十年来中国外交很成功,但对非洲的民间外交、民间往来似乎很难说成功。非洲许多国家是英语国家,他们看的新闻是BBC或者CNN,受西方影响大。我在暑假有意前往非洲,您有何建议让非洲的老百姓更喜欢我们中国人?

金灿荣:我不研究非洲,浙江师范大学的刘鸿武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我知道一个信息——新华社在几年前做过全非洲范围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非洲人对中国的好感率是43%。日本是19%,美国是13%,欧洲6%。我们同样也听到不少对中国赞不绝口的非洲声音,国家间的感情要取得一致的好感是有难度的,需要假以时日。二战后欧洲给非洲的援助最多,欧美国家投进去的援助总额有五万亿美元,但因为非洲曾经被欧洲殖民,所以好感度会受到影响。中国的优势在于我们没有殖民负担。几十年前,中国在非洲的形象比今天好,非洲知道中国人也并不富裕,假如中国有一个馒头,那么会分半个给他们吃,但现在他们觉得中国富了,拥有十个馒头,给非洲一个。我们给予非洲的其实比以前多了,但是他们的感觉反倒差了一些。随着多次中非论坛的召开,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和“八大行动”的落实,这些情况一定会慢慢得到改善,就像非洲人民现在同样也会看中国中央电视台(CGTN),而不止是英美国家的BBC、CNN。在与非洲的民间外交方面我们需要一点时间让它变得更好。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为香港发展提供更多机遇

退休职员谢明华:最近香港形势一直备受关注,请问您如何看待?能否预测一下香港的未来前景呢?

金灿荣:香港不属于外交问题,但一直有域外大国的插手,形势变得有些复杂。首先,香港问题与台湾问题是相互关联的,香港的“一国两制”最初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而设置,所以,香港问题在台湾问题解决前会长期存在。其次,香港是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主要窗口、与西方联系的渠道,科技与金融曾遥遥领先。但如今,随着深圳等大陆城市的飞速发展,这些优势并不明显。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将会为香港提供更多的发展机遇,香港唯有将港内发展纳入“一国”内才会带来新的生机。

由于历史遗留的心理认同问题和现实中民生发展的停滞,加上香港舆论不可避免地受到西方影响,导致不理性的民众将一些问题的原因与愤怒情绪迁怒于大陆,所以,会发生一些波动也是非常正常的。

美朝双方难成共识,中国是维稳促和主力

证券从业者周波:近日中国国家领导人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成果丰硕,您如何看待朝鲜问题?

金灿荣:目前,美国试图绕过中国与朝鲜进行谈判,我认为双方基本立场差距过大,最后很难达成共识,但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力量的发挥争取了时间。中国会以维稳促和的态度对待半岛局势,以期在解决台湾问题前维持半岛形势稳定。今年是中朝建交70周年,回顾中朝关系历程:中朝友谊符合两国人民心愿,符合两国根本利益,符合时代发展潮流,也是双方着眼长远大局作出的战略选择。过去15个月来,中朝最高领导人五次会晤,面对国际和地区形势深刻复杂演变,两国领导人保持密切交往,巩固政治互信,及时就重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牢牢把握中朝关系发展大方向。对于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决定停止核和导弹试验,集中力量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决策,我认为是有助于进一步缓和半岛局势,有助于推动半岛无核化和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

与YSL世界关系良好,各方都“说得上话”

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宋磊:请您谈谈中国未来和YSL世界的关系,特别是中东问题会对我国产生什么影响?

金灿荣:中国很重视和YSL世界的关系。在国内,近年来,国家领导人对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内涵作出了新的阐释,中央提出“我国宗教要坚持中国化方向”的新任务,其中包括YSL教中国化,也就是YSL信仰和文化要与中国的实际相适应;在国际上,中国要和YSL世界保持良好的关系,这是两个大方向。另外,中东各国势力交错、很多国家纷纷陷入危机等,这些阴云也会给2019年的中国外交带来很多不确定性,但是中国和YSL诸多国家之间有良好的友谊,通俗而言,“都说得上话”,这是我们的优势。

中美主播辩论效果见仁见智,外宣还有提高空间

南京大学学生胡瑞:我之前关注到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主播刘欣和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主播翠西·里根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等话题的一场隔空激辩,个人感觉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外宣的效果,请问您如何看待现在的外宣?以后能通过怎样的方式把我们的想法更好地向世界宣传?

金灿荣:关于中美主播刘欣与翠西公开辩论一事,效果如何就要见仁见智。这场引发国内外媒体和网友集体关注的辩论,整体氛围还是相对地友好客气,不到20分钟,就中美贸易、知识产权、关税等多个话题进行了交流。很多中国网民认为这似乎不像是一场辩论,但美国很多网民表示翠西表现过于情绪化,评价和中国人不太相同。我个人认为刘欣在对话中表现不错。

我们历来重视外宣,随着国际形势的日益复杂,在外宣上确实还有很多地方有待提高。

在文汇讲堂对话互动后,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吴其胜谈了自己的体会和感受。

吴其胜认为,鉴于中国已经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影响力,需要在国内层面做好相应的准备。正如中国外交史和改革开放史研究专家章百家先生曾提出的著名论点:改变自己,影响世界。这在经贸领域尤为如此。例如,在多边贸易领域,中国已是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和支持,新的多边贸易规则将很难达成。

从中国自身经验来看,李克强总理2013年夏季达沃斯演讲当中提及——都说中国是全球化获益者,但别忘了中国为了加入全球化付出多大的成本。2001年为了加入世贸组织,中国修改两千多部政府法律法规,最终才融入了国际体系,并在经济发展上取得巨大成功。

中国现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之后,依然要有心理准备,做好相关国内改革,为在全球经济治理当中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做好准备。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