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解决香港乱局,我有三计。短期可立竿见影,长期亦利于梳理。|2019-08-10

2019年8月10日10:14:44 发表评论

导读:无需修例改法,在现行法律框架内,我们就可以直接要求美英日等领馆限期减少超额驻扎人员,要求其驻港领馆总人数不得超过30人。从已有阵地入手减少其人马,再斩断黑金来源,最后深入阵地插上旗帜。此三计,可 解 香 港乱局。

这几年从“23条”到“修例”,每一次都会使得HK发生乱局,且乱局越来越大,美国给的资金也越来越多,而每一次政府做出妥协让步后不仅不能息事宁人,反倒使得港闹势力不断得寸进尺,愈发张狂。但正所谓非一日之寒。自1997回归后,我们当年在港各个行业工作的许多大陆人员都陆续撤了回来,而这就恰恰给了中情局机会,退出的空间迅速被美国人填上。

很多人都认为,眼下的HK乱局都是英国人当年挖的坑,但实际上日已落帝国早就没有这个实力了。从HK准颜色革命的套路和走向来看,这些坑和伏笔摆明就是美国中情局的手笔,和发生在东欧、阿拉伯世界以及乌克兰的颜色革命,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美国在HK的布局,很可能在97回归之前就开始了,虽然其在布局的过程中有可能借助了英国的外衣,但幕后总指挥一定是美国而不是英国。1997年香 港回归,并不是去殖民化的终点,而是去殖民化战斗的开始。只可惜,我们当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20余年未深入展开去殖民化工作,导致港闹势力毒瘤越长越大,终于在今天集中爆发。

当然港闹势力倾巢而出未必代表着我们全盘皆输,禾苗和杂草一定要齐长才便于农夫拔出。目前,中情局在HK布了近30年的底牌已经摆上桌面,我们只要做好应对方案,就能将其彻底连根拔起。

一:釜底抽薪之计

目前,HK的港闹分子的活动资金主要来自于四股势力。一股是中情局直接出资再加上日本和英国情报机构的跟投资金;一股是逃美罪犯和红通人员带去海外的巨额赃款;一股是HK本土的英美资本代理垄断财阀;还有一股是在港外国金融机构从大陆设局套取的贪腐资产。要想彻底斩断港闹势力背后的资金链,我们就必须要从这四个方面集中下手。

西方政要会面越裔港闹垃圾人

一:美国中情局和日本以及英国情报机构每年都在直接出钱,包括此前的占中和这一次的反修例港闹暴动背后,都有这三家机构直接出钱的证据。这一点,就连美国政府官员自己也不否认。同时美国中情局的代理人之一索罗斯等人也在不断出资收买和支持港闹势力继续作乱。但仅仅是官方机构和索罗斯出的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一场持续的大规模暴动,背后必须要有海量的资金支持。

二:逃美罪犯和红通人员。虽然中美有逃犯引渡协议,但是由于美国是一个不诚信的弃约社会,美国政客成天撒谎、盗窃、欺骗,所以美国实际上总是以“政治庇护”为由,给一些逃亡美国的罪犯和红色通缉犯提供庇护,拒绝引渡交还给中国。有一大批携带巨额赃款的贪腐官员、白手套人员以及党内叛徒目前其全家性命和带出去的资金都在美国人手里捏着,每天除了饱受精神折磨和毒打之外,带出去的钱也基本被美国中情局给收缴了。比如这一次港闹势力背后的金主,就包括之前逃往美国的红色通缉犯郭*贵等人。

三:除了三国情报机构和红色通缉犯资金之外,港闹势力背后的第三股资金来源就是在港的一些英美日资金代理人。英美日利用手中的资源,给予这些代理人极为宽松的经商环境,使之成为某一领域的垄断财阀,然后为其所用。比如占中行动时,美国中情局高级官员就在香 港之外的公海上,与著名品牌佐*奴创始人一起喝咖啡,席间佐*奴品牌创始人现场转账,将大笔资金转往港闹团伙的户头。类似佐*奴这样的代理人财团还有很多,他们和红色通缉犯一样,都有致命把柄捏在美国中情局手中。

四:除此之外,目前港闹势力背后的资金来源还有一大块,来自在港金融机构从大陆设局套走的贪腐资金。目前,在港的英美日等国际知名银行或保险公司已经在中国大陆悄然开展业务,以所谓的国际化规范管理、HK金融更高收益为诱饵,吸引中国大陆官员以及他们的亲属去购买这些在港外国银行或外国保险公司的理财产品。

然而一旦购买这些理财产品之后,购买人就立刻会被幕后的中情局敲诈。这些人存入在港外国银行和外国保险公司理财产品里的钱,不仅一分钱都拿不回来,而且其代理人还会不断对其电话敲诈,要求其继续存入继续买入理财产品,否则就向中纪委举报其巨额资金来源不明。——而一旦受到这样的威胁之后,大多数人都只能被迫忍气吞声继续向其交钱,直到被榨干为止。虽然贪腐官员和其亲属不值得同情,但是这些钱应该被中纪委收走上缴国库,而不是被中情局设局骗走,成为祸乱祖国的资金。

更可怕的是,有些贪腐人员在被敲诈完了资金之后,还会被迫成为中情局的线人,利用职务之便从自己的部门盗取有价值的情报,转交给潜伏在香 港的国外间谍,从而换取继续活命的机会。而这,又给我们的国家安全带来了更为重大深远的隐患。

所以,以上四条港闹势力的资金来源,有关部门必须想办法将其掐断,最起码要掐断后两类资金来源。一旦主要的资金链断了,港闹势力也就闹不起来了,此计为釜底抽薪之计。一方面对佐*奴、国*航空之类的支持港闹的企业,国家工商管理部门必须重拳出击,关停其航线、关闭其门店,淘宝、京东以及携程、去哪儿等全部在线网络商家也要彻底下架其全部商品!另外一方面,中纪委需要重拳出击,清查国内官员及亲属在港金融产品购买情况,或明令禁止政府官员或亲属购买外国银行金融保险理财产品。此为一计。(作者:周小平)

除此之计外,我还有一个应急之计。

二:擒贼擒王之计

目前虽然HK是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但是军事和外交大权在中央。既然外交大权在手,那么我们也就可以直接对美日英等驻港领馆的人数进行限制。一般而言一个城市的外国领馆人数都在5-50人之间,而美国驻港领馆居然达到了1000人,英国和日本也有几百人,这些人都是听从于中情局或配合中情局行动的。也就是说,美国中情局起码在港有3000人左右的直接人员部署,这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整编的机械化步兵旅了。

然而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外国领馆在港驻扎多少人,是需要中国外交部来决定的。换句话说,只要外交部不同意他们驻扎这么多人,这些人就必须要在规定限期内撤离。而要求其减少驻港外交人员,无需修例,无需改法,无需特区政府同意,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就能直接实施。因此,我恳请国家立刻出手,清理美英日等超额驻港人员,规定各国领馆驻港人数不得超过30人。

不管有多少黑金,不管有多少计划,不管有多少伏笔,美国中情局要想策动暴乱就必须要有直接的人事部署。只要是人手不够,那么有再多的资金和计划也都是空谈而已。此计为擒贼擒王之计,直接斩断中情局在港黑手,可瞬间令其行动力大打折扣。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只要实施以上两计,那么HK乱局短期内就可以平息大半。但是,长期的去殖民化斗争才刚刚开始。香 港的教材问题、司法问题、下一轮的修例和23条落地问题,都依然要继续推行下去,确保”一国两制“取得巨大的辉煌、稳定和成功。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必须要明白目前香 港的舆论和意识形态乱象根源何在。

三:抛砖引玉之计

目前,香 港 2000多家主流的传媒公司,基本是美日英控股,著名的分裂分子黎智英和其创办的谣言大报苹果日报就仍然在港充分运作,而许多邪教组织也成天在港随意活动,天天造谣诋毁大陆。这些谣言日积月累,终于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扭曲力量,导致香 港社会大多数人对祖国大陆的实际情况认识不清,充满怀疑,保持距离,缺乏亲情。但这并非是香 港人民的本意,而是2000多家香 港主流传媒公司刻意扭曲洗脑下人为制造出来的割裂。

就拿这一次港闹暴动来说,这种暴动对本地居民和经济影响是巨大的,如果换到全国任何一个其他城市,要是有谁敢出来搞类似的分裂暴动的话,早就被本地居民人人喊打给锤死了,但是在 香 港,虽然有一部分市民站出来反对,但还有很多市民却依然保持着沉默。——在这种时候保持沉默,实际上就是一种纵容。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选择沉默?我拜托大陆的各位去HK看看书摊、看看网站论坛、看看电视吧,去HK学校听听大家都在谈论什么吧。看看港媒和教材甚至一些老师们每天都在干什么!烂媒24小时不间断地制造谣言、丑化祖国、挑拨离间,把大陆说得和人间地狱一样,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是恶心的、偏执的、恐怖的、匪夷所思的、肮脏的……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一个每天都生活在这种舆论环境下的人,又怎么可能对祖国大陆产生好感?

(苹果日报的日常恶毒挑拨)

所以,香 港媒体必须大乱大治。一方面要打击烂媒,一方面要旗帜鲜明地组建新媒。目前这些媒体长期针对我国英雄人物、历史人物以及爱国者进行诋毁和造谣抹黑,那么国家完全可以组建公益律师团,替这些被抹黑的英雄人物、历史人物以及爱国者提供法律援助,对在港烂媒提起诉讼,争取巨额赔款,罚他们个倾家荡产。不仅可以对人提供法律援助,还可以对政府机构,城市形象提供法律援助。当烂媒抹黑其他省份和城市的时候,也同样可以依法对其提起诉讼。律师团队可以在受害者所在地法院提起诉讼,对方如果不到庭则可以缺席判决,然后申请强制执行。用法律的手段,打击烂媒。

除了破还有立。目前国内已经有企业开始尝试在港经营一些媒体了,但是为了迎合眼下港人的胃口和意识形态惯性,所以内容上也不得不跟着小骂一下大陆什么的,想要以此吸引观众。但这种操作绝对是错误的!你骂国家又骂得没人家狠,你黑大陆又黑得没人家黑得耸人听闻,那观众凭什么选择听你的?就像人家开的是大烟馆,结果你在旁边开个烟草馆,岂能竞争得过?

我们要想在港发出自己的声音,就必须要旗帜鲜明,就必须要针锋相对,哪怕引起滔天巨浪的争议,也比跟风顺从要好上亿万倍。我们需要在港有一个揭露真相的媒体,把美国的虚假民主、英国的封建本质、中情局的丑恶往事、西方自打耳光的双标丑态统统揭露出来。从白头盔到洗衣粉,从频繁退群到威胁联合国成员,一桩桩一件件细细数落。既然美国在港投资媒体长期污蔑诋毁中国,那咱们就直接刚正面,重拳反击!都不用污蔑,直接揭穿其本质,反骂它个体无完肤就好了。

敌人开大烟馆,我们就开戒毒所!敌人宣传说那是福寿膏,我们就一定要揭露其毒品本质!

这样的媒体才有可看性,对本地居民来说,这样的节目才是新鲜的,这样的内容才是新颖的,这样的声音才是值得讨论和争论的。我们就是要旗帜鲜明地把我们的意识形态观点高高举起,举给全港看,举给全世界看。一旦引发争议,就会解放思想,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这个新思想新声音的阵营里来。唯有香港群众的觉醒,才能真正收复意识形态和宣传失地。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舆论的敌占区夺回一部分阵地,然后以此为据点逐步向外辐射,一点点收复其他失地。此计为抛砖引玉。

虽然HK的问题很多,但只要我们找准根源,蛇打七寸,就一定会立竿见影,迅速起效。世界上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和智慧。而今日中国,这两者都不缺。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