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微视点:重磅!这是一篇会刷新你对美国认知的深度长文|2019-12-31

2019年12月31日09:44:11 发表评论

前方高能预警,这是一篇会刷新你对美国认知的深度长文,虽然篇幅较长,但绝对值得一读!现在对美国的分析文章太多,但多数都是盲人摸象或只看到表面,这篇文章目光如炬、视野宏大,作者用如椽巨笔和极其广博的知识面,一语戳破了美国的真面目,堪称治愈“恐美症”、“媚美症”的一剂良药!以下为正文。

这是一部获得奥斯卡六次提名的美国著名导演艾朗·拉索(Aaron Russo)制作的纪录片。

该片在2006年戛纳电影节放映时引起了观众的强烈震撼,片中揭露了控制美国货币发行大权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真实面目——一家由几大财团控制的私人中央银行。

然而,这部电影在美国上映后不久,导演艾朗·拉索就神秘死亡,该片采访的法律顾问当时也被判入狱13 年。

该片的震撼之处在于它揭露了一个与西方媒体宣传完全不同的美国政府及其背后的金融势力,遗憾的是,全美3000多家影院,只有区区5家小影院敢于放映这部在网上反响强烈的影片;另外号称“自由开放民主”的美国学术界和主流媒体,对于控制货币发行权的美联储的性质和来历,历来只字不提,并成为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禁区”。
 
但是,当这部大片被放到互联网上之后,在美国还是产生了巨大影响,数百万人下载了该片,参与评分的人几乎一致给出了最高评价。
感觉视频太长也可以阅读下面内容,全面解读美国和西方:
 
“美国的制度体系给金融资本集团提供了肥沃的成长土壤,谁得罪了美国的资金融本集团,谁就得去死,无论你是总统还是平民学者,在美国这片土地,金融资本集团利益不容挑战,普通人永远只是资本的生产工具!”
 
如果你认为是美国操纵着世界,那么你们错了,美国这个国家以及美国总统,不过是少数金融财团的傀儡,在金融财团的眼里,利益是没有国籍与民族之分的,为此他们操纵发生了美国南北战争(解放黑奴只是表象)操纵了两次世界大战,世界在他们眼里,就是圈养的羊群,每隔一段时间例行一次“剪羊毛”而已,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操控世界让资本世代传承,奴役全人类!
 
当他们已经获得了世界决大多数国家的货币发行权后,中国这个当今世界仅有的几个有货币发行主权的经济大国,就成为他们最后的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使用一切手段!
 
01
操控美国的背后势力
是中华复兴之路上的终极敌人
 
“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梅耶·罗斯切尔德(银行家)
 
“如果美国人民最终让私有银行控制了国家的货币发行,那么这些银行先是通过通货膨胀,然后是通货紧缩,来剥夺人民的财产,直到有一天早晨当他们的孩子一觉醒来时,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和父辈曾经开拓过的土地。”
——托马斯·杰斐逊(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 
美国总统英勇的与金融银行巨鳄进行了200年的殊死搏斗,伤亡率超过了诺曼底一线的美国士兵,但是始终无法把货币发行权夺回来。中国其实已经在进行一场保卫中国的战争,只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而已,而我们的对手并不是那些“美国人”,而是他们背后的那个庞大的集团。
 
美国和美国社会的真正玄妙,只在美联储身上。想了解美国不一定非要去美国,只要把美联储这个机构弄懂了弄通了,美国就毫无秘密可言。
 
 

真相一:

美联储挂着联邦和美国央行的名头,其实却是一个私人银行家和大企业集团的组织,也就是说是纯粹的私人组织,不受政府控制。美联储所有的高层都是这些集团的首脑,然后美国政府从这些首脑中“任命”主席。

真相二:

每一张美元,都是出自美联储之手,而不是美国政府,美国政府没有发行货币的权力,只有发行国债的权力。
 

真相三:

所谓美元的流通,不过是美国政府向美联储“贷款”美元这张绿纸,让他作为货币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流通,而以美国国债作为抵押。
 

真相四:

美国人民每年交纳数量最多的税是个人所得税,而这些钱没有进政府的腰包作为财政预算,而是直接进入美联储的帐户,作为美国政府“贷款”美元使用的利息。
 
美联储以“独立”和“制衡”为基本原则,独立是相对于政府而言,最为世界称道的是人事独立与预算独立。虽然该局的七名理事(包括主席、副主席在内)要由总统提名,并需经参议院同意,但长达14年的任期,和连选可连任一届的规定,与终身制并无质的不同,在位长达二十四年,相当于五任总统任期的总和。有人从美国总统的任期上,简单推定美国社会的政治属性,那是因为他不了解美联储,一旦了解了美联储,他就会重新诠释美国和美国社会的政治属性。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众议员赖特·帕特曼担任众议院银行和货币委员会主席长达40年,居然不知道美联储的主人是谁。这就好比中国人大财经委员会主任不知道中国人民银行的拥有者是谁。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中国,那会成为笑料,但在美国,从美联储诞生那天起,美联储背后的主人们,就是美国社会生活中讳莫如深的话题。美联储诞生将近一百年了,在这一百年里,美国诞生了几十位总统,这些总统可以知道世界上一切他想知道的秘密,唯独美联储属于谁这个秘密,他不能知道,也不应该知道。
 
赖特·帕特曼担任众议院银行和货币委员会主席的后20年里,他一直试图揭开那个或那些神秘主人的面纱,他无法容忍身为众议院银行和货币委员会主席,却不知道美联储究竟属于谁这样的现实。这不但是对自己的亵渎,也是对美国法制社会、法制精神和美国人民的强奸。为此,赖特·帕特曼不断提出提案强烈要求废除美联储。
 
2007年,赖特·帕特曼的努力终于得到了部分回报,一本叫做《美联储的秘密》的书,彻底揭开了美联储的神秘面纱。书的作者尤斯塔斯经过近半个世纪的调查研究,终于得到了12个美联储银行最初的企业营业执照,上面清楚地记录了美联储的股份构成。到1983年,美联储的持股比例是:花旗银行15%,大通曼哈顿14%,摩根信托9%,汉诺威制造7%,汉华银行8%。六家银行总共拥有53%的股份。这意味着,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的主宰权,就攥在这六家银行手里,美国总统仅仅是个形式上的摆设,只要他们不同意,总统签署的任何法律文件都形同废纸。
 
“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美国银行家梅耶·罗切斯尔得的话一语道破天机。
 
美联储的私人性质说明了三个问题,一是美联储根本就不能代表国家;二是美国政府既没有货币发行权,也没有任何储备金;三是美元并非美国国家法定货币,而是私人银行印制的流通券。这实际上等于说,美国政府花的钱,都是来自私人银行的贷款,贷款的抵押物,就是国家税收。那么毋庸置疑,无论美国政府还是美国公民,一年到头所作的一切都是给美联储的股东们创收。
 
02
美国的本质:
一家伪装成国家的公司  
 
美国是个超级庞大的托拉斯,这个托拉斯的名字叫“美联储”,在行政上它实行二元制管理,一是有两个平行的最高行政机关,即联邦政府和美联储;二是有两个行政元首,即美国总统和美联储主席。 
 
美联储股东们的聪明之处是,为了避免人民反感,在形式上把总统宝座交还人民,但在总统选出程序上限定,一是必须由人民选出的代表来行使选举权,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左翼政权在美国的出现。其次,为了防范这些总统就任后不听招呼,这些股东们就搞起了强大的院外集团,形式上不参与政治,但轰炸式的恩威并施、晓以利害,除罗斯福外,还没有哪个美国总统能“用不着讨好美联储”而得好报。
 
当然,美国总统和美联储主席都是美联储股东们的雇员,但总统是临时工,美联储主席却是长期工,如果听话,可以干上24年。美联储主席这种近似于终身的体制有三大好处,一是保障经济政策的连续性,二是这个政策对下届总统构成既成事实,想改也难,三是在个人影响力上远远超过总统。
 
从1980年代开始,美国社会的独立学者就呼吁美国总统实行直选制,但应者寥寥,很明显,代议制才符合这些股东们的利益,否则一旦实行直选,委内瑞拉的政治就可能在美国上演,具体地说,很有可能在美国也冒出一个查韦斯来。这对美国人民当然是福音,但对于美联储的主人们却是个永久性的灾难。两院制与其说是美国制宪会议代表对全民民主的不信任,毋宁说是美联储股东们对全民民主的不信任。
 
理论上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如果美联储的股东们为了各自利益兵戎相见,美利坚联邦在一瞬间就会四分五裂。理论上美国总统当然是军队的最高统帅,但国会如果不拨付预算,总统手中一分钱都不会有。国会被认为是解决国内冲突的主要机构,美国宪法第一条第八款到第一条结束的条文赋予了国会在制定政策中所必需的权力,其中之一就是镇压叛乱和击退侵略。
 
问题在于,如果国会不作为或纵容这种分裂,总统想不袖手旁观也不可能的。最要命的是,一是国会拥有推翻总统否决的权力;二是众议院有权提出财政案和弹劾案,有权在特殊条件下复选总统。不错,从议员的选出程序上看,议员应该代表人民的意志,因为众参两院的议员都是直选产生的,但事实上所有的美国公民都明白,议员只对赞助商负责任。严格意义上说,议员既不完全代表国家,也不完全代表所在选区或者州的选民,而是代表两者之间的混合体。至于这个混合体是什么,美联储的股东们无不心知肚明。
 
到这里两个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一是美国的法律是个私人的东西,它并不能主宰国家的命运,真正主宰国家命运的是美联储股东们,因为法律的制定者是国会。二是美国军队的私人属性隐隐可见,本质上跟大企业的保安没有任何不同,这意味着从1914年美联储创立以后美国对外发动的所有战争,都直接相关美联储股东们的商业利益,在道义上没有任何正义可言。同时也为美国容忍黑水公司的存在找到了法理根据,既然联邦政府的军队就是为商人服务的,那么注册商业性质的杀人公司也就是合法的了。
 
19世纪九十年代,在美国历史上具有分水岭的划时代意义,此前的美国代表着平等、公正、自由,此后的美国是官商一体。官商一体的结果是,国家和人民财产被少数人瓜分,但美国大商人并不满意这个结果,于是在十年以后,美联储诞生了,这等于他们已经买下了整个美国。
 
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虽然把99%的国有企业卖给了私人,但银行是国家的,土地、河流、矿产资源是国家的,同时还有很多大型的国有企业。美国唯一属于国家的财产就是公路、铁路、桥梁,再加上阿拉斯加州全部土地。这意味着,最好不要跟美国政府做生意,因为他几乎就没有偿付能力,也没有任何何以用来抵押的物品,虽然阿拉斯加属于政府,但美国法律禁止用国有土地作抵押。
在与美国打交道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美国总统,甚至也可以绕开美国国会,直接跟他们后面的“上帝”打交道就足够了。我们根本用不着在谈判桌上跟美国代表浪费口舌,只要美联储的股东们认可,实力强大的美国院外集团,会先期替我们做好一切。我们也用不着担心美国强大的军事和科技实力,因为我们与美国的关系,并非国家与国家的关系,而是一个国家与一个大企业之间的关系。所以在研究美国的时候,我们只需从商业原理上分析、判断并得出结论就足够了。
 
03
阵亡率比诺曼底士兵
还高的美国总统
 
最近一百年里,数位美国总统矢志不渝的要把货币发行权从美联储股东们的手里夺回来,但付出巨大的牺牲,包括被暗杀、刺伤,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林肯同志的光辉事迹早已不用多说,他废除奴隶制度等等,但是恐怕不为人所知的是,他所提倡发行的“绿币”大概是打破美国银行家发行货币的第一次尝试——为了防止内战让美国人民再次被加上一屁股的债,林肯同志以国家信用为基本发行了“绿币”,企图结束银行家对美国的经济控制。于是他挂了,而绿币随即被废除。
 
对于约翰·肯尼迪同志的贡献,大多数人恐怕并不了解其签署的总统令11110号,发行白银券,以美国的白银储备为基础以白银券来结束银行家们操纵的美圆体系,当然,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谁才是老大,于是也挂了。而总统令11110号和白银券之后也被废除。
翻开美国历史,在美国历史上先后有7位总统在任上挂了,还没计算死掉的参议员,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于是翻开美国金融史我们就不难发现,这些挂掉的总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准备在货币上做点文章。当然,也包括一些没有挂掉的。
1835年1月30日,美国第7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在国会山参加一位议员的葬礼,一个英国的油漆匠昂首阔步走到总统面前两米的地方,从容的拿出手枪开火,但是不幸的是子弹炸膛,没能射出。军人出身的安得鲁总统急忙拿起手杖自卫,和凶手打在一起,这时周围的人才上去“制服”凶手。接下来的审判中,该凶手被判明有“精神病”于是逃脱了法律的严惩,至此以后每当刺杀总统失败,刺客就变成了“精神病”而没有得到任何审判(比如里根被刺)。
 
天知道美国怎么那么多疯子,天知道怎么只有美国的疯子可以完成无数恐怖组织费劲心机都无法完成的任务——刺杀美国总统。只是人们知道一点,安德鲁·杰克逊总统企图建立独立的美国财政体系,彻底摆脱银行家的经济控制,他死后墓志铭上只有一句话,“我杀死了银行”。
 
于是,美国总统英勇的和金融银行巨头进行了200年的殊死搏斗,伤亡率超过了诺曼底一线的美国士兵,但是始终无法把货币发行权夺回来。所谓的自由和民主,没有了货币的支持也就成了一纸空文。美国人民欠美联储的债务为44万亿美圆,而这笔债务只会越积越多,永远没有还清的那天。
 
当然在美国你可尝不到欠债当大爷的滋味,在那里,欠债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当孙子好了,由于经济完全被这些银行家的资本控制,所以他们让谁上台就让谁上台,想让谁担任什么职务就可以担任什么职务,美国的政治,外交,军事,经济完全被控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影子政府”。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政府,他是一个庞大的赢利性组织,所有的目的都是获得更多的利润。

再让我们翻开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政府高层的人员名单,看看他们的履历:

我们首先介绍的是有“美国中情局之父”之称的艾伦·杜勒斯,于1953年担任中情局局长,任职11年,彻底让中央情报局成为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不,是情报组织,其丰功伟业让人赞叹,让我们看看他的履历:
1916-1926,担任外交工作。
1926-1943,进入美国垄断水果公司——联合水果公司
1943-1953,担任瑞士情报站负责人。
1953年担任中情报局局长。
 
此人最大的功劳莫过于在上任1年后也就是1954年,危地马拉政府总统阿本斯和联合水果公司在土地和财产上产生纠纷,于是1954年中情局策划了危地马拉政变,这位民选总统被中情局推翻了,当然这位总统既不是共产主义者也不打算投靠苏联或者对美国不利,这场政变也对打击苏联和维护美国国家利益无关,只是为了联合水果公司的利益。
然后是著名的布什父子,这父子天生跟伊拉克过不去,老子打完了儿子继续打。先说说老布什,我们省略掉那些过场直接看精彩的地方:
二战结束后退伍,进入耶鲁大学攻读经济学,1948年获经济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到得克萨斯州经营石油业。
1951年与人创办布什-奥弗比石油开发公司。
1953年至1959年是扎帕塔石油公司的创办人和董事。1956年至1964年是休斯敦扎帕塔近海石油公司总经理。
……
1976年至1977年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后任赖斯大学副教授,并在得克萨斯州经商。还是达拉斯、伦敦、休斯敦等地第一国际银行和一些公司的董事,也是哈特基金会会长。
 
发现了什么没有?在美国无论是是当中央情报局局长还是总统,他们的履历上必然有在经济界浓厚的一笔。当然,他们的政策也大多跟经济上的履历挂钩,只不过他们最共同的地方就是他们都不过是美国巨大经济集团手中的棋子,为了经济集团的利益不惜不断的颠覆别人的国家,甚至发动战争武装侵略。
在中国,我们最讨厌的就是官商勾结,而在美国,人们不必担心这点,因为官就是商,商就是官,只是一个头衔不同而已。这些大财团的总裁合伙人摇身一变,就可以掌管CIA甚至整个国家,当然他们在自己公司的股份从来没有动过。是为了那年仅30万美圆的总统年薪为美国人民效力?还是为了从经济集团那里获得取之不尽的金钱为他们效力?
曾经有过一篇《死于贫困的美国总统》,但是可惜,自从第十八任总统尤利西斯·格兰特之后,后来的美国总统却再也没有贫困的威胁,那么是谁把他们从贫困中拯救出来的呢?
 
美国的经济集团控制了整个国家。正如马克思所预言的,经济集团的唯一目的就是聚敛财富,而资本主义的手段就是掠夺,掠夺,不断的掠夺。于是,美国这个庞然大物就成了他们掠夺世界的巨大战车——既可以为他们挡风遮雨挡子弹,又可以打着国家的旗号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和赤裸裸的武装侵略。而美国的政府不过是他们的傀儡,人民不过是邪教信徒般可以肆意驱使和牺牲的廉价低值易耗品。只要有利益,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美国和美国人民哪怕世界人民的利益,即使是同胞也不例外。
 
希特勒并不是个反犹主义者,起码在他的前半生是这样的,他是中立主义者。但是当他走上德国政治舞台后,发现在德国经济萧条的时候,每7个德国人中有6个失业,生活在贫困和饥饿中,而犹太人的银行家和金融家却依然在大发横财,并且控制了整个德国的经济,包括货币发行,他们可以收买议员,让他们为自己的集团继续敛财,于是他发誓要把这些犹太人的“既得利益集团”铲除。当然后来这种心理的扩大,导致他成为一个种族清洗主义者。
 
但是他夺回了德国的经济权利和国家权利,并且在华尔街的支持下仅6年就完成了战争准备。而支持他的是国际清算银行——美国银行家和大企业共同组建的庞大银行组织。甚至在二战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大量来自美国的货款依然通过瑞士的国际清算银行进入德国的帐户,帮助他们继续把战争维持下去(因为美国还没准备好,而德国不能在美国准备好前就被打败)
“纳粹政府有8500万瑞士金法郎存在国际清算银行,该银行大部分董事都是纳粹官员,而美国人的金钱却一直流向那里。”
——众议员约瀚.靠斐(1944年1月)
 
04
美国这个国家不过是金融资本集团
谋取暴利的便利工具
 
很多美国人很奇怪,他们本身心地善良,喜欢帮助别人,同时还“热心援助”其他国家,为什么他们还被全世界人民所憎恨?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正是他们充当了金融集团的打手的角色,才被世界所厌恶。
同建立巨大的殖民地国家不同,美国的幕后是银行金融王朝统治,所以他们的手段也有别于一般的老牌殖民帝国。尤其是在21世纪的今天,他们敛财的手段可谓与时具进,日新月异。尤其是面对寻求发展的第三世界国家,美国人张开了他们的血盆大口。当然不会再是单一的战舰大炮,他们有个好听的名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亚洲发展银行”。接下来就像星球大战三部曲一样完美:

第一步:

派遣“经济刺客”。这些经济刺客无论是哪个街头招募来的,履历上一律都是美国名牌大学经济学的教授专家。这些人打着帮助经济规划的旗号,让这些国家的政府听信他们的花言巧语,相信自己国家需要建设大量的项目,接着他再游说该国主要决策者,从美联储、世界银行等他们控制的组织里大量贷款,去建造那些可能用的上或者根本用不上的大型建筑,并且许诺可以给这些决策者巨额的贿赂和回扣。
 
最有意思的例子,当他们计划给印尼政府贷款修建大型水电站的时候,所有的工程师都置疑印尼在未来100年里是否需要用到这么大功率的水电站,也反对其对环境的破坏。于是为了说服印尼政府,他们找来“经济学家”预测印尼未来经济发展的速度,其中预测只有8%的被炒了,预测每年达到19%的提升了。于是他们得到“结论”——由于印尼发展速度过快,电力需求也会越来越高所以这样的大水电站是必要的。

第二步:

对方一旦同意贷款,则要求他们用贷款的钱聘请“美国公司”(实际是他们旗下的相关公司)来承接这些工程。“实际上只是把自己的钱从左口袋里拿出,经别人的手放回右口袋。”

第三步:

工程完工,皆大欢喜,当然,那个国家需要把几十年国民收入统统用来换债务,包括巨额的利息。如果你还不起,那对不起了,你作为抵押的大型国企,银行,甚至土地都会被他们一点不剩的拿走。
 
完美的空手套白狼。
 
当然,他们最害怕的就是那些“无赖国家”、“流氓国家”。比如这些国家死心塌地就是不贷款,或者拒绝偿还高额利息,然后就该“美国人民民主专政”了,否则养活那么多美国人做什么用啊?

第一步:

以CIA为主体,散步谣言,支持反对派,发动颜色革命,强行将“无赖”“流氓”的领导人赶下台;接着,再由CIA秘密支持的这些洋奴来找他们贷款,出卖国家利益。
 

第二步:

当行动1失败后, 派杀手直接干掉该国领导人,敲山震虎,给他的继任者提个醒。
 

第三步:

当行动2失败后,那么所有的媒体突然发现该国领导人犯有“种族屠杀”“压迫民主”,受贿等等一系列反人类罪行;然后,“正义”的美国大兵会把这个国家先炸平,然后上去活捉该国总统,抓回去关起来或干掉,扶植一个言听计从的傀儡政府。
于是第三世界国家从西方殖民者手中刚刚独立,就接着被“经济殖民”背上了需要偿还几十年甚至百年的巨额债务。为此,他们必须拿出本应用于国内发展,教育,医疗,经济,军事的钱来偿还这些债务。当他们偿还不上的时候,只有拿自己抵押的东西来送给这些美国银行家,包括当地银行,企业,土地等。
 
为什么战火后一片瓦砾的中国在封锁中能够迅速崛起?而同样没有经受战火的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无论怎么发展,却始终无法摆脱贫困?你可以看看他们全国上下努力创造的财富,都到了谁的腰包里?他们的经济被谁操纵着?他们可以看见无数大型的工程在建造,但是富了的永远是那少数人,大多数人依然贫困……
 
当然,以上这种方法,最关键的前提就是你要掠夺的对象的制度符合你的要求。假如你的金融制度还不符合,那么他们的说客又会来推销“美国完美的经济制度”。
 
美国人喜欢独裁者——假如这个独裁者是可以控制住、无限的找他们贷款、然后拿国民利益去偿还的话——无论他是喜欢种族灭绝,还是吃人肉,他都会被美国的媒体称为“民主国家的典范”。
 
当然美国人更喜欢民主制度,因为国家权利的分散,僵化的法律体系,为了上台不择手段、甚至私下里可以向任何人摇尾乞怜的政党,以及为了保护本党派的利益不惜牺牲国家利益的特性,都方便美国庞大的金融帝国进行实际上的控制。
 
美国人反对独裁,因为不管独裁者如何,作为国家的统治者,他有可能为了本国国家利益,拒绝美国的“援助”和好意(独裁和爱国是两个概念)。于是这位独裁者铁定要死在美国人的手里,无论是刺客还是美国大兵的坦克。
 
美国人也反对民主,因为有的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可以排除一切党派的概念,全心为国家利益而努力。于是也就注定了这样的“民主”是不可能长久的,不是被“更民主”的人推翻就是被山姆大叔的陆战队做掉。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精神分裂的结果呢?看看美国媒体背后用金钱支持的他们的集团就明白了,即使他们向戈倍尔发誓“我们的新闻是自由的。”
05
金融帝国的最大威胁——中国
资本巨头有一个纯天然的敌人,当马克思揭露出这些“资本主义本性”的时候,他已经在历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没有什么比银行家们和金融家们更加害怕这种理论——国家控制经济、国家控制金融、防止银行业和金融业左右国家,世界金融帝国的梦想在瞬间崩塌。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当共产主义理论出现的时候,世界对他的恐慌远大于君主立宪制的复辟。所有企图尝试这种制度的国家都遭到了一切手段的打击。或许在今天,这些理论已经被大部分普通人所淡忘,即使是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我们,但是在大洋彼岸,有那么一群人却没有忘记,而且决心付出行动。
当索罗斯代表金融集团制造亚洲经济危机的时候,我们记住了他。但是或许大家并不知道,他直接参与了解体苏联的行动。因为他早期的头衔是“慈善家”,专门在东欧和前苏联发表关于“极端个人自由主义”、“经济自由主义”的演说,得到了美国国会和当地人的赞赏。
 
也赶上苏联的运气不好,遇上一个大脑刚被门夹过的领导人,在野心家叶利钦(注:前面是戈尔巴乔夫跑第一棒,叶利钦是接力跑)的辅助下,把这个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给拆了。于是银行家们欢呼雀跃的同时,还没忘记去侵吞前苏联庞大的资产,于是一群“经济专家”蜂拥前往俄罗斯,瞬间让前苏联遗留的庞大资产转移到那些国际银行家买办的手里……
不过不得不说,世界经济集团在前苏联,利用对手的低能和白痴,打了一个大胜仗。于是他们把目光再次转向中国,中国才是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国家……
当司徒雷登看到人民解放军的军队从楼下通过的时候,他没有走,留了下来,后来被写进了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一些不明历史真相的群众引以为据,说毛主席当年凭借一时的意气断送了中美建交的契机。但是当年司徒雷登留下的原因则是,“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其实很简单,假如共产党取代了国民政府,那么债务也应该继承,这是西方经济集团的算盘,总之,他们不能有坏帐。
 
但是毛主席不是老蒋,不会为了让华尔街的金融家们高兴,就让人民共和国刚诞生,就平白无故背上十辈子都还不完的外债。所以司徒雷登必须滚蛋。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废除不平等条约——中国的经济终于可以重新开始,而不是从一个无底洞中绝望的缓慢往上爬。当然,美国最心疼的不是蒋介石政府的溃败,而是那些天价的贷款永远无法要回。因为,逃到台湾的蒋介石凭借一个小岛永远无法偿还那些债务……于是新中国就在一片敌视的封锁中傲然挺立着,用自己的手去建造自己的国家,无论路途多么困难。
毛主席有句话:“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是真理。
 
改开给了他们这个机会,有机会让外资进入中国,也有机会合法的雇佣中国的“买办”来帮助他们进行活动。但是他们却很不高兴,为什么?因为在中国始终有一个党站在他们上面,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防止他们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的经济掠夺,无论你如何钻法律的空子,无论你如何花言巧语,也无法随心所裕的行动。
 
当然,他们可以用大把的钞票收买一些官员,但是无法用钱来控制住整个国家。即使投入再多的钱,中国的支柱产业,钢铁,军工,资源等都被牢牢的控制在国家手里。他们担心,党是否会用他们手中的权利越过法律来强行制止对中国的掠夺,这确实让他们坐立不安。
 
于是,他们会用上一切可能用到的手段,来瓦解这个可以威胁他们敛财的国家。那些在前苏联用过的和没用过的手段,那些可能奏效和不太可能奏效的手段全部用上:
他们可以在美国国内,扶植那些疯子、甚至西藏的奴隶主和新疆的恐怖分子,用所有的媒体不遗余力的打击中国,把中国描写成一个“邪恶帝国”,甚至不惜用冷战的手段来对全世界进行“社会主义威胁”的反复宣传,以达到丑化孤立中国的目的;当然,他们时刻也不会忘记对中国的“民主”教育,收买一些败类,让他们不屑余力的进行宣传,指望这种“愚公移山”的行动或许会在哪天能够取得成效,让他们可以像在前苏联那样解决社会主义问题的同时再大捞一把。只可惜他们忘记了,中国是喜马拉雅山,高度每年都在增加……
 
06 
美国内部的激烈斗争:
纯种白人VS犹太财团  
 
在美国,犹太人并不像有些人宣扬的那么牛,什么都占统治地位。犹太财团看起来风光,但一直都饱受歧视。所谓犹太人垄断一切根本就是一种误导。08年金融危机时倒闭的贝尔斯登、莱曼兄弟等公司都是著名的犹太投行。这可是亲兄弟。好不容易渗透的保险巨头AIG也几乎倒闭。犹太财团的势力实际上已经大为缩水。美国各种资本势力之间为了利益不停的在明争暗斗。
在美国,像摩根这样的财团即所谓的WASP(纯种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才是占主导地位的。其他族群的人要想往上爬,一般都要靠上WASP。由于自己在美国人口中比例越来越低,WASP也很注意吸收其他族群的优秀分子和世家大族。渐渐的,其他族群跟WASP通婚的受过良好英式教育的上流社会人物也为WASP的圈子所容纳。但没有跟WASP通婚的其他族群中人,在政界混就很困难。
 
2016年美国大选就是犹太财团和WASP财团的博弈,支持希拉里的华尔街大佬、媒体、硅谷高科技企业等都明显是犹太人的势力。而川普背后的势力虽然没有浮出水面,但背后支持的势力就是WASP财团。
 
19世纪30年代,美国就象中国现在一样大搞基础建设。但美国当时很穷,需要向欧洲银行借钱。当时美国在世界的地位就跟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一样,属于投资风险比较大的地方。大部分欧洲银行都在观望。德国犹太银行家和本土的德国犹太移民银行家却觉得是个机会,大力支持美国的铁路和运河建设。结果当然是获利甚丰。
 
罗斯柴尔德银行纽约分支机构、莱曼兄弟公司、高盛公司、库恩勒伯公司是这次投资或者说投机的主要参与者。这些犹太人和犹太银行都在这波投资中发起来了。虽然这些人有的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外围,有的是小商小贩出身,但据说这些家族在这次风险极大的投资中结成了生死联盟,以后一直抱团打天下。接着南北战争爆发,犹太人Judah P. Benjamin先后出任陆军部长和国务卿。这几家子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很快都发了大财。
 
而通过这次战争洛克菲勒和摩根等家族也跟着崛起。经过又一次合伙发财,高盛等这几家犹太人关系更密切了,就象大部分联盟一样,他们很自然的互相联姻来巩固关系,最终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犹太网络。这个不断膨胀的财阀家族联盟叫做“咱们一伙”(Our crowd)。
 
这些家族很多开始都直接或间接的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打工。事实上当时多数美国像样的银行都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投资,甚至摩根家族都要看老罗家的脸色。不论在南北战争和战后的铁路大战中,罗斯柴尔德家族都给了“咱们一伙”很大的财力支持。当时老罗家很有点西方金融界总瓢把子的意思。
 
不过“咱们一伙”之所以可以崛起,并不是他们比罗斯柴尔德家族和摩根家族厉害或钱多,而是他们的组织形式比较独特。罗斯柴尔德家族发展模式是一种“伞状”模式。即以自己的银行为中心,以投资的方式向外辐射。所有投资的企业都直接跟中心打交道,以保证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控制。
 
摩根家族的发展模式则很有WASP特色。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扩张是一种典型的帝国模式改进型。早期的帝国是链式发展模式,都是先征服一个地方,然后利用这个地方的资源武装这里的精壮再去征服下一个地方。这样滚雪球一样的不停征服下去,直到打不动为止。这种链状发展模式被盎格鲁撒克逊人改进了。借助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和武器的代差,大英帝国先是沿着几条链路进行扩张,然后再从这些链条的节点发出一些叉来,形成树枝状的发展模式。
 
摩根家族为代表的WASP财团,也是以这种树形模式来扩张。即先是通过自己的公司控制一些子公司,然后这些公司再继续分出孙公司或者收购、控股一些孙公司。就这样象树枝一样蔓延下去。这种模式显然要比伞状模式发展的快。不论“伞状”模式还是“树状”模式,都有个核心来控制分支机构。而分支机构之间联系较少,相互持股的现象更是少见。这样便于核心控制各个分支。
 
但“咱们一伙”则是个很松散的家族联盟,不象罗斯柴尔德家族和摩根家族那样有个核心。这个网络里每个家族别说跟人家老罗家比,就是跟摩根家比,都差了老辈子了。但老罗家就象老虎,很厉害,但只是单打独斗,太封闭。
 
而“咱们一伙”是家族联盟网络,他们相互之间有婚姻和经济关系。整个网络就象鸟群和鱼群一样。并且他们这个网络不断扩张,不断吸收新人。虽然没有一个大龙头指挥,但是由于利益悠关,整个网络可以自动对外界产生反应,每个家族每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集体行动,就像鸟群和鱼群一样,遇到危险时他们会共同抵御。
 
虽然单个家族甚至单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但共同的利益、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集体认同感和文化传统会让整个网络集体行动,就象一个生命体一样。如果那个人或者家族试图逃避,就会受到周围的网络成员的压力。“咱们一伙”这个网络的触角遍布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犹太社会中上层。一个成员如果不为网络所容,那就只好跑到中国来教英语了。
 
通过这种传销式的姻亲和师徒关系,“咱们一伙”网络不断补充新血,任用人才,几乎控制了整个美国犹太社会,或者说小半个西方经济。这个华尔街的家族联盟算是美国犹太网络的核心部分,因为网络的其他部分大多是靠他们的资金支持发展起来的,在经济上对他们有一定依附关系。而这个家族联盟本身也是由网络构成的。他们经常凑在一起协调,很多决定世界经济的大事就在周末聚餐会或者舞会上的闲谈中酝酿并决定下来。
 
有了钱就要开始谋取社会地位,中国的富人发了财后,一般都会想做作政协委员。不过在美国犹太财团不但享受不到这样的制度优越性,还备受歧视。但他们就改变策略扶持“自己人”当议员作高官。当然他们不光对政客们大量捐款,还参与社会活动。
 
但是在WASP巧妙引导下,让很多人觉得犹太人喜欢通过行贿来操纵政治,于是把对政府的不满也转移到他们身上,犹太人做的善事也被选择性遗忘。
 
犹太人一直想找机会改变这种被动局面。很快机会来了。上个世纪美国经济大萧条后上台的罗斯福总统大刀阔斧改革美国金融体系。这就触动了原有大银行的利益。WASP的大银行开始给罗斯福总统下绊子。
 
犹太社团抓住机会坚决支持新政,并成为民主党基层组织“新政联盟的中坚力量。罗斯福总统于是扶持犹太财团来对付WASP在华尔街的势力。1913年“咱们一伙”成功的废掉了J.P 摩根和他的女婿小约翰·洛克菲勒把持的中央银行,以勒伯家的女婿保罗·沃伯格(Paul Warburg)主持建立了大名鼎鼎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保罗·沃伯格,美联储的总设计师,第一任美联储董事,曾任罗斯柴尔德银行高管,后被勒伯家招了作女婿。)
保罗·沃伯格
虽然摩根等WASP的大银行也是美联储的重要出资人,但以后美联储主席多由“咱们一伙”指派。一开始还遮遮掩掩的派其他族群的人做,后来干脆就直接推犹太人。历任美联储主席中犹太人占了29%,其中包括前任主席格林斯潘,伯南克和现任主席耶伦。这对日后犹太财团的发迹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就这样,犹太财团通过控制美联储控制了美国,白人WASP则控制了另半壁的经济和美国政府。两大财团于是完全掌控了美国这个最强大的掠夺机器和战车,从而控制了全世界。美国这个庞然大物就这样成了他们掠夺世界的巨大战车——既可以为他们挡风遮雨挡子弹,又可以打着国家的旗号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和赤裸裸的武装侵略。
在金融资本掠夺全世界的过程中,中国的崛起成为最大的障碍,因为中国这个有强烈自主意识的独立主权大国,不仅自身拒绝金融资本的肆虐和控制,而且随着中国模式的输出和复制,金融资本控制的版图日渐式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帝国主义必定是亡我之心不死!
从一带一路、亚投行、金砖银行到人民币原油期货交易等等,我们一步步走来,看似很慢,其实进展远比我们想象的快。

只是可惜,依然有各种公知和跪族在说,我们究竟要拿什么来打赢这场中美对抗之战?很庆幸,我们生于这个伟大的时代,进行这场伟大的复兴之争,与我们的民族一起荡气回肠!

  • 不失联请加本站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资助本站
  • 个人运营,服务器带宽费用还请大家资助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