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上尉:苏联解体的秘密,藏在5盒鲱鱼罐头里|2019-07-09

2019年7月9日06:29:29 发表评论

1997年,苏联前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为必胜客披萨拍了一则广告。

广告中,父子俩在必胜客看到戈尔巴乔夫后,开始讨论“戈尔巴乔夫让苏联解体,到底对不对。

 

父亲说:“他带来了政治和经济的混乱”,儿子争辩:“他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就在父子争执不下时,母亲发话了:“因为他,起码我们有了许多东西,比如必胜客!

听了这话,原来争论不休的父子儿子相视一笑,微微颔首。

大妈话音刚落,全餐厅的人都站了起来,为戈尔巴乔夫带来必胜客致敬。

 

而这位“亡国之君”还显得非常高兴,喜笑颜开地向大家点头致意。

 

这个广告的剧情是戈尔巴乔夫自己设计的。

 

此时,苏联解体才6年,让很多人感到不解的是,这个曾经统领世界一极的大国领袖,居然能在广告里拿自己这辈子最失败的事开涮?

 

戈尔巴乔夫下台后,靠四处走穴赚了大钱。在LV广告中,他背着新款行李包,在车上看着柏林墙被拆毁。

 

 

还在小李子的几部环保纪录片中出镜,混起了演艺圈。

 

 

大家都说:“下台后还能混得这么招摇的,他是独一号”

 

其实,不是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后故意招摇,而是他为了能如此招摇,才一手让苏联解体的。

 

苏联共产党,是全世界唯一在自己的葬礼上大发横财的政党。

 

1

1968年,电影《十月革命》的首映式上,一批参加过十月革命的老战士被请来看电影。播到攻占冬宫时,荧幕上火光冲天,厮杀异常激烈。

导演特地向老战士介绍,为了拍出当年震撼的战斗场面,剧组在用炸药的过程中,有好几位工作人员不幸牺牲了。

这些老战士们一听都惊呆了,因为真实的十月革命,远没有电影里的激烈。

十月革命当晚,守卫冬宫只有几十个残兵、一个妇女卫队,当他们听说是共产党人起义时,他们毫不犹豫就转身跟着起义军,冲向冬宫大厅。

 

十月革命里战死的人,还没有拍这部电影死的人多。

1917年的俄国政府,就像一个泥巴做的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孱弱无比,不堪一击。

1904年,作为老牌欧洲大国,沙皇俄国在日俄战争中惨败给了日本。没多久,又为了对外掠夺,跑去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一战。

连年的战争抽走了大量壮丁,土地被抛荒,国内四处都是饥民,饥民们为了争一碗盐水白菜汤、一块发酸的黑面包,经常打得头破血流。

与此同时,沙俄的工业更是一团糟。战场上,俄军士兵甚至得空手上战场,等前面的人战死后,再捡起枪继续冲锋。

与此同时,英国工厂主为了省钱,用童工操作最危险的机器,工人平均寿命甚至还不到30岁。

各国政府官僚、资本家们,为了抢夺殖民地,忽悠本国劳苦大众上前线打仗,去和其他国家的穷人厮杀。

这是一个被资本家统治的世界。

 

在这样的世界里,富人欺压穷人司空见惯。所有人都觉得“富贵在天,穷死活该”,教会学校都在教这样的儿歌:

这个时候,俄国却出了个叫列宁的人,他非要说:“劳动群众才是世界的主人,我们要建立一个没有压迫的国度。”

劳苦大众被官僚和资本家欺负得太久了,列宁拉起的队伍每到一处,就枪毙地主恶霸,把教堂给穷人当房子,还带着工人占领工厂。

列宁得民心的队伍是越打越多。

在资本家看来,这群共产党人个个都是神经病,他们造反竟然不是为了发财,反而心甘情愿抢着把命都赔上?

粮食部长瞿鲁巴在给前线调配粮食时,却没有给自己多留下一块面包,以至于生生饿倒在会议上。

骑兵奥斯特洛夫斯基,在前线作战受了重伤,但他撕掉了残疾证明,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去风雪茫茫的西伯利亚修铁路,为老百姓做贡献。

后来,他写了本书,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在全党会议上,列宁慷慨激昂地向全体党员宣称:“共产党人唯一的特权,就是可以最先为革命战死!

这是全人类历史上,受压迫的劳苦大众第一次真正站起来,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

 

资本家很快发现,共产党比他们以往对付的所有对手都要难缠。

一战本质上是列强因为分赃不均爆发的战争,打得再激烈,死的人再多,也只是民众罢了,资本家该赚钱依然赚钱。

所以只要利益够了,各国之间完全可以握手言和,重新分赃。

但是共产党不一样,共产党人所到之处,会把资本家连根拔起。十月革命之后,资本家纷纷逃出俄国,工厂被共产党没收,改成工人合作社。

 

最要命的是,十月革命的成功鼓舞了全世界的工人,他们纷纷起来反抗资本家的统治,让资本家极为头疼。

全欧洲的贵族们都说:列宁不是骗子,他是文明世界的末日!

斩草要除根,要镇压工人起义,就得先把苏联消灭!

十月革命2个月后,刚成立的苏联就面临着无休止的战争。

 

在那时候各国政府都有一个共识——“反共”比任何事都重要。

为了反共,英法可以和德国纳粹合作,放任纳粹侵略苏联周边的国家;为了反共,蒋委员长可以下令滥杀无辜的老百姓,“草过火、石过刀、人换种”

1918年,美、日、英、法拉拢了14个国家,纠集了240万的人打上门要“武装干涉苏联”

 

战争爆发当天,苏联全国400万工人报名参军,在前线奋勇杀敌,加班加点造武器、修铁路。

 

14国联军曾经一度占领苏维埃一大半的领土,但是红军依然顽强地反杀成功,花了三年多的时间赶走了干涉军。

1926年,苏联开展工业化,给全国工人制定了高额的奖励,在工人的奋斗下,全国劳动效率每年提升30%。

短短10年时间,苏联就从两人一条步枪的穷国,变成了欧洲第一工业强国,不仅能在群狼环伺中保存自己,还能让共产国际去支援全世界的工人革命。

等到1941年,如日中天的德国打到苏联时,也没有在苏联这里占到任何便宜。

 

打掉苏军一辆坦克,后方的工厂就能再造20架;战场上,苏军的政委和党员永远冲在最前面,从阵地、街头小巷,向德军无休止地发起冲锋。

就算在战俘营,共产党员也会自发组织起来,随时准备暴动越狱。

在建国最初的30年里,苏联最先实行了8小时工作制,男女平等,制定了最早的福利制度,最早实行民主选举。

相比之下,同时期的西方世界正处于大萧条,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1929-1933年,共有40万美国人申请移民苏联。

 

正因为苏联的存在,资本主义只能推出凯恩斯主义、罗斯福新政,模仿社会主义的福利、经济制度,想要摆脱经济危机,缓解贫富矛盾,不然民众全要倒向共产党。

 

有个美国经济学家专门统计过,苏联成立后,美国贫富差距不断缩小,收入前0.1%的富人所占的财富,不断转移给收入后90%的老百姓。

正如切格瓦拉所说:“我们走后,政府可能会来给你们修路、盖学校、建医院,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

图:黄色线是穷人财产在总财富的占比

蓝色线为富人财产的占比

 

然而,没有被14国联军击垮,没有被疯狂的侵略者吞灭的苏联,却在冷战中一点一点输给了自己。

2

20世纪80年代的一天,苏联一个克格勃特工在超市买了5罐鲱鱼罐头。

 

结果,他打开罐头的时候却发现,罐头里面装的不是十来块钱的鲱鱼,而是一小勺就得几百块的昂贵的鱼子酱!

 

好奇之下,特工把其他的罐头也一一打开,里面也全都是鱼子酱。

 

几百块和十几块的东西装错,而且还装错了好几罐,这绝不可能是巧合。

 

这位特工调查之下才发现,这些伪装成鲱鱼罐头的鱼子酱罐头,是苏联官员们贪污的法宝。

 

当时,苏联有专门针对官员的特供商店,里面有各种顶级的鱼子酱、好烟、好酒,琳琅满目,而且价格还便宜。

 

这些官员吃腻了顶级鱼子酱,想要卖鱼子酱赚钱,他们就私下搞了个工厂,把特供商店的鱼子酱装进罐头,外面贴上“鲱鱼罐头”的商标,按廉价罐头的价格交关税。

 

等罐头出口到了国外后,他们再把“鱼子酱”的标签换回来,赚其中的差价赚钱。

 

而与此同时,苏联的老百姓们却总是拿着钱,对着超市空空的货架感叹,想吃而不得。

 

这波操作是教科书一般的中饱私囊。

 

特工把这件事捅出来之后,苏联百姓是群情激愤,苏联高层决定彻查此案。

 

整个“鱼子酱”产业链,一口气牵出了200多位政府官员——农业部搞原材料,外贸部负责销售,太平洋舰队负责运输。

 

这些人一个一个都位高权重,让他们自己罚自己是不可能的,勃列日涅夫只好让他的亲信麦杜诺夫来处理此事。

 

然而,麦杜诺夫偷偷向勃列日涅夫承认说,这个鱼子酱生意里,我也有一点股份。

 

还没等勃列日涅夫发作,麦杜诺夫又说,我平时孝敬你的那些名画、房子、汽车,都是从这笔钱里面来的,等于这案子你也有份……

 

查了半天查到了自己头上,整个调查只能就此不了了之。

 

其实,这个卖鱼子酱的“特供商店”,最早是为了照顾那些奋不顾身的苏联英烈的。

从内战到二战,许多苏联官员和党员都在前线舍生忘死,奉献了大半辈子,身体都有很严重的伤病,为了保证他们的营养,斯大林开办了特供商店。

那时,特供的食品很普通,无非是面包的黄油多一点,偶尔能夹几片火腿、喝点牛奶。

可等到勃列日涅夫时代,这些手握大权的官员,既没经历百战开国的艰辛,也没有老一辈革命者的坚定信仰,干部食堂也慢慢变味了。

一开始,干部食堂偶尔发瑞士巧克力、英国毛毯,渐渐的,开始卖收音机、手表,到后来,甚至卖起了豪车。

这样金碧辉煌的特供商店,光是莫斯科就有100多个。

 

二战时,苏联给军人子女开了专门学校,选最好的老师培养烈士遗孤,帮助他们成才,继承父母遗志,来解决前线将士的后顾之忧。

结果到了勃列日涅夫这里,这个学校也变味了。

 

苏联官员们先是把自己的子女也送进专门学校,随后又搞了各种“保送制度”,让毕业生——也就是干部子弟们直接进入政府系统。

 

整个苏联官场上,老头子靠官员终身制,一路干到去世。死之后自己的子女还可以直接继位,这就是实质上的世袭制度。

到70年代中期,这些特权阶层已经有大约有50-70万人了,加上他们的亲属,共有300万人之多,约占全国人口的1.5%

 

当时的苏联民间都流传着一个笑话:

一位老将军和孙子一起散步,孙子问:“爷爷,我以后也能当将军吗?”

爷爷笑着说:“当然可以啊。”

孙子又问:“那我可以当元帅吗?”

爷爷苦笑道:“元帅就当不了了,因为元帅自己也有孙子。”

为了阻止大家批评官员特权阶层,苏联特务组织克格勃,亲自开了16家精神病院,凡是敢乱说话的,统统抓去当成“精神病”。

这种事看多了后,苏联老百姓编了个词,叫“政治性精神病”。

 

到1988年废除这一制度时,被摘掉精神病帽子的人居然达到了80万人!

对此,苏联民间有一个笑话是这么说的:

在地铁上,一个人问另外一个人:“同志,请问您在克格勃里工作吗?”

“没有。”

“那您有亲戚在克格勃工作吗?”

“没有。”

“那您有朋友在克格勃工作吗?”

“也没有。”

“那你赶紧给我把脚挪开,你踩着我了!”

到1981年,苏共选出的14名政治局委员里,超过70岁的居然有8个人,60岁以下的只有2人。要知道,那个时期苏联人的平均寿命只有63岁。

勃列日涅夫的月薪只有880卢布,但是他的家里却塞满了豪华的跑车,劳斯劳斯、林肯等等,足足有50多辆。

 

这些东西当然通通是受贿来的。

到后来,受贿的名表、名画太多了都没地方放,勃列日涅夫的妻子就在莫斯科找了一套房子,不住人,专门放这些东西。

整个勃列日涅夫时期,很多党内的高管不光自己有别墅,还给自己的子女、孙子都一一盖了私人别墅。

到了70年代末期,苏联的偏远地带可以公然花钱买官,职位明码标价:正区长20万卢布,副区长10万卢布。

 

屠龙勇士们坐守着如山的财宝,自己也逐渐变成了恶龙。

到了戈尔巴乔夫时代,这种腐败的情况并没有转好,还在变本加厉。

 

戈尔巴乔夫自己的房子坐落于列宁山区,是一套仅有4间住房的房子,邻居还是个平民。

虽然戈尔巴乔夫在克里米亚有一套豪华别墅,但这并不是属于他自己的私人财产。

根据苏联的规定,给政府官员分到的那些别墅啊、豪车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等他退休了,统统都得上交国家。

这让戈尔巴乔夫极为不爽。

图:当时克里米亚别墅照片

苏联前总理尼古拉·雷日科夫在退休后,在莫斯科郊外分到了一套房子。然而种房子如果放在美国,一个好点的律师就能住得起。

 

美国华尔街的银行家刚辞职就可以去当财政部长,以公谋私,给自己的老同事不断放松监管,纵容资本家拿着老百姓的积蓄,投入到赌博一般的金融游戏里。

美国人民可以“自由”地上街游行,自由地表达“民主意见”,却改变不了存款被挥霍一空的结果。

美国政坛上,各大家族你来我往。哥哥约翰·肯尼迪当总统,二弟罗伯特·肯尼迪当司法部长,四弟爱德华·肯尼迪当参议员。

布什家父亲当完总统儿子当,克林顿家老公当完总统老婆上,甭管怎么投票,最后都是家族政治。

美国精英阶层一周的收入,比苏联一年的还要多,如果按照同样的标准来,美国官员的贪污能力比苏联强得多。

 

更让苏联高层嫉妒的是,美国早就是资本家掌控的了,官员可以政商一体,可以合法贪污,而苏联却不可以。

 

就因为苏联名义上还是社会主义。

这时候,头顶上那顶“社会主义”的帽子,成为了这些苏联高官们最后的阻碍。

砸碎这顶帽子势在必行。

3

1991年6月,美国对莫斯科做了一个调查,调查显示,在苏共精英中,9.6%的人赞成共产主义,12.3%赞成社会主义,76.7%赞成实行资本主义。

 

世界上所有的政权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自己把政权交出来的。

 

但是苏联不一样,苏联的官员们不仅心甘情愿交出政权,而且整天都在想怎么把国家卖个好价钱。

为了这个目标,戈尔巴乔夫实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1990年8月,戈尔巴乔夫在演讲中得出一个重要结论:“要取得‘改革’的成功,就必须铲除公有制,而代之以私有制。

同时,戈尔巴乔夫主动撤掉了《真理报》、《莫斯科新闻》、《消息报》等中央报刊的主编,换上了一大批主张西化的编辑和记者,给舆论造势。

到苏联解体之前,苏共掌握的报刊仅占1.5%。

自由派人士开始走上电视,公开宣传反共言论。戈尔巴乔夫还把一直抹黑苏联的西方媒体,如BBC、美国之音等直接引入苏联。

 

1990年3月,戈尔巴乔夫更是放弃了苏联共产党专政,实行了多党制度,自己也由苏联最高领导人变成了苏联总统。

多党制让苏联共产党们掀起了一波退党浪潮。

1990年7月,叶利钦带头宣布脱离苏联共产党,1990年,苏共失去了270万党员;1年后,这个数字就增加到了400万,接近苏共总党员的1/4。

大量市民冲上街头,要求把列宁遗体移除,把斯大林、列宁雕像推倒、砸碎。

 

因为对资本主义做出的杰出贡献,戈尔巴乔夫作为苏联领导人,却在1990年10月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

 

全世界都知道诺贝尔奖是个什么玩意儿,特别是和平奖。

图:戈尔巴乔夫领奖时讲话部分截图

经济上改革,舆论上造势政治上退党,到了这一步,苏联的社会主义政体已经名存实亡,解体只需要轻轻一推了。

但是,苏联人民还没有放弃。

1991年3月17日,苏联举行了一场全民公投,讨论要不要保留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公投的结果是:同意保留苏联的有1亿1千3百51万2812票,比例高达76.4%。

苏联人民对官员们的堕落一清二楚,对戈尔巴乔夫正在一步一步让这个国家走向分裂一清二楚,对各成员国人心思变也一清二楚。

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不忍心看到国家分裂,在他们心中,依然还记得当年十月革命时有多么慷慨激昂,依然记得他们击败德国纳粹时有多么万众一心。

甚至在苏联的一些桥洞底下,依然有人写着“资本主义就是灭亡”的标语。

他们希望哪怕真的分家了,也要保留社会主义制度。

但是苏联高层不同意,这76.4%的人民的意见他们根本不想参考,有民主也不执行。

这些高官直接忽略了这个投票结果,开始商讨各加盟国独立的事情。

1991年8月19日,军方决定最后一搏,他们仓促发动了政变,把戈尔巴乔夫囚禁在克里米亚的一栋别墅里。

 

但是,这场准备不充分的政变最后依然以失败告终。

政变失败后,再也没有谁能阻止苏联解体了。

 

8月24日,乌克兰宣布独立;25日,白俄罗斯宣布独立;27日,摩尔多瓦宣告独立;30日,阿塞拜疆宣布独立;31日,吉尔吉兹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宣布独立;9月9日,塔吉克宣布独立;23日,亚美尼亚宣布独立;10月27日,土库曼斯坦宣布独立。

1991年11月6日,政变夺权的叶利钦,签署了《禁止苏共在俄罗斯活动》条约,在会场上,他怒斥戈尔巴乔夫,逼着自己的老上级下台。

 

 

那一年圣诞节夜的19点25分,戈尔巴乔夫在电视中宣布辞职。

 

7分钟后,在克里姆林宫屋顶的旗杆上,几代人熟悉的镰刀锤子旗开始徐徐下落,取而代之的,是一面三色的俄罗斯联邦国旗。

曾经不可一世的红色帝国,在一片惊叹声中轰然倒地。

 

希特勒千万大军都没有做成的事,却在苏联人自己手里完成了。

 

那场投票率高达80%的全民投票,成了莫大的讽刺。

 

 

尾声

苏联的解体,成为了苏联一众高官们的狂欢,他们在自己的葬礼上弹冠相庆,为他们即将到来的好日子欢呼。

苏联解体后,高官们开始疯狂拍卖国有企业,而且还是以超低的价格。

这些企业有的被官员们卖给了他们的亲戚,转转手再回到自己手里;有的被卖给一些大的资本家,让资本家在政治上支持自己。

 

1993年,有人专门对俄罗斯267家非国有制企业进行调查,发现有68%的企业,都是由前国企领导控制的。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这些前成员国,都变成了寡头统治极为严重,裙带资本主义泛滥的国家。

精英们洗劫了人民曾经一起创造的财富,丢下了他们的老百姓

在苏联解体之前,物资就处于短缺状态,一位副教授回忆起那段时光时感慨到:“去超市排了大半天的队,前面的妇女把最后一斤香肠买走了,而我却什么也买不到。”

一位老奶奶也感叹:我起了个大早想出来买点茶喝,结果啥也没有。

解体之后,老百姓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没有了苏联,资本家再也不用束手束脚了。

以俄罗斯为例,在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实行经济改革的4个月后,俄罗斯日用品价格上涨了65倍,工厂产品批发价上涨了14倍。

到1992年,通货膨胀率已经高达2509%,到1996年,物价更是上涨了6000倍!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人的人均食肉量也是明显减少,甚至一直到2007年,都没有恢复到解体之前的水平。

从解体到1994年,俄罗斯人的预期寿命还减少了4岁。

直到今天,除了哈萨克斯坦以外,其余的原加盟国综合实力,没有一个能超过苏联时期。

 

前苏联有一个老将军,叫阿赫罗梅耶夫,早年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18岁开始就从军,从排长一路干到元帅,经历了苏联最辉煌最鼎盛的时期,也亲眼见证了苏联高层的腐化和分裂。

 

在他心里,苏联就是他的一切。

 

在苏联军队政变失败之后,苏联解体已成定局,他不忍心见到自己为之奋斗了68年的祖国解体,选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拔枪自杀。

阿赫罗梅耶夫下葬后不久,因为听说他勋章很多很值钱,盗墓贼挖开了他的坟墓,他的军裤、“元帅星”等随葬品都被人偷走。

 

生前,阿赫罗梅耶夫曾对叶利钦说过一句话:“对于您来说,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句话,而对于我,它是我国人民70年的生活和斗争。”

 

一个由一群理想主义者建立的政权,却在实践了100多年之后,破灭在了自己手上。

 

“同志,你知道列宁格勒和斯大林格勒在哪吗?我在地图上找不到它。

“没有了,再也没有了,我们失败了。资本家和官僚再一次骑到了我们的头上。

 

如果你要追随那颗红星,请你去东方,西伯利亚平原的尽头,那里还燃烧着星星之火。


 

乌鸦上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上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美】沙希利·浦洛基:《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叶永烈:《一个红色帝国的消亡史:从苏联到俄罗斯》

纪录片:《苏联亡国20周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

纪录片:《档案:苏联解体八一九事件内幕》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