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剑梅:美国社会,正在撕裂!|2019-08-14

2019年8月14日17:21:11 发表评论

先是告诉四名有色人种的民主党女议员,“回去帮助修复他们破碎和犯罪猖獗的家乡”,此后又连续发布攻击非洲裔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卡明斯的言论,抨击卡明斯的家乡巴尔的摩,称那里是一个“令人作呕、老鼠和啮齿动物遍地的混乱之地”……

自上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不断抨击少数族裔民主党国会议员,引发激烈的种族主义争议,在美国媒体上掀起一轮又一轮口水战。

文 | 徐剑梅 瞭望智库驻华盛顿研究员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特朗普连放炮,要“使美国重新变白”?


 

特朗普7月14日发推,不点名指斥4名少数族裔新晋民主党国会女议员应该返回自己“破碎凋敝、犯罪猖獗”的祖籍国,不要对如何治理美国指手画脚。

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院16日就此通过决议谴责“总统的种族主义言论”,称“这些言论把对新美国人及有色人种的恐惧和仇恨合法化,并助长这种恐惧和仇恨。” 

在7月18日的听证会上,国会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资深非裔国会众议员伊莱贾·卡明斯严词批评美墨边境非法移民拘留设施里的非人道主义状况。

25日,这一委员会向特朗普长女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发出传票,索要他们担任白宫高级顾问以来使用私人账号收发的政府公务邮件。

27日,特朗普接连发推炮轰卡明斯和他所在的非裔居民占多数的巴尔的摩选区,称巴尔的摩“令人作呕,老鼠横行、一团混乱”“非常危险、污秽”,是“美国管理最烂和最危险的地方”。

随后,有一定争议的纽约民权活动家阿尔·夏普顿(Al Sharpton)牧师声援卡明斯和巴尔的摩,批评特朗普种族歧视和歪曲事实。特朗普7月29日发推回应,称夏普顿是“骗子、麻烦制造者”“仇恨白人和警察”。

如果沿时间线回溯,不难发现,特朗普引发或卷入的种族歧视争议可以开列一张长长的清单:

奥巴马竞选和执政期间,特朗普以积极推动“出生地阴谋论”(认为奥巴马出生地在非洲肯尼亚,因而无资格竞选美国总统)知名;

2015年宣布竞选总统时,打的第一张牌就针对墨西哥移民和穆斯林;

入主白宫后,从难民和移民入境限制令到美国非裔球员“跪国歌”风波,从形容海地和部分非洲国家是“粪坑国家”到称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骚乱“两边都有好人”的表态,不一而足。

历次争议中,特朗普往往被指责歧视少数族裔特别是非裔和西裔,是“种族主义者”,所作所为不是要“使美国重新伟大”,而是要“使美国重新变白”。特朗普则宣称:“我是地球上最少种族歧视的人”“我身上没有种族主义骨头”。

此轮争议中,他还反指民主党打种族牌,过度使用种族主义者一词以致稀释了它的意义。

如今,对特朗普的种族言论,国会山上的共和党人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出面为特朗普“灭火”,否认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指责民主党回避问题,和保守派媒体一道致力于把特朗普的种族言论包装成“本土保护主义”和爱国主义。

 

2

与其说是种族主义者,毋宁说是机会主义者


 

特朗普为何频打种族牌?对此,美国政界、智库和媒体有很多解释。

从2016年大选到现在,一种常见说法是,这是特朗普的个性使然——受到“冒犯”后不能自我克制,立刻以加倍火力回怼,炮轰卡明斯就有“冲动和个人不满”的因素。

不过,在特朗普执政已逾三年半的现在,更多两党分析人士认为,个性仅是次要因素,更多是出于政治计算。这是特朗普保持舆论关注、转移民众焦点、动员基本盘的重要法宝,更是着眼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对战民主党谋求连任的重要竞选策略。特朗普未必当真像他表现的那样怒气冲冲。

例如,喊话国会众议院少数族裔“四人组”返回祖籍国,便可谓一石三鸟:

一是通过突出她们的进步派立场,以给民主党贴上“社会主义”“极端”“激进”“不爱国”甚至“恨美国”标签。

二是由此动员自己的基本盘,特别是激发白人男性选民和农村白人选民的热情,见效之快令人吃惊,“送她回去”迅速成为特朗普竞选集会上的响亮口号。

三是众议院民主党人当时正就提高最低工资至每小时15美元立法,当即被特朗普的推文抢了头条。有美媒形容,特朗普把种族言论作为“诱饵”,民主党国会众议员艾丽莎(Elissa Slotkin)感叹:“特朗普精通怎样分散我们注意力,我们上了钩,而且每次都上钩。”

美国媒体还援引相关人士爆料说,早在运营真人秀节目“学徒”(又名“飞黄腾达”)时,特朗普就力排众议策划“黑人参赛者对白人参赛者”,认为这会“引爆”收视率,反映出他一直有通过制造争议吸引公众关注的倾向。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虽有白人优越感,但与其说是种族主义者,毋宁说是机会主义者。

每当他通过出格言论打种族牌,往往可能因为“嗅”到威胁其连任前景的某种风险,例如出现对他严重不利的民调结果,就会促使他通过打种族牌等手段对其铁杆支持者进行情感动员,激发他们的恐惧和愤怒,从而维系和提升支持率。

此次面对批评声浪,特朗普反指民主党打种族牌,身为非裔的卡明斯才是种族主义者。对此,有美媒评论说,这不费解,特朗普说这番话的时候,“不是在和你说话”,而是在和他的基本盘直接对话。特朗普的推特,应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自媒体之一。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保罗·魏德曼(Paul Waldman)说:“特朗普相信他(打种族牌)赢了,因为他得到关注并给予铁杆支持者他们想要的东西。”

美国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近期频打种族牌表明,他将在很大程度上复制和延续上届大选的竞选策略,把种族牌、移民牌作为2020连任选战的重要工具,随时可能祭出的吸票法宝。

换言之,2020年选战期间,种族歧视争议大概率会反复出现,身份政治所带来的恐惧、焦虑和怨恨,将继续成为大选中的刺耳音调。

也有多位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频打种族牌,一意争取白人选票,具有相当高的风险,因为这不仅可能刺激非裔和西裔,推高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率,还可能令教育程度较高的白人女性和白人郊区选民对他感到沮丧,削弱自己的这部分票仓。

其实,特朗普参选和执政以来,因言行引发的种族歧视争议可谓常有常新,而结局如旧。这个“如旧”,或可用八个字概括:“尝到甜头,未吃苦头”。

因打种族牌而屡获政治收益,这使得特朗普养成对种族牌的某种依赖性,而不会特别忌惮引发争议的双刃剑所带来的高风险,更不会顾忌“精明”的竞选策略可能加剧社会分裂的后果。

况且,对美国选民,包括多数民主党选民来说,决定投票意向的最重要因素始终在于经济。近期民调还显示,多数少数族裔民主党选民最关心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就业机会和收入改善。

如美国选举分析人士所言,选举关乎选择,取决于对选民什么最重要。2016年大选时,成千上万的共和党选民感到除了投票给特朗普“别无选择”,如果民主党不能推出合适的候选人和采取合适的策略,这一情景可能重演。

 

3

种族争议正在撕裂美国社会


 

2019年是第一位奴隶被带到美国400周年。

实际上,美国建国早期,多位总统蓄过奴,即便二战之后,包括尼克松和里根,不少美国总统私下都曾发表过种族歧视言论。但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民权运动以来,鲜有像特朗普这样公开、主动、频繁发表涉种族歧视言论的总统。

不仅如此,联邦机构“美国公平就业机会署”(U.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 网站明确地将让少数族裔“回(祖籍国)去”列为典型的工作场所非法骚扰用语。在美国职场,任何人如公开这样讲,不仅可能丢掉饭碗,还可能触犯就业歧视法规。

简言之,换其他人,这样做无异于自绝前程,但特朗普不断“越红线”“趟雷区”,结果不仅以“黑天鹅”姿态赢了大选,而且迄今为止每次打种族牌总体上似乎只见受益,未见损伤,一再玩火却未被真正烫着。

共和党选民的支持率经常高逾九成,非裔支持率虽长期滞留在8%左右,却也未见更低,有时甚至能升至两位数。

6月底迈阿密民主党首场预选辩论会场外,还出现打着“非裔美国人支持特朗普”标语的示威人群。特朗普的种族言论不管激起多大的批评声浪,对他似乎都“毫发无损”,对此,很多美国人也大惑不解。这种奇怪现象客观上又反过来加剧了美国社会左右两翼,民主、共和两党选民间的隔阂和分裂。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7月30日发布的相关民调显示:51%的美国选民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45%认为不是。考虑到误差率为3至4个百分点,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和不这么认为的美国选民几乎各占一半。

如果进一步细分种族、性别、党派,可以发现,大多数少数族裔、女性和民主党选民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而逾半数白人、男性和共和党选民不这么认为。其中,高达80%的非裔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59%的女性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而55%的男性认为不是。

另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最新民调,近九成美国选民认为美国因种族出现分裂,多数选民认为民主、共和两党对何为美国人的定义看法不同。

这些数据意味深长。美国社会因种族问题分裂的背后,除了奴隶制历史根源、社会体制“系统性的”种族不平等现状,还有美国当代人口结构变迁趋势——白人到本世纪中叶将不可避免地失去美国人口多数地位这一大背景。

加上随着两党政治的极化,身份政治日渐盛行,没有多数族裔的美国社会将继续成为“移民大熔炉”还是日渐变成“多元马赛克”,不确定的前景迫使美国人重新寻求“我们是谁”的答案。“白人危机”“白人焦虑”不时见诸报端,这是2016年大选中“另类右翼”吹响集结号的重要因素。

由此,2020年大选,恐怕也将难以摆脱“分裂大选”的命运。如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唐娜·布拉齐尔(Donna Brazile)所说,种族牌是一种分裂的、两极分化的老式战略,在短期内可能获得回报,但从长远来看,它正在破坏美国,撕裂美国社会。

在特朗普看来,民主党人过于频繁地称他为种族主义者,使这个词意义被稀释。7月30日在接受C-Span 访谈时,特朗普说:“他们(民主党人)没别的可说就用这个词……但对我来说,他们很难摆脱它,而且他们也没有摆脱它。”

特朗普这段话至少有一点是真相,包括民主党在内,整个美国,没有摆脱种族主义,并且在未来相当长时期里仍将深受其折磨。美国社会因种族问题而分裂,将是2020年大选的重要底色之一。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